週三復興早禱 長老信息

歷代志上2章(2017/8/2)

★利甲族

和住雅比斯眾文士家的特拉人、示米押人、蘇甲人。這都是基尼人利甲家之祖哈末所生的。(歷代志上二章55節)

這裡提到基尼人利甲之祖哈末所生的人,這利甲族會在耶利米書三十五章2節找到。

這看起來好像不經意的族譜,和我們講明歷史上許多故事,讓我們明白為什麼猶太人能歷經三千年,包括後來兩千多年的亡國,到現在復國,都和根循聖經的系統,以及族譜,是有非常密切的關係。

假若我們能深入了解族的後裔與後面所發生的事情,就會明白這些支派的屬靈意義。

利甲族的人不喝酒也不蓋房子,非常遵守祖先的話語,原本在祖先所給的地,後來遷到耶路撒冷,聖經中寫到,耶利米預言說要犒賞這些遵守祖先命令的族群。

我們看見到猶太人一代又一代將神的話語、節期、信仰的信念不斷傳承給下一代,使後代從其中得著幫助。

★血緣系統

在家譜裡,聖經提到耶穌是約瑟的兒子,但其實約瑟與耶穌沒有血緣,因為馬利亞是從聖靈懷孕,然而如此的稱謂,也是因為繼承了以色列支派裡面猶大支派作君王的位份。

祂必須是約瑟的兒子,所以馬太福音記載到,祂彌賽亞這位王。

路加福音記載到祂是那位人子,所以記載的家譜是馬利亞的,雖然一樣都屬於猶大家的系統,但在大衛生所羅門,是繼承王位的系統,大衛生拿單的系統則來到馬利亞,然後生出耶穌。

神很講究每一個位置與次序,在這我們看見,她瑪是猶大的媳婦,因為猶大沒有將老三給她瑪做先生,她瑪就用計謀,從猶大生了法勒斯和謝拉,聖經又清楚說明,猶大有五個兒子,整個大衛的系統都是從法勒斯的系統而出。

★猶大支派

歷代志上二章一大半在講迦勒,和所生的孩子遍滿猶大地,迦勒是希斯崙的兒子,所以你會看見後裔遍滿在希伯崙、伯利恆,為什麼伯利恆稱為以法他呢?迦勒有個妻子就叫做以法他,生出許多的孩子都在這地方。

約櫃從基列•耶琳迎回,基列•耶琳之祖朔巴,也都是迦勒的子孫。也就是說,迦勒的子孫遍滿基列耶琳、希伯崙、伯利恆,遍滿這一帶。

猶大替代了流便成為君王的支派,希斯崙有很多兒子,當中蘭的後裔生出大衛的後裔,這個後裔是成為君王的後裔。

在整個希斯崙的兒子裡面有另外一支是迦勒,迦勒生長出來的家族,遍滿希伯崙、伯利恆、基列耶琳。

約書亞和迦勒中,約書亞是領袖,迦勒是在出埃及記以及進入迦南地的時刻。迦勒攻佔了整個希伯崙的巨人,將上泉、下泉給了女婿,這些地方都是迦勒子孫的所在。

猶大支派之所以這樣壯大,除了在王的系統裡面,生出來的包括拿順、撒門、波阿斯、俄備得、耶西與大衛外,也看見上帝預備了迦勒的系統在周遭,族多後裔多,以致於整個猶大支派非常強健,是最大的一個支派。

★各路線

聖經中你會看見許多路線,亞伯拉罕、大衛的都非常清楚,大衛前面包括撒門,娶了喇合生波阿斯,從路得記拉出這條線,而撒母耳開啟另外一條線,是關乎先知、先見的,創立了大衛會幕,原本應該是在祭司這條線,但在以利一代後來斷絕,於是轉接到先知撒母耳的線往下去。

當有一個很重要的人物,會打開整個世代的祝福,不只在個人身上,也會延及子孫,這給我們很好的啟發。

★長子的三個領域

當流便失敗後,神將長子的領域分為三部分,君王的線是猶大支派得著、事奉的線是由利未得著、產業的線歸給約瑟,於是就會發現瑪拿西、以法蓮的領地是最大的。約書亞所代表的就是以法蓮,帶領以色列百姓攻克迦南地。

先知這條線是由撒母耳而來,而撒母耳是走利未這條線。包括大衛本身也是一個先知,詩篇一大半都屬於先知預言詩。舊約非常重要,這使我們活在新約的人,更明白耶穌基督就是這樣的一個職分,使得從舊約到新約完全貫穿。

★守望城門

金門是我們的命定與呼召所在,是便雅憫支派。

分成金門是湯海士定的,聖經告訴我們,神預先定準我們的疆界與年限,年限的部分,我們可以計算自己是什麼時候生的,就歸屬哪個支派。

我們現所要守望禱告的是疆界的部分,到底我們屬於哪呢?

耶路撒冷到上海是一條線,將獅子門與金門分開的線,耶路撒冷到新加坡的線拉下來是很重要的,很清楚將伯大尼與金門隔開。

馬來西亞屬於金門,印尼主要屬於伯大尼門,通常我們看一個國家屬於哪個門在於首都,所以為什麼將中國分到獅子門,因為首都在北京,但其實中國在金門的人口非常多,長江以南至少有五、六億,這使我們禱告有個概念,了解為什麼有些國家跨三個門,因為地理位置是如此。

★支派位份

湯海士是近代最早開始24Hrs禱告的一位先知,是美國人,從華盛頓就開始禱告。為華盛頓禱告的人,通常在屬靈裡面具有某種上帝給的位份,為首都禱告的人通常是如此的。

後來湯海士移民到以色列耶路撒冷,也是全世界最早寫關於Let my people go,提及以色列的百姓要回歸。

當到了耶路撒冷就建立了一個24Hrs的禱告中心,於是神給了湯海士一個啟示,說到以色列有十二個城門,將城門按照原本有的以及推測的,對照以色列十二支派,這就是屬於地理區域的支派。

至於如何分配城門禱告的時段?由於這裡有世界各地來的人禱告,於是湯海士就統計,發現亞洲的人最喜歡的禱告時間是早上六點到八點,又發現韓國、中國北方最喜歡禱告的時段是早上五點鐘,屬於獅子門,於是將獅子門列為四點到六點。

原因也有可能和時區有關,普遍大多數的人都接受湯海士關於門的觀念,當你在這個地理區域,就給你這城門的禱告,並使你了解到這個門、什麼支派有什麼特性。

我們可以從很多方面找出你的支派別,你國家所在的地方也可以找出你區域的支派別,你的恩賜、職事也可以找出另外的支派別。重點是你要將每個支派別都熟悉,從中學習該要有的屬靈位份。

★新鮮的異象

對我而言我就是去學習,我做了幾年金門的長老,這些國家我都很熟悉,但通常大多數人熟悉的是印度以東,印度以西就比較不熟悉。

在台灣比較沒有國際觀,或有個想法是,下一代要去做什麼?但當你開始先見創意文化節以及十二城門的禱告,甚至你可能要開始移民,往耶路撒冷的方向去。

早年西北靈工團,特別是山東這批,都是走路的,經過蒙古、西藏、新疆、大西北一帶都是西北靈工團所觸及的所在。在上一代就有這異象,只是沒有完成。

錫安復國主義一開始,赫哲爾有清楚的異象、經文、先見文化,不但是先知要領以色列出埃及,還要保存以色列,使之非常新鮮有異象。

★混搭與堆疊

聚會所的兩根柱子是倪柝聲與李常受,一個是南方福州人,另一個是北方山東人,倪柝聲比較先知啟示性,李常受比較治理、使徒性。

倪柝聲在話語亮光與解釋,是全世界都公認的,李常受則是的策略與眼光,倪柝聲有許多同工,李常受只是其中一個,但你若去觀察為什麼台灣的聚會所會跨到美國,甚至到世界各地舉辦聚會,這完全與李常受的使徒性治理有關,這和策略有關,一方面山東人是很懂移民的,山東人有三把刀:

1.菜刀(包括桿麵刀)  2.剪刀  3.剃頭刀

耶穌家庭、真耶穌教會都來自於山東,在全台灣偏山遍野看見許多真耶穌教會,能如此行做和山東有關。

當阿蘇薩街大復興,復興源頭來到山東,帶動山東使徒性恩膏,擴展到全世界去。

如何從混搭進入到堆疊?阿蘇薩街大復興帶出聖靈充滿說方言,碰到我們山東人後,分成兩個系統走,一個是耶穌家庭、西北靈工團的系統,另一個則是真耶穌教會。因此台灣充滿真耶穌教會的祝福。

因此明白混搭與堆疊的不同點是很重要的。

上帝之所以將原住民、閩南人、外省人、客家人、新住民放在這海島中,一定是有目的的,要讓我們混搭,也要讓我們堆疊。你在TOD裡面若看到看不慣的人,無論你喜不喜歡,都得認命。因為這是上帝所給的家庭,你就是需要學會有所突破,但又不能亂來,要有治理,在我們的生命中要有所學習。

在會所的系統給我們很大的祝福,因為不是只有生命讀經,在生命的領域也很強,走過了許多年。這個祝福我們需要去得著。

國語禮拜堂就是擁有倪柝聲的解經背景,又具備了當初外省族群進入台灣時的治理系統,這包括基督之家。

長老會有閩南族群,還有加拿大,馬偕、馬雅各的恩膏,當長老會系統進入到原住民後,你會發現閩南長老會和原住民長老會是截然不同的文化,雖然某些東西是一樣,但有些是不同的,有不同的恩膏。

先見文化就是教導我們如何跨越族群、恩膏,並且得著,享受神所給我們的那份,進入神所賜的命定。

★疆界的啟示

台灣一定有個呼召啟示,是以色列正東方的海島,日本在我們的北方,菲律賓在南方。

我們要清楚知道自己是誰,也要為我們的兄弟姊妹禱告。

香港也是東方的海島,之所以叫香港,因為是香料之港,香本來就代表敬拜,若要恢復命定,一定要在敬拜的領域被恢復。而在這其中,台灣可以提供許多祝福,因為台灣有許多族群混合,有原住民。香港就沒有像我們有這群原住民,跨越上千年的歷史。

神讓我們明白這整個在疆界、年限所給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