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復興早禱 長老信息

創世記47章(2016/12/28)

★屬靈的位份與祝福

雅各有一個屬靈位份,位份大的為位份小的祝福,而對於我們,到底有沒有一個屬靈的位份?你的屬靈位份有沒有提升?我們每一年是升級,亦或是留級?你可能不曉得,但所有的邪靈都知道你的級位,好像所有以弗所的邪靈都知道保羅、提摩太是誰?也知道士基瓦的兒子是誰。

在靈界裡,到底你是處在高等、地方法院?你是書記官或陪審團?在什麼樣的位置?

雅各進到法老面前為他祝福,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天你為總統祝福,如果你能這樣做,代表你的位份比他高。在2017年你要如何能夠為人祝福?當你一祝福就有一種恩膏,人蒙祝福。武俠大師若功力不高,如何能將功力輸給人呢?一輸出就被打回。

為人按手要清潔,因為每一個人靈裡可能有些什麼不知道,結果你為他祝福,裡面一堆邪靈都竄過來。這是我們要思想的,我們是誰?要做些什麼工作?

★回到命定

為什麼雅各要約瑟將自己的屍體帶回所葬的地方?這是因為要回到命定。

在別是巴我們看見,以色列人的墓碑上會寫著,出生、死亡日期和哪一年回歸,回歸就是一個Aliyah,是在哪一年回到這塊土地,因為上帝告訴猶太人,這地我賜你為業,猶太人的墓地不斷申訴一件事:「這是上帝的話,我遵照神的話回到這塊土地。」當約瑟將雅各的棺木運回時,如同為整個後裔定下訂金,所有子孫都要回到這塊土地,這是非常重要的屬靈意涵使我們看見,你如何種,就如何收。

這對我們很重要,是關乎如何能回到上帝所給的命定。

★聖經中土地政策

因饑荒的緣故,使得約瑟能將錢財、牲畜、土地收歸國有。聖經中的土地政策是土地國有,許多國家之所以貧富懸殊就是因為土地私有化,私有讓人努力將土地好好發展,但也造成土地世世代代無法翻身,這就是為什麼社會主義的國家會讓土地出租三十、五十年,甚至一百年,香港就是例子,這能使窮人得以翻身。

當土地回到政府、執政者手中,如此才能夠世世代代的運作,這是聖經的原則。

★現況與策略

現在許多政府都沒錢,過去台灣有很多外資,香港的郵資也幫助中國大陸發展,現在中國大陸每一年對外投資,遠遠大於外國人對中國的投資。

若將松山機場改掉,這區域的土地是信義計畫區的兩倍以上,全部標租,並且只允許國外機構,蓋個一百層大樓。像杜拜這樣鳥不生蛋的地方都能成為繁榮的所在,台灣若這樣做,至少可以標租一兆以上,未來三十年財政支出都能夠打平,然後再做一個磁浮列車直通桃園機場,所有問題就都能夠解決,十分鐘即可到達,約瑟在荒年所做的就是如此。

過去我們因為沒有想要執政,所以就不用頭腦,假若我們想要執政,就會思想如何可以執政。

當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時,我就告訴他該這樣做,但馬英九沒有接受,若當時接受,現在的台灣會完全不同,不是為哪個政黨而做,而是為整個國家而計劃。

全世界有哪個地方在首都、市中心有這樣大塊地?台北許多樓之所以蓋不高,是因為航空高度限制,當這塊地標租給國外,外資進入,高度限制也被解決。忠孝東路以南的才有高樓原因就是如此,當機場一挪開,整個都市計劃、台北市容就都會改變。

並且我們有分洪道,基隆河不會淹水,所以做一個平台使大直、內湖和整個台北市連在一起,基隆河就會變成台灣的泰晤士河、塞納河,成為非常漂亮河水的所在,河岸全部種森林,會比大安森林公園大幾十倍,這整個城市就能完全改變。

★饑荒:翻轉的時刻

上帝允許饑荒來到,為要改變整個國家的體制與政策,同樣我們看事情不能用個人性的眼光,而要用神國的眼光來看,神要如何使用台灣、華人、國家?

一帶一路是一個案例,中國不再只是自己國內控制而已,去影響、結盟、建構,這會給我們很大的觀點去思想,應當如何做改變?你若有神國觀點,對所有事情的解讀就會不同,無論是對經濟、政策的看法。

★租金

稅賦20%的租金是非常優惠、正常的政策,台灣當初之所以經濟能夠翻轉,是因為陳誠施行375租約,地主分37.5%,佃農分62.5%,約瑟則是地主分20%,佃農分80%,你賺來的錢只要給出資和土地所有者20%,這是非常合理的。

聖經中有許多奧秘,在永恆中所隱藏的,到底稅賦、政策是如何,聖經都有答案,明白聖經的智慧,這是上帝給約瑟的智慧。

★治理的智慧與策略

上帝安排饑荒預備以色列人在埃及這子宮成為一個大族。

約瑟的策略:他知道牧養羊群在饑荒時,只要有水草,羊群就能夠不斷倍增,在困難時,食物是最重要的,蘭塞、歌珊地是尼羅河分叉的所在,是有水草的所在,是積貨城,因此就能在饑荒有百倍收成,我們需要了解什麼樣的產業能夠成就這事,上帝給我們智慧行做。

求神將智慧、制度、治理、法令告訴我們,要開始了解身份改變,禱告就有所不同。

進入2017年,我們會從天國國會焦點更多看見天國的法庭,這兩者息息相關,要看見同志運動改變,法令是關鍵的所在,我們所抗議的是同運要改變我們的法令和權益,因為法令才是真正會帶來治理與系統的,所以我們抗爭。

為什麼訴求公投呢?透過公投表達,這時要如同陪審團一樣,判決這事情不合法,將權力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