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復興早禱 章長老信息

歷代志下26章(2017/9/6)

★傳承

「烏西雅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效法他父亞瑪謝一切所行的,通曉神默示,撒迦利亞在世的時候,烏西雅定意尋求神;他尋求耶和華,神就使他亨通。」(代下26:4-5)

這裡的『撒迦利亞』是耶何耶大的兒子。但是烏西雅生出來的時候,耶何耶大的兒子撒迦利亞早就死了。為什麼這裡這樣寫呢?

「烏西雅登基的時候,十六歲,在耶路撒冷做王五十二年,他母親叫耶可利雅,是耶路撒冷人。烏西雅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效法他父亞瑪謝一切所行的,通曉神默示,撒迦利亞在世的時候。通曉 神默示,撒迦利亞在世的時候」(代下26:3-5a)

耶可利雅這個名字是:『耶和華能夠』、『Jehovah is able』。烏西雅的爸爸亞瑪謝和母親耶可利雅,為烏西雅起名叫『耶和華是我的力量』,表示這是在亞瑪謝敬虔的時候和母親所起的名,作『耶和華是我的力量』。

約阿施王殺死了撒迦利亞。約阿施是耶何耶大救出來的王,結果約阿施把耶和耶大的兒子撒迦利亞給害死,所以神報應了約阿施,後來約阿施被人所殺。

他的兒子亞瑪謝作了王,所以歷代志下第二十五章說到,亞瑪謝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做王二十九年,他的母親名叫約耶但。約耶但的意思是:『耶和華所喜悅的』、『耶和華欣喜』『Jehovah delight』。

亞瑪謝因為有一個屬靈的母親約耶但,約耶但把有關撒迦利亞在世的時候這些啟示,所有神默示給撒迦利亞的,傳給了亞瑪謝。

因此亞瑪謝在他年輕,還沒攻打以東,去把西珥的神拿回來之前,他是敬虔的。他行了許多在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但是當他去攻打以東、西珥的時候,他把西珥的神帶回來,所以亞瑪謝開始敗壞,當亞瑪謝他去討伐以色列人的時候,以色列王約阿施並沒有殺他,亞瑪謝他是被殺在拉吉這個地方,因為有人背叛了他,把他殺了。

這個地方讓我們看到一個重點:亞瑪謝當時沒有聽先知的話。可是亞瑪謝在年輕的時候,他有聽他母親的話,還有亞瑪謝在他年輕的時候,應該有聽到先知撒迦利亞的話語。明白這些,讀歷代志下二十六章才會懂。

烏西雅的母親,亞瑪謝的妻子,叫耶可利亞,耶可利亞是個敬虔的女子,名字意思是:『耶和華能夠』(Jehovah is able)。

她把亞瑪謝所得著的所有啟示通曉,神默示撒迦利亞在世的這些事情,都讓烏西雅知道。所以烏西雅能夠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

★世代協同

在以色列人中,如果你母親是猶太人,那麼無可疑惑的,你就是猶太人;但是如果你父親是猶太人,那你的身分還需要經過查認,還有猶太教的一些手續,你才能成為猶太人。所以母親在猶太人中,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在猶大的系統中間,是最重要的。這就是「世代協同的祝福」。

撒迦利亞是在約阿施時代的恩膏,這樣的恩膏傳到了亞瑪謝,再傳到了烏西雅。我們稱之叫「世代協同的恩膏」。

雖然撒迦利亞被烏西雅的祖父所殺,但這並沒有影響到烏西雅的敬虔,以及烏西雅效法他父親通曉關於撒迦利亞的默示,烏西雅定意尋求神,因著尋求耶和華,神就使他亨通,使他非常豐盛,烏西雅的名聲傳到了埃及。

★神的幫助

烏西雅攻擊非利士人、阿拉伯人、米烏尼人,亞捫人給他進貢。

烏西雅在耶路撒冷的角門和谷門,並城牆轉彎之處,建築城樓。由於約阿施拆掉亞瑪謝王在耶路撒冷建的角樓,拆毀他的城牆,從以法蓮門直到角門。但烏西雅把它重新修造起來。又在曠野,與高原和平原建築望樓。這是軍事方面的。

挖了很多井,因為有很多的水,就可以給牲畜來喝,在山地的佳美之地,有農夫、修理葡萄園的人,因為他喜悅農事,烏西雅是一個懂得農事的君王。

烏西雅的戰士有三十一萬。將領有兩千六百人。軍兵有三十萬七千五百人。有盾牌、槍、盔甲、弓和甩石的機弦。

這甩石的機弦,並不是大衛用的甩石的機弦,而是攻城的時候,把石頭拋過去,打整個城牆的甩石機,就像大砲一樣,安在城樓和角樓上,用以射箭發石。也就是說,甩石機不只有往上打的,也有往下打的。烏西雅在城牆上裝了甩石機,可以把石頭打向進攻的軍隊。這個地方告訴你:烏西雅的名聲傳到遠方,因為他得了非常的幫助,甚是強盛。

★獻祭

但是烏西雅犯了一件錯誤:他要在香壇上燒香。包括亞倫的兒子獻凡火,以及烏西雅強行要進聖殿燒香。我們可以看到,耶和華是很在乎這個事的。

烏西雅的額頭發出了大麻瘋,顯明是不潔淨的,因此,我們讀到以賽亞書說:「烏西雅、約坦、亞哈斯作王的時後」,也就是烏西雅的晚年,他仍然是王,只是他是攝政王。他並沒有真正在王位上來做,是讓他的兒子約坦做王,因為烏西雅得了痲瘋病,不能夠跟人來接觸。

★記錄

烏西雅其餘的事,自始至終,都是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所記的。所以歷代志是有非常多的作者所完成,當然是以斯拉做完整總整理,但以斯拉並沒有活在烏西雅的時代,也沒有活在約坦、亞哈斯的時代,是先知以賽亞記錄的。

就像我們的【史記】,每一個王朝都有它的史官記錄。而司馬遷就把各王朝史官所記錄的所有文獻,整理完成為【史記】。如同我們所讀的歷代志,把各個先知所記錄的;或是各個祭司所記錄的,宮殿裡、或者是王朝裡的,記錄下來,到最後成一本記。我們稱為【歷代志下】。

★復興史

在整個猶大王朝裡面,當父親、君王敗壞的時候,感謝上帝有時還有敬虔的母親,使得後代可以是敬虔的。而且這些母親常常幫他們取好的名字,凡是名字取好的,大多數他們都是成為好王。

我們發現烏西雅是在以色列任內,一個很長壽的王:五十二年。所以使這王朝非常的強盛。約坦也是一個好王,只有亞哈斯是一個不好的王,可是亞哈斯的兒子是希西家,又是一個好王。烏西雅前面的亞瑪謝其實也是一個好王,只是因為後來引進了西珥的偶像,使得他的晚年敗壞。

這讓我們學習:要敬虔在神的面前。而且我們需要傳承。然後我們也要了解,我們的恩膏。

所以研究復興史就如同這裡所講的,烏西雅他能夠通曉撒迦利亞在世時神的默示,這一定是有些祭司的後代、母親等人給他的一個傳承。

所以復興史的好處就是,讓你可以了解,在之前有了這種恩膏,然後當我們在一次地拉出來,我們就是要見證「再做一次」!如同「Appeal to Heaven」的旗幟,這是在美國建國的時候,華盛頓將軍所做的事,Dutch Sheets說我現在要把他當初的這個事情,「再做一次」!

★韓國

今早我來的時候正在聽韓國發生的事,佳音電台正在播報,韓國在韓戰的時候,北韓的軍隊非常強悍,甚至打到釜山了。

這時韓國危在旦夕,韓國的總統李承晚,就叫了韓國的牧師們說,美國已經答應派B52的轟炸機,要來轟炸北韓的軍隊,但是必需要有好的天氣,晴天他才能轟炸。所以要請他們來禱告。

那時候一直陰雨當中,結果當他們禱告後,神果然給了他們晴天,所以B52轟炸機就轟炸了北韓的軍隊。於是麥克阿瑟就在仁川登陸,反敗為勝,把整個軍隊,推到鴨綠江去。後來是因為中國大陸的大軍,整個加入當中,才再打回來。

而本來麥克阿瑟打算是從那個地方,一直打回中國大陸去,但杜魯門總統把麥克阿瑟撤職,就劃定了北緯38度線,造成了今天這個情況。

這些事情都給我們很多的學習,包括禱告所發揮的功效,所以在這個時刻,我們的確要發揮禱告的功效,來持守整個神國的事情。

★祭司/君王

約沙法的時候,神曾經怎樣幫助了以色列,勝過她的敵人。然後我們也看見一件事情:每當王敬虔的時候,神就使他們得勝他的敵人。但每一次他們拜偶像、引進偶像的時候,他們的人生就走下坡,遇到敗落的事情。

烏西雅這樣的王,雖然沒有把偶像引進來,但是他心高氣傲,想要做祭司的工作,所以長出大麻瘋,以至晚年不保。

這方面讓我們學習:整個舊約裡面,是祭司的,他就是祭司;君王,他就是君王。

可是來到了新約的時代,我們成為君尊的祭司。在新約的時代,君王可以作祭司,所以我們會有使徒的職事產生。在舊約裡面,整個猶太的信仰,比較屬於一種宗教。

但來到新約,耶穌基督所帶來的信仰是一個國度。所以會有君王、使徒的職份。這是在舊約裡面所沒有的。

★使徒性、先知性

這使我們明白,我們現在是在Ekklesia當中,神給我們有君尊的祭司,神要我們每一個行使王的權柄,列王紀和歷代志是非常好的做王前的「預科教育」,告訴你說,怎樣的王會失敗、怎樣的王可以成功。

當教會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不是只是:「喔!他是使徒!」、「喔!他是先知!」

而是教會每一個人,都有使徒和先知的恩膏,成為使徒性、先知性。

先知,是關乎未來;使徒,是關乎權柄。那未來,是能夠將永恆的領域帶下來,使你知道奧秘。而權柄,是使你可以在地如在天。這不是將來的事情,而是現在。我們要看到神國的權柄,臨到我們當中。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有使徒跟先知的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