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9日,這是馬來西亞翻轉的關鍵日期,Kairos Moment,因為這一天馬來西亞的政權翻盤了,統治馬來西亞六十年的執政黨,巫統選輸了。

而勝選的希望聯盟將會帶給馬來西亞何等的改變,而這些改變是否會衝擊整個亞洲及穆斯林世界,帶來全面性的轉化運動呢?

此次馬來西亞變天了,有幾件指標性的事件值得我們參考。

一、馬哈迪與宿敵安華的和解帶來巫統勢力的崩潰

我們必須了解馬來西亞的人口結構:

馬來人69%,華人23%,印度人7%,其它1%

在這種結構下,反對黨除非爭取1/3以上的馬來人加入,否則不可能執政,而促成這次翻盤的首要因素是因為前首相馬哈迪脫離巫統,加入反對勢力而造成巫統勢力的崩潰。

我們首先要認識前首相馬哈迪及其精彩的人生:

1.馬哈迪曾於1981~2003年擔任首相22年,有著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台灣首任民選總統李登輝相同「家父長」的風格,有著強烈改革的使命,著實為國家打下重要政治及經濟基礎,但也因為政治鬥爭破壞體制,而形成後續的政治架構問題給後代。

2.馬哈迪被稱為馬來西亞現代化之父

馬哈迪曾帶領馬來西亞1980、1990年代從農業走向工業。

從馬來西亞的國產車普騰、國油公司蘭卡威及觀光產業的復興、吉隆坡的雙塔、國際機場,乃至於行政首都Putrajaya都出自馬哈迪的畫及推動。

3.定下巫統政治結構,利用馬國的族群及宗教情緒打壓對手,政治迫害反對黨,將副首相安華送入監獄,並迫害華人行動黨領袖林吉祥、林冠英,人們稱馬哈迪在政治上是一代梟雄。

而此次反對力量的整合卻是在當初迫害他們的強人馬哈迪手中完成的。

1.馬哈迪率先反對他所揀選的接班之人納吉,四月二十八日,馬哈迪語帶哽咽的說出:「我希望用盡一切方法,有機會彌補過去錯誤,重建我們的國家。」

2.馬哈迪承認他不應該革職安華送他入監獄,承認他揀選納吉做接班人,卻貪污腐敗到全世界都知曉。

IMDB一馬發展公司的公款進入納吉私人戶頭,所以他批評納吉,退出巫統,領導反對黨拆毀他三十年前自己所建構的巫統結構,給馬來西亞一個改變革新的機會。

3.整合在野及華人的反對勢力,深入馬來基層勢力

馬哈迪除了與政敵安華和解外,他選擇和華人最大反對黨「民主行動黨」合作,而行動黨領袖林吉祥很早就看到此大局,與林冠英一同引導行動黨與馬哈迪和解並聯手。

馬哈迪也深入馬來人基層及鄉下,倡議大家都是馬來西亞民族,併棄民族主義,共同為繁榮馬來西亞而合一,這些論調鬆動了馬來社會,動員到年輕的世代出來投票。

二、華人參與馬來西亞的執政政府

華人站馬來人口結構23%,過去都不能參與馬來政府的高層政要,但此次馬哈迪組閣,財政大臣邀請了民主行動黨的林冠英做財政長,並且調查前總理納吉的一馬發展公司的貪污事實,因為在聯盟中,行動黨有1/3的力量,而且新馬華僑自1901國父孫中山革命就全力支持。

1950-1980年代馬來西亞的僑社及教育都是對齊中華民國政府的,而隨著皇京港和自貿區,房產商碧桂園在新山建70萬人的新城發展項目,都啟動一帶一路的經濟動能。

此次華人加入大馬的內閣,也將啟動馬來西亞華人的政治動能,相對影響包括七山的媒體、教育、商業、文化層面,全球華人都應該考慮神正設立馬來西亞成為西進的灘頭堡。

三、海島與曠野的交響敬拜團

航海的和海中所有的,海島和其上的居民,都當向耶和華唱新歌,從地極讚美他。曠野和其中的城邑,並基達人居住的村莊都當揚聲;西拉的居民當歡呼,在山頂上吶喊。他們當將榮耀歸給耶和華,在海島中傳揚他的頌讚。(以賽亞書四十二章10-12節)

由於華人在馬來西亞佔了23%,印度人佔了7%,所以馬來西亞是少數穆斯林國家而混合了華人及印度文化的國家,馬來西亞無法成為極端的伊斯蘭治國的國家,加上一帶一路隨著經濟帶來的文化衝擊,勢必轉化馬來西亞進入新的領域,重點是先知以賽亞預言東方的海島要先成為新歌敬拜團,便會帶動曠野的基達(阿拉伯)與西拉(約旦及巴勒斯坦)敬拜團,當他們一同將榮耀歸給耶和華時:

耶和華必像勇士出去,必像戰士激動熱心,要喊叫,大聲吶喊,要用大力攻擊仇敵。(以賽亞書四十二章13節)

耶和華會像勇士出去,大力攻擊仇敵。

2018年沙烏地阿拉伯王儲薩爾曼的改革王室,囚禁許多王族要求釋放貪腐資金,因為沙烏地的經濟、政治、宗教及社會已經到了非改革不可的狀況,年輕人失業率40%、貧富極端不均、女性的壓抑及油田的耗竭、生產力低落,都使得王儲大刀闊斧的改革。

經濟多元化、社會改革開放、女性開車、宗教開放,這個回教的宗主國(西亞)與回教的民主國(東亞馬來西亞),因著改革產生的蝴蝶效應,將會衝擊到亞洲及中東所有穆斯林文化的國家,也包括新加坡、印度及中國。

我們都知道歸回耶路撒冷是一條屬靈爭戰的路,沿途所有佛教、伊斯蘭、印度、精靈崇拜甚至猶太教,都有著千年的文化連結於天空執政掌權的權勢。

但先知以賽亞告訴我們,海島地極的讚美新歌,將會啟動基達與西拉的共鳴交響,而耶和華會自己來爭戰。

我許久閉口不言,靜默不語;現在我要喊叫,像產難的婦人;我要急氣而喘哮。我要使大山小岡變為荒場,使其上的花草都枯乾;我要使江河變為洲島,使水池都乾涸。我要引瞎子行不認識的道,領他們走不知道的路;在他們面前使黑暗變為光明,使彎曲變為平直。這些事我都要行,並不離棄他們。倚靠雕刻的偶像,對鑄造的偶像說:你是我們的神;這等人要退後,全然蒙羞。(以賽亞書四十二章14-17節)

歷史會證明2018年是整個馬來西亞天門開啟,神榮耀造訪馬來西亞,東島使命團成為東島使徒團的時刻來到,這是呼召,我們只要回應。

四、華人教會如同以斯帖,得著現今的位份,要啟動馬來西亞,要進入命定

2004年起,我參加耶路撒冷的萬國禱告聖會,會議最感動的一項是有些馬來西亞的基督徒(印裔、華裔)冒著極大的困難和危險來以色列參加,他們流淚迫切的為馬來西亞禱告,直到十年後,馬來西亞開始准許少量的基督徒造訪以色列。

2007年我在新山全備福音堂及吉隆坡全備福音堂,我都宣告馬來西亞-神所賜應許之地,要建立大衛的帳幕,興起一個讚美的運動,沒有任何宗教信仰有著我們敬拜的狂喜、親密、歡呼、舞蹈、預言、靈歌、使徒宣告。

今年2018年我再次造訪華人教會,看見年輕一代的敬拜團已經全面興起,教牧父子二代同行,三十年合一同行,此次選舉的翻轉,是神發出的角聲,告訴華人教會,注意!神正在造訪馬來西亞,一個全新的季節已經來到,華人及印度人教會要興起,我們如同以斯帖在這個國家中雖是少數但至為關鍵,馬六甲的使徒先見營將匯集恩膏,啟動馬來西亞成為使徒性中心,開展一帶一路,差派歸回耶路撒冷的東島使徒團門訓列國、預言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