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從戴冕恩的信息談起

在加拿大發動「Gathering Movement」(為國守望禱告運動),頗有成效的埃及醫生戴勉恩從二○○一年下半年至今已來台多次,並表露出對台灣極深的負擔,他得到聖靈的感動說,未來二年是台灣歷史發展中的「關鍵時刻」,若在此地的基督徒不起來迫切地悔改禱告回應神,可能會有「大事」發生。他雖沒有明言是何種「大事」,但從聖經原則推估,他應該是指「某種災難」而言,這和這幾年譚適德牧師、孫大索牧師的預言都是吻合的,那麼,我們該如何回應他的信息呢?

二、努力的方向和重點:
我們可以從三個角度來看:
1.族群方面:
(1)當代宣教學大師Ralph Winter強調,大使命的完成是要使「萬族」歸主。所以我們也要禱告並思想有效得著這地不同
族群的不同策略,如:要得著偏向儒家思想的外省族群知識份子,強調生命改變、經義闡明、思想對談的福音派路線似乎較合胃口,而對求神拜佛、趨鶩「靈驗」的閩南基層百姓,靈恩派追求並彰顯的神蹟奇事似乎更有說服力及吸引力。因此,不管是原住民族群基督信仰的振興,客家「硬土」的突破,閩南族群的收割,及外省族群中基督徒比例的再提升,都需要求上帝賜下有效策略,並興起有恩膏的工人去得著不同族群。

(2)屬靈地圖權威歐提思(George Otis Jr)最新發展出的地區突破策略,是為所有在這塊地土上曾居住過的族群帶入的屬靈捆綁禱告,並破除之,使這塊地土因而得到釋放和自由。所以,我們應為平埔族人在這地上祖靈崇拜、行巫術、獵人頭,婚前及婚外性行為等帶來的屬靈玷污禱告,我們也應為他們被閩客漢人殺害、欺騙、搶奪、趕逐……等傷害求主醫治,我們也同樣該為高山原住民在大批信主前類似的神靈及祖靈崇拜、巫術等靈界問題(現仍有這類事情,而且在恢復傳統文化名義下有強化趨勢)以及酗酒、淫亂等道德問題來認罪代求,並求主醫治;同樣,我們該為閩南人的佛教信仰(拜釋迦牟尼、觀音……等)、道教信仰(玉皇大帝、呂洞賓、玄天上帝……等)、民間信仰(拜媽祖、王爺、三太子、關公、好弟兄……等),以及祭祖、算命等迷信行為而認罪,也為閩南人中常見的好賭、好鬥、好鑽法律漏洞、好結黨營私……等不好傾向而禱告;也該為客家人認真地拜三山國王、義民廟、土地公、宗祠祖先……而認罪,也求主將他們固守傳統的特質改變成為基督信仰堅持到底的決心;我們特別該為日本人統治時強力推廣的神道崇拜求主根除其影響,也求主將神道僧侶施行來轄制這地土和百姓的邪術破除,更要求主將日本人留在這地土上的淫亂、專橫、殘害、剝削……等不好的行為模式除去;當然,我們也該為國民黨政府在政治上害及無辜及流血求主赦免,並求主醫治所有受到傷害的人。

2.國家方面:
(1)求主顯明這個國家該有的「願景」和方向,民進黨念念在茲要建立的「台灣共和國」的具體內涵為何?它真有那麼美好嗎?它有可能實現嗎?還是只是在浪費大家的時間和精力,帶來許多不必要的緊張和痛苦。而國民黨在將好好的三民主義弄得八股化、口號化之餘,是否真能本乎三民主義的精神為當前的局勢和困境提出可行的政策和出路,而親民黨除了拱宋楚瑜上臺以致自己也可以佔個位子外,有什麼清楚、具體完整的治國方略嗎?我們需要上帝的啟示和智慧。

(2)我們要求主除去政治界爭權奪利、抹黑打壓、貪污賄賂、個人野心……等不良風氣,讓每個從政者都是真誠地為國謀福,為民謀利。

(3)我們要求主除去企業界一切貪婪、虛假、惡性競爭,不顧社會公益……等不良風氣,建立企業倫理觀念,也要求主恩待,使我們農、工、商、漁、牧……等各種產業都能不斷升級,保持有國際性的競爭力,好讓經濟能繼續發展,財政收入才有來源。

(4)我們求主幫助參與教改的公務員和學者都能週到地設想出切實可行並有效的教改方案,並幫助所有學生家長能體認其精神而善加配合,好使我們的下一代成為德、智、體、群、美(藝術)勞(手藝)各方面兼優的好國民。

(5)我們要求主在引進台灣的各種文化思潮(如New Age)及宗教信仰中做過濾的工作,攔阻那迷惑人心、誤導百姓、傷害社會的部分,給我們的百姓有分辨真理和錯謬的能力,更多多地來領受基督的救恩。

(6)我們要求主除去社會上各種不良的習性:如色情泛濫、投機暴利、欺善怕惡、好鑽法律漏洞、沒有誠信……等,惟有人民品格的提升,才能確保國家各方面的提升。

3.教會方面:
(1)我們要為眾教派的合一來禱告:求主讓各教派的教牧領袖都能以「國度」的眼光來看事情、做事情,彼此欣賞而非彼此批判,相互幫補而非互相爭競,不是組織的合一而是心靈、生命的合一,不只是一起辦些活動、更多的聯誼,而是切實地同心禱告和行動來完成大使命。歷史的見證告訴我們:凡自以為比別的教派優越(不論是歷史更悠久,神學更有水準,更特別的經歷、對聖經更有亮光、更有神同在、增長得更快、會友數更多……)而不與人往來的,很快就會落入停滯、衰退、偏差、失去神同在的活力……這樣的結果中。

(2)我們要為聖靈更深、更廣、更強、更快的工作來禱告:因著過往五旬靈恩派教會團體的撒種和耕耘,特別是苗栗禱告山帶來靈恩的突破後,受靈浸說方言、敬拜讚美、權能事奉(身體醫治、心靈醫治及趕鬼釋放)、倒地、喜笑、先知預言、代禱呼求、爭戰突破帶來城市轉化……等教導、經歷和實行都逐步進入台灣教會中,這其中,有偏差的需要調整,讓真理教導更精確、實踐運作更合宜、更老練、有些方面需要更多推廣到各教會中。另有些聖靈更深、更新的工作我們需要來領受,如異能的彰顯(長金、銀牙、灑金粉、頭長髮、降嗎哪、死人復活……等),靈火使人成聖,釋放神榮耀的同在……等,而這些都需要更普遍、更強力的禱告之火才能帶出來,禱告山、全國禱告網絡、TOD……等各個推動禱告事工的機構需要更加把勁才行。

(3)神學真理的堅固、開廣和進深:〔堅固〕是指要抗拒自由派神學的腐蝕,正統的教會史學家公認,19世紀的歐洲教會因著自由神學的盛行,失去對真理的確信和堅持、生命的活力、福音的熱誠,不再能對國家、社會做光,做鹽,宣教工作強調救濟及社會改革,而不是救人靈魂、改變生命,以致爆發了二次世界大戰,原本投入宣教最多的英德二國成為大戰中人員傷亡、錢財耗損最大的國家(不用在宣教中,卻耗損在戰爭中),而持續宣教熱誠的美國一躍而成為世界首強。自由派神學的破壤力不可小看。「開廣」是指對靈恩派看見的真理,「靈恩」並非只是一些「經歷」,一切經歷若沒有清楚的真理根據都是該懷疑、該拒絕的。但是,若仔細查考聖經,「敬拜讚美」、「屬靈爭戰」、「權能事奉」、「先知性啟示」「聖靈的恩賜、恩膏及上面來的能力」、「代禱」、「地土的醫治」等在聖經中都是非常核心重要的課題,並非只是一時流行的噱頭而已,但願福音派學者也能正視靈恩派人士認真研經默想得到的心得,以致能「開廣」福音派神學的範疇(因福音派自認為是神學正統的捍衛者);「進深」是指當代福音派強調的是原文歷史解經法,若是不慎,很容易落入訓詁、校勘等瑣細之學,而忽略經言大義,福音派神學極需再從清教徒神學、靈修神學來拓展其深度。

(4)傳統教派的更新及新皮袋教會的發展:這二者常是相輔相成,而非互相傷害的。(如果有正確態渡的話)衛斯理被迫離開聖公會所發展的循道運動(後來發展成循理會及衛理公會),並沒有使聖公會土崩瓦解,反而刺激了聖公會的復興。五旬節教派出現的頭40年雖也給彼此帶來不少傷害,但透過一九六○年代興起的靈恩運卻帶給其他教派極大的祝福。過去近30年來,台灣教會追求教會增長的熱潮中,引進了促進教會更新突破的各種方法和模式(如門徒栽培、成人主日學、分齡團契、家庭小組和各種佈道法、活潑的敬拜、四圈四壘的裝備、權能事奉、先知預言……等);但「每個」教會在引進吸收這些方法、模式時,都應酌本教會(派)的屬靈背景,弟兄姊妹的社會背景及靈性光景、傳道人的恩賜特長,過去是否有過分裂、傷害……等等因素,做合宜的調整後再運用,才能真正得益而避免副作用。過去七、八年所流行的小組教會運動,應改名為「教會更新突破運動」因為:小組架構運作的建立,本身不是目的,教會的更新和突破才是目的,只強調小組,有本末倒置的危險;小組的架構和運作只是促成教會更新突破的因素之一,還需要配合活潑的敬拜、火熱的禱告、有效的裝備、得人的佈道……等才會有果效。因此,過度強調「小組」教會,會有使人忽略其他重要因素的危險。而在最近十多年來,上帝在世界各地興起快速成長的CPM(教會拓植運動,又名家教會網絡運動),或許是帶給台灣福音突破的契機,值得注意和思想。

三、台灣的救贖性恩賜

台灣這海島過去雖孤處一隅,但自大殖民時代以來,因地處要衝,加上貿易發達,卻成為中國人地區中族群最複雜,和世界各種文化接觸最多的地區之一。因此,「融合」是台灣必定要面對的課題,也是台灣獨特的優勢,因為正確而良性的融合必會帶來突破性的進展。不管是平埔、客家、閩南、外省、原住民等各族群優良特質的融合;世界各地最價廉物美的食物、日用品的引進;各種學科最先進的知識和技術的學習;世界各地最優秀的文化思潮的吸收;甚至包括吸收世界各地基督教會最精華的屬靈內涵及運作模式,加以「融合」。這樣,可以使台灣一直站在全世界文明的最前端,並且成為普世華人的祝福,也成為世上其他族群的祝福。

(作者為靈糧教牧宣教神學院專任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