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旅報告:處理根源的禱告之旅

3月20-27日恰克‧皮爾斯牧師與多位牧者同工

前往倫敦、巴黎、盧森堡、貝爾法斯特

展開「神的鷹隊」禱告之旅,處理了一些重要的根源議題。

我相信神要我們回去處理一些重要的根源議題,因此我們才能以一種新的方式昌盛。我說的根源議題是指一種根深蒂固的恐懼、過去發生及不公正的模式,或是某些事的根源。什麼是根源呢?根源是由他(它)的名字衍生而來;根源可以定義為每件事情的重要起因(太3章;提前6:1 0;來12:15)。一個人或事物是建立在根源上(弗3:17;西2:7;伯5:3;詩80:9;賽27:6,37:31)。根源決定事物的穩定與否,你的根源連結並決定你的昌盛(詩1章)。我們可以移植再種,或是接枝在別的事物的根上 (耶1;詩80)。

最近我與John Benfield和Jay Swallow,還有其他的代禱者在奧克拉荷馬州的勞頓(Lawton)處理我們社會巴別塔的根源。 勞頓曾是腓尼基人在北美洲舉行敬拜的一個地區,他們在敬拜中獻上小孩為祭。在現代社會中,勞頓是北美原住民教會形成之處,他們用仙人掌來敬拜。美國陸軍的砲兵部門正位於此,而前往伊拉克的所有的海軍和炮兵都在這裡受訓。3月12日我們在此聚會時,神的靈大大地運行,我們立刻看到了成果,奧克拉荷馬州議會決議該州補助墮胎的行為是不合法的。

這是為什麼神要我們去處理根源,因為我們很多根源在歐洲。根源一定連結在「首生、初熟的果子」(firstfruits)原則上。(羅馬書11:16-20說:「所獻的新麵若是聖潔,全團也就聖潔了;樹根若是聖潔,樹枝也就聖潔了。若有幾根枝子被折下來,你這野橄欖得接在其中,一同得著橄欖根的肥汁,你就不可向舊枝子誇口;若是誇口,當知道不是你托著根,乃是根托著你。你若說,那枝子被折下來是特為叫我接上。不錯!他們因為不信,所以被折下來;你因為信,所以立得住;你不可自高,反要懼怕。)箴言12:3、12說:「義人的根必不動搖……義人的根得以結實」。在這段旅程中,我的團隊為你們每一個人禱告,使你們能瞭解你們的根源系統,因此可以用新的方式昌盛。

倫敦

我們在倫敦的時間是值得紀念的!Sharon Stone、Julie Anderson、Sam Onyenuforo牧師,共同舉辦這不可思議的先知性聚集。他們期待有四百人參加,但是來了千人。你可以感受到敬拜開始後,氣氛的改變。神開始釋放先知性恩膏。我與他們分享很多關於他們將成為伊斯蘭教的金融中心之事,以及事情要如何在他們國家興起,這會讓他們以不同的方式與伊斯蘭教世界結盟,讓他們有機會接觸到伊斯蘭教國家。我分享如果他們履行他們國家的呼召,成為一個使徒性國家,他們現在必然會看見改變。我也分享神過去在這國家工作的一個困難,以及祂如何呼召祂國度的百姓前進。預言的信息如下:

「從英國百姓中必須起來發聲。我使用國家的狀況,好使你起來向發聲。我正在重組這土地的經濟結構與政府系統。我已經決定今年帶你到我為你敞開的安息之窗的那一端,這個國家不會存留,如果我的百姓沒有興起聲音。我要紀念與你所立的約。我要你與分享所立約的祝福。但是我必須聽到你的聲音。

現在我百姓中必須起來發聲,你要帶著這聲音跟隨你。不要懼怕,要允許呼求在這個國家當中興起。我正在這國家做一件事,並在子民當中做另一些事。我會利用這國家不利的環境,帶回已經被囚的「立約之聲」。當我的百姓在埃及時,他們等到我挪走他們使用的蘆草後,才呼求我。未來的環境將使的百姓興起,超越他們過去所行的政治正確。(第二天新聞報導,有15位英國人因擅入依朗水域而被捕。)

我對這國家說:結盟,神聖的結盟;你如何結盟,決定以後這個世界如何認識你。小心不要讓北方、俄羅斯政府,錯誤地影響你。如果你與北方政府聯盟,這將與我對這塊土地的心意相反。小心守望隱藏的會議、隱藏的議程,它將會使這土地被擄,成為一個敵基督計畫的堅固營壘。不要讓敵人因你是我的百姓來恐嚇你,或以財務來迫害你。

你是一塊用過很多次劍的土地,但是今年我的眼看顧你。我知道你的過去與未來,我看見劍盤旋在你的上方。然而我要把我的劍給你,如果你領受我的劍,我的聲音就會在這地被聽見。有一個世代從未聽過我深植在這地的聲音。現在伸出來,我會將我的劍放在你的口中,世界將會從英國聽見我的聲音。

如果你覺得這個預言是你產業的一部份,或者它觸及到你的根源,那你就領受這些話語,用新的方式為你或英國禱告。

法國

法國也是一個站在十字路口的國家。我是巴黎所舉辦「捉住火特會」的講員之一。這特會有1500人參加,這是自1995年聖靈復興之後的年度聚會。我傳講了好幾篇信息激勵他們,並促使他們行動。我主要的信息是「讓新運動從法國開始」。

最後一天聖靈充滿我們,當我邀請所有委員會的人站在講台上與我一同為法國發預言。這是一個新的歷史性改變。我分享這是一個成為新皮袋的運動。我們在這十年的一開始,就已經看到為北緯40至70度窗禱告的成果。

法國今年將舉行總統選舉,我領受獲選的總統必須支持以色列,否則法國將會在十字路口上,影響其他國家轉離以色列。

盧森堡 (含拜訪General Patton’s墓地)

我發現我的一位講員Albert Frank是來自盧森堡的領袖,我們相處極為融洽。他捉住聖靈的風,並開始與我們一同服事。我們離開法國前往盧森堡,而盧森堡是我母系的發源地。我家譜中一位很重要的祖先是胡格諾教徒(十六世紀引起宗教戰爭的新教宗派),他娶了法國公主,而在婚禮中有人計畫謀殺他,最後他定居在盧森堡。

盧森堡是我至今去過最美麗的國家,我們整天橫越這國禱告。我們到達歐盟稽核大樓並釘橛子。我們帶了一支Samekh Zayin帳棚橛子,其上有劍和皇冠。我們領受當我們把橛子釘入土地中,而為神國禱告是非常重要的。盧森堡的象徵是戴皇冠的獅子。當我們開始英勇如獅子,宣告整個循環即將滿足,並領受未來的恩寵時,今年是劍和皇冠對我們很重要的一年。我們禱告財富為神國計畫而大移轉。我們為你們可以領受新財富的供應禱告。我們也到盧森堡、德國與法國交接的葡萄酒區禱告。

回途我來到最令我感動的地方——盧森堡提供土地埋葬第二次世界大戰捐軀的美國軍人。我們只是敬畏地走在安葬巴頓將軍(George Patton)的紀念公墓中,而且我們又埋了另一支橛子,並宣告未來世界的使徒性、先知性領袖將會領受到他們的呼召,以及在他們之前領袖所領受的恩膏,為自由付上最大的代價。我們從這些投入戰爭,將世界從反基督系統中釋放出來的將領中,領受極大的產業。我相信我們被呼召此時來這裡領受產業。因此當我在這裡,知道巴頓將軍是達屈‧席茲(Dutch Sheet)的英雄之一,我為達屈‧席茲禱告,而他的使徒性恩膏為了我們未來的自由,將會興起。這是非常奇妙的時刻,你們很多人是因承受產業被召。求問神用新方式啟示你的根。

貝爾法斯特(北愛爾蘭第一大城市)

本次訪問是在一個關鍵時刻(kairos)。經過多年來的敵意對峙,北愛爾蘭的領袖在我們進入這裡時,舉行了第一次面對面的對談。在我開始講道的前一個小時,他們同意建立聯合政府。「歷史性」這個字眼經常被使用在每一個國家。各大報紙的頭條標題都可以看到:「烏雲離開北愛爾蘭」;整個國家的氣氛改變了。我們的聚會有四百人聚集,我分享了以下訊息:

「這土地的新方向已經在這非常的時刻決定了。因為當我以新的、特殊的方式運行在北愛爾蘭時,你們將邁入歷史時刻。我將會使這土地婦女的聲音被聽見。婦女開始興起,推翻過去的想法。婦女將會帶領這塊土地進入獲勝之地。我會擴大呼召婦女成為這地的顧問。 她們會被放在像此時的委員會中。她們會以智慧成為男人在無法達成一致的隔閡中成為橋樑。

這是全國去除宗教堅固營壘的時候,一個新的敬拜將會爆發,它將推翻所有人所建立的敵擋結構。這國家將開始不一樣的敬拜,新敬拜將帶著新聲音與新運動。這不一樣的敬拜會帶來不一樣的神蹟,這個新敬拜將會聚集我的百姓合一,再度治理並影響世界。宣告宗教的力量失去它的掌控。這個國家將成為一個新的新皮袋。

你曾聽過架構要變新,舊皮袋變新皮袋,而現在這國家將變成新皮袋。我會澆灌啟示在愛爾蘭,重新安排本地政府。新政府將以新方式統治。不要讓創傷捉住你,阻止你進入新的統治河流。神的火已經被囚430年了,現在要開始降臨。聖靈的風要開始吹在被禁錮在這片土地中間的火。擁抱這火,成為一個新人。

◎原文瀏覽:The Europe Trip Report: A Prayer Journey to deal with the Roots !

 

祝福你

恰克.皮爾斯

(Chuck D.Pie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