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忠實的朋友和使命支持者:

我們剛從新加坡和日本回到美國。這是個行程繁重的旅行:馬不停蹄地從北日本到吉隆坡, 馬來西亞到新加坡,所以直到現在我才有時間回顧這個行程。這次旅行每天生活的步調就環繞在服事, 飛行, 教學和夜間尋求神以便準備次日的課程,但是能與這些國家的 神的子民一起互動絕不是世上其他的事情所能取代的。

日本北海道

日本是個非常神秘和重視靈的國家。眾所熟知日本這塊土地是「上昇的太陽」; 尊崇神道(Shinto), 而這稱為Amaterasu Omikami的太陽神造成幾個世紀以來的盲目。這種精神深刻地表現在大自然中,並控制政府系統。這邪魔的力量像毯子一樣覆蓋在日本人民身上,防止福音之光照入這個國家。從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 神繼續聚焦在差派宣教士到日本, 祂渴望因著聖靈的喚醒使這地的人民得救。

由於北海道在日本的北方,也是40/70度窗的最東邊,我就教導關於北方與東方的「風」。 如你所知, 這是打破結束老舊週期的一年。東方有1甲子60 年的週期,而今年也是二次大戰後的第60週年,因此在日本這也表明一個週期的結束及進入下一個新週期的開始 (日本時報– 2005年 5月8 日)。 記得, 今年也是宣告勝利的一年。日本曆載明這是天皇的第17 年。希伯來文的17 代表勝利。所以, 我們的禱告就針對打破失敗的精神及破除民眾對損失的責備,宣告勝利。

神便開始講話:

「這將是日本改變的一年, 不論從任一個角度我帶你來到日本的北部,我也將帶你到南部會集。我喚醒北風吹在你身上,當你聚集在南方(沖繩島) 並且命令南風吹來時,你將可看見我的靈在神戶、京都和東京運行。
環繞的大風將掌控這個國家,這是個變動的風,我將導致波浪來到這海島並海島中間的某些地方將被水覆蓋,這會造成「尋求更高之地」的呼求聲音。
我帶給在北部的北海道是個喚醒的時刻,我在此地所喚醒的將橫掃日本全國。仇敵愛極了通過東門帶來反向的風來阻撓移動的路徑。但如果你在此刻喚醒北風,那麼復興的種子將被散播出去。 
神的風將吹散政府官員中反對 神的計劃及挾制 神子民的建構, 神的風並將在神的子民中開啟對經濟的新認識。”

我們開始宣告,『喚醒北風!』 喚醒北風並打開因仇敵而關閉的園子,所以收穫的種子得以被釋放出去。」

將有新聞報導日本這個國家被「風」所環繞。 這將是個指標,表示豐收將掃遍這個國家。我鼓勵這裡的領導在北海道海島(北部)及沖繩島(南部)建立先知學校,這樣 神的風才能繼續吹,而影響挾制日本的邪魔力量才能被制衡。

政治企圖心-對日本全國而言,最高目標是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獲得席次,而安理會從1945 年以來仍舊為由英國、法國、美國、俄國和中國所主掌。但不同於德國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盟友) 現已成為驅動歐盟的主體,日本從未修復與其鄰國的關係(中國,和南北韓);而目前與這些國家間的關係正陷入低潮。爭執的範圍從能源、領土疆界到日本歷史教科書對二次世界大戰的交代和日本首相參拜神社祭拜二次世界大戰的日本一級戰犯。

與日本有密切關係的國家在地理距離上是很遠的(以美國為主)。實際上,由於美國部隊在伊拉克及別處的怖軍,美國須要加強與日本之間的軍事聯盟。當然美國這種加強日本防備軍力的想法並沒有得到日本鄰近國家的共鳴,因為他們都不願看見日本再次擁有二次大戰時的侵略力量。

 

吉隆坡, 馬來西亞

我與彼得・魏格納博士被邀在吉隆坡為亞洲魏格納領袖學院授課。我們在白天授課晚上聚會。彼得在白天教導「改變中的教會和使徒性改革」;我則講授:「先知和預言及其啟動」,約有600 人上課;晚間的聚會很轟動!整個場地擠滿了人並且 神的靈大大澆灌,敬拜也大有恩膏。Kong Sujianto 是亞洲魏格納領導學院的主任;使徒Daniel Ho熱情接待我們。

在2004 年12月26 日的地震及海嘯後, 神將世界的眼睛集中於東南亞。我們在吉隆坡會議的期間 神開始講話:

「地土和天都在為這地區的喧鬧聲爭競。我子民的聲音在往後的三年裡必須增加,你們將聚集在這城市最大的會集所並將發聲提昇我靈的河。這個舉動將導致反對我的力量退去,並且他們要說要「為 神的河預備道路」,因為在山區裡有更多的覺醒,你們將從城市被帶入山區來經歷覺醒。我正在改變山區並且我的靈將開始造訪。

我將開始復興這國家裡人們的心靈,世人將知道這是個正翻轉的國家。翻轉正在升起:仇敵竊取擄掠的恩寵將逆轉回到我子民身上,因為我能從仇敵那兒把恩待逆轉並使它停留在你們身上,此刻我正在考驗伸展你們。實際上你們比自己想像的有彈性,你們站立高過仇敵;雖然敵軍說,「前進來奪取權柄」,但要知道我正在扶植一群更有權柄的人。我的子民們將向天堂揚聲宣告, 而我也將整編他們,使他們在這塊地土上更有大的影響。我已經將得勝放入你們的骨中,過去仇敵所設法制服你們的,這次牠將無法阻止這得勝的聲音。

在以後三年裡將有爭奪,我將使你們興起來面對仇敵。雖然仇敵在城門口上強奪, 你們卻要在城門口上得到更大的恩寵及從政府官員來的厚恩。我正送出一股靈風,唯有那些意識我的呼召是去改變的人能察覺這靈風。這將是一股加強我子民的靈風,為要幫助他們取得得勝的戰略。
在接下來的六個月後, 我將開始震動系統來造成變動。抗拒變動的,我將吹散並取消他們的影響力。天堂的氣氛將改變,準備好迎向這變更的風,站穩你的腳步,觀看我恩待你們!”!」

我愛這個國家的人民和教會。

下列國際先驅論壇報的文章解釋這個國家的宗教情況:「馬來西亞在回教世界的定位是眾所關心的。長期以來馬來西亞被視為繁榮、中庸、外表現代化的回教國家,目前她正遊走在清真寺和國家與國家和個人之間的辯論中。馬來西亞如何解決伊斯蘭思想和日常生活中的實踐,將促使世界其他國家更多關於回教國家是否可能允許它的信徒達成「世俗進步」的辯論(國際先驅論壇報 – 2005年 5月13)。

馬來西亞是值得全球關注的模範,這是伊斯蘭國家中的模範-繁榮而且現代。然而,這國家也會是教會為將來的日子爭取收割的模範。

 

新加坡

新加坡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城市/國家之一。她讓你感覺到像在一個完善的社會。但是 神在我們到達這裡時給了我關於這個國家的異象。我看見了一艘美麗的船(或器皿)與一個緊蓋的盒蓋。 神說,「這個盒蓋必須從我在這個國家的子民中被移除。」 因此我必須說,在這裡的三天是場代禱及屬靈爭戰。在90 年代我多次到新加坡,前次拜訪新加坡是在西元2000 年。【愛新加坡】,是那時候對新加坡這個城市及國家的一個主要使命,但是當我們到達的那時一切似乎是在個停頓對峙的狀態。

我過去整年一直在講論約翰福音5章中那位在畢士大水池旁的病人在等待水攪動。我們的聚會在Tay牧師所帶領的畢士大基督徒中心舉行。新加坡的教會好像在畢士大池旁的病人—樣在等待, 滿有先知性的目的,卻受到自公元2000 年到今天都未實現的希望所虜掠。 會議出席的狀況很好就像在馬來西亞一樣,但從一開始我們就知道整體氣氛必須轉移,且人們的心必須在靈裡及目的上被喚醒。

神開始說,「仇敵分散了你們的注意力,我正在改變你們的希望,我想要拜訪我在這區域的家,請讓你們的希望重新轉向我。」在星期六早晨這個聚會開始轉移並且在最後的晚上與會者受到鼓勵,被強化並準備著再前進。然後神說: “我將再度拜訪你們! “ 
我們在星期六晚上花二個小時做預言式的宣告。人群被激動,盒蓋被脫去!新加坡的異象將被調整,並且人們將聽見這個國家再前進的消息,這個調整會在接下來的三個月期間發生,一個新的異像將在這塊地土上被發布給祂的子民。 請禱告讓這必須的轉移能發生。

在星期六下午Djohan 和印尼教會接待我們,我們的團隊服事他們當中的200名領袖。當我們走進會場,神的靈非常強,並開始講話:

「在這個國家我需要一座燈檯。我帶你們來這裡開發一座能再被點亮且繼續發光的燈檯,你們來這裡攪動這個國家的風,我將以一個非常特別的方式恩待你們。我不僅將攪動在你們心頭的風並且將使用你們將這風吹入全國各地。 
新加坡將如同安提阿教會進入亞細亞一般,我將你們安置於此地為要強固你們並且使你們能來集結戰利品。我將你們帶來這裡瞭解我為將來的建設計劃。因為你們已尊榮耶路撒冷, 我將使用你們重新點燃七個亞洲國家的燈檯 。

我正在你們的身上發展一個聲音和恩膏不僅來滲透亞洲,還會到達以色列和中東。我將叫你們參與在耶路撒冷的宴席並且你們將成為向我的旨意覺醒之亞洲人的代表。我將使你們來影響在耶路撒冷的領袖們。 
現在請來尋求我,我將給你們恩典並使用你們來修復毀壞的的高速公路和橋梁。你們將帶領一次行軍並且人們將離開他們的國家來這裡敬拜我。在你們中間,為這個國家有個禱告及敬拜的斗篷。你們將站立在全國面前敬拜我, 並且所有的人將看見由印尼帶來的復興的風。

在印尼的恩膏將導致10 個不同的族群來到倚靠、並緊握住你們。你們將帶領這個國家敬拜。我將通過印尼打開回歸的道路,這將導致許多人轉換宗教。他們將聽見聲音,拋棄他們的宗教並且說, 「我必須跟隨那一群!」
在接下來的三個月你們必須清楚界定異象,不要放棄馬可樓上的聚集,因著你們的聚集, 我將把創造模範的辦法交給你們。這是栽種的時節, 不要允許仇敵將你們擠出 。你們將被根植並且所有的種子將播散出去。

教會將開始用一個新方式興起,在二年內你們將有不同的力量及權柄,這將幫助你們滲入這些土地。由於你們尋求我,「龍」 就不能追上, 神要在中東地區興起的人民。我將給印尼力量擊穿中國和日本。這些國家將開始從印尼子民中聽見我所發出的話語。”

我將在這個報告的結尾談論「龍」。

當我在新加坡時,我教授馬可福音2章中癱子的四個朋友除去天花板讓癱子得耶穌的醫治。我說此刻正是去除新加坡天花板的時候來到了。 
一群企業和教會領袖要求我們為他們計劃中的建築物禱告。這批建築物將被用作為這個城市主辦重要基督徒聚會的場所。他們帶我們到大樓的最頂層為這事業禱告。我們站立在頂樓上禱告,新加坡的整個城市展開在我們眼前。我們把這行動視為 神領我們走出限制這個國家的屋頂並安置我們在這大樓來宣告新的開始。我們將這項行動視為 神正在說和正在作的一個景象。

 

龍的興起

我將回到亞洲的這項轉移視為 神禱告及代禱的呼召。在靈裡我不斷聽到「龍正在上升, 戰爭正在轉移,戰爭正在轉移...」, 龍在 神的用語裡可能意味鯨魚、蛇或海怪。在耶利米書14:6,「龍」「吸入風」成為洪水和所有破壞性的代表; 因此龍的寺廟被安置在亞洲附近的水上。
「龍的住處」表達荒蕪, 因有毒蛇大量盤踞在古老城市的廢墟中 (申32:33) 。在此地區正有一個關於誰來掌控「風」的衝突正在進行。我聽見 神告訴我們要為中國禱告及這個國家將如何影響未來的世界局勢。我見巨大的侵略進入中國。但是, 如同保羅所說,「因為有寬大又有功效的門為我開了,並且反對的人也多」。中國終將成為引領全球經濟的主要國家之一。

  • 詩篇91:13,「你要踹在獅子和虺蛇的身上,踐踏少壯獅子和大蛇。」
  • 詩篇148:7,「所有在地上的,大魚和一切深洋。」
  • 耶利米書51:34,「以色列人說: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吞滅我,壓碎我,使我成為空虛的器皿。他像大魚(dragon)將我吞下,用我的美物充滿他的肚腹,又將我趕出去。」

在啟示錄裡龍代表撒旦。神在此刻所立的目的必須被保護,免於受這種「龍」精神的侵害。我深刻感受到在未來的兩年裡,在這些土地上設立守望者的負擔。 
在詩篇74:12-13 我們讀到,「神自古以來為我的王,在地上施行拯救。你曾用能力將海分開,將水中大魚的頭(「龍的」頭)打破。」不合乎神心意的領導者及與此相關的靈均被破除。 
以賽亞書27:1 所提到的妖怪是個快行的蛇(Leviathan),這是個驕傲、管轄的勢力要開始掌控溝通管道。會有一快速且不正當的計謀來自這個區域。請求 神斷開領導人與「龍靈」的聯結,我們必須為在這時刻興起的中國禱告;我們必須為在這個區域裡與中東主要回教國家政府友好的國家禱告;我們必須為基督徒知道如何面對逼迫來禱告。現在是教會需要培養異象的時刻,在接下來的兩年要有一雙靈敏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