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東方來的博士 / 戴冕恩(David Demian)  
 
 

東方來的博士

/戴冕恩牧師(David Demian)

 

十年前,主頭一次開始向我講述有關華人在上帝末日全球性目的的角色,而上帝對於末日全球性目的現在就要開始展開。

 

2001年七月,我應著名美國華裔領袖陳仲輝牧師的邀請,去他在洛杉磯主辦的大型特會中講道,將會有許多從全世界來的華人信徒前來參加。

 

因為特會是在夏天舉行,我決定帶著妻子和五個孩子從溫哥華開車南下,讓它成為家庭渡假之旅,順道帶大家上迪士尼樂園玩幾天。頭一天一路平順。然而,大約半夜時分,我們高速公路前方一片混亂,車子散佈在公路上。在我能夠反應得過來之前,有東西撞上我右邊前後兩個輪胎。於是,我們的車子開始搖晃、失去控制,靠著左邊剩下兩個輪胎不穩定地平衡著。我們突然往右移動,當下我肯定我們就要翻車。然後,就在我們車子要翻覆的那當兒,有樣東西把我們拉回左邊。由左到右,由左到右,我們不斷大幅度擺動,直到車子令人驚奇地居然停下來。我跳下車子,訝異地發現右邊根本沒有輪胎─它們早已完全爆裂了。原來是,我們撞上一個巨大的混凝土障礙物,是一輛大型卡車到處散落的,這輛卡車在漆黑的夜裏載運這些混凝土障礙物往南走。

 

早已受阻在高速公路的人們看到整個意外的發生經過。他們驚叫著:「你們還活著,真是奇蹟!這彷彿簡直有人抬著你們的車子,並且讓車子停止。」我們曉得那正是剛才所發生的情況。主的手保護了我們。

 

此刻,我們面對著一個決定,是要繼續旅程,還是要打道回府。不管怎樣的選擇,我們都要等上好幾天,車子的零件才能到達這接近出事地點的奧瑞岡州偏僻地區。然而,主再一次介入,提供全家到洛杉磯的機票,只要幾百元而已,我們覺得這是上帝給的預兆,讓我們繼續旅程。

 

當我們到達特會,我尋求主的心意,要我在聚會中分享什麼,而祂問了一個出乎我意料的問題。

 

「大衛,是什麼阻礙我的國度建立在中東的?」我感到驚訝,不曉得該如何作答。

 

「是對迫害的恐懼,以及對死亡的恐懼。」祂繼續說下去。

 

曾居住在埃及這個伊斯蘭國家的我,深深瞭解這一點。

 

祂解釋:「但是我已經預備了一群人,是我肢體中的餘民,他們對迫害和死亡毫無恐懼──那就是華人,他們將在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得釋放進入末日命定上,扮演十分特殊的角色。」

 

這個啟示令我大吃一驚。我的心總是在我的阿拉伯同胞上,後來透過我在加拿大的生命旅程,上帝也給我愛猶太人的心。但是,我從未看出這與華人之間會有怎樣的關聯性。

 

特會那晚,當我分享主對我的啟示時,主的同在以不尋常的方式降臨。我們彷彿都被捕捉進入從主來的至高統管啟示的神聖時刻。事實上,陳仲輝牧師十分感動,立即當場鼓勵大家奉獻,要製作一百萬份這篇資訊的光碟送到華人世界。就在當場,需要的款項都籌募到了。

 

然而,當我們去找大會負責製作錄音光碟的專業公司商談時,所有錄音是空白一片!只能聽到我在聚會前的禱告,之後我分享信息時是一片靜默,直到我作完結束禱告,而我一說「阿們」錄音又開始進行。

 

我們以為那是錄音設備故障造成的,所以我的朋友也是我的牧師趙仲權牧師拿出他在特會拍攝的錄影機,建議我們可以用他錄影帶的音頻錄音。然而,當我們察看錄影帶,發現同樣的事發生:就在我開始傳講信息,帶子一片空白,一等我講完後又恢復錄影。

 

我頭一個念頭是,這是從仇敵來的爭戰。但是後來主清楚告訴我:「大衛,現在還不是廣傳這個資訊的時候。」所以,當我離開這次特會時,我曉得主向我們揭示有關華人命定一事相當深奧,然而我不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也不曉得何地或何時要邁開下一步。

 

一、二個月後,陳牧師邀請我和他一起參加當年十一月在亞洲的一些聚會。我禱告,感受到主要我去。然而,在此之前,我已經預定好行程要在以色列一個國際特會中講道。

 

後來發生了九一一事件。航班大亂,所有新的機場安全措施造成龐大的航班延誤。對一個要飛往以色列的埃及人來說,這不是個容易的時候。所以我尋求主的心意,要曉得我可否取消去特會的行程。但祂回答我說,我必須去,因為我應該在那裏遇見某個人。

 

在特會中,我遇見許多人,但是從未有清楚的感受到「就是這個人!」,遇見我應該要遇見的那個人。所以,回家時我困惑不已。

 

幾天後,陳牧師打電話告訴我,他接到從台灣一位牧師的資訊,這位牧師在耶路撒冷才見過我,要邀請我在十一月旅行講道期間到他的教會講道。

 

突然之間,我想起這個人──他本來應當在我到達之前就起程回家,但由於九一一事件後飛機延班的問題,行程延遲了兩天左右。就這樣,他「湊巧」在那裏聽我分享。在我分享之後,他要求與我會面,但因為他不說英語,我們必須通過翻譯員溝通。當他告訴我,他是從台灣來時,我告訴他我十一月份會去台灣。他問我是否能在他教會領袖聚會講道。當時我沒進一步考慮他的邀請──他看起來似乎是一位十分好的人,我以為他也許是小教會的牧師,要我去鼓勵他的領導團隊。

 

「大衛,你曉得這個人是誰嗎?」陳牧師繼續說下去,「周神助牧師是一位福音運動的創始人,他使徒性監督遍佈全球一百多個子教會。倘若要找出一位在台灣和全亞洲受尊重和信任的領袖,就是他。」在那一刻,我明白主所做的事超過我所能想像的。

 

我永遠忘不了在台北的那次聚會,聚集了從全世界來的領袖們。當我開始分享華人的命定時,我的傳譯突然開始哭泣,到無法繼續翻譯的地步。(我後來才曉得我的傳譯曾國生先生是好消息電視臺的執行長;好消息電視臺是全世界惟一一星期七天、每天廿四小時播放的華人基督徒電視臺。)當場其他人也都離開座椅哭泣,劬勞禱告,聖壇和講臺上躺臥著人們,為華人的命定呼求。

 

當我觀看這一切,主對我說祂開始聚集華人敬拜主、尋求祂的面、等候祂指示祂的步驟、目睹華人命定得滿足的日子將會來到。這受惠的不僅是華人,並且也是為了上帝對中東的末日目的和為了全球的基督肢體。

 

我相信現在我們已經進入了這個日子,也就是華人命定邁入上帝時間的軌跡。在2009年猶太新年期間,主為在溫哥華第一次華人聚集打開大門。一千名信徒聚集在一起敬拜、等候主,沒有人為的議程或行事時間表,只是單單讓上帝的靈指揮每一場集會。華人擅長於計劃和程式安排,然而因著他們願意順服放下自己,主以祂榮耀同在的彰顯厚待他們,並且還使用這次的聚集做為種子,孕育2010年五月在香港舉行的頭一次全球華人聚集。在「回家」聚集中,主專注於使來自亞洲和全世界的五千位與會的華人彼此合而為一,成為一家人──做為祂在廣大的華人肢體中行事的先知性預兆。隨著這次聚集之後,是2011年六月在香港舉行的「回家:一心」聚集。在那裏,華人邀請從亞洲和全世界來的信徒在五旬節期間加入他們一起敬拜上帝和等候上帝。有來自三十個國家的一萬兩千名信徒聚集在一起。在聚會的末了,主提出這個挑戰:是否有餘民願意為更廣大的肢體,站立起來做先知性宣告,在地上有一個肉眼看不見的基督肢體,彼此合一,絕對順服一位元首和君王,就是主耶穌基督?全體參與大會的人都一起站立,以信心立約,為了基督全球的肢體在屬靈領域建立灘頭堡。

 

就在這次的聚集後,一群從溫哥華來的華人牧者分享主怎樣開始對他們談論2011年在溫哥華的另一次聚集。主強調11-11-11這個日子,並且向他們揭示這是轉換時期(也就是第十一小時)滿足的時刻。2012年將會是在全地建立上帝神聖政權的新季節的開始。每一件能被震動的事物都會被震動,並且這是喚醒教會的時刻。主說,祂要看到從東方教會和西方教會的一批餘民,願意前來預備和領受將要來到的啟示;並且,主要塑造餘民集體成為號角,透過他們,主可以向祂忠誠的新婦釋放「深夜呼聲」──新郎回來的日子已經到了。

 

當他們把這個啟示向來自許多國家的領袖們分享時,主聖靈即為此作見證。於是,在這個印證的支持下,全世界的領袖加入這些華人領袖發出呼籲,邀請大家前來參加2011119-12日在溫哥華舉行的11-11聚集大會。

 

兩千年前,從東方來的博士跟隨著指向將要來的彌賽亞的預兆前來。這可否會再次發生?可否主正興起「從東方來的博士」成為主的開路先鋒,他們要發出號角聲,向全世界教會大聲宣告,她的君王即將回來,要認出祂回來的徵兆!?

 

我相信上帝為祂的末日計畫佈局祂全球的「棋盤」,主會讓祂的敵手大吃一驚,祂動員祂的「華人棋子」進入策略性位置,是屬靈的「擒王」,確保祂棋局終了時大獲全勝。華人信徒們!聖靈正呼召你,興起,擁抱你的命定──為了這樣的時刻,你已經被買贖進入國度。亞洲其餘地方的弟兄姐妹們!「東方來的博士」的時候已到,要謙卑同行,如同一人,為的是你能履行上帝給予你的委任,在活著的此時此刻喚醒全球的肢體。非亞裔的弟兄姐妹們!倘若我們的靈都見證上帝對東方教會現今的旨意,身為西方教會的我們必須加入他們,為我們弟兄的屬靈產業而戰,我們如此行就會帶給我們天父喜樂, 實現祂對全世界基督新婦的終極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