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耶路撒冷回歸以色列40年對華人的意義

 
 

耶路撒冷回歸以色列40年對華人的意義

/章啟明長老

 

全球暢銷書《直奔標竿》作者美國加州馬鞍峰教會的主任牧師華理克(Rev. Rick Warren)說:「我們無法造浪,只能乘浪而行。」他說,衝浪者不是要知道如何造浪,而要能分辨浪潮,然後採取正確的動作,做好預備勇敢地乘浪而行。同樣地,如何分辨神的時刻,在對的時刻做正確的事,也是今日華人教會所要面對的重要課題。

使徒行傳三章19~21節說:「所以,你們當悔改歸正,使你們的罪得以塗抹,這樣,那安舒的日子就必從主面前來到;主也必差遣所預定給你們的基督耶穌降臨。天必留祂,等到萬物復興的時候,就是神從創世以來、藉著聖先知的口所說的。」此處的經文清楚提到,在主再來之前,安舒的日子必先來到,萬物要復興,並且聖先知們在聖經上所說的預言都要應驗。其中,萬物復興包括以色列復興和屬靈以色列(亦即教會)的復興,如:國度、神的職事、權能、神的話語、聖靈的澆灌,及神榮耀同在的復興等。而以色列和教會的復興,必將帶動萬國萬民的轉化與復興,繼而完成神對亞伯拉罕的應許:「地上萬國萬族必因你和你的後裔得福。」(參閱創世記廿六章4節,廿八章14節)

 

以色列——神時刻表上的時針

我們正處在一個令人興奮的末後時刻!這也是恰克‧皮爾斯(Chuck D. Pierce)牧師所稱「第三天」教會正興起的時刻。何西阿書六章1~2節說:「來吧,我們歸向耶和華!祂撕裂我們,也必醫治;祂打傷我們,也必纏裹。過兩天祂必使我們甦醒,第三天祂必使我們興起,我們就在祂面前得以存活。」彼得後書三章8節說:「親愛的弟兄啊,有一件事你們不可忘記,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為此,我們可以說,廿一世紀的教會現在已邁入甦醒(revive)和興起(raise)的日子。

可是,華人教會要如何辨明復興的時刻,乘上聖靈的浪潮,並將其應用在自己國家、教會、及個人的生活和職場呢?首先,我們必須明白華人教會與以色列之間的關係。

耶利米書卅一章7節說,以色列是萬國中首生的,換言之,以色列是神的長子。如同現在全球各地的時間,都是以英國倫敦格林威治的標準時間為依據,然後往東西方向劃分成廿四個時區。以色列就是神時刻表上的時針,萬國就如同分針。當以色列(時針)往前走時,萬國(分針)也會隨著加速往前走。故當以色列復興,萬國也將被帶動進入到神的復興裡。

例如,當以色列於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復國,春雨運動(敬拜讚美的更新、按手預言等)、神醫運動(代表人物:歐羅‧羅拔士)及福音運動(代表人物:葛理翰),也相繼在美國等地興起,帶來一波復興的新浪潮,也祝福美國成為一個強大的國家。

一九六七年六月七日,當以色列再次收回耶路撒冷時,耶穌子民運動、凱薩琳‧庫爾曼主領的醫治佈道事工也隨著在美國興起;此外,神也在美國天主教中賜下聖靈的大澆灌,並讓主流派教會經歷聖靈更新運動,帶動另一波的大復興。

 

以色列與華人的關係

或許你會問:「這些都是發生在美國或西方國家的事,與華人有什麼關係呢?」我記得在一九八八年時,亦即以色列復國滿四十年,麥瑞福(Ralph mahoney)牧師曾經前來台灣分享。當時,他分享了一個信息:「如何辨明神復興的時刻?」他說,四十年前當他還很年輕時,神造訪了美國的教會,告訴他們要差派工人將復興帶到中國。可惜當時美國教會的領袖,遲延回應神的呼召。不久,一九四九年中國就淪入共產黨手中,這扇福音宣教之門也隨之關閉,他們便錯失了神的時刻。

四十年後,如同以色列人在曠野漂流,舊的世代過去,新的一代開始。一九八八年,當他來到台灣時,他知道這是神再次為華人打開復興之門的時刻,所以他不僅宣告神的心意,也呼籲台灣眾教會要起來回應聖靈的浪潮。在那之前,一九八七年台灣剛解除戒嚴令、開放大陸探親、解除報禁,這些都顯明神正在預備台灣進入祂的時刻。

一九八七年年底,和撒那事奉中心於台北東區成立,並隨之於一九八八年一月一日舉行中國宣教節。同年一月十三日,當我們正舉辦漢特夫婦醫治聚會時,突然傳來蔣經國總統逝世的消息。我們更確信一個舊世代已經過去,新的世代正要來臨。之後,和撒那事奉中心又陸續邀請國際知名神恩膏的講員,例如:賽克牧師、傑克‧海福德牧師、保羅‧史密斯牧師等,前來台灣主領復興特會。而剛於一九八七年完工的台北靈糧宣教大樓,正好為這些復興聚會預備了合適的場地。

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爆發;韓國河宣教士首次帶領萬國敬拜讚美的同工前來台灣服事,他們的服事更加速敬拜讚美的更新進入到華人各教會。故此,明白神的時刻和祂所做的事,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教會領袖的首要職責。

 

抓住神的時刻

一九六七年,以色列奪回了聖城耶路撒冷,並設為首都,這象徵神的子民奪回了屬靈的政權,並且成就了神在聖經上的預言。那一年,美國恰克‧史密斯(Chuck Smith)牧師抓住了神的時刻和祝福,帶領了當代無法為主流教會所接納的大批嬉皮歸主,展開了至今仍持續發揮屬靈影響力的「耶穌子民運動」(Jesus Movement)。然而,反觀同時期的中國,卻展開文化大革命,許多年輕人在不公義的對待下慘遭迫害,甚至死亡;整個世代的年輕人迷失荒廢了他們年輕的歲月。從聖經中我們看到,神的作為常以四十年為一個週期。如今四十年又過去了,我相信神給中國和海外華人有一個新的機會,如同約書亞帶領新一代的以色列人經過曠野,來到應許之地的邊緣;神正把流奶與蜜的應許之地擺在華人眼前,要我們去得地為業。

我個人相信,將會有一波年輕人的運動興起。過去的文革,雖荒廢了整個世代的年輕人,但也拆毀了許多傳統的包袱。如今,新的世代已經來臨,這批被神所預備和興起、已脫去舊皮袋的年輕人,將帶來新的文化和新的恩膏,來轉化及影響整個華人教會。我也相信「歸回耶路撒冷」(Back to Jerusalem)運動會更加快速的擴展;敬拜與讚美的更新會在華人教會中,更加強有力的往前行。

耶路撒冷回歸以色列後四十年的今天,華人需要求問神:「什麼是祢給我們的應許?」要知道,雖然浪來了,但是並非每一個國家、每一個人都能乘浪而去。我們必須辨明神的時刻,做好準備,觀察聖靈浪潮的流向,然後起身回應,才能乘上這波復興的浪潮。另外,如同衝浪者必須預備好衝浪板才能衝浪,要乘上這波聖靈的浪潮,我相信建立廿四小時晝夜敬拜代求的大衛帳幕,將是預備華人教會進入這末日復興的重要關鍵。

 

神國度的溫室——大衛帳幕——加速收割

在台灣最新一期出版的《商業週刊》中有一篇報導,主題是:「一間公司,幹掉一個王國」。文中探討了近年來,台灣、荷蘭蝴蝶蘭產量及全球市佔率的消長變化。過去,台灣在全球號稱為「蝴蝶蘭王國」,如今,僅僅在短短五年內,這個蝴蝶蘭皇冠已經被荷蘭摘下。為什麼荷蘭人可以從無到有、快速膨脹、由小變大、由一變百,快速打造強大的蝴蝶蘭新大陸呢?原因雖然不只一個,但最重要的是,原來荷蘭人倡導科學選苗、育種,他們透過高科技篩選培育蘭苗,大量壓縮人力成本,然後精準地快速複製;如此一來,控制了風險,也控制了成功。

借鏡荷蘭,比起西方悠久的基督教屬靈傳承,華人教會如何追趕及補還我們過去被蝗蟲、楠子、螞蚱、剪蟲所吃掉的歲月呢?

阿摩司書九章11~13節說:「到那日,我必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壞的建立起來,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耶和華說:『日子將到,耕種的必接續收割的;踹葡萄的必接續撒種的;大山要滴下甜酒;小山都必流奶。』」猶如小小的荷蘭,藉著高科技控制的溫室,使篩選過的蘭苗品種,一年四季都可以日夜不息地被栽培繁植出來,產量甚至高於台灣十倍。神國度的溫室就是廿四小時晝夜不息的大衛帳幕,藉著大衛帳幕,神要改變耕種和收割的季節循環,加速神國度中各樣作物的生長和出產,並使其生生不息。

今年是耶路撒冷回歸以色列四十週年,明年是以色列復國六十週年,以色列是神為萬國所設立的鑑誡和記號。華人要如何回應神給予我們現今的機會呢?首先我們需要明白這是神的時候,是新一波復興浪潮來到的時候,也是秋雨與春雨澆灌的時刻。當然,也是我們撒種、收成的時刻。所以要快速的撒種,成為快齒打糧的新器具。其次,要明白神的心意就是要在這末後的世代,在各國各城中重新建造大衛倒塌的帳幕。神的話語就是那好種,我們要在個人的生命中多多預備和儲存神的話語,然後藉著廿四小時的禱告和敬拜,在神的時刻中作先知性的宣告和使徒性的差派,如此這些種子,無論是關乎青年人、職場、宣教、財富……必要速速發芽成長起來,我們必要看見「曠野變成肥田,肥田看如樹林」(以賽亞書廿九章17,卅二章15節)的應許成就,而這一切也必將帶來末後時代的大收割!

(更完整的信息,請參閱作者所著,近期即將由以琳書房出版的《打開命定之門》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