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這是跳舞的時候了/茱莉.梅爾(Julie Meyer)

 
 

這是跳舞的時候了

 

/茱莉.梅爾(Julie Meyer)

 

有一天,主來跟我說:「我要你見見我的朋友。」一想到此行要看到以賽亞、耶利米、彼得、撒迦利亞、摩西,我真的好興奮。祂牽著我的手,我們開始在天空中繞著圓圈飛行,像卡通影片裡的繞圈圈。雖然我離地面和地球是那麼高,我卻不害怕。我們就這樣繞著飛,我感到風吹在我臉上。我感到祂的手牽著我的手,而我離地是那麼地高,好愛那風吹在臉上的感覺,而且我也知道我沒有害怕,就是拉著祂的手。

忽然之間,我看見祂的臉變了。祂的臉堅定地看著地球,而我們開始直往地面去。我看著祂,看著祂的臉,可以看見祂的眼睛和祂臉上的堅定。

以賽亞書50:7說:「我硬著臉面好像堅石。」

我一直在想,我們當然不會撞到地面,但看著祂的臉,那樣地堅定,可怕的恐慌臨到我身上,即便我是拉著祂的手。我們飛得非常快,直往地面俯衝,看來祂並沒有要轉彎的意思。

忽然間,我們衝破地面。我感受到頭上的撞擊,就好像看動作片一樣。地土在周圍激飛所發出的聲音,好像火箭發射升空時一樣,震耳欲聾。我們直直穿過地球,而主的臉沒有或左或右,一直堅定地向前。

我的雙眼看著我們靠近地球,撞擊,並爆破穿透地面的每一個時刻。我看見地表、石頭、水、燃燒的火,並且感到皮膚在撕裂、焚燒。我真的感受到石頭和地表撕裂我的皮膚,就好像真的發生在我身上。我可以在夢中感受到可怕的痛楚。

忽然之間,我們到了另一邊並炸開地表出來。我站在那裡,低頭看自己的身體,身體全都撕裂了,我的皮膚撕裂了,並且我感受到撕裂的痛,但不是為了我。耶穌看著我,靠近我眼前,眼對眼,並且祂說:「我要你見見我的朋友。」

我在哭因為我全身都在痛。我在想祂必然會注意到我傷得有多厲害,我的皮膚受傷並撕裂,但是祂沒有。

我舉目觀看,這是個很擁擠的地方。我從未來過,但我知道這是印度。這裡有個可怕的味道,而且有好多的人,到處都是人,而我跟隨著主。祂甚至沒在看我。就好像祂要我感受皮膚撕裂的痛楚。到處都是小孩子。有美麗的年輕小女孩被關在籠子裡,而祂與她們每一個人同在。祂就在那裡與她們一同站著。

地上被遺忘的人,主稱他們為祂的朋友。我看見小孩們躺在地上,蒼蠅在他們的皮膚上,我看見他們從這可怕人生進入下一個人生,那一秒他們甦醒在永恆。祂在那裡,為著他們每一個人,祂在那裡。他們沒有一個人在祂眼中是被遺忘的,沒有一個。

我看到的悲哀,還有身上折磨人的疼痛,讓我不住地哭泣。主走到我這裡來,與我臉對臉,我想祂要來看我了,我想祂注意到我的痛。就在這一刻,祂卻說:「直到你撕裂心腸,像你的肉體現在被撕裂,你不會認識我的朋友!」

這真的是我無法承受的。我就在那裡看著孩子們死亡,母親們咽下最後一口氣,疾病在播散,年輕的女孩們被賣,而祂不住地說:「直到你撕裂心腸,像你的肉體現在被撕裂,你不會認識我的朋友!你不會認識我。」

然後當我淚如雨下時,叫我驚訝的是,祂卻走到我面前,眼對眼,輕聲地說:「這是跳舞的時候了。」祂說得好像跳舞是祂的祕密武器……

祂雙腳開始跳起這舞來,像是踼踏舞。那完美的雙腳,有著生與死的疤痕,跳著這有部落節奏的舞蹈,主的雙腳踐踏不公平。這是我見過最有力量的舞蹈和跺腳。看著主自己,帶著熱情的愛的疤痕踐踏祂朋友的不公。祂再一次說:「直到你撕裂心腸為二,你不會認識我的朋友!你不會認識我。」

然後祂再次抓住我的手,我們再次直往地心去,我感受到皮膚和肉從我骨頭被撕裂的可怕的痛,還有我們爆破地表的震耳欲聾的聲音。忽然之間,我們站在一個醫生的辦公室,好像是個診所。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自己,並且我現在有多痛。我感到我好像骨頭上都沒有皮膚了,像是全被撕掉了。

祂再次說:「我要你見見我的朋友。」

我舉目觀看,看見一個垃圾桶裡都是嬰孩。我看見頭、手和小小的腳和一桶又一桶滿了嬰兒的垃圾桶。有些還活著並且還在動,他們的皮膚被燒過,有些嬰兒的頭顱被壓破,有一些是完完整整的,他們眼睛瞪得大大的。

我被震駭到。主的雙眼直直看著我的雙眼,並且說:「直到你心腸像你的肉體般被撕裂,你不會認識我的朋友!他們是我的朋友。」

我站在那裡時,有人抓住一個嬰兒的腳,把他扔在垃圾桶裡,一個完整的嬰兒。我感受到主的心思:「世上沈默無聲的,那似乎被遺忘的。你們沒有被遺忘!你們沒有被遺忘!你們沒有被遺忘!」

他們在地上那個房間是無聲的,但是他們的冤聲,入了全能者天父的耳中。

他們的尖叫聲在永恆的走廊是永不止息的。

他們晝夜地哭號,並且天上在側耳聽。

他們的冤聲已經入了全能者的耳。

我開始尖聲說:「盧安格,你沒有徒然。盧安格,你沒有徒然。盧安格,你沒有徒然。」

我看到永恆的殿裡,並且天上知道盧安格的名字。盧安格認識主的朋友。我聽見天上的走廊遍滿了嬰兒不斷的哭聲,世上看似沈默無聲的,那被世界遺忘的,他們的冤聲已經入了天父的耳,並且他們晝夜要向地上的強者伸張正義,向那奪去他們生命的人伸張正義。除此以外,他們在永恆是有聲音的!!!晝夜不住地要求在地上那看似的強者身上伸張正義…並且他們的冤聲已經入了天父的耳。

再一次,主直直地看著我的眼睛,並且說:「直到你撕裂心腸,像你的肉體現在被撕裂一樣,你不會認識我的朋友!你不會認識我。」

我站在那裡不斷地啜泣,那時祂再次與我面對面,就在我眼前,並且輕聲地說:「這是跳舞的時候了。」

祂那雙踐踏地上高處的完美雙腳開始跳起那「新舞」來,就在這墮胎診所中跳著跺腳舞。這舞是那麼的有力量。總是在我最破碎,最不能自己的時候,祂會說:「這是跳舞的時候了。這是爭戰的時候了,跳舞就是爭戰。」

祂會跺腳,祂的雙腳跺出新的節奏。這不是「雙步」,這是審判官用祂自己的雙腳踐踏不公義,並且他說:「直等到全地與我一起跳這舞。少有人與我一同跳這舞,而我現在正邀請人一起來跳,只是只有當你的心最撕裂破碎時,你才能跳這舞。」

然後主再次來到我面前說:「我要你見見我的朋友。」再一次的,我們穿透地表。我差點站立不住。我的心都碎了。我的皮膚撕裂。我低頭看我的身體,就好像有炸彈在我身邊爆炸過。我們走在一條非常繁忙的街道上。祂走在我前面,而我是那麼地疼痛,我希望祂走慢一點,然而這並不是關乎我自己。祂希望我感受那痛苦,因為祂希望我的心能知道那痛,並擁抱它,像是自己的。

祂等我走在祂的身邊。我知道這是以色列。在不同的時間我看見祂向一些人點頭,好像在說:「你好」,或是「平安」。祂沒說話,只是點頭。祂吸引了他們的眼目,然後再抬起頭來。每一位祂向著點頭的人,他們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我看到他們裡面,有光點燃。我看見,就在一眼之間,耶穌開了他們的心中的眼睛,而他們真的看見祂了,是耶穌,那位彌賽亞。當我們走在耶路撒冷這一條街道上,我真的看見他們的內心,就是忽然之間,他們心中的眼睛打開了,而一朵小火焰開始在他們心裡燃燒起來。

祂向他們點頭的人中,有一些人我知道在猶太社會中是大有權柄的,是拉比中作頭的。我實際地看見,主只用一個眼神就開了他們的眼睛,我看見主顯現。祂向這些高階的拉比顯現,只是看一眼和點個頭,這啟示的火焰開始在內心深處燃起,在一秒之間,他們心中的眼睛打開了。

詩篇102:16 因為耶和華建造了錫安,在祂榮耀裏顯現。

我們跟著這些拉比回他們的房間,這些拉比上到家中樓上的房間,我看著這些拉比跪下來,並呼喊:「一切都改變了。一切都改變了。」我看見主走過去,開始向那心中啟示的火焰吹氣,並一點一點地像不能熄滅的火般燒起來。我看見這小小的啟示的火焰成了「燒著的火、閉塞在他們骨中。」

這火會繼續燃燒,直到所定的日子來到,當這些拉比再也按捺不住,他們會在山頂上揚聲:「耶穌是彌賽亞,耶穌是彌賽亞!」

事實上,我想到我們在堪薩斯市的小小禱告聚會中是怎樣地為此禱告:耶穌會顯現,顯現在祂的榮光中。

祂真的真的顯現了。 我看過去,而這是我首次看到耶穌的臉,淚水正流下祂的臉頰,並且我聽見祂在說:「噢,耶路撒冷,噢,耶路撒冷!」

我的心可以感受到祂對以色列的熱情和愛。 我感受到一個戀人得不著愛的回饋的傷痛,然而祂看著我,再一次地說:「直到你撕裂心腸,像你的皮膚現在一樣,你不會認識我的朋友。你不會認識我。」

在我心深處,我感受到祂對以色列深切的愛。 就像雅各愛拉結,就像以利加拿愛哈拿,然而祂熱情的愛是遠超過天然人的愛。 我再一次地痛哭又痛哭,淚水中的鹽份使我身體上的傷口刺痛,然而我卻無法止住我的淚水,就在我再也無法承受的時候,我已經哭倒在地上。祂輕聲地說:「這是跳舞的時候了。」

忽然之間,我們就在哭牆前,而祂再一次開始跺腳,那一雙完美的腳的跺步、節奏、舞蹈, 是我從未看過的。總是在我感到最破碎,傷悲之時, 祂會說:「這是跳舞的時候了。」 我感受到撼人的力量,這舞蹈的力量,踐踏不公義。 何等地景象,當神子的雙腳旋轉,踐踏不公義。耶穌不住地說:「這是跳舞的時候了。這是跳舞的時候了。」

新舞要出現,就是在我們敬拜,而我們的心向著地上的窮苦人,那些似乎被遺忘的,卻是主稱為祂朋友的,而就在我們的心最破碎時,這就是跳舞的時候了。

何等地景象,萬王之王,全地的審判官,以祂完美雙腳,帶著熱情的愛疤痕,開始跳舞,踐踏不公義。這是真實的舞蹈。這是真實的跺腳!

這是跳舞的時候。在夢中,我知道,當我們走在耶路撒冷的街道上時,一直走到哭牆,在那裡祂開始跳舞。我知道就在跳舞中,祂向猶太人中非常關鍵性的人物,向猶太拉比中非常高階的拉比顯明祂自己。

我看見他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我看見他們的裡面,看見他們的心在悸動。我看見主將一個「知道」放在他們裡面,就是祂,只有祂是彌賽亞。就是為了這樣的時刻,那日子將要來到,當地上的被任命的拉比,在主的時間,祂會攪動他們的心,並且他們會在心裡爆發,跑到耶路撒冷的高處,向著整個耶路撒冷喊叫:「耶穌是彌賽亞。耶穌是彌賽亞!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

現在,他們正在隱藏這「知道」,並問自己這是否真的發生了。

這是為所定的時刻預備的,而在這些未來日子,祂不斷顯現,並開人們心中的眼睛,然後祂會來在他們的骨中點火。我看見這些拉比爆發出主的話語,宣告祂的顯現。這事正在發生。這是為所定的日子準備著。今天這事正在發生。

耶利米書20:9 我若說:我不再提耶和華,也不再奉他的名講論,我便心裏覺得似乎有燒著的火閉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

然後祂再一次說:「直到你撕裂心腸,撕裂心腸,像你的肉體現在一樣,你不會認識我的朋友。」

這是跳舞的時候了。

 

 

(作者茱莉.梅爾(Julie Meyer)長久以來是美國堪薩斯市國際禱告之家(IHOP)受到熱愛的敬拜主領和歌曲創作者。多年來她以即興的先知性歌唱服事。茱莉寫了許多的歌,混合了獨特的聲音,神感動的歌詞,都是神做在她生命中的作品。本文是茱莉在夢中與主相遇的一個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