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懇請為以斯帖宣教士禱告!

 
 

請為以斯帖宣教士禱告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僕人不能大於主人,差人也不能大於差他的人。」(約翰福音13:16)

 

編按:本文是多年在台灣及其他國家從事萬國敬拜與讚美事奉 (All Nations Worship & Praise Ministries)之河用仁宣教士的妻子以斯帖宣教士之代禱信,目前她罹患淋巴癌,很需要您在禱告中的記念與扶持。

 

2011年3月

 

親愛的朋友們:

 

以下「與神一起走過癌症」是我在今年1月寫給我在德國的代禱伙伴的信,如今就在我完成化療,而尚未開始放射療法之際,現在我有力氣來翻譯當初用德文所寫的訊息。

 

與神一起走過癌症 ( 2)

 

有時,我們會收到英國聖經學院的老師的信,那是我們在宣教之前所就讀的學校。在她信件中有一封是她感謝我們的時事通訊,她引述了約翰福音13:16,並且寫出深深感動我們的話:「我們跟隨一個被釘十字架的主,一個承受許多傷痛的人,一個多受鞭傷的救主—作為祂的門徒,我們豈能不願意走上這條受苦的道路?」

當我讀到這些話,我已熱淚盈框,我禱告:「是的,主!」那是在2010年的年初。回顧至此,如今我在我們所愛的聖經老師所說的那些話中,看到上帝為我目前的處境所作的預備,神預先知道我非常需要為我前面的道路作準備!

 

當耶穌在這世上時,祂在每一方面像我們一樣。「所以,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為要在神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他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希伯來書2:17-18)

 

截至目前為止,從我開始抗癌到現在已過了將近5個月。有幾天我感到內心很軟弱,肉體上極大的軟弱總是會影響我們的情感與靈性。當我們的身體軟弱時,我們的內心常常變得灰心沮喪,而我們不要忘了,撒旦的目的就是走向衰弱!撒旦就像是亞瑪力人,伺機埋伏等待軟弱的人,要使他們跌倒,或是使他們失去信心。「你要記念你們出埃及的時候,亞瑪力人在路上怎樣待你。他們在路上遇見你,趁你疲乏困倦擊殺你儘後邊軟弱的人,並不敬畏神。」(申命記25:17-18)

 

在我內心掙扎的期間,這幫助我記得耶穌是誰:祂在每一方面成為我們人的樣子(除了罪),而且祂非常地了解我們,與我們感同深受,就好像祂自己會經歷我們現在所經歷的。

 

當耶穌在這世上時,祂軟弱無助

 

目前為止,我已全部完成4個療程的化療,我打算具體描述我身體上的經歷,並簡單說明細節:

 

第1個療程: 3天在醫院每天9個小時注射化療藥物(與其他藥物); 4天在家作化療,以藥物的方式;1天,在醫院8個小時注射化療藥物(與其他藥物)。

 

第2個療程:與第1個療程相似,但方式減弱些,因為在第1個療程時我的身體嚴重削弱了,無法以相同的高劑量來做另一次治療。

 

第3個療程: 1天6個小時注射化療藥物(與其他藥物)後,停止2個星期,之後再1天6個小時注射化療藥物(與其他藥物)。

 

第4個療程:類似第3個療程。

 

在每次化療後,我會經歷到在我肉體上一個極大的挫折。當我在醫院開始做第1個療程時,我已經是非常地衰弱,因為我體驗過尚未驗出癌症前的許多生病的麻煩時光,而且在第1個療程前,我在醫院經歷過一些併發症,因此當化療的副作用產生時,我的身體太虛弱而無法抵抗。

 

以下的副作用使我不適:

- 完全沒有食慾(食物一點味道也沒有,或是整個味道很奇怪,例如食物嚐起來像金屬)。

- 發炎眼屎

- 頭髮全部脫落

- 噁心(部分食物從胃部逆流至嘴,有時會嘔吐)

- 身體極為虛弱難以言喻

- 在夜間幾乎每小時會發生密集盜汗 (白天較不頻繁),這使我非常虛弱而且嚴重缺乏睡眠

- 心臟問題:不規則心跳、部分停止跳動

- 缺血(需要輸血)

- 白血球缺乏(因此有感染的風險)

- 痛苦(不明原因)

- 有時呼吸困難極為痛苦

- 無法解尿或排便(結果很痛苦)

- 極低的血壓

- 腳趾與指尖缺乏感覺

 

我的癌症非常地難纏,所以治療方式也很激烈,因而導致強烈的副作用。

 

在每次化療後的第一週是最難以忍受的,因為所有的副作用都很強烈而且很折磨人,特别是心臟的問題與無法呼吸順暢。當副作用在折磨我時,一想到我寶貴的主過去也經歷受苦過(而且是難以想像地痛苦!),我便受到激勵安慰,所以祂非常了解我所經歷的。

 

有一晚我坐在浴室,心臟不適而且呼吸非常困難,當汗水從我的身體滴下時,就在那時我看見耶穌就在我眼前,祂流汗嚴重到祂的汗水就像血般滴落在地上。(路加福音22:44「耶穌極其傷痛,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祂是祂的教會、基督的身體的頭,而身為頭,祂知道每一個痛苦,知道我們心中的痛苦,祂感受到我們所忍受的痛苦。

 

你是基督眾多肢體的一份子,有這極美的呼召成為代禱者,在我的苦難上扶持我(哥林多前書12:26:「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要知道您忠心的禱告支持是我最大的安慰與鼓勵!

 

當耶穌在地上時,祂被揶揄嘲笑

 

我有三次經歷了很強的副作用,因此必需住院,而我體內發現具有潛在致命性的「抗甲氧苯青黴素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所以住院很麻煩,必須獨自一間病房,而病房是滿的。就因為我是MRSA患者會帶給護士更多的麻煩(因每次進入我的病房,他們必須穿防護衣),結果我被視為沉重的負擔而被惡意對待。

 

特别是有一位護士讓我很難受,每當我告訴她化療後的副作用使我心臟不適時,她會開始嘲笑奚落我說這種副作用並不存在,她不斷取笑我,也影響到其他的護士而加入她的嘲笑。我以前從未想過嘲笑揶揄對我會有這麼大的影響!結果我很沒有安全感,導致我很容易被驚嚇,當醫生來看我時,我無法用「適當的德語」來表達,而且我也不敢說太多。

 

有一個晚上,我因著化療後的副作用而非常痛苦,極為虛弱而默默哭泣,我內心感到非常無助。我應該按鈴求助嗎?以前有幾次晚上我按鈴後,在巨大痛苦中幾乎等了一個小時才會有護士出現。「主啊,唯有祢是我的幫助。」我禱告著,突然我注意到有人站在我旁邊(我並沒有聽到門打開的聲音!),「不要害怕,」有人用慈愛的聲音說道。「你好嗎?」-因為很暗所以我看不清楚那人,但那慈愛的聲音深深進入我的心中,我鼓起勇氣描述了我的心臟如何不舒服。「這是一種罕見的化療副作用。」那人強調著,她在測量我的血壓後便離開病房。

 

經歷這事後,我便有勇氣告訴醫生我心臟的問題,他很慎重地為我安排一些檢查,上帝在那個晚上使用了這個人來鼓勵我,成為祂的工具!我不知道她是誰,也沒有記錄那晚有護士來看我,我從未聽過這樣聲音,是非常陌生的-她是誰?她只在那晚被雇用嗎?對我而言,她是上帝派來的使者,透過她愛的方式提醒我耶穌,就是那安慰我們並且擦乾我們眼淚的主。從那時起,其他護士們的嘲笑再也無法影響我了,耶穌似乎在告訴我:「我知道被嘲笑揶揄的感覺,所以我能夠安慰你,我是全能的主!

 

當耶穌在地上時,祂經歷了與祂所愛之人的分離

 

我們很感謝主在Stephen(河用仁宣教士)喉嚨的不是癌症腫瘤。在他手術後二個星期,我再度與我親愛的Stephen團聚-是多麼棒的時機啊!那時候我的夜間盗汗非常嚴重,而Stephen整晚無法睡覺,反而陪伴在我的床邊,為我禱告並幫我清洗身體、換衣服,並且做了許多有用的事。

 

我的姪子幫助我安裝網路電話,這無需費用,且能幫助Stephen與在韓國的同工保持聯繫,Stephen可協助組織某些特定的宣教工作,並能清楚了解同工接了他分派的工作後,他們的運作情形。我們看見上帝在作工!

 

所有的事情都很順利,但有一件宣教事工要準備:聖誕節在漢城的傳福音活動!沒有人想接下那個大型活動,有數百個志願者願意幫助這個事工,但是沒有找到領導者。像這樣一個公開的福音性活動在城市舉辦,在新聞的無情嚴厲監視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任務!因此Stephen必須做出決定: 取消福音性活動來陪伴我渡過痛苦,或者是接下這事工而在聖誕節與我分開兩地。

 

從過去辦活動的經驗,我們知道該市市長對此有很大的期待,而且無法容忍主辦單位有任何的大失誤,若有任何出錯,在未來他們若批准其他活動是會受到質疑的。後來Stephen決定陪伴我,然而那晚我作了一個夢,在夢中我看見人們排了好長的隊伍,而我想著:這些人都沒有聽過福音啊!當我醒來時,我哭著要Stephen去接下這個事工。

 

之後上帝派了一位以前的同工,目前住在英國,在Stephen不在我身邊時來陪伴我,特别是在夜間,而在漢城的福音性活動也很蒙神祝福。

 

我們的主稱為奇妙策士」(以賽亞書9:6),祂深知與所愛的人分開的傷痛,也知道該如何做最好!祂的方法是與我們有益的。

 

當耶穌在地上時,祂憐憫祂所愛的人

 

在詩篇第二十三篇中死蔭的幽谷就是苦難的幽谷,並非每個苦難是以死亡作結束,但是每個痛苦都是要我們向自已死:向我們自己的慾望與期待而死、向我們強烈的渴望而死,並使我們害怕受苦的自尊心死亡。這「癌症」的疾病包含一些恐懼與不祥預兆之事,並且癌症患者會經歷強烈的情感波動:失去健康與無安全感、恐懼,是因為未來可能會很痛苦而且害怕不會更好。受苦意味著要經歷許多的痛苦!

 

苦難在某一方面是特别艱辛的,而我知道我有耶穌與我相伴同行:當我看到我所愛的人受苦時,是極深地痛楚!當我們愛的越多,所愛的人在極度痛苦時,我們也會更傷痛,看到我們所愛的人受苦是多麼煎熬的事啊!因此我親愛的Stephen與妹妹特别需要你們的代禱支持,將近五個月來照顧我是我妹妹很大的挑戰,她非常地疲憊。我親愛的丈夫非常地痛苦,雖然他很勇敢地承受。我們的主稱為「全能的神(以賽亞書9:6),願祂的全能力量澆灌充滿我所愛的人!

 

耶穌憐憫祂所愛的人,就在祂開始被釘十字架受難前的最後一段路而達到高潮(約翰福音18:8 b「你們若找我,就讓這些人去吧。」)。這使我們受到極大的安慰:當我們行過苦難的幽谷時,我們的主耶穌就在我們前面站著,說:「我知道苦難!」

 

非常感謝你們的代禱!我們很感恩能感到與你們一同連結–上帝的連結!請特别為我在3月份未來幾週的放射療法來代禱。

 

昨天,放射科醫生親自告訴我,以我的情況而言,放射療法會很複雜與危險,因為我的心臟和肺部在輻射治療期間不能遮蓋,而癌细胞就位在我的心臟和肺部上,也就是說,輻射範圍必須涵蓋那寬廣的面積!那表示可能會有各種的併發症(包括肺部感染、不規則的心跳和其他心臟併發症,甚至心臟病發作的危險)。請為上帝的保護與慈悲的介入來代禱。

 

 

 

我們為你們而感謝上帝

Stephen and Es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