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2010/12/1-3 AIPC 全印度禱告大會代禱信(十二 )

 
 

2010.12.1-3 【全印度禱告大會】代禱信

為主築壇‧呼求復興

邀請您同心代求

 

 

與印度家人一起站立

All India Prayer Convocation 代禱信(十二)

2010/11/12

親愛的牧長及守望者,

 

收信平安!

 

屬靈爭鬥自上古以來無有止息,人類因此不斷重蹈覆轍。黑暗雖然當道,但永生之光始終照亮我們。救主基督是我們的道路,當我們擁抱道成肉身的主,主的真理全然成為我們所享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泉源,救主基督的生命就要如同血液一般,流遍我們的全人,我們將在祂裡面與祂合一。

 

當主成就十架上的救贖,世界於是開始倒數計時,但求主幫助我們不要忘記,我們所等候的是神國度的開始而非世界的終結。求主讓我們不斷看見寶座上羔羊所發出的威嚴與榮光,我們好奮勇向前,呼召群羊進入 神的國度!

 

距離大會不到三週,在此呼籲全地的守望者,於大會前、後各三週以但以理式禁食為此聚集守望,以禱告的火牆從四方圍繞印度。並祈求恩主打開天門,賜下悔改、合一、彼此代求的靈在我們當中。主的愛戰勝死亡的權勢,相信當主愛的恩膏降下,眾聖徒拿起禱告的權柄擊開綑索,主將在我們當中作成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大事,釋放列國的命定,揭開神國降臨的序幕!

 

在此,感謝每位守望者衷心的擺上,相信2010全印度禱告大會暨華人擁抱印度禱告大會不僅是印度眾肢體為主築壇的一個聚集,這個聚會也將是華人祝福列國的另一個里程碑,但願一切頌讚、權柄、榮耀歸給愛我們的父神直到永永遠遠!

 

為德與怡齡再次敬邀眾牧長與代禱者一同前來以禱告祝福印度,您的同在將見證神在這地極大的榮耀。

 

以下為本周的禱告參考資料:從巴比倫至大巴比倫-認識新紀元運動

 

(一) 新紀元運動簡史

新紀元運動的起源最少可追溯至1875年白裏夫斯基 (Helena Petrovna Blavatsky)和1920年庇利 (Alice Ann Bailey)的通神學教訓。通神學會社主張廢除基督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促進世上其他宗教的發展。他們聲稱他們是受到靈體直接的啟示和引導。他們強調自我神化的進化,印歐人種主導的社會,以及一元的新紀元宗教社會秩序。

 

庇利在1922年成立路西弗版社,印刷及發行他們的教訓(路西弗是撒但的別名)。這些教訓全面反映出他們的企圖和 目標。他們為自己作出一套指引,要按步就班地為那將要來臨的新紀元運動鋪路,並為著那新世界秩序的需要建立制度。

 

庇利以彩虹作為他們的象徵,廣泛地討論如何策劃宗教戰爭,如何用強迫手段將地球的資源重新分配,討論普世大覺醒 ,新世界秩序神學,全球性裁軍,和廢除那些他們認為固執的宗教。她甚至談論那「神聖」的新世界領袖的號碼,就是 666 (獸的數目)。

 

現況

今天,新紀元運動雖然表面看來組織鬆散,主要由一些無甚威脅的機構組成,可是他們的領導階層卻懷著野心勃勃的目標。隱藏在他們背後的其實是一個組織嚴密、城府甚深和神秘莫測的領導階層,帶領著這個龐大的運動。這個領導階層的主幹借著「胸懷大地----我們在世界要走的路」這個計劃掩人耳目。

 

他們在1988年8月16日至17日發起的行動,表現出來的團結,公關公作的浩大,實在令人驚歎。這個號稱史無前例、有最多人參與的集體冥想,人數超過八千萬。這個稱為和諧會聚」或「征服地球」的行動廣為各方新聞傳媒所報導,幾乎在所有國家和大城市同時進行。為數十四萬四千個術士、巫婆、巫醫,各門各派的新紀元神秘主義者,共同遵照靈力解放協定去帶領及統籌這個行動,在某段時間一同進行冥想,為要達成一元政教的共同願望。(其實早在兩年前,即1986年12月31日,他們已舉行過一個較小的聯合行動;有五千萬個新紀元信徒,為了要改變人類在面對真實世界時所持的態度而參與冥想行動。)

 

這些集體冥想無非是為了敬拜魔鬼,事奉魔鬼。我們知道各門各派的巫醫、術士和神秘主義者將要在各樣邪靈的控制下,將各類邪惡的力量解放出來,使人們在追求認識真理時作出誤導。

 

自從那次以後,污穢、邪惡的勢力進一步猖獗。(你們想想如果有八千萬基督徒共同舉行集體祈禱會,集眾聖徒出於信心的祈禱、所釋放的力量將會是何等浩大哩!)

 

歐洲共同體也是新紀元的成員。他們的成員還包括各式各樣的神秘社團,神秘主義宗教,巫術組織,各類基督教以外的宗教,生態組織,不同的機構,包括提倡一元政治的及懷各類世俗抱負的。

 

在美國及名加拿大有數以萬計以新紀元為旗號的組織,包括綠色和平、The Sierra Club、 Zero Population、 The Guardian Angels 等,宗教性及非宗教性的都有。

 

新紀元運動還有別的稱號:水瓶座時代、水瓶座圖謀、人類潛能運動、全人醫治運動等等。

 

新近的眾新紀元運動成員為推行他們的計劃會提出議案進行議決;他們採納庇利原來的意念,引申作為他們的目標:

(1)新世界秩序

(2)全世界通行的信用卡系統

(3)全世界糧食的監管

(4)全世界醫療措施的監管

(5)全世界水務的監管

(6)全球單一稅務

(7)全球性的裁軍

(8)廢除基督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

(9)統率全世界的領導

 

經過對研究新紀元運動的教訓及目標所作的廣泛分析,有研究政治學的人認為新紀元運動與三、四十年代納粹主義的理念和哲學是互相呼應的。甚至有新紀元的著作聲稱希特勒和詹 . 鍾斯都是新紀元運動的門徒。在鍾斯鎮的圭亞那大屠殺之前,鍾斯的人民神殿在新紀元的出版物《靈界社區指南》裏原被列為新紀元的靈性修練中心。

 

那要來的敵基督

八十年代末期,有名望的新紀元領袖,大衛 . 史賓格和便雅憫 . 克廉在很多份世界性發行的報章裏刊登全版廣告,宣告基督即將顯現。他們的所謂世界級彌賽亞、偉大的導師名叫世尊彌勒佛,將會帶來世界和平及解決人世間的種種問題。彌勒佛是否會以受人尊崇的領袖的姿態出現,他們不知道;可是克廉、史賓格和其他新紀元信徒期待他來臨所表現出來的熱切是周圍的人都可以感受到的。他們實在殷切尋求一個符合他們心目中形像的彌賽亞降臨拯救地球,那管他是神還是惡魔。

 

說實在的,現在真是那屬乎魔鬼的大騙子出場的大好時機。如果新紀元就是那獸的組織,我們就知道那要來臨的大收割,大災難以及耶穌再來的日子已經為期不遠了(帖後二:2~9,啟十三:11~18 )。

 

本文翻譯及節錄自:

The New Age Movement:

What Christians Should Know

By Rev. Dale A. Robbins, D.Min

 

(二) 新紀元運動的內涵

 

一、新紀元運動的主要意念就是泛神論

1.沒有具體的神,神只是一種能量。神(God)對新紀元的人來說不是一個具體有位格的神,只不過是一個力量(energy, spirit of earth),而這一個能力就是存在人心中成為人的能力,因此人能轉向裏面而把自己造作成神或像、神。

2.所有宇宙萬有一切受造都是神,神在萬物中,萬物就是神。

3.萬教歸一:他們把一切宗教包含佛教、印度教、基督教、天主教、西方科學、星象學,並一切有神秘經驗的各種各樣希奇古怪的宗教都包羅在一起。

4.輪迴論:他們提倡同性戀愛,論點是雖然你現在是男的,但怎知你前生不是女的呢?

5.強調"性開放的重要"

(1)性可以產生一種力量與創造自然的力量合而為一成為女神Goddess的門徙。

(2)性可以洗罪。

(3)性可以便你被提升進入"神的境界"。

 

二、他們極力褻瀆神而使人進入他們的權勢

1.他們模仿神成為撒旦的三一化身(啟十二:3)

父神(God the Father)撒旦

子神(God the son)獸,敵基督(Beast,666 Antichrist)(啟十三:1-10)

靈神(God the Ho1y Spirit 假先知(False prophet)(啟十三:11-15)

2.撒旦創造了一個女神

(1)男性的神是光明之神(God of Light)就是撒旦。

(2)女性的神:撒旦和女性的神(Goddess)是"大地的神",就是人在內心的深處,住在這個結合產生的靈中。

(3)呼召人借著打坐、默想和祈禱進人這個結合。

3.新紀元所拜的女神出現在圖片或建築上時,往往都帶著一個嬰兒(天后崇拜)。

4.他實在要完成當初造巴別塔的目的:憑人類的力量要推翻神 --- 現在他要用更大的力量來實現當初巴別塔所失敗的,所以他要建造大巴比倫,來抵擋神要建造的新耶路撒冷。

5.他宣稱聖經的啟示是靈性開啟的一個阻礙。

6.他認為撒旦是對人類有益的,在伊甸園使我們得著智慧。

7.他認為再來的基督將採取女人的形像,因此要將女人模造成女神(Goddess)。

8.他們深信這一個女神(Goddess)曾經沈寂了很久,要令它蘇醒,重新回到這世界要得回這世界,有天主教背景的新紀元運動者特別強調女神「馬利亞」就是女神,並且要進入每個女人的思想生活中,改造女人成為她的形像。

9.這一個女神是從水中上來的。天主教越過拜馬利亞並嬰孩耶穌,就是要帶進這位女神和敵基督。

10.他們的秘密:女神背後的源頭是撒旦,所以他們製作各種女神的妝飾中常有蛇的標記,新紀元強調蛇的權能,又要改變女人像女神成為撒旦的女兒。

 

三、他們教導世人實行迷惑人的行動

1.通靈交鬼

2.魂遊象外

3.說魔鬼的方言

4.使兒女經火

5.鬼附

6.心靈的神秘醫治(Inner healing)

7.占星術

8.開啟魂的潛修

 

四、不具道德原則

1.人與一塊石頭,一隻狗並沒有什麼分別,善和惡也沒有分別。

2.沒有真正的善惡存在,也沒有良心控告這回事。

3.未來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三) 新時代運動的發展面向

 

自我實現與潛能發掘

我們不難發現,在市場上已經有許多關於發掘自己潛能的書籍,錄音錄影帶,以及許多提供超越自我的訓練課程。像最近來在電視廣告片子中,就不斷的宣傳這類的課程,保證我們購買了有關的材料,就會突破我們的記憶力云云。再者,它也告訴我們有關如何使用和發掘腦部裡的潛力;只要跟隨它的操練程序,我們就能經歷那實在的潛能。

 

這是新時代運動的一個顯著特徵,因此,它就曾經有著“人類潛能運動”之稱,是新時代運動所強調的重點之一,著重人性的善和內在的潛能。

 

「新時代運動最輝煌的戰果就是藉著潛能開發的研習班,成為美國文化的主流。再這一方面,新時代運動的信徒費盡心力去填補人們的需要——如何面對壓力,如何改善自我形象……再醫學界及商業界,大多數諸如此類的研習班都帶有開發的課程,保證學員可以改善自己的管理技巧、自我形象和處理壓力的能力。而不幸的,這些課程同時也教導了「自我既是神」,並進一步地提供了與靈師接觸溝通的方法。」(鄧佳恩1994;69~70)

 

這種發掘內在潛能的經歷,將成為我們自我實現的基礎;甚至延伸成為屬于我們自己絕對性的真理,而不需要任何外在的肯定。我們將會發現,在屬于自我實現的世界里,我們就是神;如此,如果我們能夠把我們內中的神性給予發掘,我們就可以泰然的面對生命。

 

論及內在的神性,乃是指運用自我中最有靈性及最智慧的部分——新時代運動稱為「高我」,這部分被認為是超越自我、超越個人潛意識,能夠得到智慧及指導,以致人可以自我實現,成為神。

 

在這人類潛能運動中,最具體的活動就是鼓勵冥想,新時代運動信徒認為,大部份人發展潛能都是冥想開始的。除此之外,他們也采用自我催眠,通靈,坐禪,釋夢,瑜伽和禪宗等。

 

最具代表性的訓練有﹕

1.渡火課程

這個課程假定,倘若赤腳走過兩米長的的炭坑而不受傷是人中的極限,一旦人學習了如何靠著意志力跨越了這個極限,那麼,他也就能經歷了人內在自我的那種能力。人類潛能運動主張一個人的命運不是天定的,人是有無限潛能,只要人能適當的處理他的心態,信念及潛意識,宇宙間所有的運氣,金錢以至愛情都垂手可得。

 

根據有關記載,不少中外的參加者,透過他們的意志和自信,成功走過一米乘兩米的的烈焰坑而絲毫沒有受傷。這個課程除了渡火以外,也還包括了用喉嚨頂曲鋼筋,用手掌打斷木板等。

 

2.思想控制訓練EST(Erhard Seminars Training), 生命動力Life Dynamics 與生命更新Lifespring

 

新時代運動以思想控制來協助人發掘自己的力量,他們對參加者刻意催眠,施與思想控制。宗教社會學家 T. Robbins 亦提出了, EST 是人類潛能中最成功的一項課程。 EST 曾經經歷不少改變,1985年更換名字為 Forum ,就是要把這種訓練的公司形象建立起來。因而,美國丹佛大學宗教研究教授就如此說,人類潛能運動,乃是將六十年代及七十年代反叛文化中的極端性及神秘性給帶進了商業社會。

 

在這課程中,導師不斷的否定和肯定學員,以致學員都會接受極大的思想轉變,重新整理他們的內在的自己價值觀,進而不斷膨脹,不斷提升。當事人將會經歷到解脫,其實是主辦者成功的將個人主義灌輸給他,使他成功的制造個人中心的文化,被編排將以往的觀念(小時候所受的教育、曾經接受過的訓練和過往的價值觀等)視為一個外在的束縛障礙。學員會慢慢的接受一套自我中心的世界觀,大量采用非黑即白的分類,絕對化的邏輯,鼓吹玄奇的思想,把人心靈中的意念,需求,個人滿足,個人期望的地位看為最重要且是非常正確的。其中主要傳遞的內容包括「你必須對你的生命負責」「只要你相信就必定能得到」「要超越你的安逸領域」「不要相信自我有限制」「你的病痛和問題是你自己所引起的,你可以不用借助外在能力改變它。」。課程將會有系統的削去你的理解力,要求你有百份之百的順服,進而取代的是導師的課程內容。 因此,在這樣的課程中,你會被要求做許多不合理,甚至不可理喻的行為,以證明你可以不再受外在價值觀或人為的影響。

 

對于這樣的課程,我們可以發現到,不是每一個都是必然有所成績的,有的人獲得非常的改變,給予極高的評價,給予這樣的課程很大的支持;但也有些人反而意志消沉,企圖自殺,果真也有好些例證顯露學員真的成為課程的犧牲品,失去生命。

 

新時代運動的綠色運動與環保

從今天的實際情況已經可以看得出來,綠色運動、環保、素食等都與新時代運動是息息相關的。因此,鄭進生也認為,“狹義的綠色運動是「新時代運動」的一部分。但我們也應該可理解「新時代運動」其實就是廣義上的綠色運動。”

 

在鄭建生所介紹的一本書《綠色思想》中,把綠色份子分位四類;觀注環境人士、綠色生活實踐人士、綠色壓力團體和綠色政治活動人士。而比較有觀念的綠色份子就比較明顯的參與冥想、太極、瑜伽、氣功為提高靈性生活素質的人士,和提倡不單依靠西方科學式的人士。

 

1.綠色運動中的基礎觀點

在綠色運動中,他們提及了整全價值觀,就是 Holistic —— 整全。

 

整全的觀念就是把整個環境看為一個生命的整體,我們亦是這整體的一部分。如此,他們就可以建立一個重要的因素,靈性關係。這成為了綠色推動者的共識,他們進入自然,關懷地球、愛護身體、捍衛公義、塑造自我、制定人生方向等。

 

2.綠色運動中的素食

在新時代運動中,素食是一項非常有影響力和代表性的著作。無論是《新紀元百科全書》的記載,或是新時代運動的活動區域里,它都是不可缺少的發展重點。但素食並不單單只是被歸納在健康生活的課題之下,它乃是建立在神秘靈性的基礎上,因而,素食一直是神秘學派的主張。Theosophical Society(鄭建生譯為神智會)的主席 AnnieBesant 就以身力行,大力推動,她認為,動物被大量屠殺,令靈魂層充滿它們的痛苦。對個人而言,肉食更會妨礙靈性的發展。

 

無可否認的,新時代運動的環保運動,近年來在推動世界村、反污染、反核試、廢物再循環、臭氧層、生態環境、珍惜面臨絕種生物、熱帶雨林、女權主義等都取得傲人的成績,不但獲得了世界性共識,並且實際的得著很大的支持。大概是因為它所強調的課題,都是善良的主題,所以就抓住了大多數人的良知。只是鮮少人知道它背後的靈性基礎。

 

新時代運動的前生今世醫療法

一九九五年在台灣銷路最好的十大翻譯書籍之一,也是一度成為美國連續兩年的暢銷書之一,就是“前世今生——前世今生生命輪迴的前世療法”;這本書都是在講述新時代運動另一個重要特征——輪迴醫療。新時代運動非常著重醫療,但卻非一般我們所認為的醫療法。

 

新時代運動所提倡的醫療,乃是整全醫療,這樣的概念源自希臘原文Holos,整全之意。整全醫療的目標不單是醫療病痛,乃是包括了全人身、心、靈三方面的整全醫療,尤其是靈的層面,因為那是被認為被忽略最多的部分。也因為著他們對醫療有這樣的哲觀,他們就采用許多古老的醫療方式。 "Today Holistic health, taken from the Greek word holos, meaning"whole" is bringing new hope for healing to many. Its goal is to treat not only the sickness buth the whole person-body, mind and spirit. With its new philosophy of medicine and health it is expoding many of the old assumptions of traditional medical practice."

 

整全醫療所包括的醫療方法範圍很廣範,其中有針灸、佔卜、解夢、長壽術、物理治療、不使用醫療設備,水晶、前世醫療法、生物回饋、瑜伽、色光分析、聲音、摸索健康、自然治療法、心靈診療、幽靈異象、靈魂出竅、超覺靜坐、輪迴心理治療等。

 

新時代運動認為人類已經從巫術到今天的手術,用盡了各種的醫療方法,卻仍然繼續承受著病痛的煎敖,影響著我們的心靈,我們期望可以脫離身體的衰敗和死亡,然而,身體的實況卻仍然固執的背道而馳。他們進一步的對今天所謂的醫藥水平表示懷疑,認為當今許多不適當的醫療,危險藥物的錯誤使用,因醫生的診斷藥方所帶來的副作用和昂貴的醫藥費等存在實例,都一再的令人質疑。他們說﹕“醫生在他們所不認識的身體里,使用他們一知半解的藥物,來對付他們所知甚少的病菌。”

 

前世今生的作者 Dr. Brian L. Weiss 魏斯醫師於耶魯大學獲得他的博士學位,曾任耶魯大學精神科主任主治醫師,邁阿密大學精神大學藥物研究部主任,現任西奈山醫學中心精神科主任,專攻生物精神醫學與藥物濫用,曾發表三十七篇論文與撰文。像這樣的一位學者,倍受尊敬的科學家,卻大談生死輪迴。到一九九六年二月份為止,單是有關課題的中文翻譯本就有《前世今生》、《生死輪迴》和《反撲歸真》三大代表著。

 

魏斯醫師在一次偶然的經歷中,來了一名女病人凱瑟琳,這位病人患上了嚴重的焦慮症候群和恐懼症。她曾經接受過十八年傳統的心理治療,也吃了抗焦慮劑,但藥石罔效。於是,魏斯醫師以一貫的催眠法,希望把她過去的「兒童期創傷」找出來。催眠法雖然使她說出了一些童年受傷的經驗,可是病情卻沒有改善的跡象。于是魏斯醫師就進一步的進行治療,讓她可以回到更早的階段,沒想到她竟然超過了今生,回到了前世;並且,每一次的治療,再繼續回到前世的前世,這些林林種種的的前世記憶裏,她至少活過了八十六次。而且,在醫療談話的過程中,並不盡是她在說話,有些時候乃是一些更大的靈體,被稱為「幽冥大師」和「守護天使」的在說話。這樣的醫療經驗改變了魏斯醫師許多的看法和觀點,到了後期,魏斯醫師搜讀了許多輪迴的書籍、並進行了許多嚴謹的輪迴研究;其中更包括了通靈算命的方式。最後,魏斯醫師已經能夠以靜坐入定,擁有某種類似通靈的能力和好處。他不單是他自己如此,更包括了他自己的家人。

 

在《前世今生》的附錄裏,記載了許多台灣華人的類似經歷,包括了余德慧、黃大受、胡因夢、鄭石岩、蕭文、高天恩和王溢嘉等名人,其中不少是大專學府資深的教授學者。編者顯然的乃是要爭取認同,說明這樣的輪迴經歷不單只是限于西方社會。我們需要留意幾個觀察,這本書是由這一類的非常人物,擁有非常權威、名望、地位的人所支持提倡的。倘若換成為稍微平凡一些的人,效果可能就不會那麼強烈了。在書中明顯的記載了作者本身的缺漏,包括了王溢嘉醫師所說的,雖然這本書是標榜作者是受過嚴格訓練的著名醫師,但事實上在其內容中仍然未達到嚴謹的科學及精神學觀點的要求,並且,犯上了身為專業醫師所不應該忽視的毛病。他指出﹕“一個精神醫師簿能只根據病人所敘述的內容即著作成書。雖然此書標榜科學及精神醫學的立論,但總覺得它在這方面的色彩稍淡,反而像一本報導式的小說。”

 

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王金石教師說﹕“輪迴治療是新紀元運動中的一種心理治療法。它融合了東方的輪迴觀念和西方的心理治療來醫治人心靈的創傷。這治療法的倡議者認為,人現今的心理問題是來自前世的「因緣」;若能處理前世的創口,今世的心理問題便得解決……輪迴的思想是新紀元思想的中心。當一個人自覺有神性可以成為神(新時代運動的信念認為人自己就是神),且具有前世與來世的時,現今的痛苦與一切的成敗榮辱都只是暫時的,這是一種「希望心理治療法」和「自我成神」的宗教觀念。這兩種觀念的結合,漸漸引起臨床心理學和精神醫學的專業人士的興趣。這是現代心理學所面臨的一大危機。現今某些台灣的心理學輔導機構或出版社(例如張老師、慧眾文化出版社),對於超自然心理學的肯定,必會混淆基督徒的信仰。”

 

我們無法對輪迴的醫療法給予確實的肯定,即使這樣的醫療法確實帶來醫療的實際果效,我們仍然必須問,“好的一定是對的嗎?這醫療的內容和緣由是什麼?”或許,我們可以把輪迴醫療法做個別的分析;輪迴為什麼能夠帶來醫療的果效?東方的輪迴信念認為人死後會轉世到另一個生命體,今生一切的恩怨、責任、便往來世之處得到報應;這是屬于道德觀的層面緣由。西方的輪迴卻強調對今生問題的實際處理。他們認為前世,今生並來來世都是有所關連的,今生的種種痛苦都是緣自前世未曾解決的問題。因此,人就有必要回到前世去解決未了的問題,進而解決掉今世的困難。如果我是一個不忠實的男人,那可能是因為我的前世有一個未了的感情,以致我今天無法對我的妻子盡忠;如此,按照輪迴醫療法,我就必須回到前世去對我的感情交待清楚,然後,便可以解決我今世不忠的問題。由此可見,無論是東方的輪迴觀或是新時代運動的輪迴觀,都有共同之處,就是他們都是以因果道德責任為中心。而新時代運動乃是進一步的融合了科學(心理學)和輪迴觀念嘗試對今天的社會情況提出一個新的解釋。

 

我們可以在新時代的整全醫療中,察覺到他們對藥草的普遍使用,除此,他們強調藥草所能帶來的超自然能力,並要進一步的進入這能力裏去。一般人都很容易對輕易看見果效的藥物產生迷信的心理,而不進一步的理解所接受的藥方或醫療方法。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講師葉敬德認為這是一種人對宗教經驗的渴求,他提出這樣的觀察;「此經驗是一種深刻的神秘經驗,通常會在人遭遇危機,或在人於長期追求靈性的真理後發生的。而這運動的領袖亦希望將他們所獲得此經驗的方法介紹給其跟隨者。這些方法包括默想、佩戴水晶、參與密集研討會,及接受新紀元論者數之不盡的治療方法。而好些具有源遠流長的技巧,像占星術、按摩和使用草藥等,都因為能夠幫助人達到新紀元運動所要求的理想而深受歡迎。故此舉凡『透過這些方法獲益的人,都會面對深入的試探,而那些經過危機或追求而得著此深刻的神秘經驗的人,都會更努力的追求,希望獲得更徹底的更新。』」 因此,我們也就需要說明,整全醫療含有個人心理因素和未被理解的超自然能力存在,但這也就更進一步的說明,我們有謹慎的必要。

 

(四) 新時代運動神學觀與聖經觀點之比較

 

新時代認為人是上帝!

在這裡,我們只處理新時代運動的觀念基礎—人是否是神?

 

新時代運動本身的分類很多,基本上它大部份的信念內容都深受著東方宗教思維的影響;它結合並融和了許多東方的宗教體系,以建立它的神學架構,信仰之法門,提倡正確思想、真知識、經驗主義、道德主義和自然神論。 廣義來看,新時代運動的路線非常類似早期教會的諾斯底主義 GNOSTICISM - THE SEARCH FOR SECRET KNOWLEDGE、SRI BABA - THE AVATAR OF LOVE 、基督教科學派、合一運動和一貫道等。這些宗教體系的中心就是人,但是,不要誤會我們是超越物質,或以為我們是主宰世界的主人。新時代運動的見解乃是說我們乃是與世界合而為一,本是為一的信念。

 

只是,新時代運動以解釋人的本位作為它的重點,認為人是有神的位格,共同是世界的創造者,是未來世界和平的盼望。認為你決定於你的思想,世界宗教的需要乃是在于釋放我們內心的恐懼。 這種內心的恐懼或對宗教呼喚所有的回應是可以理解的!但他們所要強調的,乃是說明人必須釋放潛在無限的神能,他們強調,你要覺醒!。"They are reminded that they are intelligent, magnificent, and that they contain all of the wisdom of the universe within themselves."

 

從護教學的角度來看,新時代運動的神觀可以從“萬有神在論”來解釋。“萬有神在論”主張神與這個世界的關係,便如同靈魂與身體的關係一樣。神一方面是超越這個世界的;另一方面也就是這個世界。根據 Charles Hartshorne 的解釋,神現有的狀況,乃是從前一階段的神和世界的狀況所共同「造成」的。我們和神不僅是這世界的共「共同創造者」,甚至分析到最後,也共同創造神。

 

所以,新時代強調一個人類里程碑的開始,到來,發生。但這卻也是乃是人類一個自我醒覺的時刻,一個對自己、對人、對自然和宇宙全面的新認知,尤其是在靈性上。它不會否定科學或是現有的任何宗教,這些都是人類努力的成果,我們仍然可以沿著這條道路繼續努力奔跑,尋求。ALEX WALKER,新時代運動的作者如此說,「…當我們繼續強調我們之間的不同,就也帶來我們在類種性別、身體、靈魂、和與世界自然界的隔離…我相信未來的關懷乃是在于建立一個全面沒有隔閡的隔離,無論是在彼此、對自然、對看不見的,我們不再是各自獨立的,我們乃是合一的。」 他們認為這種在靈性的合一,就帶來無限的能力。強調合一的概念,融和我們之間的比較和不同,甚至包括了是非黑白和對錯的分別。這是因為他們非常強調人本位的結果,萬物本為一,人是萬物,萬物是人;萬物擁有人,人就擁有萬物。如此,人可以是非常超越的,那麼,也就很自然的超越了倫理道德觀念了。

 

對于今天人的現況,新時代運動解釋為這人的進化過程;他們引用進化的理論,但認為人的進化不單是肉體,甚至包括了靈性的進化,人最終將進化成為“神”。因此不少新時代運動的訓練就是朝向這個方向努力,例如怎樣控制你的靈魂離開身體,靈魂遊歷;跟靈界溝通,如此你就可以成為他們的發言人,它們也就可以指引你。

 

因為新時代運動認為人有神性的位格,因此,他們就當然神性的素質。我們必須知道,這是他們非常重要的教導,人自己所認為所肯定的就算為是!這就有些類似笛卡儿的“我思故我存”的哲念。假設有人信輪迴是真的,那麼,對那人來說輪迴就是他的真實。倘若有人不認為輪迴是真的,那麼,對那人來說這也就是他的真實了。因此,他們就不必擁有絕對的真理,他們認為,他們就是真理。他們所說的,是一種客觀的真理觀念。

 

聖經的回應-被造的人

新時代運動的表現表達了泛神論的神觀。泛神論 Pantheism ,英文 pantheism 是從兩個希臘文 pan (意思是「所有」)和 theos (意思是「神」)而來。泛神論是相信,一切事物是神,神是一切事物。Norman L. Geisler and Ronald M. Brooks 在他們的著作《WHEN SKEPTICS ASK》中如此說,泛神論已經藉著新時代運動,以瑜珈、靜坐冥想、營養食品、通靈等形式,從東方(例如印度教、道教、佛教等)推展到西方(現今已經有回流到東方的趨勢…),並有顯著的改變更新。

 

其中摘錄了一段﹕

「我想要在里面介紹一些禪。《帝國大反擊》 The Empire Strikes Back 的導演克須能 Irvin Kershner 如此說。他稱 Yoda (其中一位主角)為一代禪師。路卡斯 George Lucas 承認﹕『我想要以簡單明暸的方式讓人明白……有一位神,他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你可以在他們之間作選擇,但如果你選擇站在好的那一邊,則這個世界會更好。』。電影《星球大戰》特意傳達一個宗教信息﹕神是一股能力。我們憑感覺便能知道,物質算不得什麼。我們可以用那能力來幫助自己消除憤怒、畏懼、侵略性,我們如果與能力融合為一,便可不朽…」

 

把聖經和新時代運動的觀點綜和起來做一個比較,聖經看人是尊貴的被造者,因為他是按照神的形象神的靈所照成的;新時代運動看人就是神,他就是決定真理的中心。這就成為了一個事實和假設的課題。人是神還是被造之物?我們是假設人是神,還是人事實上就是神?如果人事實不是神,我們假設錯誤了,那種的代價就無法挽回了。

 

但是,從聖經所給予我們的啟迪,和我們從生命中的實際認知,人性與神性的距離實在是太遠了。無論是從世界歷史、從政治歷史、從宗教歷史、從哲學文化和當今的社會來看,人始終都無法勝過罪過,無法勝過自己,無法跨越死亡,我們甚至可以說,許多時候人所表達的善,是因為惡的緣故。人類還是不斷重復著本質問題。

 

聖經證明我們都是罪人,「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

 

羅馬書5﹕12,無論內心或是肉體都是敗壞的人,「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慾、隨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以弗所書2﹕3耶利米書7﹕19「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

 

我們都可以輕易的知道我們自己內在的不完整,不完全。我們的生命對善對惡都是那麼脆弱。如果,有人責備我們,我們就會被我們自己的善所控告,所捆綁;因此,我們常常會受制於我們自己的良知。然而,我們另一方面又實在的非常戀慕惡,以致我們所行所做的都是內在的惡在牽動著我們。新時代運動或許會解釋這是人進化的必然經過,人將是會趨向善的結果;然而,我們都非常清楚,人類從來沒有從不好變成更好,我們不過是在不同的時代用不同的方式來表達我們自己,我們從來都沒有真正的離開過我們的範疇—有限,有罪,是被造的。

 

再者,聖經也啟示我們,我們乃是被造的,有被造的,就必然有創造的。並且,神在被造的萬物中,把人從萬物中給分別出來,不但如此,人的被造乃是按照神自己的形象造成的;再者,神再把世界交給人來看守管理。如此,就產生出神(創造者)、人(按神形象被造的)、世界(被造並交給於人管理的)三個非常明顯清楚的角色。

 

從神自己形象所創造出來的人,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

1.是尊貴的人—因為他有神的形象!他不必像什麼東西,他就像那所創造他的至高的神!人可以像神,卻不是神;然而,這個像神的意義就已經表明我們是擁有神所賜予最至高的的位置。然而,新時代運動卻是把一切之間的區別都除去,沒有分別,因為萬物本是為一。

「神說、我們要照我們的形像、按我們的樣式造人…」創1﹕26~27

 

2.是有靈的人—除了創造人的身體外,神也將靈吹進他的身體里,神是靈,他使人成為有靈的活人,而不是行尸走肉。這又是與一般的被造物,所決然不同的。從關係的層面來了解,有靈的人乃是與神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

 

「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或作 神〕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詩篇8﹕3~6

 

3.有目的的人—神所造的一切,都有它們的存在目的。這包括了人的被造,人的被造不是偶然的,不是毫無目標的。神創造的人是有著存在的目的和價值的。就好似男人和女人的被造也是如此,他們的本質上都相同,然而,他們的被造卻有不同的目的和責任。人被賦予管理和治理的責任,並賜予生活上的信任(善惡樹的果子)。這和新時代運動很不相同,他們的理論把人的存在目的給模糊了,人的存在只能夠在今世表現得比較清楚,然而,未來的存在就被處理得很是玄秘(沒有絕對的答案)。

 

「神說、我們要照我們的形像、按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神就照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他的形像造男造女。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創1﹕26~27

 

聖經非常看重「人」。其實,整本聖經的重點,就是說明神與人同在,無論舊約或者新約都是在說明這一點。所以,當基督降世為為人的時候,就非常的強調「以馬內利」-「 神與我們同在」這個主題。

 

結論

我們不能只是看他們表面上的表達。例如他們常常強調健康生活、和諧家庭、社會責任、環保意識和許多道德行為,就接受他們的生命觀。泛神論有許多的著作確實充滿了叫人行善、捨己的道德呼籲。但是,這只是適合於屬靈成就尚為低淺的跟隨者。一旦新入教的人能夠超越這個層面,他的目標便是會要求人與神合一,因此,「他不應該再考慮道德律」。他既然要成為神,他就也必須超越層次較低的善惡觀。如此,他們的倫理行為不過是達成靈性成長的手段。他們在最高的層面裏,並沒有所謂的惡和善,沒有目的,沒有責任,也沒有任何關係的必要。因為在那裡,這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用佛教和印度教的常用語,它的終極是「空」。

與印度家人一起站立

All India Prayer Convocation 代禱信(十一)

 

2010/10/22

親愛的牧長及守望者,

 

收信平安!

 

全印度禱告大會已進入倒數計時,有太多的事要規劃與進行,我們的身與心相互拉扯,但主的愛吸引我們日深。惟願主日日傾倒祂的愛和真理在印度,讓這地的百姓更認識祂也更愛祂。

 

不誨言,進入印度次大陸的種族發展出影響現今世界的多種宗教面向。因著人類的罪惡本性,邪惡的教義與敬拜模式被合理化並融入社會文化的集體意識和行為當中,但撥絲抽繭之後,剩下的只是以人或任何形而上神祇為中心,敵基督的前導宗教信仰。固然,我們無法從歷史的觀察或紀錄中全然明白主的心意,但要瞭解神的心意卻非難事。直到如今,主的道仍然向我們敞開。耶穌基督寶血的大能仍釋放救贖我們,哈利路亞!

 

在此,鄭重邀請華人兄姐一同來參加AIPC-2010華人擁抱印度禱告大會,希望藉著您的代求與走禱,讓主的愛從寶座上湧流,觸摸每一位參加者並您所走過的土地,您的同在將見證主在這末世對萬國萬民的救贖旨意。

 

您可自行上網至http://www.lynijministries.org/Events.php

ALL INDIA PRAYER CONVOCATION網頁,點選表下方之

4. REGISTRATION FORM-word file (Chinese) 即可進入報名表網頁,填妥並存檔後以附件方式email至 這個 E-mail 地址已經被防止灌水惡意程式保護,您需要啟用 Java Script 才能觀看 報名即可。如有進一步問題,歡迎email至以上網址詢問。

 

為德&怡齡 敬邀

---------------------------------------------------------------------------

以下為本週禱告參考資料:

(一) 印度人移民海外的歷史及相關問題

 

國內學界對印度人移民海外的歷史及現狀目前鮮有介紹。印度的海外移民人數眾多,分佈甚廣。據印度官方的統計數字,現在有2500萬海外印度人散居國外,幾乎世界各國都有印度人或印度人的後裔。目前,在印度學術界,海外印度人被認為是世界上第三大海外移民群體,僅次於分佈在全世界的英國人的後裔和海外華人群體。對於印度人移民海外的歷史階段的劃分,在印度學術界是存有爭議的。本文在立足於介紹這些不同的觀點的基礎上,對印度人移民海外的歷史及其高潮進行介紹和分析,並總結其特點。由於篇幅所限,這裡只能就印度人的移民史給出一個大致的輪廓,印度學者的觀點也只能略微介紹,詳細內容只能留待以後做進一步的討論。

 

一、關於印度人移民海外的歷史,有的印度學者主張分為三個階段:古代、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後殖民時期(獲得獨立後)。有人只強調兩個階段,即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和獲得獨立後的時期。有的學者則不太關注這種歷史的分期,但強調印度人移民海外的幾個高潮,或據此強調印度人移民海外的幾個類型。從規模上來說,在歷史上,印度人移民海外曾經有過四個或五個高潮。可以認為,這四個或五個高潮就代表印度人移民海外的四個或五個不同的歷史階段。不過,這四個或五個歷史階段都集中在近代,可分別歸為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和獲得獨立後的後殖民時期兩個大的歷史階段。因此,對於印度人在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和後殖民時期(獲得獨立後的時期)這兩個大的歷史階段移民海外的主要特徵,這裡有必要做一個宏觀的基本介紹。

 

嚴格按照歷史階段的劃分,如同近代的印度歷史一樣,印度人移民海外的歷史劃分為兩個截然不同的歷史階段是最為合適的。其分界線就是1947年年印度獨立。印度一些學者,如班加羅爾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嘉亞拉穆(N.Jayaram),也認為據此將印度人移民海外的歷史劃分為這兩個階段是十分自然、最為恰當的。印度的獨立標誌著印度進入一個嶄新的歷史階段,同時也標誌著印度人民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歷史階段,包括他們的身份和地位。印度的獨立及印度人身份和地位的改變不能不影響到海外的印度人及其與印度的關係。可以說,印度獨立之前的印度人,是有家鄉(故土)觀念的,但是並沒有自己的祖國,因此也幾乎沒有祖國的概念。這一點,他們與海外華人相比是有著很大區別的。印度獨立之後,這一狀況得到了改變,儘管此前移民海外的印度人與獨立後建立的印度政府(國家)也沒有建立密切的聯繫,相互之間的認同也微乎其微。印度獨立之後離開印度的印度人從身份到他們與故土(祖國)的關係和感情認同方面就與印度獨立之前的移民大不相同。因此,在詳細介紹歷史上印度人移民海外的四個或五個高潮之前,關於1947年年印度独立对于印度的海外移民及印度人移民海外的方式的历史影响和历史意义是需要稍加討論的。

 

根據印度學者的研究,印度人移民海外的歷史已經有一個半世紀,而在19世紀30年代以前印度人沒有大規模移民海外的行動。這首先是印度官方的觀點。不過,印度官方的觀點也是在接受印度學者的觀點的基礎上形成的。印度學術界和官方普遍認為,在19世紀30年代以前,印度沒有出現較大規模移民海外的現象,也缺乏有關的歷史記錄。他們幾乎都將印度人開始大規模移民海外的歷史定在19世紀30~40年代。他們的研究幾乎沒有涉及所謂「古印度」海外殖民或海外移民的歷史。個別關於「古印度」海外移民的論述也寥寥數語,且往往語焉不詳。事實上,所謂「古代印度」的海外移民史可能只是違背歷史的一廂情願的想當然。第一,所謂「古印度」並無海外移民的記載,所謂無可稽考。第二,即便說「古印度」有零星的海外移民,也早已完全被同化,失去了與印度本土的聯繫與認同,因而作為考察對象也已不複存在。第三,「古印度」本身與其說是一個國家,不如說是一個地理概念或文化符號,而印度作為一個整體的概念或政治實體的形成和建立始於現代,即英國人征服印巴次大陸之後。當前的印度作為國家並非古印度一切文化遺產和歷史的完全和唯一的繼承者,古印度並不能完全被看作現代印度的前身。

 

當然,熱衷於討論印度古代海外移民或「殖民」歷史的印度學者也不乏其人。個別印度學者認為,在紀元前後,印度人的足跡已經抵達包括爪哇在內的東南亞、東非海岸、中東、中亞或是更遠的地方。甚至更早於此,遠在佛陀出生前後,印度人的活動範圍已經超出了印巴次大陸。後來,印度的佛教徒為了傳教,更是頻繁穿梭於中亞、東南亞和中國等地。所以,大部分印度學者一直認為,歷史上印度人對周邊世界,如東南亞、東非、中東、中亞、東亞地區的移民一直沒有間斷過。有些印度學者,如嘉亞拉穆、納拉延(K. Laxmi Narayan)等,甚至認為在紀元前後印度人已經對東南亞地區進行殖民。他們不斷強調該地區的所謂「印度化」 (Indianization)或「印度教」的壟斷地位,非常熱衷於談論佛教在廣大亞洲地區的流行以及所謂「印度教國家」 (印度國家)在爪哇的建立。納拉延認為爪哇從公元一世紀到六世紀是屬於印度殖民者的,而東南亞地區屬於高度的「印度化」地區。巴特等人認為,至少從數個世紀以前,印度人一直對周邊地區有移民。但是這種缺乏清晰歷史記錄的所謂移民或「殖民」幾乎難以確定,因而這類論點也顯得幾乎沒有意義。常識告訴我們,歷史上一些零星的商業往來和宗教的傳教活動與移民定居是有著本質上的不同的,更與殖民活動或殖民征服不同; 宗教或文化的傳播與大規模的移民和民族征服更不可同日而語。事實上,關於古代印度人海外活動的原始記錄主要保留在中國和古希臘的一些古代文獻或記載裡,印度人自己的記錄幾乎沒有。只是在印度某些古老的神話傳說裡有一些語焉不詳或誇大其辭的關於「印度人」對周邊地區的影響或與周邊地區人民的來往。而這種影響或來往本身與移民或殖民活動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印度海德拉巴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巴特(C.S.Bhat)等人曾經指出,印度教的聖典是禁止教徒跨海走世界的。他們暗示,這一禁忌似乎成了印度人移民海外的最重要的心理障礙,同時也成了印度人第一次大規模移民海外的行動是由歐洲殖民統治者組織的主要原因。可以說,印度人正式大規模移民海外的歷史始於19世紀30年代已經是印度學界和官方的共識和定論。

 

二、從歷史上來看,「古印度」幾乎從來沒有形成過一個真正統一的國家,所以不能被看作是一個國家的名稱,而只能是一個地理概念或文明的總括。因此,在歷史上,「古印度」本身與其說是國家的延續或存在,不如說是一個地理概念或文化符號。德國人威廉•馮•珀赫哈默爾(Wilhelm ・馮Pochhammer)指出:「任何一個打算將印度的歷史特徵看作一個知識體系的人首先就會面臨這麼一個問題:該怎樣看待『印度』?印度次大陸從來沒有形成過一個統一的國家,一些歷史學家只願承認一個類似於統一體的共同的印度文化的存在。」

 

實際上,整體的「印度」概念的形成和建立始於現代,即英國人征服印巴次大陸之後。而且,這一名稱(指目前最為流行的英文名稱印度)還是英國人給的。在古印度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能代表統一的國家和民族的名稱。在印度擺脫英國殖民統治之前,民族國家從來沒有出現,甚至說真正意義上的持續而有效的帝國統治也沒有出現。19世紀末英國人約翰•斯特拉奇(約翰Strachey)說過:「......從來沒有過一個印度的存在, ......沒有一個印度國家,也沒有一個印度人民。」與他同時代的另一位英國人約翰•西勒(約翰Seeley)也認為印度只是一個像歐洲和非洲一樣的對地理概念的表達,而根本不代表一個國家或一種語言。這一點古印度與古代中國截然不同。有些中國學者習慣按照我們自己文化的特點去套用印度歷史,可以說是對印度歷史善意的誤解或拔高。威廉•馮•珀赫哈默爾認為印度與中國的情況有著實質的區別:中國連續兩千年都有著一個統一的中央政權,並將所有的人統為一個整體- -中國人; 而印度人在英國人到來之前,從來沒有建立過一個中央政權。也就是說,古代「印度」一直只是一個地理或文化概念,而不能作為一個國家看待,也沒有一個統一的「古印度人」或統一的古印度民族的存在。中國學者閔光沛指出:「甚至可以說,印度從來也沒有完全統一過。古代印度僅有孔雀王朝百年的統一史,中世紀印度統一的時間加在一起才五百餘年,近代印度也僅僅統一了上百年(在英國人的殖民統治之下)。英國人的統治號稱統一,但印度人民的反抗從來沒有停止過,而且還有大小土邦數百個,其總面積佔印度總面積的五分之二,總人口佔全印度的四分之一。」

 

實際上,古印度歷史應該被稱為南亞歷史才合適。南亞地區從歷史上來看一直處於分崩離析的狀態,長期以來多國並存,一直沒有形成統一的文化和民族,偶爾出現的幾個短命的統一政權幾乎全是外來征服者建立的。在南亞短暫的統一的歷史中,公元前324年建立的孔雀王朝和16世紀中亞穆斯林建立起來的莫臥兒帝國是真正在較大範圍內實行政治統治的政權。然而,這種暫時的統一也沒有建立文化和民族的認同,甚至政治上仍是分裂的。閔光沛認為,孔雀王朝「或許是印度第一個較為強大的統一國家」。然而,孔雀王朝的實際政治控制如何不得而知,其作為國家的功能恐怕遠遠不能與年代相近的中國的漢朝相提並論。否則,孔雀王朝土崩瓦解之後的印度也不可能很快分解為一盤散沙,而且似乎永遠失去了凝聚力。作為政權,莫臥兒帝國算是印度歷史上最強大的政權了。然而,該帝國統治的歷史很短,而且有效的統治範圍僅僅局限於德里周邊地區。閔光沛還指出:「即便是在莫臥兒帝國的極盛時期,印度也绝不是一個政治上統一的國家。」在這種政治背景下,南亞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一個所謂的「印度民族」 (印第安國家)或「印度人民」 (印第安人民)。當然,如果從種族或血緣的角度來理解,印度歷史上更不可能形成過一個「印度民族」或「印度人民」。

 

印度擺脫英國殖民統治後,才第一次建立了統一的國家。實際上,真正統一的印度是英國殖民統治者拼湊起來的。然而,它作為一個統一的政治實體卻又是殖民地。印度只是在擺脫英國殖民統治之後才作為一個獨立、完整的政治實體而存在。但是這一統一的印度卻是英國人的一份遺產。許多人都認為,是英國人幫助印度實現了統一,這是英國殖民統治的副產品- -有益的副產品。英國人等於被動地幫助印度形成了國家和民族的觀念並最後建立了一個民族(國家)和國家。許多印度學者也持這種觀點。印度學者歐門(T.K.Oommem)認為:一個印度民族原來是不存在的,當初也沒有必要考慮這一問題。但是,英國的殖民統治迫使人們形成了「印度民族」的概念。當然,這並不意味著英國人主觀上幫助了印度人。事實上,英國人從來沒有主動幫助過印度人,無論是在印度民族的形成方面,還是在印度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現代化方面。不過,包括印度學者在內的國際學者普遍認為,沒有英國人的殖民統治,印度無法形成一個統一的政治實體並最後建立一個統一的國家。威廉•馮•珀赫哈默爾指出:歷史告訴我們,在此之前(英國人殖民統治之前),對於印度次大陸的不同的人民和國家來說,從來沒有同屬一個政治體的感覺。無論是像印度民族這種政治實體的形成,還是他們共同歸屬統一政治體的覺悟和意識,都要歸功於英國人。

 

這種觀點傾向於認為:靠印度人的自然的融合恐怕不可能實現真正的統一,印巴次大陸將永遠以民族多元、文化多元、宗教多元、語言多元、政權或國家林立的狀態存在,多國共存也不可避免。

不過,在追求獨立的過程中,印度人逐漸培養或形成了自己的民族意識,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種文化的觀念才逐步形成。這與中國的情況有天壤之別。但是,即便是在獨立的過程中,印度的民族矛盾(主要是印度教徒與穆斯林的矛盾)也還是很深的,這也導致了後來的印巴分治。雖然印度政府目前堅持印度是單一民族的國家,即印度只有一個民族- -印度民族(印第安國家),實際上,印度在獨立之前沒有一個統一的民族,後來也沒有。威廉馮珀赫哈默爾指出:在印度,「民族」概念第一次出現於獨立運動期間。「民族」這一概念開始是用來代表反對和反抗英國殖民統治,至於一個印度民族當時已經存在或是還有待於形成卻沒有涉及。獨立後的印度不僅不是一個單一民族的國家,甚至連一個主體民族或一個人口佔绝對多數的民族都沒有。

 

總之,古代歷史上的印度人實際上並沒有明確的「印度人」觀念; 而印度在歷史上(古代)也不是指一個國家或一個政權。

 

以上篇幅對印度國家、民族的問題進行探討並非遠離主題。這樣做的目的在於引出如下幾個結論:

 

第一,在印度獨立之前,由於印度是英國人的殖民地,加之在英國人殖民征服之前並不是一個國家,也沒有形成一個民族(或主體民族)和統一的文化,移民海外的所謂「印度人」實際上是沒有祖國和民族概念(觀念)的,有的只是樸素的「家鄉」或「故土」的觀念。他們的後代對當代的印度也缺乏比較強烈的國家、民族認同。事實上,較早的印度海外移民的後裔與當代的印度幾乎完全斷了聯繫。

 

第二,不同時代的海外印度移民相互之間的認同或凝聚不是太強烈。他們所謂的「海外印度人」的身份與其說是自定義的(自已被定義),不如說是他定義的(其他被定義)。也就是說,很大程度上,這一身份是他們沒能融入當地主流社會或遭到當地人排斥的結果。他們之間相互凝聚的內核沒有猶太人強,也沒有海外華人強。不過,隨著印度政府對待海外印度人態度和政策的變化,這種狀況也正在發生較大的變化。

 

第三,儘管從印巴次大陸移民海外的人口主要出自現在的印度,但是,隨著印巴分治和孟加拉國的獨立,在英國殖民統治結束之前移民海外的印巴次大陸的移民在認祖歸宗或「祖國」認定時面臨著多重選擇:至少有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三個國家。這是研究所謂「印度海外移民」問題時不得不面對或要涉及的問題。

 

第四,只有在印度獨立之後,那些移民海外的印度人才有了比較明確或比較強烈的民族與國家認同。而正是這批人與當前的印度聯繫最為密切、堅定且持久。事實上,這批人在移民之始,就帶著明確的「印度人」身份離開故土,而不是以其他身份或按照今天看來比較模糊的身份移居海外。即便他們中有的已經改變了國籍(歸化入籍成為外國人- -非印度人),但「印度人」的身份或觀念已經在他們的心理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這一關於印度身份或觀念的心理烙印成為連接他們與印度的最重要的紐帶。

 

實際上,英國在印度的殖民統治結束之後,印巴分治與南亞諸國之間的移民現象使得印度的海外移民問題變得非常複雜。這是印度學者乃至國際學術界有意迴避的。長期以來,印度的大國沙文主義一直甚囂塵上,印度也一直以古印度文明一切遺產的繼承者自居。然而,印巴分治前所謂印度海外移民的國籍歸屬問題目前是存有爭議的。由於篇幅所限,對這一敏感的問題本文就不再涉及了。不過,我們應該認識到,雖然說印度的海外移民指的是從現在的印度領土內移民國外的印度人及其後裔,但現實情況卻往往比較複雜。許多海外印度人的後裔其實並非完全移民自現有的印度本土(當代印度),但他們中的大部分(主要是印度教徒)卻可能只與現在的印度保持有聯繫或抱有認同,而與巴基斯坦或孟加拉國並無聯繫,也對它們缺乏認同。而印度政府對待這一情況的態度是需要我們瞭解的。

 

三、總之,在印度獨立前後,出自印巴次大陸的移民在身份、心理及其與家鄉(或祖國)的關係方面是有很大的區別的。而印度獨立之後移民海外的群體成了所謂「海外印度人」相互凝聚和聯繫印度的主體或主力。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正是他們決定了或規定了整個海外印度人群體對待印度的態度。可以說,幾乎所有印度獨立前出自印巴次大陸的印巴移民在心理皈依或文化認同方面(指文化、宗教和對所謂「祖國」的心理認同及相關的觀念等方面)受他們的影響很大。

 

不過,雖然將印度人移民海外的歷史粗略地分為兩個時期應該是比較合適的,而且這也代表了大多數人的觀點,但將印度人的海外移民歷史細化,甚至按照另外的標準重新劃分也是合適的,甚至是很有必要的。事實上,在印度人近現代移民海外的歷史中的確另有一個比較顯著的特徵。那就是,在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幾個相對比較集中的移民高峰或高潮,尤其是在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如果從這個角度詳細介紹印度人移民海外的歷史似乎更方便,也更恰當。而上述的「兩階段」說或「兩階段」的劃分方式則顯得過於粗略。下面就讓我們轉入對近現代印度人移民海外的幾個高峰或高潮的討論。主要包括對這幾個高峰或高潮的識別與劃分,以及對這幾個高峰或高潮具體過程及歷史影響的介紹。

 

關於印度人移民海外的高峰或高潮,在印度學術界有著不同的解釋或劃分。印度官方及某些學者,如曼達爾(S.K。 Mandal),基本主張分為如下四個階段:

 

第一次大規模移民海外發生在19世紀30~40年代,是由英國、法國和荷蘭等歐洲帝國主義國家的殖民征服者組織的; 移民的身份是契約勞工(indentured勞方),目的地是英國、法國和荷蘭等國在西印度群島、東南亞和印度洋的一些島嶼上的殖民地。

 

第二次大規模移民海外發生在20世紀初期,由英國殖民統治者組織; 移民的目的地本為英倫三島(英國本土),但後來卻中途轉向,滯留非洲並最後在那裡落腳。

 

第三次移民高潮出現在1923年年之後,持續了十餘年,仍由英國殖民當局組織,目的地是波斯灣。

 

第四次移民高潮出現在20世紀60年代之後,無人組織,完全是自發行為。這期間移民的目的地比較分散,但以歐美發達國家、東南亞和海灣國家為主。這批人既包括前往海灣國家從事體力勞動的勞工,也包括前往西歐和北美求學、定居、工作、投資的高科技人才和實業家。

上述四個移民高潮大致可以認為是印度人移民海外的四個不同的歷史階段,但更是印度海外移民的四個不同的類型或四個不同的移民過程。然而,對於上述觀點,有些印度學者卻有不同的意見,比如巴特等人。巴特目前在海德拉巴大學海外印度人研究中心任職,是印度研究海外印度人問題的著名專家和權威之一。巴特等人也將印度人移民海外的過程或移民的類型大致分為四類,但這種劃分更籠統,對時間的範圍定得不是太嚴格。他們在一篇對海外印度人的綜述性的文章裡指出:

第一種類型是始於19世紀30年代前往英屬、法屬和荷屬殖民地的移民;

第二種類型是二戰後前往發達的工業化國家的移民;

第三種類型是在20世紀70~80年代前往西亞的移民;

第四種類型是始於20世紀80年代中期,由軟件工程師和其他專業技術人才組成的前往發達國家的移民行動。

 

可以看出,巴特等人對印度獨立前的移民歷史沒有細分,或者說不太重視,而對印度獨立之後的移民活動則分得較細。另外,他們劃分這四個階段或四個類型的標準與前面介绍過的四個階段或四個類型的劃分標準是大不一樣的。但是,兩種劃分都有其道理,都有參考價值。下面再讓我們介紹一些其他的劃分方式。

 

嘉亞拉穆等印度學者的觀點,則是以上兩種觀點的折中。嘉亞拉穆關於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印度人移民海外的過程或高潮的劃分比較接近曼達爾的意見,而關於印度獨立後印度人移民海外的歷史則傾向於巴特等人的看法。

 

夏爾瑪(J.C.Sharma)是一位熟悉海外印度人事務的印度官員並長期參與印度政府對海外印度人政策的制定。在2002年年1月下旬,他當時以印度外交部秘書(尚未擔任第一任海外印度人事務部部長)的身份出席了北古吉拉特大學「海外印度人與文化研究中心」組織的一次題為「海外印度人的經歷:歷史、文化和身份(認同)」 (印第安Diasporic經驗: 歷史、文化和身分)的學術研討會。在該研討會的開幕式發言中,他指出,印度人移民海外有三個不同的潮流或高潮。他對於這三個高潮的分期或分類也比較籠統、模糊,甚至在時間界定上都不是太明確。不過,鑒於他的身份,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的觀點似乎也可以代表印度政府的所謂「官方觀點」。他的分期或分類如下:

第一階段,發生在英國人殖民統治時期,以契約勞工為代表,主要由英印當局組織。

第二階段,發生在印度獨立後。當時大量的印度專業人士、工匠、商販和工人紛紛到國外尋求工作機會和從事商業活動,後來也有一些實業家或商人出國尋求發展。這一階段的移民完全是自發的或自我組織的,其代表主要是在20世紀70年代大量湧入海灣的技術工人。

 

第三階段,當前正在發生,以各類專業人士和受過良好教育的知識精英前往發達國家尋求機會或就業為標誌。

 

印度現任總理辛格則主張,印度人的移民史由另外四個不同的高潮組成。他在2005年年1月7日第三屆「海外印度人節」的開幕式上發言時提出了自己的觀點:「第一個也是最長的一個高潮發生在古代。那時印度人以旅行家、教師和生意人的身份離開印度,到異域尋求知識和機遇。第二個高峰是以契約勞工的身份前往海外。那純粹是殖民統治的產物。第三個高峰產生於印巴分治之際。當時有大量的穆斯林從現在的印度前往現在的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 而大量的印度教徒、錫克教徒離開現在的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來到現在的印度。第四個也是最近的高潮是大量的印度人走向世界,尋求機遇、挑戰、知識,滿足其冒險的願望和發現的激動。」

 

對於印度人移民海外的過程或歷史的劃分大抵有以上幾個方面。以上的介紹基本能够反映歷史的真實和印度學術界的基本觀點。不過,曼達爾等關於印度人移民海外的幾個高峰的描述比較粗疏,有些情況可能不是太準確; 夏爾瑪的分類也太簡單、粗疏; 辛格總理的劃分則過於隨意,個性的東西太多。事實上,印度學者幾乎沒有一個人將因印巴分治產生的人口遷移與印度的海外移民聯繫起來。只因為辛格總理本人的個人記憶和個人經歷與那段歷史有關,所以他將因印巴分治產生的人口大遷徙單獨列為一個海外印度人移民的歷史階段或移民高潮。但這種觀點並沒有為學界所接受,印度官方也並不主張這種觀點。相對而言,嘉亞拉穆和巴特等學者的觀點比較合理。本文主張,印度人移民海外的歷史可以分為兩個時期(階段)和三次高潮。兩個時期就是殖民時期與後殖民時期的區分。三次高潮分別為:19世紀30~40年代、20世紀初以及20世紀60年代至

 

作者:賈海濤 2010-8-5 14:44 :00來源:中國社會科學院亞洲太平洋研究所

 

 

(二) 印度教在世界的傳播與影響

 

印度教文化綿延了四千餘年的歷史,起伏跌宕; 有其昌盛輝煌的時代,也有其衰落低沉的時期; 但是,它風雨飄搖、歷經滄桑,一直延續至今。在漫長的發展歲月中,印度教的信仰與文化,伴隨著商貿往來和移民遷徙,也傳播到世界各個地方,並對當地的社會文化產生一定的影響。大約在公元前後,隨著印度移民,印度教開始傳播到東南亞各國,如緬甸、越南、柬埔寨、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國。早在公元前327年馬其頓國王亞裡山大率大軍侵入印度後,印度教的思想則流入歐洲。公元前後,伴隨著佛教,印度教的思想與文化傳入我國。到了近現代,印度教吠檀多思想已在歐洲北美廣泛流傳。20世紀六、七十年代,在美國還建立起一些以印度教教義為主旨的宗教社團,其影響波及到歐洲,在西方青年中間產生了廣泛的反響。

 

一、印度教在南亞

印度教自古產生於南亞次大陸。在這裡,除了印度以外,它還流行於尼泊爾、斯里蘭卡、不丹、錫金等國; 在孟加拉國,雖然伊斯蘭教被定為國教,但是仍然有12%的人口信仰印度教,甚至在巴基斯坦也有少量的印度教徒。

1、 尼泊爾

大約在公元前6世紀,即佛陀時代,印度教就已經傳到尼泊爾。當時,居住在吠舍離(今屬北印度比哈爾邦)的李查維人(漢譯佛經中譯為離車、利車、離車毗等),被摩揭陀國阿舍世王打敗,逃到尼泊爾,在尼泊爾建立了李查維王朝。李查維人把他們所信仰的印度教也帶到尼泊爾。李查維王朝的國王們,多數崇信濕婆神,也有少數推崇毗濕奴神。在當時的尼泊爾,既有印度教信仰,又有佛教信仰,二教並行不悖。公元8世紀,尼泊爾國王把印度教改革家商羯羅大師請到尼泊爾,大力宣講印度教,並排斥佛教,故使印度教有一個較大的發展。14世紀,馬拉王朝著名的國王賈耶斯提蒂。 馬拉(1382-1422)極力推廣印度教,他使種姓制度在尼泊爾確定下來。此後,馬拉王朝的歷代國王都尊崇印度教,不斷地修建神廟,迎請印度的婆羅門擔任神廟祭司,供奉梵天、濕婆和毗濕奴大神,使印度教在尼泊爾的影響逐步超過佛教。13世紀穆斯林統治印度以後,大批的印度王公和婆羅門為了逃避伊斯蘭教的迫害而湧入尼泊爾,也使印度教在尼泊爾的勢力擴大。到了18世紀,印度教在尼泊爾已佔據主導地位。

 

現在,印度教是尼泊爾的國教,全國人口的89.5%都信奉此教,約有信徒1600年多萬人。其次是佛教,有5.7%人信仰。印度教徒遍布於尼泊爾各地,主要集中於西部和南部的榖地,而佛教徒則多在山區。

 

首都加德滿都寺廟林立,到處可見,據說有大小寺廟2500多個,印度教神廟是主要的,也有少數是佛教的。加德滿都附近,有兩座最著名的印度教神廟。一座名為帕蘇帕底寺,位於加德滿都東北2英里處,此寺供奉濕婆大神。寺院的主體建築為塔式,四周有許多小寺環抱,濕婆神的愛獸- -神牛南吉的高大塑像與群寺並立,十分雄偉壯觀。這裡的香火非常旺盛,每年都有大批國內外的印度教信徒來此朝聖。另一座名為章古納拉揚寺,位於加德滿都以東8英里,該寺供奉毗濕奴大神,寺中的神像雕塑得精美绝倫,故而遠近聞名。

 

尼泊爾的印度教徒對神靈十分虔誠。每家每戶的大堂上皆供奉神像,他們每天都要向神祈禱多次,而且嚴格規定不敬神者不能進食。不分大人小孩,不論在家裡還是在廟中,都必須空腹敬神,否則就是對神靈的不誠。尼泊爾的印度教徒特別尊崇黃牛,這裡的風俗跟印度略有不同,印度的印度教徒更為尊崇白色的母牛。在尼泊爾,黃牛被視為神,黃色的母牛被尊稱為母親。黃牛不僅受到人們的尊崇,而且得到法律的保護。法律規定對黃牛不許殺、不許食,否則就會受到拘留、罰款和刑事處分等。在農村,一律不許用黃牛拉車、耕地,只用於放生行善。

 

另外,尼泊爾的印度教還有一個特殊的風俗,即崇拜「童女神」。尼泊爾語稱此為「古瑪利黛維」,「古瑪利」意為童女, 「黛維」意為女神。尼泊爾全國共有三位童女神,分別供奉在加德滿都市、帕坦市和波格德布爾市。她們都是從尼瓦爾族沙迦種姓中挑選出來的童貞女孩,大約三歲時就被列入族譜,七歲時被選中。選童女神的條件非常嚴格,要求她們必須是五官端正、牙齒整齊、皮膚潔淨、性格溫柔而勇敢。入選後,要從家裡接至廟中,有專人侍奉和培養。每年只在因陀羅節那一天,這些活女神被抬出來巡遊市區,與信徒們見面; 平時,她們被關在廟中,只有當善男信女前來求神問卜時,才在廟內樓上的窗口中突然一現。在每年的因陀羅節,女神頭頂鑲滿珠寶的金冠、頸戴蛇狀的金鏈、身穿金褸紅衣、周身金光閃耀,她們坐在轎中,行進在大街上,受到成千上萬崇信者的朝拜。但是,一旦長大,青春期來臨後,她們就被送至家中,不再在廟中出現。據說,這種崇拜女神的風俗早在古代就開始流行,一直延續至今。

 

2、斯里蘭卡

斯里蘭卡是印度洋上的一個島國,與印度隔海相望,兩者最近之處只隔35公里。這種地理位置則決定斯里蘭卡的歷史文化必然受到印度的強烈影響。

 

大約在公元前500年左右,印度的雅利安人就渡海來到斯里蘭卡島定居,並與當地的維達人逐漸融合,形成了以後的僧伽羅族。伴隨著印度移民,印度教也傳入這裡,當時的斯里蘭卡既流行印度教,又有土著民族的多神崇拜。公元前3世紀,印度孔雀王朝著名國王阿育王派其子摩哂陀來島上傳播佛教,受到僧伽羅王的支持,此後僧伽羅人才逐漸接受佛教。另外,公元前3世紀左右,信仰印度教的泰米爾族人開始從南印度向斯里蘭卡島的北部移民,又一次把印度教帶入島上。後來,泰米爾人大量湧入,他們主要居住在斯里蘭卡的北部和東部。從此,印度教也就在此紮下根來。斯里蘭卡有兩大民族:一個是僧伽羅族,主要居住在南部,信仰佛教; 一個是泰米爾族,主要在北部,信仰印度教。由於信仰和風俗的差異,兩大民族的矛盾和爭鬥經常不斷。

 

現今,斯里蘭卡主要宗教是佛教和印度教。居民中67%信奉佛教,大多數是僧伽羅族人; 16%信奉印度教,大多數是泰米爾族人,約有250萬。印度教徒主要分兩大派:一個是濕婆派,勢力較大; 一個是毗濕奴派,勢力較小。

 

在斯里蘭卡的印度教徒中,實行嚴格的種姓制度。但是,由於社會和歷史的差異,這裡的種姓觀念與印度的種姓觀念已有很大的改變。在斯里蘭卡,種姓主要是以職業、土地佔有數量和所在的地區來劃分。婆羅門種姓的人數在這裡並不多,而且也不掌握政治經濟權力。在日常生活中,真正佔統治地位的是瓦拉拉種姓(即土地佔有者),其次是卡拉亞爾種姓和穆庫亞爾種姓,地位最低的是不可接觸者。不可接觸者在泰米爾人中約佔四分之一,他們在政治和經濟上都受到歧視和壓迫,處於社會的最底層。19世紀末,一個名為「濕婆傳道會」的組織成立,他們反對種姓制度,提出不可接觸者應當同其他種姓一樣,也可進入印度教神廟朝拜。此後,不可接觸者還成立了「全錫蘭少數泰米爾人大會」、「全錫蘭印度教大會」等組織,為爭取自己的權利,與高級種姓展開鬥爭。一些不願忍受種姓壓迫而改信佛教的不可接觸者,建立了「全錫蘭泰米爾佛教徒聯合會」,也加入到反種姓鬥爭的行列。1949年年12月,切爾瓦那亞卡姆創立了聯邦黨,它是泰米爾印度教徒的主要政黨之一。該黨的領導層雖然都是高級種姓,但是他們卻反對種姓制度,主張取消不可接觸制和種姓歧視。

 

令人感興趣的是,斯里蘭卡的僧伽羅人雖然信仰佛教,但也實行種姓制度。早在公元前5世紀印度雅利安人移居島上,就帶來了種姓觀念,後來他們與當地達維人融合,形成僧伽羅族,故而僧伽羅族很早就流行種姓制度。起初,僧伽羅人的種姓制與印度的種姓制基本相同,也有四大種姓:婆羅門、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羅。但是後來,隨著歷史的變遷,僧伽羅人的種姓制度發生了很大變化。到了17-18世紀,他們基本形成了一套與印度完全不同的種姓體系。在僧伽羅人的種姓體系中,原來地位最高的婆羅門已下降到附屬的位置,刹帝利種姓也基本消失了; 而吠舍種姓則上升為最高種姓,在僧伽羅語中稱之為「瞿維種姓」,即農民種姓; 從事各種手工業的首陀羅種姓,也不再稱之為首陀羅,而是以他們的具體職業作為其種姓的稱呼,如漢納利(裁縫種姓)、杜羅伐(釀酒者種姓)、赫納(洗衣工種姓)、帕尼基(理髮匠種姓)等。無論在政治和經濟上,瞿維種姓都佔有绝對優勢,而且人數也最多。在今天,種姓制度仍然在僧伽羅人生活的各個方面起著重要的作用。例如,各個政黨的領袖和政府首腦幾乎都出身於高級種姓- -瞿維種姓,參加競選的政治領導人能否取勝,種姓地位往往是一個重要的因素。

 

應當指出,佛教是反對種姓制度的,印度教的許多低級種姓者因不滿種姓歧視而改信佛教。斯里蘭卡的僧伽羅人雖然信仰佛教,但也實行種姓制度- -這是一種很奇特的社會文化現象。這種現象的形成,是有其深遠的歷史原因和社會原因的。從這一點我們不難看出,印度教文化對斯里蘭卡的影響是十分遠久的。

 

3、其他南亞各國

孟加拉國於1972年年建立,此前屬於巴基斯坦,即所謂的「東巴基斯坦」, 1947年年印巴分治之前,它則屬於印度。孟加拉國是一個伊斯蘭教國家,伊斯蘭教被定為國教,全國人口約1.2億,其中87%信奉此教。但是,由於歷史的原因,現在的孟加拉國仍有12%的居民信仰印度教。印度教徒約有1400年萬人,主要分佈於庫爾納、傑索爾、迪納傑普爾和錫爾赫特等地區。印度教的三大派別毗濕奴派、濕婆派和性力派在孟加拉都有信徒,性力派的勢力較大。他們沒有全國統一性的組織。

 

巴基斯坦也是一個伊斯蘭教國家, 96%以上的居民信仰伊斯蘭教,只有極少數的人信奉印度教和基督教。

 

不丹是喜瑪拉雅山南麓的一個小王國,人口約130萬。主要宗教是藏傳佛教和印度教, 70%的人信奉佛教, 25%的人信奉印度教。印度教徒約有33萬,主要是尼泊爾的移民,還有一些印度的流放居民,大部分居住在不丹的南部和西南部。他們的信仰和習俗基本與尼泊爾的印度教徒相同。

錫金位於喜瑪拉雅山南麓,人口31萬多,主要宗教是印度教和藏傳佛教。據1980年年調查,印度教徒有17.5萬,佔總人口的65%,佛教徒7.2萬,佔26.7%。

 

自19世紀中葉,大量的尼泊爾和印度人移居到錫金,因而使印度教成為這裡的主要宗教。1975年年,錫金被印度並吞,被划為印度的一個邦,中國對此不予承認。

 

馬爾代夫是印度洋中部的一個島國,位於斯里蘭卡南方約650公里, 1988年年全國人口為20萬。這裡的居民主要信奉伊斯蘭教,但是也有許多印度移民信仰印度教,印度教文化在此有很大的影響。

二、印度教在東南亞

大約在公元前後,印度教就已經傳入東南亞的一些地區。它向東南亞的傳播一般通過兩條路線:一條是海路,即從印度的東海岸出發,經過馬六甲海峽,到達馬來半島和印度尼西亞; 另一條是陸路,既從印度的阿薩姆進入上緬甸,再由緬甸傳入湄公河流域。

 

1、柬埔寨、老撾和越南

東南亞歷史上第一個大的王國就是扶南國,它建立於公元1世紀左右,在湄公河畔,包括現在的柬埔寨和越南的南部,其勢力可能達到今日的泰國和緬甸南部。當時,印度教已傳入扶南王國,並佔主導地位。公元375年,統治扶南的是竺旃檀王。據考証,這是一個印度化的名字。據《梁書。 扶南傳》記載,竺旃檀王死後,其繼承者是一個來自印度的婆羅門,姓喬陳如,名耶跋陀。這位來自印度的國王曾經「複改制度,用天竺法」。喬陳如死後,扶南國逐漸衰落。7世紀,在湄公河中遊又興起一個高棉人的王國,中國史書稱之為「真臘」。真臘王國的位置,在今天柬埔寨北部和老撾南部。真臘的第一代國王叫拔婆跋摩,其意思就是「被濕婆保護的人」。真臘王國的歷代國王也都崇信印度教。

 

應當指出的是,在公元前後,小乘佛教已傳入柬埔寨等中南半島地區。3世紀左右,隨著中印兩國的貿易往來,大乘佛教也開始傳到這裡。實際上,印度教和佛教在中南半島一直並存著。9世紀至13世紀,是印度教和佛教在這裡同時盛行的時期。例如, 12-13世紀在柬埔寨修建的吳哥寺等著名宗教建築,就體現出佛教和印度教兩種宗教文化的融合。14世紀以後,在這個地區印度教漸漸衰落,佛教上升,而逐步佔據主導地位。

 

毫無疑問,在歷史上印度教文化對柬埔寨、老撾和越南曾有過很大的影響。

 

2、緬甸

由於緬甸與印度比鄰,至少在公元前5世紀以前,印度教就已經傳入緬甸,後來佛教也傳到這裡。據我國史籍記載:4世紀以後,在中緬甸建立了一個王國,名為「驃國」。驃國的首都是室利差旦羅,其宗教信仰就是印度教和佛教的一種混合體。11世紀,緬甸建立起一個統一的王朝,即蒲甘王朝,該王朝信奉大乘佛教,但是他們的大乘佛教是密教化了的佛教,包含著許多印度教的影響。據說,緬甸歷代王朝的宮廷中都聘用婆羅門祭司,讓他們用印度教的儀禮主持國家大典。

現在,緬甸的主要宗教是佛教, 80%以上的人是佛教徒。但是,也有少量的人信仰印度教,他們大約佔人口的3%,主要是印度的移民,居住在緬甸西部。印度教徒的組織有「印度教友誼協會」、「羅摩克里希那傳教會」等。羅摩克里希那傳教會總部設在印度,但是他們在緬甸的活動非常活躍,在這裡建立了許多活動中心和道院。

 

3、泰國

公元前3世紀左右,印度教已傳入泰國。公元5世紀,在扶南王朝佔領的泰國地區時,印度教和佛教都很盛行。13世紀以後,印度教逐漸衰落。大城王朝時期(14-18世紀),泰國的王宮中仍然聘請印度教的婆羅門祭司擔任宮廷太師,讓他們主持各種儀式。從大城王朝一直到今天,王宮的重大活動仍保持著佛教和印度教的儀禮。據說,現任泰國王宮的太師就是一個婆羅門,他還是全泰國婆羅門的最高首領。婆羅門的最高領導中心是「泰國婆羅門教會」,有12人組成。

 

現在,佛教是泰國的國教, 90%以上的居民信奉佛教。但是,也有少量居民信奉印度教,主要是印度移民。泰國的印度教徒分屬於毗濕奴派和濕婆派,他們的最高領導中心是「印度教達摩大會」,總部設立在曼谷的毗濕奴神廟中。此外,還有一些組織,如「印度教徒平等協會」,「羅摩克里希那傳教會」等。印度教徒平等協會是一個改革派組織,他們反對印度教的偶像崇拜,主張消除種姓歧視等等。

 

4、馬來西亞和新加坡

早在公元之前,印度教和佛教就已經傳入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是一個具有多民族和多元文化的國家。它有30多個民族,其中最大的民族是馬來族,佔全國人口的62%; 其次是華族,即中國移民,佔全國人口的29%; 第三是印度系的各族,即從印度來的移民,如泰米爾族、齊提族等,佔總人口的8%,約有100萬,他們主要信仰印度教。

馬來族是馬來西亞最大的民族,雖然它現在信奉伊斯蘭教,但是在古代卻深受印度教和佛教的影響。據考証, 15世紀以前,馬來族還主要信仰印度教和佛教。15世紀初,他們在馬六甲建立了馬來王朝,由於馬來王朝的支持和鼓勵,馬來族才逐漸放棄印度教和佛教,改信伊斯蘭教。因此,馬來族在衣、食、住、行等方面都含有印度文化的強烈色彩。另外,在家庭制度、婚禮、醫藥、戲劇舞蹈等方面也有許多印度文化的古老形式。

 

馬來西亞的泰米爾族和齊提族都是印度移民。早在公元前,這些印度人就已移居馬來西亞並帶來了印度文化。公元初期,他們在這裡建立了幾個印度式的封建王國,這個時期是南印度泰米爾人大量移居馬來西亞的時候。英國殖民者統治馬來半島以後,他們從印度南方招募了大批的泰米爾人,來這裡充當勞工。這些泰米爾勞工和以前的泰米爾移民,構成了今天的泰米爾族。齊提族,是指移居馬來西亞的印度雅利安人。「齊提」 (Cheti)一詞,出自梵文,其意是指貸款商人。據史籍記載,最早來馬來西亞的印度人主要是商人,他們原屬雅利安人種。在人數上他們比泰米爾人少,但是大多數都經營貸款生意,所以當地人都叫他們為「齊提」。後來,人們就把信奉印度教的雅利安人稱為「齊提族」。

 

泰米爾族和齊提族都信奉印度教。他們對神靈特別虔誠,凡是在他們居住的地方,都集資修建一座印度教神廟,作為日常朝拜神靈和節日集會的神聖場所。這裡的印度教徒十分注重宗教節日,其主要節日有大寶森節、屠妖節和踏火節。每逢節日,他們皆熱烈慶祝,其儀式之隆重、場面之盛大,都是其他民族的節日難以比擬的。在大寶森節,信徒們都紛紛走出家門,送濕婆大神出遊,並舉行扶佔謝恩儀式。屠妖節是印度教徒歡慶黑天大神消滅惡魔,並迎接幸運女神的日子。在這一天,他們都湧到神廟中,向黑天大神頂禮膜拜,並設宴迎接幸運女神。

 

踏火節時,人們舉行隆重的踏火典禮,每個人都要赤腳走過火坑,以表示對瑪裡安曼女神的崇敬。

新加坡是馬來半島南端的一個島國,原屬馬來西亞的一部分, 1965年年獨立。該國75%以上的人口是華人,主要信奉佛教和道教; 15%的人是馬來人,信奉伊斯蘭教; 6.5%的人是印度移民,大多信仰印度教。印度移民主要是泰米爾人,在英國殖民統治時期移居這裡。英國人佔領新加坡後,為了開拓這塊新殖民地,從南印度販運了大批泰米爾人到新加坡充當勞工,開闢種植園,從事城市建築、城市衛生等繁重苦役。

 

現在,新加坡的印度教徒大約有13萬人。在這裡,共有神廟31座,其中最古老的有兩座:一座是1843年年建造的室利。 摩裡亞曼寺,一座是1859年年建的檀底樓特波尼寺。主要組織是印度教咨詢會、印度教布施基金會和羅摩克里希那傳教會等。印度教咨詢會成立於1917年年,是一個行政組織,主要職能是督促政府關心印度裔的宗教、生活習俗和各種涉及到印度裔公共福利的事務。印度教布施基金會是根據1968年年的印度教徒布施法案而建立的,主要負責管理各大印度教寺院,以及布施財產的分配工作。

 

5、印度尼西亞

印度尼西亞在歷史上深受印度文化的影響。早在公元初,隨著印度與印度尼西亞之間的商貿往來,印度教就傳到這裡,並得到很大的發展。印尼歷史上三個最古老的王國,即3-6世紀的古泰王國(在今天的加裡曼丹)、4-6世紀的多羅摩王國(在今天爪哇島茂物附近)和訶陵王國(在今天爪哇),都是印度人所建,皆奉印度教為國教。古泰和多羅摩王國遺留下來的碑文使用的都是印度梵語,文字是缽羅婆字母,石碑上刻有笈多王朝時期流行的印度教神像,如濕婆神、像頭神、神牛等,碑文上有國王賜予婆羅門黃金、土地的記載。公元414年,我國東晉高僧法顯赴印度取經歸來,途經耶婆提國(今爪哇)時,他看到那裡的居民崇信印度教。他在《法顯傳》裡寫道:當地「外道婆羅門盛行,佛法不足言」。

 

7世紀,在蘇門答臘建立的室利佛逝王國,主要信仰佛教,並且建造了舉世聞名的婆羅浮屠佛塔。但是,就是在這裡,也流行著印度教的信仰,一些人曾把印度教經典《摩訶婆羅多》的一部分,譯成爪哇散文,從而成為印尼最早的散文。

 

9世紀,爪哇地區信奉印度教的勢力再度興起。在爪哇中部建立的馬打蘭王國,有四位國王崇信濕婆教。其中一個國王,在巴蘭巴南建築了一群供奉濕婆的神廟,歷時數十年,約有250座神廟,是印尼也是東南亞最大的印度教寺廟群。這些建築物氣勢宏偉、工藝精良、其工程和藝術價值,都不下於婆羅浮屠。

 

13世紀末,伊斯蘭教開始傳入印尼,到14世紀中期,已盛行於印尼各群島。從那時起,印度教和佛教的影響逐漸衰落。

 

現在,印尼87%的人口都信仰伊斯蘭教。只有居住在巴釐島和龍目島上的巴釐人信奉印度教,另有在爪哇島上的兩個少數民族信奉印度教與佛教的混合宗教,總數約200多萬。

 

三、印度教在歐美各國

大約在公元前6世紀,印度人就開始與希臘人有了接觸。當時正值波斯帝國時期,幅員遼闊的波斯大帝國東起印度河,西至地中海沿岸,帝國的子民中即包括印度人,也包括希臘人。隨著印度人與希臘人的交往,印度教的信仰和文化也傳到歐洲。希臘著名哲學家、宗教領袖畢達哥拉斯(約公元前580 -前500年)所宣揚的靈魂不死、業報輪回、人通過智慧能與神相結合、以及不殺生、不食肉等等思想,都與印度教的教義與習俗極為相似。畢達哥拉斯出生於地中海東部的薩莫斯島,曾漫遊過許多地方,他研究過埃及人、亞述人、印度人以及婆羅門的神秘教義。因此,一些學者斷言:「畢達哥拉斯與其說是受埃及,倒不如說是受印度的影響。畢達哥拉斯的弟子所教的幾乎全部宗教、哲學和數學理論,印度在公元前6世紀都已通曉,而且他的弟子像耆那教徒和佛教徒一樣,不殺生,不食肉,還認為吃某些植物如豆類是禁忌。」「靈魂轉生論之在希臘,幾乎如同它在印度宗教思想中一樣起重大作用。」

 

公元前4世紀初,在希臘的東部興起了一個馬其頓王國。馬其頓王國日漸強盛,很快控制了希臘,此後它制訂了一個向東方侵略的計劃。公元前330年,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率大軍攻陷波斯首都,滅了波斯帝國。公元前326年春天,亞歷山大又帶兵進入興都庫什山脈隘道,攻入印度,而後,他順印度河直下,一直打到印度河河口。亞歷山大在印度停留了一年多,於公元前325年10月率軍西歸。兩年後,他在巴比倫死於熱病。亞歷上大在印度期間,其隨行人員中有一些學者和科學家對當時印度教學術中心- -旦叉始羅非常感興趣,他們收集了許多資料,帶回希臘。有人說,亞歷上大最大的貢獻在於他推倒了隔斷東西方之間的壁壘,由他建立起來的東西方之間的聯繫、印度與歐洲之間的聯繫從此沒有間斷過。

 

在孔雀王朝時期,印度國王與希臘公主聯姻,形成並鞏固了兩國的聯盟。希臘君主經常派使節到印度,這些使節長駐在孔雀帝國的首都- -華氏城。其中一個最重要的使臣,名為梅伽斯梯尼,他多次訪問華氏城,寫下了關於孔雀王朝的詳細敘述。他還對印度教的哲學十分感興趣,認為印度教哲學與希臘哲學非常相似。他評論道:印度教的學說「在許多方面與希臘人的教導相一致,例如,世界在時間上有始終,它的形狀為球形; 作世界主宰者和締造者的神貫穿一切。........ 關於生殖和靈魂,還有許多其他的事情,他們的教導也與希臘的學說相似。他們還像柏拉圖一樣,編造靈魂永生,在彼世受懲處判決的故事等等。」

 

公元3世紀,在羅馬帝國出現了一個新的哲學流派,即新柏拉圖派。該派的創始人為普羅提諾(204-270年),他對印度相當瞭解,深受印度教哲學的影響。因此,新柏拉圖學說與印度教的吠檀多哲學和瑜伽學說極為相似。普羅提諾宣揚神秘主義,他描述個人靈魂被世界靈魂吸收的用語,具有典型的印度風味兒:「純潔的、失去了對肉體吸引力的靈魂,就不再依賴身體了。靈魂這樣分離之後,就會進入神與實在的境界。」

 

除了哲學,印度教的許多神話傳說、文學故事也傳入歐洲。古代印度著名故事集《鸚鵡故事七十則》,首先被翻譯成波斯文,又通過波斯文傳到歐洲。6世紀,另一部印度教寓言集《五捲書》,被整理、翻譯成巴列維文,後被譯成波斯文、拉丁文、希伯來文和西班牙文, 15世紀又被譯成德文。據專家考証,在格林童話和安徒生童話中,關於魔鏡、七種靴、傑克與豆莖和幸運的錢包等許多歐洲神話故事,其淵源都可以追溯到印度。

 

到了近現代,伴隨著西方人對印度的入侵和佔領,印度教的思想與文化就更廣泛地傳播到歐美,並對歐美思想產生較大的影響。1785年年,查爾斯。 威爾金斯首次把印度教著名經典《薄伽梵歌》由梵文翻譯成英文,並出版。幾年以後,梵文研究的先驅、孟加拉亞洲學會的創立者威廉。瓊斯(1746-1794年)把印度教的《摩奴法典》譯成英文。1789年年,他又把印度教最有名的劇本《沙恭達羅》譯成英文,此書在歐洲出版後,使西方世界大吃一驚。1875年年,著名梵文學者馬克思。 繆勒把古代印度教經文翻譯並編輯成大型系列叢書《東方聖書》,首次問世。這使印度教經文可以供一般讀者閱讀,促使印度教梵文經典的普及化。馬克思.繆勒曾說,對他一生影響最大的有兩本書:一本是印度的《梨俱吠陀》,一本是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

 

印度教思想傳入德國後,對德國哲學家和文學家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例如,德國哲學家、唯意志論的創始人叔本華對印度教經典《奧義書》倍感興趣、推崇至極。他說:「奧義書的每一句話中都有深奧、新奇而高尚的思想出現,整部書中瀰漫著崇高、聖潔而認真的精神...... 在全世界之內,沒有一種學問能像研究奧義書那樣有益和使人提高。...... 它們是最高智慧的產物。...... 它遲早注定要成為人民的信仰。」還說:「奧義書是我一生的安慰,也將是我死後的安慰。」德國詩人歌德對印度教文學和戲劇也十分讚賞。1791年年《沙恭達羅》譯成德文後,受到歌德的熱烈歡迎,其熱烈程度不亞於叔本華之對《奧義書》。他曾訂出一個計劃,準備改編《沙恭達羅》,將它搬上德國舞臺。在歌德的詩集《神與舞女》和《賤民》三部曲中,他所使用的素材都是一些印度的故事或傳說。在《賤民》三部曲中,第一部是描述賤民向梵天大神祈禱。第二部是寫一個婆羅門的妻子因為信仰不虔誠,被其丈夫砍了頭,他的兒子想使她復活,卻把她的頭錯接到一個被處死的婦女身軀上,這樣造成的那個新人就成了所有賤民的保護神。第三部是寫賤民對神的感恩。由此可見,印度教的思想與文化對歌德的影響是很深的。另一位德國著名詩人海因裡希.海涅(1795-1856年)對印度文化也頗感興趣,他在波恩和柏林多次聽德國梵文學家講解印度的思想和文化。他在自己的散文著述中一再評論西方印度學的最新成就,反對那種帶有偏見的解釋印度文化的觀點。在他的詩《歌集》中,多次提到印度教的神話和神靈。

 

印度教哲學在美國先驗主義運動中也曾起過重要的作用。美國先驗主義運動是柏拉圖、斯威登堡和德國唯心主義等思想影響的奇特的混合物。該運動的主要人物之一愛默生,儘管不是東方學家,但是他卻讀過許多梵文、巴利文和波斯文的文學作品譯本。他從這些作品中吸收了豐富的印度思想,而且不時地把它們運到他的詩歌和各種有關靈魂輪回的短論中。他和印度吠檀多思想家一樣認為,靈魂源出於無限,又回歸於無限。他的一首名詩《梵天》,更充分地表現出印度思想對他的影響。

 

俄國文學家列夫.托爾斯泰(1828-1910年)也深受印度思想的影響。他在喀山大學讀書時,開始接觸到東方文化。他對印度文化尤為感興趣,這使他對印度思想有深刻的瞭解。托爾斯泰把印度教和佛教思想與相應的基督教概念融為一體,提出了他的非暴力原則。這種原則既有印度教和佛教的「戒殺」思想,也包含著許多現代人道主義的因素。托爾斯泰還專門寫過一封《致印度教徒的信》。聖雄甘地對托爾斯泰一直非常崇拜,他自認為是這位俄國作家的弟子,他們之間長期保持著通信聯繫。甘地的非暴力主義一個重要的淵源就是托爾斯泰思想,他在南非還建立了一個農場,命名為「托爾斯泰農場」。

 

法國著名作家羅曼.羅蘭(1866-1944年)也是受託爾斯泰的影響而深刻瞭解印度思想的。高爾基把他稱作「法國的列夫。托爾斯泰」。羅曼。 羅蘭寫過許多有關印度思想家的專著。例如,他寫了討論甘地的專著,在他的《論印度的神秘主義與作用》中論述了印度教改革家羅摩克里希那及其弟子維韋卡南達的思想,他還為他們二人寫了傳記。羅曼.羅蘭對印度思想家不可思議的洞察力和高尚人格都給予極高的評價。

 

自19世紀後半葉以來,越來越多的歐洲人聲稱他們信仰印度的宗教。1875年年,俄國貴族布拉瓦茨基夫人和美國軍官奧爾考特在美國紐約創立了一個新的宗教派別- -神智學會。這種新型宗教實際上是把印度教和佛教教義與西方神秘主義結合起來,鼓吹通過修行、斷念、淨化等神秘活動,達到與神的交往。神智學會在歐美的知識分子中很流行。愛爾蘭詩人威廉.巴特勒.葉芝深受神智學會和布拉瓦茨基夫人的影響,他也信仰印度宗教,並在愛爾蘭創立了一個「奧妙社」。1882年年,布拉瓦茨基夫人把神智學會的總部由美國紐約遷到印度馬德拉斯附近的阿迪耶爾,並以此為基地向印度和歐美各地傳播。

 

在向西方傳播印度思想的過程中,印度教改革家、哲學家斯瓦米.維韋卡南達(1863-1902年)曾起過重要作用。1893年年,他赴美國芝加哥參加世界宗教大會。會後,他在美國和歐洲停留三年多。在此期間,他遊歷美國各地,作了數十場有關印度教和吠檀多哲學的講演,促進美國人更多地瞭解印度思想。隨後,他又訪問英國、德國、瑞士等歐洲國家,到處宣講吠檀多思想,弘揚印度教的信仰與人生哲理。1896年年,他在紐約首創了吠檀多研究會。1899年年,他在印度加爾各答創立了羅摩克里希那傳教會。這些組織在歐美都有很大的影響,尤其是在美國的加利福尼亞。

 

20世紀六七十年代,許多印度教傳教士來到美國,建立了一些新興教派,在美國和西方世界產生了較大的影響。例如,斯瓦米.普拉布帕達1965年年到美國, 1967年年7月在紐約創建了「國際黑天意識會」。該社團崇信印度教黑天大神,奉《薄伽梵歌》為根本經典,宣揚只要真心誠意崇拜黑天大神,服從黑天大神在人世間的代表,修行各種功法,就可獲得黑天意識,最終達到解脫。國際黑天意識會在美國頗受失意青年人的歡迎,很快發展起來,並逐步形成一個國際性宗教組織。現在,它在美國、歐洲及世界各地建立了一百多個分會,並用幾十種文字出版自己的書籍和雜誌。此外,六七十年代,印度教大師摩訶婆羅多.瑪赫什在美國建立了「超驗禪定派」,梅赫。巴巴在美國創立了「梅赫.巴巴教團」,拉傑尼希在美國新澤西州建立了「拉傑尼希教派」。這些新興印度教教派在繼承印度教基本教義的同時,也大量吸收西方現代思想,宣揚普遍之愛,並主張修習瑜伽,調養身心,解除精神上的痛苦,故而,對美國青年一代曾一度產生很大的影響。

 

四、印度教在中國

至少在公元前2世紀以前,中國就與印度有了商貿往來和文化交流。在我國秦朝(公元前221 -前206年)時,印度古人就用「秦」來稱呼中國,並與中國進行絲綢貿易。大約在公元前後,佛教已從印度傳入中國。關於佛教傳入的具體時間,歷史學界有許多不同的看法,一般傾向於這兩種意見:一則為西漢哀帝元年(公元前2年), 「博士弟子景盧受大月支王使伊存口授《浮屠經》」。(見《魏略。 西戎傳》); 二則是東漢明帝永平十年(公元67年),中天竺和尚攝摩騰和竺法蘭,「白馬馱經」來到洛陽,翌年在洛陽建白馬寺。不管怎麼說,佛教在公元前後已傳到我國是比較可靠的。隨著佛教的傳入,中印文化交流日趨頻繁。到了我國兩晉南北朝至隋唐時期,中國與印度的文化和貿易往來達到鼎盛期。

 

在中印文化的交往中,許多拜佛求經的香客和學者絡繹不绝地往來於中印之間。為求宗教真理,他們跋涉戈壁沙漠、穿越叢林峻嶺、翻過喜馬拉雅山,歷經千辛萬苦、千難萬險, - -這是一條十分漫長、艱苦而充滿危險的旅程。不知有多少印度人和中國人未能達到終點而死在途中,據說這些香客的死亡率高達90%。在中印文化交流中,有許多著名的佛教學者為此作出了傑出的貢獻。例如,在印度學者中,以攝摩騰(1世紀)、鳩摩羅什(5世紀)、舍那掘多(5世紀)、菩提達摩(6世紀)為代表,他們不遠萬裡來到中國,把大量的佛教梵文經典翻譯成漢文,同時還通過佛典把許多印度教文化傳入中國。在隋唐時代,大批的印度僧人居住在中國,據說在6世紀,單在洛陽境內就曾有三千行以上的印度和尚和一萬戶印度家庭。可見,當時中印文化交流的規模之大。此外,在赴印度取經的中國佛教學者中,最著名的是法顯(5世紀)、玄奘(7世紀)和義淨(7世紀),他們不僅從印度帶回了大批佛教經典,而且也向國人大量地介紹了印度教的思想與文化。如,玄奘在他的《大唐西域記》中,這樣描繪印度教的教育制度和各種古代科學技藝:「開蒙誘進,先導十二章。七歲之後,漸受五明大論:一曰聲明,釋詁訓字,詮目流別。二工巧明,技術機關,陰陽歷數。三醫方明,禁咒閑邪,藥石針艾。四曰因明,考定正邪,研核真偽。五曰內明,究暢五乘因果妙理。」

 

又解釋印度教基本經典- -四種吠陀說:「其婆羅門學四吠陀論:一曰壽,謂養生繕性。二曰祠,謂享祭祈禱。三曰平,謂禮儀、占卜、兵法、軍陣。四曰術,謂異能、伎數、禁咒、醫方。」

由於中印人民頻繁交往,大批的印度教經典和文獻流傳到我國。現在,我國還保留著許多印度教的梵文經典,如《薄伽梵歌》、《摩訶婆羅多》、《蓮化往事書》等,這些梵文原典大都是11世紀以後的抄本。我國南北朝時期高僧陳真諦,把印度教六派哲學之一的數論派哲學經典《金七十論》由梵文譯成中文,一直保留至今。這是印度教數論哲學經典中最古老的一種,學術價值極高,現在印度已經失傳,印度人為了研究此經典,不得不將這部書又從中文倒譯成梵文。此外,唐玄奘所譯的印度教勝論派哲學經典《勝宗十句義論》,一直完好地保存在我國,但是在印度此書也已失傳。

 

毫無疑問,在中印文化交流中,佛教對我國思想文化的影響最大。但是,必須指出,佛教雖然與印度教有不少對立的方面,但它在理論和實踐上都吸收了許多印度教的東西。特別是進入大乘佛教階段以後,大乘空宗和其他一些派別在理論上與印度教吠檀多逐漸接近,在實踐上也吸收了許多印度教的民間信仰、神祗和儀式等。因此,伴隨著佛教的傳入,印度教許多基本概念和禁制,如輪回、業報、化身、五戒等也在我國得到廣泛地傳播。印度教的一些神祗也被佛教吸收為護法神,這些神也出現在我國的佛寺中,被佛教徒所崇拜。例如,閻羅王原為印度教神話中一個主管陰間的神,在《梨俱吠陀》中就已經出現。後來,佛教繼承這種說法,稱它為管理地獄的魔王。佛教傳入我國後,閻羅王也傳入我國,被中國老百姓所接受,人們稱他為「閻王爺」,一直延續至今。此外,佛教的密宗在崇拜對象和修持儀式方面更是吸收了印度教性力派的大量內容,所以印度教性力派的許多神靈和儀禮也自然而然地傳到了我國,在我國的藏傳佛教中表現得十分明顯。

 

大約在4世紀,印度教的瑜伽術已經傳入我國。瑜伽是印度教徒為了實現精神解脫而進行的重要修行方法,它分為許多種,其思想和實踐都非常複雜。瑜伽術傳入我國後,對我國佛教、道教、儒教、醫學、武術和氣功等都產生了一定的影響。我國佛教禪宗所修的「上乘禪」、天台宗提倡的「六妙法門」、淨土宗的「念佛三昧」等修行法,皆可以明顯地看出印度瑜伽的影響。我國古代的一些健身術也與印度的瑜伽有過交流。例如,南北朝時流行的「易筋經」、唐朝流行的「天竺按摩法」、宋代流行的「婆羅門導引法」都是從印度傳進來的。據說,「易筋經」就是少林寺的開山老祖達摩大師所傳。另外,如果把宋代流行的「婆羅門導引法」與印度教的訶陀瑜伽相比較,就會發現它們在名稱和具體行法上都有許多相似的地方。

 

印度教的神廟也在我國出現過。據史書記載,唐朝天寶年間,在廣州就建有印度教神廟三座,並有許多印度教僧人在此居住。宋代,泉州港也建起了一些印度教廟宇,裡面供奉著濕婆大神的化身--「林伽」 (男性生殖器)。20世紀八十年代,在泉州出土了約有二百多件印度教的文物,其中有大量石頭製成的「林伽」像、還有其他神靈,如毗濕努、濕婆、黑天、羅摩、吉祥天女的石刻雕像等。另外,還發現了史詩《摩訶婆羅多》、《羅摩衍那》和《往事書》中神話故事的浮雕,以及用古泰米爾文寫成的有關印度教的碑銘。

 

應當說,在兩千多年的文化交往中,印度教伴隨著佛教,對我國古代的思想文化產生過重要的影響。由於印度教的許多思想、神祗、禮儀、戒律和修行方式都被佛教所吸收、所融合,所以,要講清楚兩者對中國的影響中哪一些是印度教的,哪一些是佛教的,確實十分困難。其實,許多印度教的信仰與文化都是通過佛教傳入中國,又是通過佛教對中國老百姓發生影響的。在談到佛教對中國的影響中,實際上也包含著印度教的影響。

 

作者:朱明忠

與印度家人一起站立

All India Prayer Convocation 代禱信(十)

2010/10/07

親愛的牧長及守望者,

 

收信平安!

 

當我們在禱告中以主所賞賜的權柄從各方抽出仇敵綑鎖印度的惡繩,主自己救贖的網就要升起,為著祂榮耀的名一把網住這個世代的百姓歸向祂!求主聖靈的風繼續挑旺我們腹中禱告的火,直到主完成拔出、拆毀、毀壞、傾覆的工。讓我們同心舉手宣告主,要建立栽植印度在基督真道之上!

 

以下是本週代禱資料:

-----------------------------------------------------------------------------------

(一) 佛教的傳播-絲路之旅

 

「除絲綢、紙和其他物品以外,絲綢之路運載了在世界歷史上與其他商品同等影響力的另一件商品。與貿易和移民發展同步,世界的最古老的國際高速公路成為佛教遍傳中亞的交通工具。佛教從印度西北開始向近代的巴基斯坦、阿富汗、中亞、西域傳播及至傳入中國、韓國和日本。佛教不僅在藝術和文學影響了所傳入地區的生活和文化,並且留下了令世界驚奇的藝術及文學作品。

 

佛陀的誕生和佛教在印度的發展

 

根據佛陀(被喚醒者)的傳奇,或者谷塔瑪Gotama (Sanskrit)住在西元前6世紀的北印度。 Gotama是他的姓,他在Pali語言的名字叫Siddhattha。他出生自古以來一個在尊貴的族裔與傳承-薩迦亞斯(Sakyas)。其名字Siddhattha通常被認為具『薩迦亞斯之賢哲』之義。在西方,他則被通稱為佛陀。

 

佛陀的生平活主要記載在佛教經典中,其中最完整和全面的記載為以印度古老文字Pali文所寫成的經典當中。根據大藏經記載,佛陀的誕生地是倫巴尼(Lumbini),一個在尼泊爾和印度的邊界,卡闢拉瓦斯吐Kapilavastu附近的一個小城市。他在二十幾歲時,在目擊苦難、疾病、衰老和死亡之後,放棄了他在宮殿中的生活,離家尋找生命的開釋。他在菩提嘎亞(Bodh Gaya)悟道並且在沙那司Sarnath進行了第一次的開釋。之後他在旅行、開釋和傳教中度過了他的餘生。

 

第一個佛教社群在印度出現時間的難以確定。惟一可知的是當佛陀在80歲圓寂時他已成為了家喻戶曉的人物,並且分別在富人與窮人中都有相當的支持者。在西元前484年,佛陀在苦訓那格拉Kushinagara (近代的卡西亞Kasia)圓寂後的7天,他的舍利子被劃分成八份並被分置於不同的地點。

 

信徒在每一個舍利子放置處修造了一個神聖的石標,在印度一般稱之為舍利塔,這些地點於日後成為佛教徒的聖地。之後的二個世紀,佛教穩定的在印度成長。佛陀圓寂後不久,追隨者在瓦加圭哈集會舉行了為第一個會員大會。第二次會員大會在佛陀圓寂一百年以後於瓦沙利舉行。第三次會員大會一般被認為發生在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在位時期,於帕他利普土拉舉行。

 

阿育王(西元前273-232年)為印度孔雀王朝創建者的孫子,在他改信佛教後,為表現他對信仰的熱心,他在印度大力推廣佛教。他的命令東自孟加拉灣西至阿富汗並印度的南部被雕刻在木頭和石柱上。根據後世傳說,他曾將菩薩的舍利子安置在84,000個舍利塔中,並因此大大慶祝。他最有名的Sarnath獅子石柱被印製在印度的貨幣上,而其法輪亦被放在印度國旗的中心。阿育王的帝國延伸到旁遮普邦的西北邊界,佛教僧侶獲得在區域中自由移動的自由。這也導致了佛教社區被建立遠至希臘王國的鄰邦-貴霜(Kushan)或稱巴克特里亞(Bactrian-中國所稱之大夏)王朝。

 

佛教在貴霜(或稱巴克特里亞)王朝的傳播

 

貴霜王朝控制了興都庫什山(位於中亞,東西向橫貫阿富汗的山脈地區)直到喀布爾、健馱邏 、北巴基斯坦和西北印度地區。他們掌控了印度、中國、帕提亞和羅馬帝國之間的貿易。這使得該王朝成為佛教進一步傳播的理想的媒介。從西元前2世紀至西元2個世紀之間佛教在印度西北部發展。西元144-172年貴霜王朝的統治者堪尼沙改信佛教。在他的影響之下,健馱邏,一個佛教徒聚居的地區,發展並創造出一種獨特的希臘佛教藝術形式,這樣的藝術形式深深的影響前四世紀中亞及其以東地區的藝術發展。

 

根據A.Litvinskii教授的見解,佛教早在阿契美尼德帝國 時期傳到了梅爾夫 和帕提亞地區。錫蘭偉大的歷史巨作《大史》 中曾記載帕提亞和亞歷山大大帝的代表曾參加斯里蘭卡國王吐塔嘎馬尼(西元前108-77年)所主辦的一個佛教會議。因著貴霜王朝的影響,佛教進一步被傳到了帕提亞和薩珊王朝(226年-650年)的領土。中國第二世紀的歷史記載中曾提到帕提亞的佛教開釋者,由此可見佛教確實在帕提亞廣傳。

 

於忒米理西北18公里處所發現的艾爾淌 (Airtam)佛教社區遺址顯示了佛教在西元一世紀時傳到貴霜王朝。在接下來的幾個世紀,在貴霜王朝中的佛教中心擴展到哈打、巴米揚和氾堵基斯坦。其中最重要的是位於阿富汗的喀布爾西北240公里處的巴米揚。在西元第4世紀以前此地已成為中亞最具規模的佛寺社區。在其西部所峙立53米的石像,至今仍為全世界最大的佛陀雕像。因其位於通往波斯、印度、塔里木盆地和中國之道路交會點的戰略位置,該地區發展出的一種融合伊朗、印度、健馱邏和地區文化的一種獨立藝術形式。這種佛教藝術逐漸東移,且陸續在克孜爾(古國龜茲)、新疆,最終在敦煌被採用。在西元第8和第9世紀之間,該地區尚未落入阿拉伯人掌控之前,佛教在該地區的發展達到了最頂峰。

 

佛教在塔里木盆地的發展

 

我們發現在西元7世紀以前塔里木地區的所有小王國完全被佛教化了,這使得印度文化也被帶入此區域,而梵語成為當地主要的宗教語言。佛教往塔里木盆地推進,西部的喀什、沙車和于闐,北部的吐蘇克、阿克蘇和克茲爾、東部的樓蘭、焉耆和敦煌和南部的米然和車臣都成為了佛教藝術和思想重鎮。佛教經文從梵文被翻譯了成各種各樣地區性的印歐方言。例如吐魯火語或龜茲語。西元658年以前龜茲已成為主導小乘佛教佛教發展的一個中心,在其克孜爾岩洞寺廟(靠近龜茲)中有許多宗教繪畫的呈現。該地區早期的藝術形式帶有強烈的印度-波斯風格,然而自西元6世紀唐朝勢力擴及西域後,塔里木盆地的波斯藝術元素逐漸被中國元素所取代。

 

遊牧人在乾草原建立了佛教信仰

 

關於遊牧民族如何接受佛教的資訊相當零星,但中國人似乎認為早自西元2世紀佛教即傳入匈人(匈奴)當中。匈奴在河西走廊的幾場戰役中戰敗,不久即歸降漢朝的霍去病將軍。據稱當時的匈奴首領致贈了一尊稱為「巨大神性」的金黃雕像給霍將軍。之後這尊雕像被放置在寒山寺中。當地居民燒香敬拜這尊雕像。這個事件約略指出佛教最早是如何被傳入匈奴當中。

 

佛教確實對其他生活在乾草原的民族有著極深的影響。歷史學家雷納•格魯塞曾指出,一旦一個遊牧民接受了佛教信仰,他們將失去部族原始的堅韌和軍人特質。以至最終失去他們遊牧民族的族裔認同而被文明發展較高的鄰族所融合。這從拓跋突厥的例子中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帝國曾延伸到蒙古和中國北部。從西元386年至534年,在中國北魏時期控制了中國的北方。這支鮮卑(東突厥)人早年曾接觸過中國的佛教。許多王朝的皇帝都曾是佛教的主要支持者。西元471年拓跋國王弘因為篤信佛教,甚至讓他的兒子出家成為佛門中人。其子,拓跋國王弘2世(471-499),亦相當程度的篤信佛教,在他的影響之下,更趨人道的立法系統被帶入鮮卑王朝之中。在西元494年他將首都由平城向南部的洛陽遷移之前,他和他的突厥部族完全地漢化了。在他的鼓勵之下,在洛陽南部著名的龍門石窟因此開建。根據中國的史料,在北周宣帝(553-572)時期其在長安和其他地方建立了許多佛寺。北周靜帝(572-581)亦篤信佛並且建立佛寺。西元680年後突厥(682-745)脫離中國佛教的生活型態,回到了他們原始的遊牧生活方式和宗教。

 

當下次佛教活動在這個區域被發現,是在西元745年左右維吾爾突厥人-回紇成為乾草原主控者的時期。大約在西元840年,回紇被逐出蒙古地區而遷徙至塔里木北緣的綠洲-主要在吐魯番地區(850-1250)。他們原本信從摩尼教,但其後迅速接受了當地的佛教信仰。在20世紀初,許多回紇佛教文學在吐魯番、哈密和敦煌被發現。在西元10世紀的末期,北宋西域使節在高昌發現了蓬勃發展的佛教文化與大約五十個佛教女院和藏有中國佛教文物的圖書館。吐魯番直至15世紀末統治者改信回教前,一直都是突厥主要的佛教發展中心。

 

當蒙古人掌控絲路之後,即便大多數的蒙古王朝已改信回教,元世祖忽必烈清楚地表明他對佛教的偏好。馬可波羅告訴我們元世祖曾以一個壯觀的儀式來迎接錫蘭的王侯所帶來的佛陀舍利子。而元世祖之後的繼承者也多有熱心的佛教徒。元武宗海山(1307-1311)將許多佛教經文翻譯成蒙古文。

 

佛教由絲路傳入中國

 

佛教傳入中國的時點難以確定,但自西元前2世紀絲路開通以來,傳教士、朝聖客開始旅行於中國、中亞和印度之間。西元前2世紀張騫自大夏回到中國的紀錄中記載著,他聽說有關天竺(印度)這個國家和他們佛教的教導。這大概是中國人首次聽聞佛教的記載。一個世紀之後,一個佛教社區被註明在法院記錄中。然而最著名的仍是漢明帝夢到金人名稱佛陀的故事。在西元68年漢明帝派遣蔡愔到中亞瞭解關於佛陀的事。三年以後蔡愔不僅把佛陀的圖象和佛教經典帶回中國,而且帶回二名佛教僧侶到中國傳教。這第一次在中國本土有有佛教僧侶並佛教崇拜形式的出現。之後,洛陽地區出現了佛教社區。從那時起,佛教社區持續成長。他們也開始了直至西元8世紀的佛經翻譯,直到通往中亞和印度的到路被阿拉伯人切斷為止。

 

在西元第4世紀期間,來自中亞的鳩摩羅什組織了一個有史以來中國最好的譯經隊。他和他的譯經隊將98部不同語言寫成的佛教經典翻譯成漢語,其中52部現仍被保存在佛教大藏經中。至西元514年左右,中國已有約2百萬名的佛教徒。中國內部亦建立了許多雄偉的修院和寺廟,佛經的翻譯也成為了一個巨大的產業。

 

在中國隋、唐(581-907)朝期間,佛教在中國的發展達到了頂峰。普遍形式的佛教文化滲入市井小民的生活當中。一個完全漢化的佛教宗教和藝術在西元6世紀前傳入了韓國與日本。然而在西元845年佛教徒被迫害的事件中,有4600個寺廟被摧毀、260,500位和尚與尼姑被迫還俗,此一事件嚴重的打擊了佛教的發展。

 

當許多朝聖客自西方抵達中國時,中國佛教朝聖客則在不同的時期前往印度。他們在絲路上的旅行紀錄為佛教在西元4世紀到7世紀之間於中亞和印度的發展狀況留下寶貴的證據。其不乏有關幾位著名的中國朝聖客如法顯 (399到414),玄奘(629-645)和義淨 (671-695)的紀錄。

 

佛教的衰落

 

絲路地區佛教的衰落主要歸因於東方唐朝國勢的衰弱,及西方阿拉伯人的入侵。中亞地區的居民自西元8世紀開始改信回教。由於回教譴責拜偶像的敬拜模式,大多數的佛教雕像和壁繪畫遭到大規模的破壞。許多佛寺和舍利塔也被毀棄並被埋沒在沙土之下。15世紀之前整個中亞地區已完全的回教化。

 

(二) 印、回宗教衝突

 

回教帝國統治時期印、回二教在北印度的衝突與融合

 

從西元450年到1,400年,印度受到許多外族入侵,首先是來自中亞的匈奴人,8世紀早期來自阿拉伯的回教徒,11世紀後期來自波斯和阿富汗的回教徒,13世紀,回教勢力入侵印度,1,398年中國蒙古元朝鐵木兒攻下德里。14世紀時,印度完全被回教徒統治。印度前後被回教徒統治了800年,被英國殖民地統治了250年,於1947年才脫離英國獨立。

 

印度的回教徒與印度教徒的仇恨可以追溯至西元7世紀。7世紀時,來自於阿拉伯的回教徒開始進入印度,並曾於8世紀時佔領印度河下游地區。公元一千年到1026年,阿富汗國王入侵北印度十五次,使印度不少城市被洗劫,寺廟慘遭焚毀,無數精美建築變成焦土。最後1526年,蒙古人後裔的莫兀兒王朝打敗德里蘇丹王朝佔領印度北部,建立了奴隸王朝,統治北印度達三百多年。

 

蒙兀兒王朝第一代皇帝巴布爾帝國((Babur--獅子之意,1526年-1857年)是典型由外族建立在印度的外來政權王朝。循著前人的侵略路線,自印度西北山區興都庫什山(Hindu Kush)山區攻進,經過數次戰鬥,終於贏得勝利,成為德里的新主人。統治者是有蒙古族血統的突厥人(今之土耳其),是成吉思汗後代鐵木兒(Timur Lenk)的後裔,巴布爾原為烏茲別克的王子,後因兵變失敗,被迫流亡阿富汗,後經千辛萬苦,從西北興都庫什(Hindu Kush)山區輾轉進入印度,打敗德里的王朝,建立了以信奉伊斯蘭教的蒙兀兒帝國。

巴布爾在位時間只有五年(1526~1530年)。巴布爾逝世後,其子胡馬元大帝(Humayun,1530~1556年),被蘇里王朝的舍爾沙打敗,被逐出印度,但是他隨即重整兵力,於1555年乘蘇里王朝內亂之機捲土重來,恢復了帝國。除了定都阿格拉以外,也開始在亞穆納(Yamuna)河畔興建丁帕納(Din Panah),這座城市就是現代德里的第六個前身。

 

巴布爾Babur(1483-1530)入侵印度後,經其孫阿克巴大帝((Akbar第三代)征服整個北印度及阿富汗,且將其勢力向南伸展至哥達維利河(Godavari)。蒙兀兒帝國控有阿富汗和印度中部與北部,為一強大的中央集權帝國,自第三任皇帝阿克巴一直到第六任奧朗扎布統治時期是蒙兀兒的鼎盛時期,疆域達到頂峰,經濟繁榮,藝術文化大放異彩。史上最強回教王朝光輝的一頁就在德里。蒙兀兒帝國的建築是穆斯林的外表,但融入印度教的理念。波斯語是宮廷、公眾事務、外交、文學和上流社會的語言。

 

在回教統統治初期,對印度教徒實行殘忍的高壓統治,有將近1/3的印度居民因此被迫改信回教。回教統治者更破壞了印度教的聖殿阿約提亞神廟,並在原址上建立巴布里清真寺。由於伊斯蘭教的一神信仰,以及要求廢除種姓制度的要求與印度教信仰嚴重相違背,因此引起了印度教徒的激烈反抗,最後回教統治者與印度教徒達成共識,只要印度教徒向統治者納稅,便不強迫異教徒改變信仰。

 

奧朗扎布皇帝駕崩後,蒙兀兒帝國開始衰退並分崩,但仍在德里維持小局面。1857年,印度揭竿起義爆發之後又被英國擊敗,最後一位皇帝巴哈都皇二世 Bahadur Shah Ⅱ為英人所廢,並流放至仰光。從此英國在印度獨霸一方,直到1947年印度獨立為止。德里是目前印度的首都,北邊稱為舊德里,是歷代王朝的古都,南邊稱為新德里,為英國殖民時期所建造。

 

阿約提亞問題

 

阿約提亞為位於印度北方的小城,一般被認為是印度教聖王羅摩王的誕生地。蒙兀兒統治者破壞了印度教的聖殿阿約提亞神廟,並在原址上建立巴布里清真寺。回教徒此舉無疑是褻瀆印度教徒心目中的聖殿,因此印度教徒強烈主張拆除清真寺,重建羅摩王神廟。1986年開始,阿約提亞問題造成印度境內回教徒與印度教徒關係緊張,雙方宗教長老雖然試圖進行協商,但是最終依舊無法解決問題。

 

1992年底,在印度教民族主義團體的動員下,20多萬名支持建廟運動的印度教徒前往印度北方的阿約提亞市聚集,使得建廟運動達到高潮。不料情勢於12月6日失控,印度教徒將巴布里清真寺拆毀,爆發了印度教徒與回教徒之間的激烈衝突,最終導致1700多人喪生,5000多人受傷的慘劇發生。

 

阿約提亞神廟問題從此之後成為印度教與回教的衝突來源之一。1997年,「伊斯蘭防衛軍」(Islamic Defense Force)在巴布里清真寺被拆除5週年的日子,對印度的鐵路進行炸彈攻擊,造成10人喪生,70多人受傷。2002年2月及3月期間,印度教徒不顧政府與法院禁令,希望在3月15日於阿約提亞市舉辦重建羅摩王廟的活動,導致印度西部古吉拉特省的印度教與回教教徒再次發生流血衝突,造成數百人喪生。印度法院曾多次試圖解決阿約提亞的建廟爭議,不過回教及印度教領袖始終都不接受妥協方案。

 

政治力量的介入更是印度宗教問題趨於複雜的因素之一,印度雖然在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建立統一的聯邦體制,但是印度仍舊是一個多元化的社會,印度以語言為立省基準,除了聯邦所使用的英語外,印度各省所使用的官方語言高達15種,其中以印地語最為普遍,不過也只有達到40%左右的普及率,印度官方曾試圖將印地語定為官方語言,卻引起了非印地語地區的反對。相較之下,印度國內有高達8億的印度教徒,佔印度全國人數的80%左右,因此拉攏印度教徒便成為印度各政黨的重要工作。

 

此外,印度境內的回教徒與印度教徒衝突中,約有兩成為從巴基斯坦越界的伊斯蘭教激進份子所為,而巴基斯坦政府對於伊斯蘭教激進份子的「聖戰」行為並不加以阻止,因此增添了印度政府在處理宗教衝突時的困難度。

與印度家人一起站立

All India Prayer Convocation 代禱信(九)

2010/09/21

親愛的牧長及守望者,

 

5771年平安,新年新希望!

 

印度今年的雨季不僅長,且降雨量為過去32年來之冠,國內主要大河流域皆傳出災情,同時喀什米爾反動情勢仍持續,傷亡人數亦逐漸增加當中,各黨各派也都希望在此問題上發聲並找出可能化解危機的方式。

 

而另一方面,大英國協運動會亦即將展開,但硬體工程至目前為止並未完全就緒。媒體有報導已進駐選手村的外國運動員對衛生設備的現狀極為不滿,然而這可能只是所有問題的冰山一角。我們禱告主無論機場、體育場及各項公共設施的狀況如何,求主以祂托主萬有的手保守運動會前後沒有意外傷亡事件發生。相信這將會是今年印度大英國協運動會期間所發生的最大的神蹟。

 

在此多事之秋,共產武力份子和回教恐怖分子亦蠢蠢欲動計畫在印度主要城市發動恐怖攻擊,印度政府雖一方面在主要城市加強警戒,另一方面也增派邊境駐軍,但我們深知只有耶和華是為我們施行諸般救恩的 神,能救人脫離死亡的網羅。請在禱告中宣告主以寶血遮蔽印度通國,讓惡者偷竊、殺害、毀壞的計謀不能得逞!

 

在此也請求諸位持續守望大會宣傳及報名的工作,剩下的二個月將是我們全力衝刺的最後階段。求主在每一日忙碌的時間表中帶領我們,保守我們繼續行在祂的真理和恩典之中。並懇求主打發天使呼召祂的百姓從印度各省及列國中前來,一同在5771的光明節在這個屬 神的城市為主築壇,尋求祂在末世對印度眾民的心意。

 

再次感謝您與我們主內同行,願主以恩典為您年歲的冠冕,一路都低下脂油!

 

主內末肢

為德&怡齡 敬筆

-----------------------------------------------------------------------------------------------------------------------------

以下為本週的代禱資料:

走過殖民歷史卻走不出種族壓迫的社會框架-印度的榮耀與恥辱

 

打從印度建國之初,原本被印度婆羅門古文明的種姓制度所纏裹的眾生,雖然在殖民統治結束後得著了一個喘息的機會,但印度教民族主義的政治發展路線,卻在原本應該有機會解體及重組的社會結構外,形成了另一個隱形的薄膜,印度的百姓從而被包裹的透不過氣來。

 

脫離英國統治而獨立的印度,一心希望藉由憲法與民主制度的施行,走出殖民歷史的陰影與悲情。然而,獨立後的印度不可避免的概括承受了英國殖民統治時期的社會架構,種姓制度遂成為印度現代民主制度中最令人迷惑且最諷刺的標記。在尋求社會公平(甚至是社會正義)的迷思下,早自印度獨立後即被刪除的種姓,因著”保障名額”制度在印度教育單位及專業與公職考試中普遍施行的需要,在今年(2010年)開始的人口普查中復活。

 

60幾年來,印度在教育不普及且社會貧富不均的基礎上發展出一種別具印度特色的現代民主政治和經濟制度。種族壓迫的靈雖然因此暫時性的失去了法理上唯我獨尊的合法地位,但權柄體系的失能和腐敗及印度民族主義的偏執,卻給了種族壓迫的靈一個與宗教仇恨、暴力、恐怖、巫術、偶像崇拜等嗜血的惡靈結合的大好機會。加上建國領袖所倡,從脫離奴役之身轉而成為以新世紀幻想塑造自己成為南亞大國的實踐者,印度無可避免的走上了一個,以自我意識為中心追求自由、繁榮和榮耀的不歸路。

 

仔細觀察印度在自我定位並實踐其與中、美、歐等國平起平坐地位的努力,不難瞭解印度執政者對克什米爾的不捨及其誓死捍衛榮耀的決心。其與巴基斯坦之間敵對的關係,雖非如以實馬利、以掃與以撒、雅各之間的爭鬥如此綿延世代,但其強度和發展之激烈,幾乎是現今國際衝突中最令人目不暇給的一個持續爭鬥之一。眼看大英國協運動會就要在今年(2010)的10月3日至14日於印度首都新德里舉行,舉辦此一運動盛事不單是政府擴大對內投資及大幅改善首都基礎建設的契機,在此通膨上升庶民生存日益困難,恐怖攻擊和反對政府事件頻傳的情勢下,大英國協運動會的登場無非是政府帶領印度上下,暫時忘卻痛苦,朝榮耀頂峰攀登的夢想時刻。然而這樣的夢想對大部分敵對印度政府的國、內外回教恐怖組織和共產武裝份子來說卻顯得格外刺眼。因此,大英國協運動會的舉行,極有可能成為他們心目中能為印度政府帶來極大羞辱與傷害的良機。

 

自古以來任何帝國,甚至是現今世界大國榮耀夢想的實踐終有落幕的時刻,然而在苦難中受盡壓迫的百姓一代又一代的留下歷史的腳印。此時印度經濟成長數據與加權股價指數呈現一片榮景,廉價勞工與商品輸出成為印度政府及富豪心中的驕傲,但富者越富、窮者越窮,相信創造主已聽見受壓的靈魂與被汙染的大地所發出無聲的哀嚎。不禁要問,究竟何為真正的榮耀與恥辱?若我們不能從創世以來就愛我們的救贖主心中出發,或許我們也會被眼前五花八門、曇花一現的榮景所迷惑,在各種屬世的價值與判斷中迷失了自己。

 

印度阿印度,可知 神的恩典仍與你同在,天父無時無刻不在等候你,你是否願意揚起頭來仰望祂,並迎接那榮耀君王進來?當我們閉上雙眼時,看到的仍是天父那張向你微笑的臉。

 

「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傳好信息給謙卑的人,〔或作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報告耶和華的恩年,和我們 神報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賜華冠與錫安悲哀的人代替灰塵、喜樂油代替悲哀、讚美衣代替憂傷之靈。使他們稱為公義樹,是耶和華所栽的,叫他得榮耀。他們必修造已久的荒場,建立先前淒涼之處,重修歷代荒涼之城。那時、外人必起來牧放你們的羊群、外邦人必作你們耕種田地的、修理葡萄園的。你們倒要稱為耶和華的祭司.人必稱你們為我們 神的僕役.你們必喫用列國的財物、因得他們的榮耀自誇。你們必得加倍的好處、代替所受的羞辱.分中所得的喜樂、必代替所受的凌辱.在境內必得加倍的產業.永遠之樂必歸與你們.〔原文作他們〕因為我耶和華喜愛公平、恨惡搶奪和罪孽.我要憑誠實施行報應、並要與我的百姓立永約.他們的後裔必在 列國中被人認識、他們的子孫在眾民中也是如此.凡看見他們的、必認他們是耶和華賜福的後裔。」(賽61:1-7)

與印度家人一起站立

All India Prayer Convocation 代禱信(八)

 

2010/09/03

親愛的牧長及守望者,

 

主內平安!

 

感謝主垂聽眾聖徒為我們的代求,在過去一段時間我們與眾同工雖然在身、心、靈多有軟弱,辦公室設備亦有零星受損狀況,大會籌備財務亦漸吃緊,主的同在仍使得我們在祂所賜的平安中前行。

 

感謝主保守奧省同工的妻子手術進行亦順利,她目前已逐漸恢復當中,讚美感謝恩典信實的主!!!

 

在即將邁入猶太曆5771年的前夕,讓我們為中國與印度二大民族能在主的真道與愛中成為兄弟之邦代求!願 神得著亞洲二個最大的族群,因著彼此饒恕、彼此相愛與彼此成全免除二國之間所可能發生的爭鬥,使二大族群的百姓得著救恩,二國及其周邊鄰國皆能得蒙救贖,除去主再來道路上一切的絆腳石。

 

願主凡事包容、凡事盼望、凡事相信、凡事忍耐永不止息的愛充滿我們!也願主活水江河從我們腹中湧流,洗淨地土與萬物歷世歷代以來所沾染的汙穢並釋放地土上的無辜人血。

 

願主的眾子興起復興萬物,成就主救贖的旨意在東門諸國之中!

 

新年快樂!

 

主內末肢

為德&怡齡 敬筆

-----------------------------------------------------------------------------------------------------------------

中印衝突

 

中印領土爭議的背景

1913年10月13日,西藏、英國和中華民國中央政府的代表在西姆拉舉行三方會談。西藏的立場是要求承認和保證其完全完整的獨立地位,中華民國中央政府則堅持西藏是中華民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要求擁有西藏的外交和國防權利,以及一定程度的地方行政權利。英國則以劃分外藏和內藏的方案進行調和,並據此達成了一個三方協議,但中華民國中央政府最終拒絕在協議上簽字,並拒絕承認英藏雙方簽訂的任何條約和協議,即麥克馬洪線單方面地將部分西藏領土劃歸印度。結果這次會議並沒有任何成效,而中國亦一直沒有承認過麥克馬洪線,直至1940年代印度獨立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這個邊境問題一直都是懸而未決。

 

中印邊境戰爭始末

中印邊境戰爭是1962年6月或10月至11月間發生在中國和印度的藏南邊境的戰爭。雖然這場戰爭非常短暫,然而後果卻是影響非常廣大深遠的,中印戰爭間接說明了尼赫魯不結盟運動的構想是虛幻又不切實際,同時這場戰爭所導致的就是尼赫魯所發起中印兩大國帶領第三世界團結的不結盟運動和中印之間短暫的蜜月期,也在這一瞬間的戰爭爆發而破滅。並且導致後期一系列在喜馬拉雅山上的爭奪,從中造成雙方不少的傷亡,中印兩國也從二戰後也從最親密的盟友變成互看不順眼的死對頭,直到至今仍然互相提防嚴兵重守雙方軍事要地,不結盟運動的名存實亡使得印度和中國開始尋找戰略同盟的可能,以至於印度開始與蘇聯建立起親密的友誼以制衡中國,而中國則因為美國在戰略上需要而開始被拉攏並發展出正常的外交關係,同時這也使得印度的死敵巴基斯坦能夠延緩與印度爭奪競爭克什米爾的後遺症,並且找到制衡的天秤與中國作更進一步的外交發展,進而成為中國最友善的盟友。

 

中國與印度的邊界約2000公里,分西、中、東三段。到1951年前後,印軍向北擴張取得麥克馬洪線以南約9萬平方公里領土。此外,在中段和西段,印度亦佔得部分印中兩國爭議領土。中國政府提出談判解決邊境問題,未得印度方面的接受,在雙方會談破裂後,1959年的達賴喇嘛逃往印度受到庇護,中印開始交惡。1959年,印軍越過雙方實際控制線建立了43個據點。中國政府提出談判解決邊境問題,未得印度方面的接受。

 

 

麥克馬洪線示意圖

 

因為1960年後赫魯雪夫上台導致中蘇交惡,並且印度的總理尼赫魯在冷戰下暗中與蘇聯關係比較密切,同時也因為美國韓戰曾與中國為交火過,因而圍堵中國,所以兩大強權美國、蘇聯在當時意外地同時支持印度,並向印度提供武器、物資援助及國際輿論的支援,尤其是國際輿論的作用下,一同譴責中國入侵印度的戰爭行為,認為中國事先發起戰爭攻擊印度。

 

1962年6月起,印度總理尼赫魯發表前進政策,聲稱中國不應獨佔西藏。中方稱印軍向中國邊防軍開槍攻擊,死傷中國軍人數十人,同時印軍開始進入中國境內新建哨所。10月20日印方稱中國軍隊攻擊印度,戰爭開始。

 

1962年10月20日至28日是戰爭的第一階段。在東段,中國西藏的邊防軍佔領了藏南和達旺地區;在西段,中國新疆邊防軍驅除了37處據點的印軍。10月24日,中國政府發表聲明,提出停止衝突、重開談判、和平解決邊界問題的三項建議,提議雙方從戰前邊境線各自後撤20公里。印度表示無法接受,宣布印北地區進入「緊急狀態」,並在東線的藏南及達旺地區大力增援士兵。

 

11月16日至21日為戰爭的第二階段。11月14日和16日,印軍再次於中印邊境發動進攻。在東線,中國西藏邊防軍在東、西段對印軍施以反擊,至11月21日,中國西藏邊防軍佔領了印軍的16處據點。在西段,中國新疆邊防軍則佔領了印軍在班公洛地區的據點。由於印度軍隊在東線藏南、西線新疆失敗,印度朝野提議要求美國介入,當時印度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同意此說,向美國要求國際介入調停。1962年11月,美國介入並以物資支援印度軍隊。以此同時中國邊防軍宣佈停火,自動後撤,此後兩國即以麥克馬洪線為控制線,但爭議並未就此平息。

 

後來中國方面於11月22日零時起下令邊防軍全線停火。12月1日起,中國邊防軍開始全線後撤至1959年11月7日中印雙方實際控制線內,脫離雙方軍事接觸,實際上未再控制西藏藏南和達旺地區,另外還依約將繳獲的武器、軍車和軍用物資交還印方。1963年5月26日前釋放和遣返戰俘。

 

二國外交關係的改善

1979年印外長瓦傑帕伊(Vajpayee)訪華,1988年12月印總理拉•甘地訪問中國,之後高層互訪開始漸漸增加。隨着1998年5月印以「中國威脅」為借口進行核武器試驗後二國關係嚴重受挫,之後雙邊關係漸漸恢復和改善。2003年6月,瓦傑帕伊總理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雙方簽署《中印關係原則和全面合作宣言》,確認發展長期建設性合作夥伴關係;2005年1月二國舉行首次戰略對話,溫家寶總理訪印並簽署《中印聯合聲明》,宣布建立面向和平與繁榮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達成了《解決中印邊界問題政治指導原則的協定》;2006年和2007年分別推出中印友好年和中印旅遊友好年。

 

雙邊發展現況

由於中印漫長的邊界爭議沒有解決,二國間缺少互信基礎。至今為止,謹慎的中國政府高層沒有發出對印度挑釁性言論,但自1990年代以來,印度媒體、政壇對中國威脅的論調與日俱增,印度政府高層多次表達對中國的擔憂。1998年印度發展核武器以「中國威脅」為理由,前外交部長賈斯萬特•辛格在參加「21世紀民族特性與國家安全面臨的挑戰」發表「內有毛派叛亂分子分裂國家,外有來自中國和巴基斯坦等鄰國的威脅」[2]的言論,作為印度外長的普拉納布•慕克吉首次表示中國是「挑戰」,2008年11月4日慕克吉在印度軍事學院表示「在我看來,其中首要的挑戰有應對中國的崛起、維持周邊的和平以及處理好與大國的關係。」

 

潛在衝突危機

中國外交政策研究學者喬納森-霍斯拉格——《中國和印度:和平前景》的作者,日前對時代周刊表示,中印關係為目前國際局勢中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因為兩國人口眾多,21世紀中國和印度經濟預期將大幅增長。兩國的軍事力量發展也居於世界前列,都裝備有核武器,並且正在將勢力範圍擴展到大洋彼岸。這些年來,由於兩國之間的裂痕、美國在該地區的影響,中印之間的緊張關係可能升級為戰爭。

 

他認為,中印之間爆發戰爭並非不可避免,但是和平不能被視為理所當然。由於國內的壓力和不斷上升的民族主義,中印兩國在不發生衝突的情況下和平發展,實現國家利益的可能性越來越小。雙方將在各個層次展開激烈競爭,不僅是經濟方面,還有地區影響力,這將導致十分危險的情況。1962年中印戰爭以來,中印雙方都對彼此抱謹慎和懷疑態度。儘管他們進行了無數次協商,但是邊界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戰爭成為了阻礙中印關係發展的歷史傷痕。如今,對經濟利益的追求導致兩國之間的競爭加劇,尤其是在亞洲,這一勢態逐漸蔓延到高度政治化的安全和外交領域。印度必須走上工業化道路,中國的工業化進程發展良好,雙方將難免為原材料,主要是亞洲地區的原材料展開競爭,而且競爭將越來越激烈。這樣的競爭在緬甸、中亞地區、非洲和其他地方已經開始。

 

他指出,中國官員對印度的雄心持十分憂慮的態度。中國專家在著作中提到,印度軍方一直懷有成為印度洋霸主的雄心,積極發展與東南亞和東非的國家的關係。在公共領域,中國社會大眾對印度的態度非常消極,他們似乎從未期望印度跨入大國行列。現在,隨著印度的飛速發展,中國人非常擔心它將影響中國在亞洲的地位。他認為,中印軍事衝突首先不會以開戰的方式爆發。中國和印度對與緬甸和尼泊爾交界的不穩定地區的興趣與日俱增,因為這些地區盛產自然資源。如果這些國家出了什麼問題,代理戰爭極有可能在此地區爆發。

與印度家人一起站立

All India Prayer Convocation 代禱信(七)

2010/08/27

親愛的牧長及守望者,

 

主內平安!

 

過去一週經歷了主極大的恩典,從極大的爭戰中被主的平安大大充滿,感謝您們每一位主前的代求!目前大會單張已印製完成,我們即將以郵寄的方式將報名表及邀請信寄出。請您在禱告中與我們一同儆醒,靠主名宣告主所應許的得勝!

 

讓我們在禱告中一同宣告,印度屬乎耶和華!全印度的百姓要來敬拜祂!請與我們一起拿起主所賜的權柄解開印度之結,宣告印度的屬靈營壘要被打破,主耶和華的聖名要被高舉在印度次大陸每一個國家之上!

 

謝謝您禱告中的劬勞!

 

願主保守您全家平康,靠主耶穌基督聖名,凡事得勝有餘!

 

主內末肢

為德&怡齡 敬筆

-----------------------------------------------------------------------------------------------------------------------­­以下為本週代禱資料:

 

打開印度之結-克什米爾

地理位置與歷史爭端-

克什米爾位於印度次大陸的西北區域。直到19個世紀中期,克什米爾在地理上僅代表介於偉大的喜馬拉雅山和Pir Panjal山脈之間的峽谷地區。以當代的看法,克什米爾代表包括印度賈穆和克什米爾省(賈穆、克什米爾及拉達克地區),巴基斯坦吉爾吉特和俾路支斯坦(Gilgit-Baltistan)及阿薩(Azad)地區,以及中國行政區內的阿克賽欽和喀喇崑崙走廊。聯合國和其他地方個體則以賈穆和克什米爾來統稱該地理區域。

根據摩訶婆羅多[i](Mahabharata),康卜加斯[ii](Kambojas)在史詩時代以共和的政府系統統治了克什米爾地區。在前五百年,克什米爾地區成為印度教和(之後的)佛教的重要發展中心。最新平靜,在第九個世紀,克什米爾濕婆派(Kashmir Shaivism)興起。1349年,沙米爾(Shah Mir)成為了克什米爾的第一個回教統治者,并且開始了沙拉亭依克什米爾(Salatin-i-Kashmi)或史瓦的(Swati)王朝。在接下來的五個世紀中,回教專制君主統治了克什米爾。1820年, 錫克族在阮幾辛(Ranjit Singh)的帶領下併吞了克什米爾。1846年,根據恩瑞斯塔(Amritsar)條約,在古拉辛(Gulab Singh)帶領下的多格拉人(Dogra)從英國手中購買該地區,因此成為克什米爾的新統治者。在多格拉統治期間,該地區為英國屬地之一,一直到1947年為止。在巴基斯坦對當替發動入侵攻擊後,當地土邦的王公與印度簽署同意加入印度的協定。因著印度向聯合國提出請求解決爭端,當地因而畫定了一條臨時界線。因著此一問題的無法解決,形成印度、巴基斯坦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三國分治該地區的領土爭端。

佛教與印度教在克什米爾的發展-

佛教孔雀王朝(Mauryan)皇帝Ashoka經常獲得克什米爾舊首都斯利那加瑞(Shrinagari)建立者之名,該遺址現在只是現代首都外的一個廢墟。

克什米爾自古為佛教重要要塞。作為一個佛教學派,說一切有部[iii](Sarvāstivādan)學派主控了佛教在克什米爾的發展。東亞和中亞的僧侶都曾留下造訪此一王國的記錄。在第四世紀末期,著名的庫車[iv]修士鳩摩羅什[v](Kumārajīva)出生於印度貴族家庭,在克什米爾大師盤頭達多(Bandhudatta)的門下學習了長阿含[vi](Dīrghāgama)和中阿含[vii](Madhyāgama)。 他之後成為一個多產的佛經翻譯者,佛教因其譯著廣傳中國。

商羯羅[viii](Adi Shankara)在第8世紀末或及第9世紀初後參觀了之前曾存在的辯才天女寺[ix]Sarvajñapīṭha (Sharada Peeth)在克什米爾的遺址。商羯羅的傳記(Madhaviya Shankaravijayam)中提到這個寺廟有四個門為學者從四個主要方向。在南邊的門(代表南印度)從來未曾被打開,代表從南印度來的學者從未進入該寺之學院(Sarvajna Pitha)。在商羯羅在辯論中擊敗例如Mimamsa、Vedanta和印度教哲學其他分支等知名學者後,打開了在南邊的門,他也因此高登該寺廟智慧卓越者的王位。

阿毘那婆笈多(Abhinavagupta)是印度婆羅門教濕婆宗的重要神秘家,也名列印度最了不起的哲學家、苦行者和美學家之一。 他也被認為一個重要音樂家、詩人、劇作家、註評家、神學家和邏輯學家-他博學多元的性格,為印度文化帶來極大的影響。

他出生在克什米爾充滿學者和神秘主義者的家庭中,並且在多達十五位(或更多)老師和宗師的指導下學習哲學和藝術。他一生中完成了35部巨作,其中最大和最著名的是濕婆派大作坦托羅卡(Tantrāloka),一篇在Trika[x]和Kaula[xi]所有哲學和現實面象討論的廣博論文(今日已成為克什米爾濕婆宗)。 美學哲學是另一個他有重要貢獻的領域,其著作戲劇論注(Abhinavabhāratī),為其對婆羅達牟尼(Bharata Muni)的梵語戲劇藝術論典(Nāṭyaśāstra)的評論。

回教統治-

原本,克什米爾的穆斯林和印度教徒在相對的和諧中居住,因著克什米爾回教徒因蘇菲密契主義(Sufi-Islamic)的生活方式,與克什米爾梵學家的Rishi傳統相配合,於是在當地產生了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皆尊敬地方聖徒,並接受彼此祈禱方式的一種融合文化。 著名蘇菲派聖徒布布沙(Bulbul Shah)使拉達克卡虛格王子仁成沙(Rinchan Shah)改信伊斯蘭教,因而建立蘇菲亞那(Sufiana)綜合文化的。 根據這個準則,克什米爾穆斯林、印度教徒和佛教徒和平的共存。然而,隨著時間的改變,蘇菲亞那回教專制君主開始徹底遵行古蘭經中永恆伊斯蘭教的政策。

第一個回教統治者-史瓦的沙彌爾

在14世紀之初,一個凶殘的蒙古人杜魯札(Dulucha),穿過克什米爾北邊的柔基拉(Zojila)通道,以60,000人的重兵入侵略了該地區。如同帖木兒(Taimur)入侵旁遮普邦和德里,杜魯札以刀劍和火毀壞了無數的村鎮並屠殺了成千上萬的居民。他的野蠻攻擊結束了克什米爾的印度教統治。沙哈帝(Raja Sahadev)成為之後的統治者。再他統治之下,來自鄰近阿富汗邊界史瓦土邦的沙彌爾(Shah Mir)、來自拉達克的仁欽(Rinchin)和來自吉爾吉特大迪地區的蘭卡洽(Lankar Chak),在此峽谷的政治歷史中扮演了值得尊敬的角色。國王授予所有三個人封地首領的地位。

一些克什米爾人統治者,例如仁武阿比丁(Zain-ul-Abidin)國王,對所有宗教較阿克巴[xii](Akbar)更寬容。然而,不少克什米爾的回教統治者對其他宗教是不寬容的。其中,克什米爾沙耶王朝的西堪達布須堪(Sikandar Butshikan)國王常被認為是所有統治者當中最壞的,史學家記錄了許多他的暴行。由費瑞許塔所註史書( Tarikh-i-Firishta)曾記錄西堪達在克什米爾迫害了印度教徒,並且發布了一條命令將穆斯林以外居民的房子充公。 他同時下令打破所有「金黃和銀色圖像」。 該史書進一步記載:「與其摒棄他們的宗教或國家,許多婆羅門教徒選擇以毒物自殺、移居到原始的家鄉或是逃走。在婆羅門教徒移居後,西堪達在克什米爾下令將所有寺廟被丟下山谷,並打破所有偶像,西堪達因而得到偶像毀滅者的稱號。

錫克統治和土著王公領地-

在19世紀初以前,克什米爾從阿富汗的杜蘭尼王朝(Durrani Empire)的統治,和四個世紀蒙兀兒帝國(Mughals)和阿富汗人的回教統治,落入戰勝以上勢力的錫克族軍旅手中。更早,在阮基底奧(Ranjit Deo)死亡之後的1780年,賈穆的王侯和賈穆王國(到克什米爾榖的南部)的領土(直到克什米爾峽谷南部)為來自拉和兒的阮幾辛所帶領的錫克族所奪取。直到1846年,成為錫克族的附庸國。阮基底奧的甥外孫古拉辛(Gulab Singh)隨後在軟幾新轄下的法院服務,在之後的戰役中有突出的表現,特別在1819年錫克族併吞克什米爾谷地的戰役中為其效勞,因著他在軍旅中傑出的表現於1820年被任命為賈穆州長。因著他部屬柔拉瓦辛(Zorawar Singh)的幫助,古拉辛很快奪取了拉達克和俾路支斯坦直到賈穆東部和東北部地區。

第一次英國與錫克教徒的戰爭在1845年爆發,古拉辛想盡方法避開直到1846年的所巴昂戰役時他以一個極有幫助的調解人並亨利・勞倫斯先生所信任的顧問的姿態出現。之後簽訂了 二個條約,第一個條約將拉侯省(即西部旁遮普)劃給英國,第二個則將印度河以東和克什米爾峽谷的西半部的山區劃給古拉辛。在1857年古拉辛死後,他的兒子阮比辛(Ranbir Singh)將遜拉、吉爾吉特和拿噶爾土邦納入其王國之內。

克什米爾和賈穆的土邦於1820年至1858年之間被人為的且沒有連結的方式併構而成,一部分的原因為種族起源不同,另一部分原因則為此地區所經歷的帝國邊緣的獨裁統治。此地區由不同的地區、宗教和種族的住民所組成:東部拉達克地區的居民主要為信仰佛教的藏族;南部賈穆地區則混雜著印度教、穆斯林和錫克教徒的人口。人口眾多的中央克什米爾峽谷則為遜尼派徒穆斯林所居住。然而,其中也有少數但極具影響力的印度教徒生活在當中,特別是克什米爾人婆羅門及梵學家。東北部散居著種族源於拉達克地區、信仰什葉派伊斯蘭教的巴爾蒂斯坦人。北部則散居著英屬吉爾吉特,該區住民信仰相當歧異,主要信仰什葉派伊斯蘭教。而西部,則住著與克什米爾谷地種族的穆斯林。在1857年印度的叛亂之後,英屬的地區和之後被認定直屬英國的土邦成為英國的宗主國。

印巴獨立後至今情勢

印、巴分治後不久,雙方為爭奪克什米爾主權于1947年10月在克什米爾地區發生大規模武裝衝突,即第一次印巴戰爭。1947年12月,印度將克什米爾問題提交聯合國安理會。1948年8月和1949年1月,聯合國印巴委員會先後通過關于克什米爾停火和公民投票的決議,印巴均表示接受。1949年1月雙方正式停火,7月劃定了停火線。克什米爾分為印控區和巴控區,印巴分別在各自控制區內建立了地方政府。

1953年8月,印巴兩國總理會談後發表聯合公報宣布,克什米爾爭端應通過克什米爾公民投票來解決。然而,1965年6月,印巴圍繞克什米爾問題爆發第二次戰爭。1971年12月,在因東巴基斯坦脫離巴基斯坦而爆發的第三次印巴戰爭中,印度又佔了巴控克什米爾地區的部分土地。

1972年7月,印巴簽署了《西姆拉協定》,雙方同意在克什米爾地區尊重1971年雙方停火後形成的實際控制線。

為了解決克什米爾問題,印巴兩國領導人和部長級官員數次舉行會談,但一直沒能達成協議。1989年後,雙方在克什米爾地區不斷發生交火,兩國均蒙受巨大損失。

2003年11月23日,巴基斯坦總理賈邁利宣布,巴軍隊將從穆斯林的重要節日開齋節(26日)開始,在克什米爾印巴實際控制線的巴方一側實現單方面停火。24日,印度對這一建議表示歡迎,並于25日作出了積極回應。兩國軍方25日經磋商決定,自當天午夜起在克什米爾“國際邊境”、“實際控制線”和“錫亞琴實際接觸線”(印方稱為“實際地面位置線”)一帶實現停火。雙方同時表示,希望停火永久持續下去。

巴印兩國于2004年開始啟動和平對話進程,就包括克什米爾在內的一係列雙邊問題舉行定期會談。2007年10月,兩國完成了第四輪對話框架下包括克什米爾問題等8個議題的討論。

2008年10月21日,巴基斯坦和印度開啟克什米爾地區的貿易通道。這是自1947年巴印分治以來兩國首次在有爭議的克什米爾地區開啟貿易通道。

2008年11月26日,印度第一金融大城孟買遭到疑是來自巴基斯坦的恐怖份子襲擊,造成約174人喪生之後,印度指責巴國縱容境內極端組織滲透印度進行恐怖活動,要求巴國交出可能涉案組織首腦,但巴國以印度證據不足而拒絕,至今曾因克什米爾紛爭交戰三次的印巴兩國,關係因此急遽惡化。

2010年6月以來克什米爾地區近日發生多起暴力抗議活動,導致至少62人喪生。印度總理曼莫漢辛格(Manmohan Singh)8月中旬公開表達了在克什米爾地區加快創造就業機會的意願,朝着政治解決的方向邁出了重要一步。

 


 

[i] 是古印度兩大著名梵文史詩之一,成書於公元3世紀到5世紀之間。傳統說法稱史詩的作者為廣博仙人,但此人很可能只是傳說中的人物,並不存在。原始故事一直在民間流行,最早可以上述到公元前5世紀左右。摩訶婆羅多對於印度的哲學和宗教有很重要的作用,其中第六章中的《薄伽梵歌》已經成為印度教的經典。

[ii] 據傳為鐵器時代部族所建立之王國。

[iii]傳統佛教有三世的說法:已生已滅是過去,未生未滅是未來,已生未滅是現在。說一切有部認為,過世現在未來這三世都屬實有,因此被稱為說一切有部。他們主張「人無我」,而「法體有我」。他們分析一切的現象,分析為名法、色法,這些外在現象都是由極微(anu,類似我們所說的原子)所積聚而成。他們認為,假有必須依於真實。依於真實,才能夠成前後的相續同時的和合相及相續相。應用這個方法,去分析一切精神與物質的現象,直到不可以分割的單元,就是事物的實體自性。依於這極微的實體自性,緣起假有和合,就形成虛幻的世間。立有為無為一切諸法之實有為宗,且一一說明其因由,故稱為說一切有部,又名說因部。

 

[iv]庫車,是天山南重要綠洲,據《西域同文志》所載,波斯語「庫」為此地,「車」為坎兒井,縣城附近現有坎兒井遺址。《西域記》中的屈支國,則相當於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克蘇專區庫車縣。庫車在西漢初期即被稱為「龜茲」,當時以擁有人口8萬,誇稱為塔里木盆地絲路的最大都市國家。

 

[v]常略稱為「羅什」。中國佛教史上四大譯經師之一,南北朝時期佛教高僧。生於西域龜茲國(今新疆庫車一帶),其父鳩摩羅炎是從印度逃亡到西域的印度貴族後裔,其母是龜茲國王的妹妹。7歲時同母親一同出家,開始學習的是原始經典《阿毗達磨大毗婆沙論》,日誦經千偈,每偈三十二字,凡三萬二千言;在受具足戒後遇須利耶蘇摩轉學大乘佛教、主要研究了中觀派的諸多論著。

[vi]90 年代末葉,一部書寫在樺樹皮上的篇幅巨大的梵語寫卷現身古玩市場。這部寫卷就是(根本)說一切有部的長阿含(Dīrghāgama)。《長阿含經》之經文為四部中最長者,內容注重對應當時社會上其他宗教及哲學派別,從而顯示出佛法的究竟及佛陀的超越與崇高。它原本出自何處尚無定論,但是很多跡象顯示,它很有可能出自巴基斯坦的吉爾吉特地區。根據字體和碳14技術來斷代,這部寫本寫成於公元7-8世紀。

[vii] 本經重於律治,較諸其它阿含經,《中阿含經》經文不長不短,故名「中阿含」,分五誦十八品。內容述及八正道、十二因緣、四禪、緣起、六界聚、六觸處、十八意行等部派佛教教義,闡述善惡因果報應,勸人止惡向善,常以寓言故事啟發。

[viii] 商羯羅,是印度中世紀吠檀多哲學的集大成者、不二論理論家。商羯羅出生於喀拉拉,一生雲遊四方,致力於復興傳統印度教,駁倒了當時在印度占統治地位的佛教的「無我」理論,重新確立了關於個體靈魂的吠陀真理,進而把佛教逐出了印度。商羯羅認為最高的梵是世界的本源,世間萬物都是依靠梵而產生的,而梵並不依賴其他事物。他認為梵是一種絕對的、永恆的意識。它不具有任何差別與屬性,它既超越主觀和客觀,也超越時空和因果。他認為這個世界是梵製造出來的,而解脫就是親證梵與我的同一,即「梵我如一」。商羯羅的觀點與佛教有很多相似之處,所以他有時被稱做「假面的佛教徒」。

[ix]辯才天女是婆羅門教和印度教的一個重要女神。傳統上她被認為是主神梵天的妻子。在梨俱吠陀中娑羅室伐底(即辯才天女)僅僅是一個河神(娑羅室伐底河的人格化)。娑羅室伐底河相當於現代的哪一條河流尚無定論。梨俱吠陀時代雅利安人幾乎不知道恆河,吠陀中提到的河流主要位於今巴基斯坦和印度西北部,大多是印度河的支流。大乘佛教吸收了辯才天女的形象,將她作為文殊菩薩的配偶(大辯才天女或妙音佛母),而功能基本維持不變。

[x] 濕婆、力量和原子三者一體之教義。

[xi] 性力派中之考拉支派。

[xii] 阿克巴1542年10月15日~1605年10月15日)蒙兀兒帝國的第三位統治者(1556年~1605年在位)。他被認為是蒙兀兒帝國的真正奠基人和最偉大的皇帝。阿克巴是蒙兀兒皇帝胡馬雍之子,生於信德省的烏馬爾科特(今屬巴基斯坦)。他的父親因為比哈爾地區統治者舍爾沙的反攻幾乎失去皇位,後來在波斯國王太美斯普一世幫助下才重獲權力。阿克巴在13歲時繼承皇位,由白拉姆汗攝政。後者盡最大努力使蒙兀兒王朝的領地不被各地方統治者乘機瓜分。1560年阿克巴開始親政。由於意識到沒有印度教的支持就不可能在印度境內建立任何強大的帝國,阿克巴改變了幾百年來穆斯林統治者的做法,允許印度教徒擔任高級職務。他也與印度人中的職業戰士、好戰的拉其普特人結成了同盟。為鞏固這一聯盟,阿克巴與兩位拉其普特公主結婚。在獲得了拉其普特人的強大戰鬥力後,阿克巴致力於以武力擴大蒙兀兒帝國的版圖。在他統治時代,蒙兀兒帝國的疆域大為擴張,東西從阿富汗的巴爾克到孟加拉灣,南北從北部的喜馬拉雅山脈直到南方的戈達瓦里河。但是阿克巴的最大成就,乃是在蒙兀兒帝國境內建立起一套有效率的管理機構,從而遏止了國家的分裂,促進經濟繁榮。他的另一個引人注目的舉措是建立一種新宗教「丁伊—伊拉希」即「神聖宗教」,意為神的信仰,這是一種伊斯蘭教、印度教、基督教和瑣羅亞斯德教的混合物。其主要特點是:一神論,阿克巴為神主在人間的代理人,是教義的唯一解釋者。他希望以此來調和不同宗教信仰的臣民之間的矛盾。雖然他的嘗試失敗了,阿克巴始終維持了各種宗教信徒對他的忠誠,他對宗教的寬容令人難忘。儘管阿克巴自己目不識丁,他卻讓自己的宮廷成為文人和藝術家雲集之地。

 

 

 

與印度家人一起站立

All India Prayer Convocation 代禱信(六)

2010/08/06

感謝您們每一位的代禱!我們於7月25日返回印度,短短一週台灣行,能夠見到多位我們所敬重的牧長,及許多愛主愛人的弟兄姊妹,我們此行真是滿有主恩待與保守。我們要將一切讚美和感謝歸給愛我們的 神!

 

印度和台灣之間僅僅2個半小時的時差,讓我們身體調整了一個星期,不禁體會,在此 神國度鋪張開展的時刻,我們的靈、魂、身子都需要一同被轉化進入主真理的實際。感謝主讓我們從章長老寶貴的教導中學習到,萬物復興的起始在於 神兒女重新進入主所為我們所定的循環與命定。相信轉化要從 神家的兒女開始。當主的話在我們裡面,我們也在主的裡面時,我們就要遵行父的旨意到底!

 

過去一個月的忙碌中對主有極大的感恩,其中最讓我們興奮的是周牧師已接受全印度禱告大會(AIPC)的邀請,將於2010年12月1-3日印度首都新德里的聚集中擔任大會講員。在此也感謝您在禱告中不間斷的扶持,並為此行赴台主帶領我們與多位牧長及主內弟兄姊妹的美好團契向主感恩!特別感謝我們在台北的接待家庭,和頃力協助我們安排在台行程的學恕姊妹。願主按祂豐盛的恩典大大報答他們每一位!

 

主內末肢

為德&怡齡 敬筆

------------------------------------------------------------------------------------------------------------------------

以下為本週代禱資料,「印巴衝突」及「印度的榮譽殺害」,謝謝您的代禱!

 

今日,無論是單一國家的問題,不同種族和宗教團體之間的衝突,甚至是國際社會中難解的歷史難題,惡者的目標無非是製造紛爭與衝突,使得「民攻打民、國攻打國。」我們迫切為南亞靈魂得救代求之時,需要有從神而來的眼光,明白 神國度救贖的旨意不僅要得著靈魂,更要得著國家。 神國度的勝利來自於 神百姓主被真理充滿,以禱告劃破惡者計謀、以生命刺透惡者心臟。因此眾光明之子要穿上基督救贖的衣裳,等候靈、魂、身子被主轉化,預備好打主聖戰。

印巴衝突

 

就歷史角度來看,印度與巴基斯坦之間長久的衝突源於英國「分而治之」之離間統治,其政策不僅為今日的印、巴二國帶來破壞性的影響,就屬靈角度而言,藉由英國殖民統治的壓制與取利,種族歧視的靈也成功的與不平等、流血暴力、仇恨、貪婪、貧窮、驕傲及宗教等邪靈結合,造成對印、巴二國社會長遠且深刻的傷害。使得曾為一體的二造逐漸背離其多民族、多文化和平共存的傳統,雙方的仇視與衝突不僅成為南亞區域形勢不安定的主因,最後甚至使得巴基斯坦成為全球恐怖主義的溫床。當我們研究歷史演變的同時,我們要以從主而來相對的靈來透視屬靈情勢的成因與解決。

 

印巴雖然已成為現代的二個民主國家,惡者要分化他們的主因是,原本二國尋求自由獨立的領袖皆希望以自由平等之精神來建立獨立的國家。當我們稍稍瞭解巴基斯坦的建國領袖穆罕默德·阿里·真納的背景和思想時,發現原本加入印度國民大會黨的真納,希望以保障回教社群擁有相同權立的憲政體制來組成獨立的印度國。1920年真納退出國民大會黨時曾警告甘地,非暴力抵抗的手段不但會造成穆斯林與印度教徒之間的分歧,而且會在這兩群人內造成分裂。由此可見,惡者在印度政治體制轉化的過程中,利用了甘地採納自傳統的印度教信仰演化來的真理和非暴力主張,和回教背景的但尊崇憲政體制的真納政治主張的歧異,分化並傷害二國的國民,造成今日印、巴、孟加拉各自獨立的政治局面。使得獲得政治獨立和國家主權的三國,同時也得吞下互為仇敵的惡果,延害後代的子孫。

 

因此,當我們為印度代禱的時候,我們要求恩典信實的主在印度興起愛主、愛人的聖徒,被主真理的聖靈充滿,能夠跨越死亡,識破惡者詭計,跟隨著主耶穌基督的腳步成為和平之子。我們深知,歷史上任何受過屠殺、苦難、壓迫和不平等對待的民族最難做到的就是饒恕。然而主耶穌基督的寶血不僅能洗盡人類一切的罪,祂也和成為我們的救贖、公義與聖潔,能夠全然的買贖、醫治、釋放和除去所有神與人和人與人之間隔斷的牆,解決所有國家和民族間可能產生的深仇大恨,釋放所有的民族,轉化萬國百姓成為 神國度之子。讚美主!主耶穌的寶血不僅救贖了我們的靈魂,也給了每一位被贖者那勝過惡者一切邪惡勢力的確據。

 

 

印度的榮譽殺害

 

榮譽殺害(或習俗殺害)是一個家庭或氏族成員(典型受害者為女性)被一個或更多家庭成員(主要為男性)家庭成員謀殺.施暴者(寬泛而言甚至是整個社群)相信受害者為家庭、氏族或者社區帶來不名譽。通長被認定或懷疑帶來不名譽簽涉到以下幾種行為:(a)穿著打扮不合於家庭或社區禮儀,(b)想要終止或預防一樁被媒合的婚姻或渴望與自己所選擇的對象結婚,或(c)與異性或同性發生性關係。這樣的謀殺或謀殺的意圖肇因於一種認知, 認為維護名譽是殺害損害氏族或家庭名譽者的正當理由。

 

榮耀殺害在北印度時有發生(主要在旁遮普邦、拉賈斯坦邦、哈瑞亞那邦和比哈邦),多半發生在婚姻不為家族所接納的情況下,或因為與本身種性(Jat或Rajput)或宗教以外的人結婚。在Rajputs之中,當該種姓男女與其他種姓通婚時,已婚夫婦常被受唆使的家庭成員所殺害。

 

該種姓榮譽殺害的獨特性源於其好戰的文化,儘管受到現代化力量和非殖民主義化的壓力,該種姓仍堅信中世紀「保存種姓純淨」的傳承。在旁遮普邦發生了許多榮譽殺害事件。

 

在哈瑞亞那邦,榮譽殺害事件仍然零星的發生。比哈邦的Bhagalpur也為榮譽殺害而臭名遠揚。最近發生的案件是在Bhojpur一個叫做Imrana的16歲女孩,因警察所稱-道德保安會之實踐被關在她的房子裡面被燒死。在鄰居趕來救她前她已尖叫了為大約20分鐘,鄰居到達時發現她仍在悶燒之中。她被送往一家醫院進行治療,之後仍因傷重而死亡。在另一個案件發生在2008年5月,Jayvirsingh Bhadodiya槍殺了他的女兒Vandana Bhadodiya,並且以斧頭向她的頭砍去。2010日6月間,甚至在德里也發生了多起榮譽殺害事件。

 

一個具指標性的案件發生在2010年3月,Karnal地方法院下令執行對五名榮譽殺害涉案人員的判決,khap(地方種姓委員會)會長因於2007年6月下令殺害二名私奔結婚的同種姓成員(Manoj Banwala和Babli)。儘管有法院的保護令,他們仍被綁架;一個星期後他們的支離破碎的屍體被發現被丟棄在灌溉運河中。

 

榮譽殺害在南印度和印度西部的馬哈拉施特拉邦和古加拉邦是罕見的,甚至是不存。西部孟加拉邦過去100年間完全沒有發生榮譽殺害事件,主要受到改革行動派像Vivekananda、Ramakrishna、Vidyasagar和Raja Ram Mohan Roy等人的影響。

 

1990年,全國婦女委員會設立了一個法律實體針對北部印度某些族裔中榮譽殺害的問題進行探討。這個法律實體對憲法,法律和其他相關法條進行檢討並探討婦女在社會中所面臨的挑戰。NCW行動主義對印度北部鄉村榮譽殺害的減少有著顯著的貢獻。

 

根據巴基斯坦行動主義者Hina Jilani和Eman M. Ahmed的說法,印度婦女遠比巴基斯坦婦女受到政府和法律更好的保護免於榮譽殺害的傷害,他們同時建議受到榮譽殺害影響的國家能制定和印度相同的法律,使得社會各個階層能防止榮譽殺害的發生。

 

在2010年6月,印度的最高法院詳細檢討榮譽殺害事件的增長,下令中央政府和包括烏它邦、旁遮普邦、哈瑞亞那邦和拉賈斯坦邦等六個邦,對此社會罪惡採取預防的措施。

 

受到榮譽殺害不斷增加的震攝,政府計畫在國會雨季會期(2010 7月)中通過相關法案,已制定具嚇阻性的處罰。

 

 

 

與印度家人一起站立

All India Prayer Convocation 代禱信(五)

 

2010/07/12

親愛的牧長及守望者,

 

主內平安!

 

感謝您為印度、為AIPC大會及執行團隊的代禱,近日我們已對大會預算及報名費等有了初步的估算。Avi(執行團隊主席)也開始了拜訪各邦教會的行程。我們已計畫於本周六飛往台灣,當面向正在台灣服事的慕約翰牧師提出大會講員的邀請,同時盼望能與華人牧長分享關乎印度救贖與合一的異象,請您繼續為我們守望。

 

特別在大會中將有部分肢體需要大會全額補助報名、食宿並交通費。我們在禱告中深覺這是我們為所愛的弟兄所應付上的代價,請您在禱告中與我們同意,並求父神賞賜智慧給我們,使我們在募款的事上滿有 神同在與忠心。也請您為場地、旅館及走禱行程的安排與接洽守望。我們目前預訂有三天走禱行程(A.阿格拉/齋浦B.那格蘭),請為我們能有合適的安排代禱。

 

特別在此歡迎全球華人肢體一同來成為主的眼、主的口、主的手、主的腳和主的心,在這個恩典時刻,為印度並華人的命定站立在破口之中。

 

主內末肢

為德&怡齡 敬筆

------------------------------------------------------------------------------------------------------------------------

以下為本週代禱資料,謝謝您的代禱!

 

印度共產(毛派)武裝叛亂事件

印度共產(毛派)的叛亂是一種共產武裝團體與印度政府之間持續的衝突。

 

共產(毛派)叛亂始於1967年Naxalbari東部的村莊,目前已擴大及蔓延至印度中央和東部各邦,被稱作為「紅色走廊」。印度總理Manmohan Singh在2006年稱Naxalites已成為「到目前為止國家內部安全的最大挑戰。」2009年時他更發表國家輸掉了「與共產叛亂份子之間的戰爭」的談話。

 

共產叛亂份子聲稱該團體在最貧苦的農村人口中,特別是賤民和原住民中受到支持。他們頻繁地以爭取更多土地權及被忽視農民的工作權為訴求向少數民族、警察、並政府工作者發動攻擊-以在鄉村中發動反叛行為,類似人民解放戰爭的策略來反對政府。

 

印度內政部長G K Pillai認為,人民對於森林土地的取得並於其上的出產,及在採礦區和與水力發電區所該得的利益上,確有法理上的不平之處。但他也指出,共產反叛份子的長期目標是在印度建立共產主義的邦。內政部長強調,政府決心正面迎戰共產叛亂份子,並且致力於收回許多被佔領的區域。

受影響的地區

共產叛亂份子聲稱在印度的182個區內活動,主要在賈爾康邦、比哈邦、安得拉邦、強提斯卡邦、馬蒂亞邦、馬哈拉施特拉邦和西部孟加拉邦。受共產叛亂份子影響的區域北自與尼泊爾對交界地區直到南部卡拿達卡邦(2006)。在西部孟加拉邦受到叛亂影響的地區則在Howrah的西半部。強提斯卡邦是衝突的集中點(2007)。在西部孟加拉邦印度共產黨治理的區域,特別在Jangalmahal和Lalgarh地區,反政府的暴力衝突最為嚴重。當選的共產黨聲稱,CPI-M黨的執政者無法為其財富累積的合法性提出清楚的解釋,及無法成功的處理部分議題,使得他們因著對種姓歧視及貧窮議題的重視獲得執政權。叛亂發生地點與擁有豐富庫藏的產煤區之間有一種特別的關聯性。主要因為共產叛亂份子在發動攻擊前,已對目標區的社會經濟發展進行調查。

 

在強提斯卡邦,Salwa Judum武裝團體(BBC聲稱該團體受到邦政府的支持,唯該指控遭到邦政府的否認)因著共產叛亂團體的活動而產生。也因此成為支持共產游擊隊的行動團體以:對婦女殘暴、雇用童兵及劫掠和破壞建築物等指控大加攻伐的對象。然而這些指控,已遭到印度最高法院指派之全國人權委員會(NHRC)的調查結果所否定,因而確定Salwa Judum是少數民族在共產武裝份子殘暴的侵犯下,自發性組成的自衛團體。

 

在比哈邦,由持種族優越論的高種姓地主所成立的非法軍事組織Ranvir Sena,及被印度政府所禁止的恐怖組織,都曾以報復共產武裝份子為由,殺害了許多賤民階層的平民百姓。

 

類似的非法軍事組織亦在過去十年出現在安得拉邦。其中一些組織為:恐懼進程、綠色老虎、 Nalladandu、紅色老虎、Tirumala老虎、Palnadu老虎、Kakat iya眼鏡蛇、Narsa眼鏡蛇、Nallamalla Nallatrachu (眼鏡蛇)和Kranthi Sena。在1998及2000年有不少人民解放行動者被Nayeem幫會所謀殺。在2005年8月24日, Narsi眼鏡蛇的成員也在Mahbubnagar區殺害了數名個人權利行動家和教師。

 

 

歷史

共產武裝運動開始於Charu Majumdar及Kanu Sanyal帶領CPI(M)中的一支武裝團體在1967年5月25日,因著一個農夫因土地爭執在北部孟加拉的Naxalbari村莊被殺害的事件,發動對警察的攻擊。 同年,共產武裝份子成立了全印度共產主義革命家協調委員會(AICCCR),之後並從CPI(M)分裂出來,該組織於2000年後開始了與安得拉邦州政府的和平談判。

 

2002

人民武裝團體(PWG)回應安得拉邦政府7月所實施的禁令,向政客、警察和土地和企業主發動更多的攻擊。政府隨之亦加強安全防禦,被指控曾派遣警察及「綠色老虎」對可疑的PWG成員發動攻擊。警方亦在戰鬥期間享受不因對PWG反叛份子殘酷及殺戮行為受罰的特權。毛派共產主義中心的反叛者,在12月印度警方殺害其領袖後,加強了他們對印度安全部隊的武力抗爭。

 

2003

在安全部隊正面迎戰叛亂活動後,共產叛亂組織(特別是PWG),持續派遣游擊隊發動對警察和政府目標的攻擊,使得安得拉邦內的武力衝突日益增強。PWG以政府官員為目標,當年10月曾企圖刺殺該邦的最高行政首長,其目的就是為了吸引政府對其政治訴求的重視。

 

2004

這一整年仍有零星強度略低的戰鬥在PWG與政府部隊之間發生。反叛團體(一般相信為PWD)對警察和TDP政黨的攻擊,為當年最主要的衝突事件,並造成當年絕大多數的傷亡。六月下旬所宣布的停火協定,因雙方談判破裂僅僅維持了3個月。PWG於停火之初即向府發動攻擊,因而使的停火協定飽受威脅。

 

2005

安得拉邦政府和PWG之間的和平談判破裂後,共產反叛團體與國家安全部隊及準軍事團體之間的衝突,變得更加猛烈與頻繁。反叛者繼續使用大範圍但低強度的游擊戰術來攻擊政府機關、官員、安全部隊和準軍事團體。共產毛派反叛團體多年來首次,向邦內市政府目標發動了二次大規模的攻擊。除印度的東北和西北,有包括大多數南部、中央和北部共12個邦都發生了戰事。

 

2006年

共產毛派反叛團體的攻擊仍持續,政府和警察仍為主要攻擊目標。地雷攻擊也影響了藉由交通工具往來的平民百姓。反叛團體與警察之間的戰鬥導致雙方成員的傷亡,許多平民也在交火中受害。各邦戰況因安全部隊和警察反應的方式而有所不同。在安得拉邦,安全部隊某種程度上成功的維持掌控,並有效抑制反叛團體的叛亂活動。強提斯卡邦受害次深,反叛團體與受政府支持的村民之間的暴力衝突暴力日益增加。

 

2007年

這一整年共產毛派反叛團體與警察之間的戰鬥仍然持續。多數的敵對事件發生在強提斯卡邦。其中一次有超過400名反叛份子攻擊當地的一個警察局,許多警察被繳械及殺害。平民百姓陷入加入反叛組織或支持Salwa Judum的二難且二面受壓。根據報導,當年11月西部孟加拉邦Nandigram地區的Bhoomi Uchched Pratirodh,因著2005年通過特別經濟區法案後,部份土地遭到政府挪用及當地人口被迫遷徙,而湧現了反特別經濟區(anti-SEZ)的運動。二月起,參與這個運動的人開始與反叛份子聯合,阻擋警察進入該區。警方曾在Nandigram附近地區發現屬於反叛份子所遺留的武器。

 

2008年

平民百姓是共產反叛團體與政府安全部隊間持續衝突的最大受害者。在16個受影響的邦中,強提斯卡邦和賈爾康邦情況最為嚴重。唯一的正面發展是,強提斯卡邦極高的死亡人數已自2007年明顯下降。類似的,多年前反叛活動發生最頻繁的安得拉邦,其邦內的安全情勢已在死亡率大幅降低後改善。 不幸地,在以上二邦的情況得到改善之時,共產毛敗派勢力似乎將其力量轉移到奧瑞沙邦,使得該邦的情況逐漸惡化。

 

2009年

印度總理Manmohan Singh於2009年9月承認毛派份子已在印度社會極大部份,包括少數民族、貧寒農村並且部分知識分子和青年當中爭取支持。他補充說,「應付左派極端主義需要有細膩的策略-一種全盤的規劃,不能簡單地把它當作為治安問題來處理。根據報導,在2009年的上半年共有56次反叛攻擊事件。

 

2010年

在2月有24名EFR的準軍事人員在Silda Camp的攻擊事件中喪生,游擊隊員稱此「和平狩獵行動」的開始乃是應對政府近來向他們發動的「綠色狩獵行動」。在2010年4月6日,毛派反叛份子在印度中央強提斯卡邦的Dantewada區發動一系列對安全防護區的攻擊,造成76名印度士兵死亡及50名士兵受傷的慘劇。該攻擊為安全部隊向反叛組織發動大規模攻擊以來,傷亡最慘烈的事件。

 

2010年5月17日,反叛團體在Dantewada區所埋設的一枚地雷炸毀了一輛公共汽車,造成包括幾名特別警察(SPOs)和平民共44人死亡的慘劇。

 

2010年5月28日一列自加爾各答開往孟買的夜間火車意外出軌造成至少150人死亡。官員聲稱毛份子所進行的蓄意破壞導致此事件的發生。

 

2010年6月30日有26名CRPF人員在強提斯卡邦的Narayanpur區被埋伏的反叛份子所殺害。

 

l 第一次造成人員在戰鬥中死亡的叛亂事件發生在1980年。

l 四個最受暴力事件影響的邦為強提斯卡邦、比哈邦、賈爾康邦、和奧瑞沙邦。

l 自2006年1月到2009年8月間共造成2212人喪生。有超過40,000人因戰爭被迫遷移。

l 在2009年一年,估計有1,100個人死亡,其中包含600個平民、300名安全人員和200個反叛份子。

 

和平與衝突研究學院的研究結果顯示,共產反叛團體在反叛活動中曾吸收幼童協助執行不同的任務,因而使其暴露在傷害和死亡之中。然而同樣的指控亦落在政府所支持的反毛派Salwa Judum團體和協助各邦安全部隊維安的特別警察(SPOs)身上。

 

根據BBC報導,在共產游擊隊反叛的20年間,共有超過6,000個人在暴力事件中喪生。印度內政部所統計因暴力事件而死亡人數如下:

 

1996年: 156人/ 1997年: 428人/ 1998年: 270人/1999年: 363人/ 2000年: 50人/ 2001年: 100人以上/ 2002年: 140人/ 2003年: 451人/ 2004年: 500人以上/ 2005年: 700人以上/ 2006年: 750人/ 2007年: 650人/ 2008年: 794人/ 2009年: 1,134人

 

與印度家人一起站立

All India Prayer Convocation 代禱信(四)

2010/07/02

親愛的牧長及守望者:

 

主內平安!

 

惡者極盡可能的利用印度宗教、種族和政治環境中的矛盾與衝突,偷竊、殺害、毀壞無數的靈魂。我們向主呼求,祈求恩主向印度伸出大能膀臂,並興起與祂同工的禱告大軍,好讓我們同心夠靠主所賞賜的權柄,攻破各樣屬靈營壘,破除一切謊言、苦毒、仇恨、暴力、階級壓制、流人血、宗教、邪術、分化的靈所帶來,對印度眾百姓及鄰國的咒詛與轄制,釋放主的真理和醫治在印度這片土地上,救贖出一切受壓的靈魂和受造之物。

 

以下為本週的代禱資料,謝謝您的代禱!

--------------------------------------------------------------------------------

印度的恐怖主義及事件 (一)

 

印度的恐怖主義主要可歸因於宗教群體和Naxalite(共產游擊隊)激進份子的暴力攻擊。

 

直至今日,恐怖活動長期活耀的地區主要在賈穆和克什米爾、孟買、印度中央邦(Naxalism)和七個姐妹邦(獨立和自治權運動)。過去,旁遮普邦的叛亂曾導致了旁遮普邦並首都德里的恐怖攻擊活動。光是2006年,全國608區中至少有232區在各種叛亂和恐怖分子運動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國家安全顧問M K Narayanan曾在2008年8月表示,印度全國有多達800個恐怖分子組織。

 

印度(自2001年以來)恐怖攻擊事件總覽(* 50人以上死亡)

2001年

印度議會/Srinagar

2002年

(1)Raghunath寺廟/Akshardam寺廟/加爾各達/Kaluchak大屠殺/Qasimnagar大屠殺 *Rafiganj火車/(2)Raghunath寺廟/孟買/Kurnool火車

2003年

(1)孟買/(2)孟買/(3)孟買

2005年

Ayodhya/*德里/Jaunpur火車

2006年

Varanasi/Jama Masjid/Doda大屠殺/*Mumbai/Malegaon/西部孟加拉火車

2007年

*Samjhauta快車/Mecca Masjid/*海得拉巴/北方邦

2008年

齋浦爾/班加羅/艾哈邁達巴德/(1)德里/(2)德里/Malegaon/Modasa/Agartala

/Imphal/Assam/孟買

2009年

(1)Guwahati/(2)Guwahati

2010年

Pune/Dantewada/Gyaneshwari快車

新德里

2001年12月13日恐怖分子對印度國會議事廳發動攻擊,共有9名警察及議會職員在45分鐘的槍戰中喪生。隨後5名恐怖份子被安全部隊擊斃,並且身份被確認為巴基斯坦國民。攻擊發生在當天上午11:40上午(IST),正值兩院休會後的幾分鐘。

 

嫌疑的恐怖份子身著特攻隊的制服,乘車經由國會大樓VIP入口進入。在出示了國會及內政部安全貼紙後,他們的乘車進入了國會前廳。恐怖分子引爆威力強大的炸彈,並使用AK-47自動機槍步槍、炸藥和手榴彈進行攻擊。攻擊發生時,多名資深政府官員及200民國會議員正在中央議事廳中。隨即安全人員封鎖整個前廳,因此拯救了許多的性命。

 

2005年10月29日的爆炸案造成超過60人死亡及至少200人受傷的慘劇。爆炸傷亡人數之高,使得此事件成為2005年當年最致命的恐怖攻擊事件。僅次於此事件的是,發生在2008年9月13日的5枚炸彈爆炸案。

 

比哈邦

因著CPI-ML,People War,和MCC等叛亂團體的存在。邦內的地區警察和政客受到頻繁的攻擊。邦政府和治安維持系統的效能不彰使得邦內武裝團體的威脅日益升高,邦內因而發生了許多大規模的暴力事件。暴力的主要受害者多為無辜的老百姓(包括婦女,老和孩子)。警察裝備的不良(303步槍)使得他們無力與擁有AK-47和AK-56自動機槍配備的武裝份子交戰。武裝份子甚至使用地雷殺害埋伏的警力。

 

邦中種姓之間所存在的具大差距是好戰團體興起的主因。在印度自英國獨立之後,政府原本應藉由土地改革,分配土地給低階種姓及社會貧苦階層。然而高階種姓者仍霸佔大部份的土地,土地改革因著政治(種姓)派系的分立而無法確實的實施,這導致了疏遠感在低階種姓中逐漸增長。共產主義團體如CPI-ML,MCC和People War藉此煽動低種姓人民拿起武器,對抗富有者所創設的生財單位,他們開始以暴力殺害並佔有富有者的土地。

 

然而,高種姓者亦訴諸武力組成了屬於他們的軍隊-Ranvir Sena來與Naxalites交戰。如此,交戰團體雙方不斷藉由武力證明自己的霸權,導致了邦中發生無數起血腥的屠殺事件。邦中的警察因著無力採取任何行動而成為無言的證人。目前,因著許多武裝團體首腦遭到逮捕,Ranvir Sena的勢力已顯著減弱。然而其他小組織目前仍然活躍。

 

自此之後,印度全國開始了大規模的拘捕行動。特別在不久之前,德里和孟買警察就逮捕了一批嫌犯。此跡象顯示部份極端分子/恐怖團體已開始向此(德里及孟買)地區擴展並形成網絡。目前有關單位強烈的懷疑,比哈邦目前已成為由尼泊爾及孟加拉滲入,許多武裝團體及偽鈔/毒品批發商的轉運點。然而,近年來由不同種姓所發動的恐怖攻擊,確實已因著政府效能的提升而明顯減少了。

 

旁遮普邦

在70年代期間,印度的綠色革命為在旁遮普邦的錫克教社群帶來了經濟繁榮。這個趨勢也引發了錫克族中那-被印度教體系吸納的古老恐懼,因而導致錫克武裝份子的興起。

 

80年代,叛亂的情勢在卡利斯坦(錫克建國)主義再次興起並尋求自印度邦聯獨立的情況下逐漸增強且轉為猛烈。帶領此運動的Jarnail Singh Bhindranwale雖然無意尋求獨立,但亦不反對支持者中如此之願景。武裝團體於是開始運用武力來強調他們尋求脫離印度邦聯的訴求。不久之後,因著印度政府宣稱,鄰國巴基斯坦支持錫克武裝份子對抗政府,整個情勢因此變的更加血腥。而武裝份子也因此在1983-84年之前獲得錫克教社群廣泛的支持。

 

1984年印度政府發動藍心計劃,企圖截斷此一運動。印度軍方發動了對(在Jarnail Singh Bhindranwale帶領下加強防禦攻勢的)金黃寺廟複合社區的攻擊行動。印度總理Indira Gandhi下令軍方對該地區進行猛烈的砲轟,其中甚至使用了坦克車進行攻擊。在七十四小時的激烈戰鬥之後,政府軍隊成功地接管了寺廟。然而當地Akal Takht圖書館中的藏書和金黃寺廟主體,亦在攻擊行動中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害。根據印度政府的統計,印度軍方有83名士兵陣亡及249名士兵受傷;錫克武裝份子中則有493人死亡及86受傷。

 

同年,Indira Gandhi被2位錫克族保鏢刺殺身亡,一般相信整個事件導因於金黃寺廟的武力衝突。也因此,特別在新德里地區,發生了許多次反錫克族的暴亂。在1988年政府發動黑雷計劃之後,旁遮普邦警察首先在Julio Ribeiro的帶領下,之後在KPS Gill的帶領下,與印度軍方成功的壓制此一運動迫使其地下化。

 

1985年錫克教恐怖分子,成功的在一架自加拿大飛往印度的印航182號班機上引爆炸彈,造成全機329人罹難。此一事件成為加拿大歷史上,傷亡最慘烈的恐怖攻擊事件。

 

但當巴基斯坦首相Benazir BhuttoSikh,將關於旁遮普邦武力團體所有的機密情報,當作輸誠之禮送交給印度政府時,錫克恐怖主義及卡利斯坦建國的渴望自此被終結。印度政府隨即使用該機密情報,將武力攻擊的主使者及隱藏在軍方的反抗份子徹底清除。

 

1993年錫克武裝份子弭平後,曾有一段相對平靜的期間。然而武力攻擊的行動,因著旁遮普邦首長Beant Singh,於1995年被6個錫克教武裝團體暗殺而再度被挑起。這些組織包含Babbar Khalsa International、Khalistan Commando Force、卡利斯坦解放力量和Khalistan Zindabad Force。此後,卡利斯坦運動在加拿大及英國的錫克社群中,仍然獲得廣泛的支持。

馬哈拉施特拉邦

孟買是多數恐怖組織的首要攻擊目標,巴基斯坦的分離主義者為其中主要勢力。在過去幾年一系列的攻擊包括: 2006年7月在地區性火車上的爆炸案,到2008年11月26日史無前例的攻擊事件-包含孟買南區的二個主要的星級旅館,一個地標火車站和猶太Chabad的房子,遭到恐怖分子的圍困和攻擊。

 

恐怖分子攻擊孟買事件包括:

1993年3月12日- 13顆炸彈接連爆炸案,造成257死亡。

2002年12月6日- 在Ghatkopar地區公車爆炸案,造成2人死亡。

2003年1月27日- 在Vile Parle地區自行車爆炸案,造成1人死亡。

2003年3月14日- 在Mulund地區的火車爆炸案,造成10人死亡。

2003年7月28日- 在Ghatkopar地區公車爆炸案,造成4人死亡。

2003年8月25日- 二枚炸彈分別在靠近Gateway of India及Zaveri Bazaar的汽車上爆炸,造成50人死亡。

2006年7月11日- 七顆炸彈在火車上接連爆炸,造成209人死亡。

2008年11月26日到2008年11月29日- 造成至少172人死亡的計劃性攻擊。

2010年2月13日- 在普內的德國麵包店爆炸事件,造成了14個人死亡,至少60人受傷。

以上資料編譯整理自維基百科(AIPC-PM-T-1 2010/07/01)

與印度家人一起站立

All India Prayer Convocation 代禱信(三)

2010/06/24

親愛的牧長及守望者:

 

主內平安!

 

26年前,幾乎是近代史上最嚴重的工業傷害在印度的Bhopal發生,一日之間一萬五千多人失去生命,至今已有30萬人受害,日前中央政府向最高法院表達的意見,似乎為目前仍承受著沉重醫藥費負擔的受害者家庭帶來一線曙光。但轉眼又看到看美國和英國的漏油事件,心想:受造的人類和萬物,究竟還要承受多少的損失和傷害,主的百姓才能醒悟過來,明白我們唯一的解救是仰望公義的日頭,等候祂的判斷和醫治臨到我們!

 

對主而言,義與不義,善與惡之間是有清楚的標準的。無奈在罪的本性中,我們始終以個人的標準來評斷是非。從國家整體的角度來看,當執政掌權者無法在現有的的法律架構內,保障每一位國民自由安全的生活並尋求更高福址之權利時,這個國家明顯的是正在朝向一個喪失法紀的方向前行。進而,當一個國家的命定被隱藏或逐漸被遺忘,神的百姓也在一國之中顯得微不足道。

 

誠然,我們確實是那微不足道的。而全能 神的本意也正是揀選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世上輭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也揀選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為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我們相信這就是主的榮耀所在,叫一切憑著自己的優勢來掌管世界的,親眼看見主今日所要作成的,那人看為不可能的。

 

在印度的種姓制度下,印度國中那愚拙的、輭弱的、卑賤的、被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為的已多到不可勝數。即便是主內肢體,在真道和信心上輭弱的也不少。但我們所等候的是那讓枯骨復活的主,我們所信靠的是那賞賜新心、新靈的主。人子啊!你是否願意主的異象向你展開?你是否願順服主的啟示向枯骨發出豫言?主的季節正在轉換,起風時,你是否願意如同以利亞般束腰前行?

 

請與我們一同仰望那恩典完全的主,求主超然的啟示和話語臨到印度眾肢體和眾教會,讓我們同意主公義的判斷,因著主對大衛的應許,坦然無懼的來到永生神的殿中,代表印度通國的百姓,祈求恩主赦免罪孽、施恩憐憫,纏裹醫治,並用慈繩愛索將屬主的百姓奪回。

 

主內末肢

 

孫為德(Avi Sophie)

楊怡齡 (Yemin Sophie) 敬筆

與印度家人一起站立

All India Prayer Convocation 代禱信(二)

 

親愛的牧長及守望者,

 

主內平安!

 

「還有那些與耶和華聯合的外邦人,要事奉他,要愛耶和華的名,要作他的僕人,就是凡守安息日不干犯,又持守他(我)約的人。我必領他們到我的聖山,使他們在禱告我的殿中喜樂。他們的燔祭和平安祭,在我壇上必蒙悅納。因我的殿必稱為萬民禱告的殿。主耶和華,就是招聚以色列被趕散的,說,在這被招聚的人以外,我還要招聚別人歸併他們。」(賽56:6-8)

 

當我們與主同行並尋求明白主的誡命,我們清楚的認識到在以賽亞書中主確實將祂的殿稱作萬民禱告的殿。進入主殿的我們要事奉祂、愛祂的名並作祂的僕人,也就是以守安息日作為守主之約的記號。我們思想、尋求與遵行主「守安息日為聖」的教訓,因此更多明白主耶穌所應許那與父合而為一的喜樂(約15:9-11),同時讓所有如同我們曾經是列國中不蒙揀選的,因著遵守祂誡命而回到守約施慈愛的父懷中。

 

我們在德里的禱告院中,日夜為耶路撒冷求平安,我們深知來日這個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印度,若不能與主的選民一同站立,那將會是被分別在寶座的左邊的國與民,是絕對無法承受從創世以來父為我們豫備的國的。

放眼望去,那需要餵養的民如此之眾,印度通國一半以上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以下。這國中屬主的百姓若不能進入曠野向那失落的群羊宣告:飢渴慕義的有福了…究竟這廣大的百姓要如何走上永生的道路?來日,我們又將如何因著主選民的豐滿一同得福呢(羅11:12)?

 

我們為主在印度所興起的每一個祭壇,向主獻上感恩!我們相信現在就是那歷世歷代劬勞代禱者的眼淚和為義受逼迫者的鮮血在主座前匯集的時刻!我們相信這也是列國為印度百姓獻上的禱告要一同匯流的時刻!是否您(眾肢體及眾禱告殿) 願意再次求主興旺壇上之火,與那深愛這地百姓的一同仰望他們在信心中仍未得著的應許?

 

請繼續為每一位參與在代禱服事(為大會代禱但不克前來的)、大會同工(包含義工)和一同參與大會的服事者(講員、敬拜團、傳譯者及配合廠商)及大會會眾代禱。求主幫助我們每一位在禱告中領受天父的旨意,並相信當我們同心於獻殿節(光明節)聚集主前,那將是主顯明祂在創世之前所定,為祂所愛兒女行作奇妙大事的恩典時刻!

 

願主加倍報答您為印度所擺上的,願主的名崇高在全地之上!

 

主內末肢

 

House of Prayer for Jerusalem and All Nations (Love Your Neighbor In Jesus Ministry, New Delhi)

孫為德 (Avi Sophie)

楊怡齡 (Yemin Sophie) 敬筆

 

註:因著父的帶領,先祖自秦代遷徙至印度東北(目前印度Nagaland邦)的Avi弟兄與來自台灣的怡齡姊妹於耶路撒冷相遇,婚後夫妻同心回應主在耶路撒冷的呼召返回印度於首都新德里及奧瑞沙邦築壇及牧會。

 

2010/06/15

 

 

與印度家人一起站立

All India Prayer Convocation代禱信(一)

 

親愛的牧長及守望者,

 

主內平安!

 

今年的五旬節主日(2010/05/23),我們敬拜禱告在主殿中,首先為耶路撒冷求平安及為【Operation World】禱告手冊當日國家—西非代禱,最後我們同心來到主座前,祈求恩主以憐憫為念,赦免我們(印度)一切的罪惡過犯。恩典信實的主將那憂傷痛悔的靈賞賜給我們,我們俯伏在祂面前陳明我們的軟弱,至終得著在耶穌基督裡的平安,心中充滿了感恩。不多時,約在午後3-4點之間,天上降下難得的陣雨,頓時暑氣全消,我們對恩主的回應興奮不已。雖然今夏氣溫持續飆高,似乎將要破50度,但當我看到在高溫中的樹木和花草仍鮮活彩跳,我真知道 神的恩典常存。

 

但我們要正視一個事實,這個全世界人口排名第二的民主國家,政府效能的提昇趕不上於經濟成長的速度,廣大幅員上的貧苦百姓在每年夏天、冬天、雨季、乾季、恐怖攻擊、交通事故,醫療疏失…等零零總總的天災人禍中,成千上百的靈魂不停的消逝。因而當主打開我們的眼睛看到國中的寶貴生命在尚未體會到生命的寶貴時就無聲無息的殞落,內裡的傷痛強烈到讓人想把自己撕裂。

 

面對這樣的情勢,正在預備籌辦年底的【全印度禱告會All India Prayer Convocation】的我們,深知一個出於人意的聚會不能成為這塊土地的祝福,不禁問主:若主不顯出自己的榮耀,我們與此地百姓同居究竟有何意義?我們若不能與七年前感動我們在這地築壇的主同行,究竟我們能在祭壇上獻上什麼?我們若不能與眾肢體同心悔改主前,這個歷世歷代受盡外族侵略統治,遍地滿了無辜人之血的南印大陸,如何能被神羔羊的寶血所救贖?若主已在此地備妥祂恩典的宴席,但得著邀請的賓客無法赴宴,是否在列國中的聖徒能為著主自己的榮耀入列?

 

從主耶穌的教導中我們明白,當主準備好時,即便祂所愛的沒有準備好,祂仍將為著自己的榮耀讓拉撒路復活。你若能信,相信我們要一同得見主的榮耀!

 

 

主內末肢

孫為德 (Avi Sophie)

楊怡齡 (Yemin Sophie) 敬筆

201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