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畫家優席夫,認識先見的膏抹

 
 

透過畫家優席夫,認識先見的膏抹

2011/12/09 國度復興禱告會信息摘要

講員/章啟明長老

「由蒙祝福的畫家優席夫看先見的恩膏」座談會 12/17(六) 10:00-12:00 

看優席夫在TOD分享影音檔...

11月份下旬,我應邀前往花蓮教牧聯禱會分享,坐在華信航空飛往台東的飛機上,隨手抽出機上的華信雜誌,封面是一張色彩豪邁、光影反差強烈的原住民畫像,我的眼光立刻被吸引,並且翻到內文的介紹,標題是:「神所祝福的天才畫家—優席夫」。37歲才第一次繪畫創作,但是如今已是華人畫家中廣泛被歐美各國博物館、美術館及藝術愛好者收藏的畫家,是個渾然天成的天才畫家。優席夫的畫作用色大膽強烈、普普風格,當我翻開雜誌內頁的附圖,隨即聯想到10月下旬,教會的張蓬潔姊妹在國父紀念館主辦了一場基督徒畫展,其中就展出了優席夫的作品,由於印象突出,所以立即回憶出當時展出的作品,即是雜誌中呈現的畫作及畫家。

優席夫非繪畫科班出身,毫無繪畫基礎,37歲之前從未嘗試繪畫創作,如何能在短短數年間蜚聲國際,廣被愛好者賞識、收藏,闖出目前這番成就。

優席夫是花蓮阿美族,生長在基督徒家庭,有著原住民天生的美好歌喉,在教會中成長,也是敬拜領唱的歌手,原本計畫靠著天籟般的音樂恩賜,能在歌唱演藝界逐步高升、平步青雲,簽了經紀公司也與唱片公司合作發片、完成錄音,正開始宣傳發行時,由於經紀公司與唱片公司的糾紛導致一切活動終止,而且遭冷凍,五年內不能從事相同的音樂工作,於是樂團解散,團員打包回鄉了。優席夫當時非常沮喪挫折,不願回到故鄉遭族人異樣眼光、嘲笑,所以接受友人邀請前往英國藝術之都「愛丁堡」療傷。

那段日子優席夫埋怨上帝,覺得遭神離棄,所以連謝飯禱告都不肯,直到後來受邀參與在「天韻」的巡迴演唱事奉中,重回上帝的懷抱,認識真實敬拜的意義,明白上帝透過環境的破碎,重新塑造自己。

「上帝為你關了一道門,一定會為你再開另一扇窗。」這是優席夫刻骨銘心的經歷。

一次在友人的邀請下一起去希臘旅行,住宿在屋頂的民宿、沒有冷氣,睡到半夜三、四點,他見到三位天使抓起他的手舞動,對他說:「時間到了,現在要開始畫畫了。」起床後他感覺雙手充滿力量,於是回到愛丁堡便開始創作,而且一畫就是巨型畫作,一連畫了十幾幅大小畫作。一天有位友人看見優席夫的作品,甚為喜歡,便邀他參加友人在愛丁堡藝術節中的一項畫展,這便是神為優席夫打開一扇窗的開始。在畫展中,

他的畫作是第一個被訂購走的,此後他的作品深受收藏者賞識,陸續有買家出價收藏。

而優席夫也更深感受到神所以關掉他的演藝之路,避免他當時因著靈性不成熟,在演藝圈中迷失自我,如今經歷試煉、破繭而出、信仰更新,開啟一條從未計畫、想像的繪畫創作之路。

優席夫的畫作以大地色系詮釋原住民樂觀開朗的天性,他大量運用天空藍、火龍果紅、芒果綠等色系,襯托出原住民最美麗、自然的天性,在困難弱勢環境中仍有開朗、美麗的笑容展示出來,文章的編者形容優席夫俱有天生的才藝,似乎有著一雙魔幻之眼,能用光影與色彩渾然天成的表達,並帶給人們上帝的愛與正面積極的力量。

當我看到文章編者用「魔幻之眼」來形容優席夫的心靈眼光,不禁會心一笑,因我知道正確的解釋應該是優席夫因著異象、異夢而啟發了他原先就具備的先見「SEER」恩膏,神將原先他所擁有音樂敬拜恩賜,經過天使的觸摸,轉換成繪畫的恩賜與膏抹,這正是舊約以利亞對於以利沙要得著加倍感動的靈所做的註解「你若看見我,就必得著。」後來以利沙看見火車火馬的旋風將以利亞接升天去了,以利沙便開始得著以利亞雙倍的恩膏。

(列王紀下2:9-15) 過去之後,以利亞對以利沙說:「我未曾被接去離開你,你要我為你做甚麼,只管求我。」以利沙說:「願感動你的靈加倍地感動我。」以利亞說:「你所求的難得。雖然如此,我被接去離開你的時候,你若看見我,就必得著;不然,必得不著了。」他們正走著說話,忽有火車火馬將二人隔開,以利亞就乘旋風升天去了。以利沙看見,就呼叫說:「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戰車馬兵啊!」以後不再見他了。於是以利沙把自己的衣服撕為兩片。他拾起以利亞身上掉下來的外衣,回去站在約旦河邊。他用以利亞身上掉下來的外衣打水,說:「耶和華─以利亞的神在哪裏呢?」打水之後,水也左右分開,以利沙就過來了。住耶利哥的先知門徒從對面看見他,就說:「感動以利亞的靈感動以利沙了。」他們就來迎接他,在他面前俯伏於地。

舊約時提到先知為先見,吉姆哥爾在「先見」的著作中(以琳書房出版),清楚描繪出先見與先知兩種恩賜職事的合而不同。

【先知】的恩賜著重於聆聽神內在的聲音而說出神的話,運用信心啟動先知的恩賜。

【先見】的恩預卻是透過神在靈裡的感動而表達出來,特別是在音樂敬拜、繪畫、舞蹈、揮旗及文學藝術創作…等,先見的恩賜要在神同在榮耀的氛圍中被啟發。

而先知與先見的恩膏匯集成先知性水流,是相互輝映連動開啟的

(列王紀下3:15~20) 現在你們給我找一個彈琴的來。」彈琴的時候,耶和華的靈(原文是手)就降在以利沙身上。他便說:「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在這谷中滿處挖溝;因為耶和華如此說:你們雖不見風,不見雨,這谷必滿了水,使你們和牲畜有水喝。』在耶和華眼中這還算為小事,他也必將摩押人交在你們手中。你們必攻破一切堅城美邑,砍伐各種佳樹,塞住一切水泉,用石頭糟踏一切美田。」次日早晨,約在獻祭的時候,有水從以東而來,遍地就滿了水。

(撒母記上10:5~10) 此後你到神的山,在那裏有非利士人的防兵。你到了城的時候,必遇見一班先知從邱壇下來,前面有鼓瑟的、擊鼓的、吹笛的、彈琴的,他們都受感說話。耶和華的靈必大大感動你,你就與他們一同受感說話;你要變為新人。這兆頭臨到你,你就可以趁時而做,因為神與你同在。你當在我以先下到吉甲,我也必下到那裏獻燔祭和平安祭。你要等候七日,等我到了那裏,指示你當行的事。」掃羅轉身離別撒母耳,神就賜他一個新心。當日這一切兆頭都應驗了。掃羅到了那山,有一班先知遇見他, 神的靈大大感動他,他就在先知中受感說話。

由於先見的事奉在神榮耀同在氛圍中是格外被釋放、帶下強烈膏?的,所以撒母耳設立先知敬拜學校。

(撒母記上19:18~24) 大衛逃避,來到拉瑪見撒母耳,將掃羅向他所行的事述說了一遍。他和撒母耳就往拿約去居住。有人告訴掃羅,說大衛在拉瑪的拿約。掃羅打發人去捉拿大衛。去的人見有一班先知都受感說話,撒母耳站在其中監管他們;打發去的人也受 神的靈感動說話。有人將這事告訴掃羅,他又打發人去,他們也受感說話。掃羅第三次打發人去,他們也受感說話。然後掃羅自己往拉瑪去,到了西沽的大井,問人說:「撒母耳和大衛在哪裏呢?」有人說:「在拉瑪的拿約。」他就往拉瑪的拿約去。神的靈也感動他……一面走一面說話,直到拉瑪的拿約。他就脫了衣服,在撒母耳面前受感說話,一晝一夜露體躺臥。因此有句俗語說:「掃羅也列在先知中嗎?」

我們看見即使是掃羅內裡也有先知性的恩膏需被釋放進入命定,所以大衛登基後建立大衛會幕,按立敬拜利未班長亞薩,希幔,耶杜頓教導他們子女及族群成為先知,先見,說預言,唱靈歌


(歷代志上25:1~5) 大衛和眾首領分派亞薩、希幔,並耶杜頓的子孫彈琴、鼓瑟、敲鈸、唱歌(原文是說預言;本章同)。他們供職的人數記在下面:亞薩的兒子撒刻、約瑟、尼探雅、亞薩利拉都歸亞薩指教,遵王的旨意唱歌。耶杜頓的兒子基大利、西利、耶篩亞、哈沙比雅、瑪他提雅、示每共六人,都歸他們父親耶杜頓指教,彈琴,唱歌,稱謝,頌讚耶和華。希幔的兒子布基雅、瑪探雅、烏薛、細布業、耶利摩、哈拿尼雅、哈拿尼、以利亞他、基大利提、羅幔提‧以謝、約施比加沙、瑪羅提、何提、瑪哈秀;這都是希幔的兒子,吹角頌讚。希幔奉神之命作王的先見。神賜給希幔十四個兒子,三個女兒。

在台東的聚會中,神啟示我在原住民呼召中的利未人恩賜需要大大被釋放出來,優席夫只是被天使觸摸中的一位而已,需要開啟天門,使天使上去下來,帶來啟發轉化的恩膏,釋放更多的優席夫,在音樂、繪畫、雕塑、舞蹈、揮旗、運動、文學、電影、媒體…等藝術創作,成為先見型的藝術事奉者。

神賜給台灣隱藏的寶藏是無法限量的,神會釋放先知先見的恩膏,使台灣成為祭司及利未人的國度,榮耀遼遠的海島必將神的榮耀傳揚在列國中。

(以賽亞書66:19-24) 我要顯神蹟(或譯:記號)在他們中間。逃脫的,我要差到列國去,就是到他施、普勒、拉弓的路德和土巴、雅完,並素來沒有聽見我名聲、沒有看見我榮耀遼遠的海島;他們必將我的榮耀傳揚在列國中。他們必將你們的弟兄從列國中送回,使他們或騎馬,或坐車,坐轎,騎騾子,騎獨峰駝,到我的聖山耶路撒冷,作為供物獻給耶和華,好像以色列人用潔淨的器皿盛供物奉到耶和華的殿中;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和華說:我也必從他們中間取人為祭司,為利未人。」耶和華說:我所要造的新天新地,怎樣在我面前長存;你們的後裔和你們的名字也必照樣長存。每逢月朔、安息日,凡有血氣的必來在我面前下拜。這是耶和華說的。他們必出去觀看那些違背我人的屍首;因為他們的蟲是不死的;他們的火是不滅的;凡有血氣的都必憎惡他們。

必有極大的先知、先見團隊興起,帶著極大的恩膏與權柄向列國說話。

‧因為現在是 摩西 的日子        ‧因為現在是 以利亞 的日子
‧因為現在是 撒母耳 的日子      ‧因為現在是 以賽亞 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