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回教未得之民禱告

 
 

拓植教會的新時代

到目前為止,雖然教會在世界某些地方有突破,但是更仔細地看,就知道大部份的回教族群尚未被接觸到。有一小群人信主,可是多數常被同胞視為外人,他們不再像往常一樣說貼心話,也不再和親友往來。難怪這些回教徒在這種情況下,仍是未得之民。這些民族中,也有愈來愈強的反基督教情結。

回教徒在五百多年前,登陸了這些民族的土地,這些民族今日仍忠於回教。印尼雖歷經葡萄牙和荷蘭人的殖民統治,如今,本土的回教族群卻愈來愈努力持守他們的文化、宗教、身份,每個族群都築起日益增高的牆來抵擋。不論過去或現在,回教徒都視基督教為強加在他們身上的外來文化和宗教。宣教士愈努力使人歸信基督教,回教群體的抵擋就愈強。

回教群體抵擋福音信息,主要是因為福音將他們的百姓抽離回教群體。直到最近,宣教士大多還是讓剛信主的人進入教會,脫離原來的社區和生活方式,這通常使他們加入新的「屬靈家庭」,取代了原有的血源家庭,離開自己族群的文化,常常不再與先前的回教朋友來往。這和保羅對歌林多教會的勸告多麼相反啊!保羅說:「只要照主所分給各人的,和神所召各人的而行……有人已受割禮蒙召呢,就不要廢割禮。」﹝林前七17﹞

全球正在發生一項基礎性的改變,就是回歸保羅所遵從的原則,讓剛信主的人留在他們的社會文化環境裡。信徒被他們的社區視為真誠的回教徒,然而卻與同樣決志信主、順服基督的同胞,彼此相交。結果,藉由這些信主的回教徒,就有機會打進他們未得救的社區。

改變剛信主者的態度

過去,每當剛信主的人作見證談到他們所採取的步驟時,總是獲得掌聲。當他們分享自己所作的「犧牲」、與隨之而來的逼迫﹝例如家庭、社區拒絕﹞時,我們就喜樂。然而,這些作為已成了過去。如今,我們只要聽說剛信主的人脫離家庭,就必須滿懷遺憾,並對他們有一份責任感。神的計畫是要所有信主的回教徒,成為住在他們社區當中的活見證,而不是離開社區。這是他們的呼召!

當你展讀這本禱告手冊時,務要勞記這點。我們需要為受苦、遭逼迫的教會禱告,然而我們也需要為仍在回教群體中、愈來愈多跟隨基督的人禱告。我們需要為那些以文化上相關的方式彼此相交的人禱告,也要為那些被社區接納、敬重的人禱告,這些人是回教群體中信主風潮的潛在力量。當你禱告的時候,要相信這些沒有被逐出社區、在文化上仍然相關的信徒,有朝一日將會聚集在一起!

傳福音的新觀念

傳福音給回教徒的第一步,就是用神的眼光去看他們─透過神的角度去看回教徒。每個回教徒就像你我一樣,是神所愛的。這句話似乎是想當然爾,但有許多人卻因為害怕及不了解而退縮,以致無法以耶穌的愛去向回教徒傳福音。

在創世紀第十六章,我們讀到夏甲的故事,夏甲懷了亞伯拉罕的兒子以實瑪利後,就逃到沙漠去,結果耶和華的使者要夏甲回到她的女主人撒拉那裡,夏甲就把那地方取名叫庇耳拉海萊,意思是「看顧我的神」。而現在,回教徒的阿拉神卻是個距離遙遠又無法與人建立個別關係的神。讓我們為回教徒禱告吧!願他們能認識這位看顧他們、愛他們、垂聽他們呼求、為他們流淚哭泣、不願他們沉淪的獨一真神。在我們向回教徒傳福音之前,我們必須先省察自己對回教徒的態度並悔改。

回教徒遍布世界各角落,所以他們的文化、教育程度和道德也各有不同。有些人很虔誠且熟悉可蘭經,但也有些人只知道那些一再重複的禱告詞及傳統。由於所處之國別的不同,該國的文化及環境自然會影響他們生活的若干層面,但他們的信仰基礎大致上與一般回教徒無異,因此傳福音方式可說是類似的。然而,傳福音者不僅只是很熟悉聖經或對可蘭經也有了解就夠了,還必須認識所傳的那些人。

我們的目的不是要比較宗教,而是要帶領人明白主耶穌的救恩。千萬不要批評回教或穆罕默德,而要多方學習了解,然後進一步看出人內心真正的需要,並找機會分享你自己的信仰。

你可以分享個人蒙神赦免及醫治的見證,以親身的經歷來證實聖經的真理及神的性格。開誠佈公的交談永遠比辯解和爭論來得好。回教徒總是樂於聽朋友的一席話,所以要先學習作他們的朋友,成為一個好的傾聽者,真心關懷你傳福音的對象。許多回教徒會信主,都是因為感受到基督徒的愛所影響。

回教徒最為看重的是家庭。在整個回教世界中,回教徒是一群緊密交織、以家庭為導向的人。家人彼此相愛,也找機會相聚在一起;這樣的親密關係並不侷限於近親之中,還涵蓋到其他回教徒的家庭。即使在西方,回教徒也常聚在一起,定期舉辦野餐、郊遊等活動。回教徒幾乎隨時把家庭的需要放在個人的需要之上,與朋友見面時,總要詢問對方家庭每一份子的健康和身心狀況,因此問候總是又長又熱絡。

回教徒敬畏神,也對罪有感知。他們也知道宗教並未提供得救的保證﹝除非是在回教的聖戰中為國捐驅﹞;至於赦免,更是幾乎無望。為此,我們必須持續帶領他們了解自己需要一位救主。

回教徒極尊敬神的話,可蘭經也提到基督徒是「聖書的子民」。千萬不要稀釋聖經的真理或妥協,以「順應」回教徒的思想方式。要在平常的生活中隨時引用聖經,聖經是屬靈的寶劍,不善用它,無疑是把屬天的事淪為血氣的辯論。

傳福音時能使用可蘭經嗎?這個問題沒有絕對的答案,但試從回教徒的觀點來想一想:他們絕對不會接受從一個基督徒而來的可蘭經教導。回教徒會堅持,使用可蘭經的基督徒應該前後一致,接受可蘭經的每一點。如果別人視我們為「聖書的子民」,我們就該做個聖書的子民,想想看,一個回教徒若引用聖經來和你辯駁,你會作何感想?

要回教徒把神視為父親是很困難的。「耶穌是神的兒子」這個觀念是冒犯他們的,往往只有透過聖靈啟示,他們才能了解。回教的阿拉神有一百個名字,其中九十九個是已知的,最後一個名字不為人所知。傳說中,駱駝因看過阿拉的榮耀面貌所以知道這個名字。把神的真正性情告訴他們是很重要的。回教徒認為阿拉憐憫所有的回教徒,但並非愛全人類。

你可以找機會表現你的殷勤好客及具體的愛。回教徒多半大方好客,所以了解他們當地的習俗是很重要的。例如,中東的回教徒可能要多邀請幾次,他們才會接受。因為若太快接受邀請,在他們的文化中是魯莽,甚至是貪心的表現。若不明白此點,可能就會錯失和他們一起吃頓飯的機會了。

信譽是一個回教徒最為人所敬重的品性。一但回教徒起了誓、作了應許或承諾,他就很少會食言。信用所帶出來的,就是部族與家人之間的忠誠;然而當信譽有不保之虞時,同樣的信用也會引發攻擊之舉。因著對信譽和忠誠的高度意識,饒恕通常無法發生功效。

禱告是每一個回教徒日常生活的重要層面。在禱告中,回教徒都會多次直接說到或提到神,他們通常會用「若神願意」或「讚美歸給神」來結束一句話。回教徒一天至少要禱告五次,在清真寺裡、或在家裡都可以;在規定的禱告時間裡,他們會在馬路旁、飛機上、或市場裡禱告──不論人在哪裡,總是及時禱告。回教徒對所作的每一件事,都將感謝和榮耀歸給神,並「奉慈悲憐憫之神的名」。回教這個宗教涵蓋回教徒日常生活的每一個層面從理頭髮的方式,到可娶幾個妻子,回教為生活的每一個層面提供架構與組織。

如何為回教徒禱告

每個回教徒在神的眼中都既獨特又奇妙,我們要小心不可以籠統假設所有回教徒都一樣。不過,有些重點卻能幫助我們明白如何更有效地禱告。

為回教徒禱告時,極其重要的是,要以正確的心態對待他們為開始。每位回教徒都為神所愛,我們很多人因著誤解回教徒,所以沒有為回教徒禱告。我們不願意禱告,常常是出於自己的偏見和恐懼。我們在禱告之初,需要求神讓我們的心,充滿對他們的愛與熱情。我們也需要以信心禱告,信靠神會垂聽我們,並會以大能回答我們的禱告﹝參約十四12~14﹞。

回教徒相信,至高全能神是獨一無二的。回教徒和基督徒、猶太教徒類似,都相信神是永恆的創造主。回教徒又相信神是人所無法得知的,我們不可能真知道祂,也不可能以神為我們個人的救主,因為根據回教的說法,神是與人分離的。我們需要禱告,讓回教徒充分認識神的性格。

回教的世界觀,因著超自然意識、與稱為「津」﹝Jinn﹞的善惡之靈同在,而受到強烈影響。他們非常懼怕「津」,認為「津」要對疾病和不幸負責。迷信控制了日常生活的許多層面,導致回教徒過著充滿恐懼的日子。這份恐懼顯示,人心正將需要大聲的呼喊出來,而主耶穌及其權柄,恰能滿足這份需要。請以禱告抵擋恐懼,不容它影響回教徒。﹝參約壹四18﹞

加拉太書四22~25告訴我們,以實瑪利是按著血氣生的,是要為奴的。回教﹝Islam﹞的意思是順服,回教徒明白自己是神的僕人。回教徒透過回教,只能以奴僕的身分與神產生關係,完全順服神。聖經雖然也這麼說到我們與神的關係,但是並不完全。我們身為基督徒,靠著耶穌,已經從僕人而成為兒女了﹝參太十八3﹞。為回教徒禱告,願他們也能明白,神可望我們以兒女的身份來認識祂,而非以奴隸的身份﹝參太十八3﹞。

回教教導說,一個人必須做出足夠的善行勝過惡行,才能上達樂園﹝參弗二8~9﹞。即便如此,也不能保證得救。這種信仰所帶出的結果,就是許多回教徒難以充分了解赦罪的基礎,以致他們認為不必悔改,也不必饒恕。然而,聖經教導我們:要謙卑行事﹝參彼前五6﹞,真心悔改才能進天堂;除非我們饒恕別人,否則神不能饒恕我們﹝參太六14~15﹞。請為他們禱告,讓他們能自覺有罪,懂的真正的悔改,經歷神的饒恕、也能饒恕別人,並且認識到透過耶穌而有的得救確據。

當你為回教徒禱告時,千萬不要低估了聖靈的工作。要容許神教導你如何禱告﹝參太六14~15﹞,並與你分享祂對回教徒的心意。讓超自然的相遇,使眾多回教徒因此信主;更有許多人作異夢,在異夢中見到耶穌。唯有神能使瞎眼得開、使人心腸柔軟,也惟有神能使人真正知罪、創造新生命﹝參約十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