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需福音的回教徒

 
 

每個回教徒在神的眼中都既獨特又奇妙,我們要小心不可籠統假設所有回教徒都一樣。不過,有些重點卻能幫助我們明白如何更有效地禱告。

為回教徒禱告時,極其重要的是,要以正確的心態對待他們為開始。每位回教徒都為神所愛,我們很多人因著誤解回教徒,所以沒有為回教徒禱告。我們不願意禱告,常常是出於自己的偏見或恐懼。我們在禱告之初,需要求神讓我們的心,充滿對他們的愛與熱情。我們也需要以信心禱告,信靠神會垂聽我們,也會以大能回答我們的禱告(參約十四12~14)。

回教徒相信,至高全能神是獨一無二的。回教徒和基督徒、猶太教徒類似,都相信神永恆的創造主。回教徒又相信神是人所無法得知的,我們不可能真知道祂,也不可能以神為我們個人的救主,因為根據回教的說法,神是與人分離的。我們需要禱告,讓回教徒充分認識神的性格。

回教的世界觀,因著超自然意識、與稱為「律」(Jinn)的善惡之靈同在,而受到強烈影響。他們非常懼怕「津」,認為「津」要對疾病和不幸負責。迷信控制了日常生活的許多層面,導致回過著充滿恐懼的日子。這份恐懼顯示,人心正將需要大聲地呼喊出來;而主耶穌及權柄,恰能滿足這需要。請以禱告抵擋恐懼,不容它影響回教徒(參約壹四18)。

加拉太書四22~25告訴我們,以實瑪利是按著血氣生的,要為奴的。回教(Islam)的意思是順服,回教明白自己是神的僕人。回教徒透過回教,只能以奴僕的身分與神產生關聯,完全順服神。雖然聖經也這麼說到我們與神的關係是並不完全。我們身為基督徒,靠著耶穌,已經從僕人而成為兒女了(參太十八3)。為回教徒禱告,願他們也能明白,神渴望我們以兒女的身分來認識祂,而非以奴隸的身分(參太十八3)。

回教教導說,一個人必須做出足夠的善行勝過惡行,才能上達樂園(參弗二8~9)。即便如此,也不能保證得救。這種信仰所帶出的結果,就使許多回教徒難以充分了解赦罪的基礎,以致他們認為不必悔改,也不必饒恕。然而,聖經教導我們:要謙卑行事(參彼前五6),悔改才能進天堂;除非我們饒恕別人,否則神不能饒恕我們(參太六14~15)。請為他們禱告,讓他們能自覺有罪,懂得真正的悔改,經歷神的饒恕、也能繞恕別人,並且認識到透過耶穌而有的得救確據。

當你為回教徒禱告時,千萬不要低估了聖靈的工作。要容許神教導你如何禱告(參羅八26),並與你分享祂對回教徒的心意。讓超自然的相遇,使眾多回教徒因此信主;更有許多人作異夢,見到耶穌的異象。惟有神能使瞎眼得開、使人心腸柔軟,也惟有神(參約十六8)能使人真正知罪、創造新生命。

以下列出幾個為回教世界禱告的重點:

城市 ─ 國中之國

「族群」(people group)是指一大群個體,他們具有共同的語言、宗教、種族、居住地、職業、階級等等,而認為彼此享有某種親密的關係。

以宣教的目的而言,族群就是福音能以建立教會的方式加以傳揚的最大群體,其中沒有溝通、了解和接納的障礙。而「未得之群體」是指當地的基督徒尚未有能力對其宣揚福音的群體。

世界各城市正進行著劇烈的轉變。在開發國家,由於高出生率和人口遷移,城市人口正以驚人的速度成長。自一九七五年以來,非洲的城市人口成長的347﹪,中東是302﹪,亞洲城市也冇269﹪的人口增長。據估計,未來卅五年內將出現九十三個超級大都市(人口超過一千萬),其中有八十個位於開發中國家。

由於城市的規模和數量持續成長,人們將更飽受過度擁擠和貧久苦。和鄉村地區比起來,都市的窮人住的環境更差、營養更不良,健康問題更嚴重。

公元二○○○年時,每四個人中將有一個人住在都市的貧民窟或破舊的居所,其中有一半是兒童。

城市是語言、文化和種族的巨大組合,在城市中,充滿了各樣的族群。對那些尋求就業、教育機會和落腳處的人而言,城市是避難所和希望的代號。

從一九五○年代起,德國湧進大批的移民、難民和外籍勞工,境內出現了一個接近三百萬的土耳其族群。科威特這個國家幾乎完全仰賴外籍勞工,境內有一半人口是來自亞洲的流浪工人。在澳洲雪梨,80﹪的都市計程車司機是黎巴嫩人。美國境內有大約一百萬的伊朗人,其中有許多是來自接受教育的交換學生。由於西班牙是北非通往歐洲的要道,境內有為數不少的北非移民,沙烏地阿拉伯更贊助資金,在馬德里建造了歐洲最大的清真寺。

每個城市的需要都不一樣,因此教會必須了解神對其所在城市的特殊策略。

 

禱告

1. 世界各城市充滿無數的需求和機會,在城市中有許多來自外國的回教徒,他們沒有機會近基督徒。為這些回教族群禱告,讓他們能聽見耶穌的福音。

2. 求神讓我們了解祂對城市的心意和策略,反問你自己和你的教會能城市的具體需做些什麼。

3. 在大城市中,婦女和老人特別顯得孤立,找出方法去接近我們城市和鄰里中回教徒的老弱婦孺。

4. 在開發中國家,90﹪城市的傳道人沒有受過神學訓練或缺乏實際的都市宣教訓練,為這些屬靈領袖能接受裝備禱告。

 

 

大學院校

現今馬利境內的廷巴克圖(Timbuktu)只不過是圖阿雷格人的一個小聚落,過去卻曾被視為非洲最重要的回教中心。儘管廷巴克圖這個地方比任何地方都寂寥,卻曾是非洲朝聖者往麥加朝聖之旅的起點,也曾是回教的學術領導中心。如今,廷巴克圖雖只是個小綠洲,但成為強大、詳加規劃的回教學府之策略方向,卻未曾稍變。

開羅的愛資哈爾大學(Al Azhar University)建於第十世紀,是現存最古老的高等學府,也是研習回教的中心。該校現有九萬名學生,他們差派學者到世界各地教授回教。

一九九四年,有二千名中非共和國的學生獲得獎學金,到沙烏地阿拉伯學習回教;在開羅,目前也有八百名查德的學生在修習回教。

在海外讀書的馬來西亞學生數目比該國國內的大學生人數還多,來自北非的學生也充斥在歐洲的巴黎、倫敦、和阿姆斯特丹;另外,現在也有許多伊朗的學生在海外唸書。

在美國,回教基本教義派吸收成員的主要場所是大學校園,許多擁護回教基本教義的團體在全美都有大學生的活動,這些學生社團有充裕的經費、專業化的組織,專以回教學生為目標。美國回教專家哈德(Yvonne Haddad)說:「為避開祖國警方的監視,美國的回教徒學生已被吸納,組成各式各樣的回教社團;在這裡,他們得以聯合不同國家的學生,為國際性的領袖網絡佈下基礎。」

從過去的歷史可知,學生曾對社會、政府,和國家產生衝擊,他們是改變的動力,而魔鬼和神更是不斷在搶奪這些未來領袖的心靈與委身。

 

禱告

1. 大學院校的校園也給基督徒提供管道與機會,向許多未得的教師與學生作見證,為積極的福音行動和作見證禱告。

2. 為離家在大學院校求學的回教徒學生禱告,不論他們是在本國或在外國求學,都能找到基督。

3. 求神恩膏目前在大學院校服事的機構與學生事工,像學園傳道會、學生歸主協會(Students for Christ),使他們多結果子。

 

 

民間回教

阿尼莎(Anisa)發現自己日益焦慮。她嫁給阿米加得(Amjad)將近兩年,一直沒有懷孕。她開始感覺到公婆和親戚的態度改變,一想到後果就嚇壞了,因為丈夫可能會另娶一妻,或者休了她。她急切想知道答案,就上了開往聖人朱拉尼(Baba Julani)的墳墓所在地(努爾樸沙利夫──Nurpur Sharif)的火車。雖然他已經去世幾百年了,但仍有許多人前往他的墳墓,尋求他的能力來滿足需要。於是阿尼莎盼望,在他墳墓所顯出的大能,可以讓她為丈夫生個兒子,挽救她的名譽。

雖然許多人認為回教徒是一群堅固的正統信徒,但它還是混雜著比回教歷史還久的民間信仰(通常是泛靈信仰和印度教)。最近聞週刊報導印尼的一篇文章,將這點說明得相當好。人們傾向於如此描述爪哇人:「¼¼彷彿他們是回教徒。他們向祖先燒香,相信自然界充滿神靈。」他們相信dalang(皮影戲操縱者)擁有超自然能力,也去拜訪dukun(或巫師),來解決他們的問題。大多數回教徒,對於可蘭經和傳統所茵定的宗教原則,往往是又愛又怕。他們害怕「惡眼」所流露的嫉妒,害怕生病,害怕邪靈,卻又愛慕能力。人們通常可透過聖人代求得到Baraka(或稱祝福的能力)。在回教的不同地方,聖人有不同稱呼:pirs、walis、babas、或maraborts。有人會說,真正的回教禁止這些作法。

不過有時候,這代表他們內心切望知道神真的聽禱告,也會回應禱告。他們在尋找一位能填補他們與神之間鴻溝的中保(參伯九33~35)。

在我們為這些民間回教徒(代表著全球絕大多數回教徒)禱告和接觸他們上,這意著什麼呢?它意味著:我們必須求主耶穌滿足他們的需要,並向他們啟示祂自己才是那位保護者、供應者和中保(參提前二5)。

 

1. 求神將祂自己,透過異夢、異象、神蹟、奇事,啟示給這些信仰民間信仰的回教徒。

2. 禱告使他們仰望耶穌來保護、供應他們。

3. 為那些想在這些社區傳耶穌的人禱告,求神賜下屬靈的保護和大能。

4. 我們往往透過傳統來看待事物。我們可以為兒童禱告,讓他們能尋找真理和智慧,並且藉著如此行,進而找到一切真理的源頭──耶穌。

 

 

對神的熱心

「他們向神有熱心,但不是按著真知識。」(羅十2)

回教是一個完整的信仰與行動體系,緊密地和今世的生活結合。一名非洲的回教基本教義派人士指出:「可蘭經中關於社會問題的題材,要比默想的經節多出一百倍。在Sunna經中,隨便找出五十處經文,我們都可發現,只有三或四處提到禱告,少部分是有關道德,其餘的都是處理社會、政治、經濟、法律和政府問題。」

回教基本教義派非常關心社會腐化的問題。當他們看到禁藥、酒精、娼妓、色情、同性戀和犯罪問題日益嚴重時,他們試圖以武力來保護社會。不論是政府或恐怖分子,都用武力來恢復社會秩序。

耶穌說,祂的國度不屬於這世界,否則祂的僕人會起而爭戰。戰爭常常只是暫時解決了世界的問題,十字軍就是教會採用屬世方法去達成屬靈目標的例子,結果卻帶來長久的負面影響。許多回教基本教義派人士認為,西方社會是對回教文化和信仰的一大威脅,因為他們對基督徒的認知是道德鬆散。

根據某些回教徒的說法,基督教既軟弱又腐化,無法教導好的道德。他們總是把西方社會當作基督教的產物,認為一些屬世又不敬虔的觀點是基督教信仰的代表。對許多回教基本教義派人士而言,解決社會、政治、經濟問題的方法就是:更多操練回教信仰並且不斷敵擋非回教勢力。他們認為,經由法律、強制命令和教育,社會可以變得更好。

對基督徒來說,社會和道德問題的最終解決之道,在於人心能經歷超自然更新的巨大轉變。我們對某些回教基本教義派人士的道德憂慮,可以表示認同;但耶穌已經給我們截然不同的解決方法。「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四6」

 

禱告

1. 求神除去我們對回教基本教義派分子的懼怕,而用愛心來取代。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參約壹四8)。

2. 讓回教徒能真正了解西方文化和基督教之間的差別。他們把方社會的腐化價值觀和基督教信仰視為一體,使得他們難以接受福音。

3. 全世界的回教基本教義派分子都能覺醒,渴慕靈裏的重生,真正蒙神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