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教徒歸主記實

 
 

回教徒歸主記實

虔誠生命的大能

 

一九九五年八月廿四日是布魯斯‧馬太 (Bruce Matthews) 安息主懷的日子。過去三年來,布魯斯在前蘇聯中亞的一個回教城市中教英文,學生和同事都推崇他是領袖及模範老師。在他去世的前一天,布魯斯於就寢前就連連抱怨胸痛。數天前來探望他的父親隔天一大早去叫醒他時,發現他已在夜裏斷了氣。布魯斯享年卅七歲,未婚。

聖經教導我們要數算自己的日子。布魯斯在過去的三年中,都是在孤獨、對身心靈不佳的環境下生活與工作。他不斷為自己所處的城市禱告,也為他所接觸的人禱告。他參與宣教機構的服事已有十年之久,在追求神國的事上可謂不遺餘力。他放下了自己許多「合法的權利」,為了讓別人可以得到生命,使耶穌被尊崇。

他的一生是我們的榜樣──「放下那些不能永存的,為要得著那永遠不會失去的」。在他去世的那天早上,有個年輕人來訪,他是布魯斯的好友。當他聽到這個消息時,哀痛萬分,忍不住掩面哭泣。與布魯斯同住的回教家庭也悲慟不已。他跟這個家庭住了一年多,對他們來說,布魯斯就像他們的兒子一樣,他們的孩子也都把他當作叔叔看待。

次日清晨,又有另一個家庭來訪,是布魯斯的女學生和她父親。這位父親是某個村子裏的回教教師。布魯斯常去探望他們,並多次向那位父親分享自己信主的見證。這女學生將她父親所說的話翻譯出來:「他教導我們許多關於作基督徒的事;他是我父親最好的朋友,沒有他,我父親該怎麼辦呢?」那位父親說,他就像其他人一樣地愛布魯斯,他說:「無人能像他。」

 

禱告焦點:

1. 為布魯斯與友人分享的生命之糧能進入每個人心中並開花結果禱告。

2. 求神興起其他人來接續布魯斯的服事。在回教前線生活及工作的福音工人常會面對許多困難。求神施恩並膏抹他們的生命,使他們被保護、身體健康、得供應。

3. 為他們在環境壓力下仍能勇敢作見證禱告。

 

 

歸主者

有個年輕婦女被她兩個哥哥拖到家裏的地下室,大哥把她推到牆邊,拿一把上了膛的槍對準她的口說:「背叛耶穌就能活命,重返回教就不會死。」那名婦女嚇得來回望著兩個哥哥,她知道她的新信仰帶給家人莫大的恥辱。按照宗教的傳統,她哥哥必須負責把她治死。

早在幾個月前,她的家人就不承認她並逼她離開家,後來又突然邀她回家。他們拿好多禮物熱情地接待她,全家人包括父親在內,似乎都忘了她背叛回教這件事。

到了晚上,她的父親對她說:「若你愛我和這個家,你就必須重新回來信回教、不再讀聖經並要否認耶穌;不然,你將會令我別無選擇。現在就作決定!」

處在愛家人及愛主的夾縫中,她知道自己只有一個選擇。「耶穌向我顯出了祂的大愛,祂除去我的罪也醫治了我。當我讀聖經時,祂對我說話。我不能背叛我的主。」如今,她站在哥哥的面前,柔聲地說:「你們殺不死我,因為耶穌已除去我的罪,祂應許我會永遠活著。祂在天上已為我預備了一個地方,你們殺不了我,因為我現在有永生。」她的哥哥們氣得發抖,大哥扣了扳機,但什麼事都沒發生。他又開了槍,結果,仍然什麼事也沒發生。他們氣得把妹妹帶到大門口說:「走吧,永遠不要再回來,對我們而言,你已經死了。」

幾年之後,她的哥哥及家人都信了主。

 

禱告焦點:

1. 全世界有許多主內的弟兄姊妹因為堅信主耶穌而面對被拒、趕出家門、受折磨、被逼迫及喪命的處境。今天,讓我們在禱告中陪伴他們一起面對並支持他們(參雅一12)。

2. 為受苦的信徒有主的恩典禱告,使他們能在試煉中忍受一切,並以愛饒恕那些逼迫他們的人 (參帖前一2~5)。

3. 為回教世界因著信主的回教徒所作的見證而有更大的突破禱告 (參林後五14~20)。

 

 

敵人變成弟兄

這是黎巴嫩基督教人民自衛隊一位戰士的見證,分享耶穌如何用神的愛來取代他對回教徒的仇恨。

※你的家庭背景是什麼?

「我生長在一個非常虔誠的天主教家庭,父母親總告訴我們,上教堂是我們的責任,可是教會一直都不能吸引我,那裏沒有生命。我有許多與神有關的問題,可是就連敬虔的宗教領袖,也不能回答我的問題。當我八歲時,黎巴嫩暴發了戰爭。戰前,基督徒和回教徒生活在一起,宛如一家人;但現在,人們告訴我,回教徒是我們的敵人。我就和其他的孩子沒什麼兩樣,以自己的父親為傲,他跟隨基督教人民自衛隊去打、去殺;我還親眼看過自衛隊帶回來的手臂和耳朵,他們以此為戰利品。長大後,他們就教我使用槍械,並要我效法父親。」

※仇恨在何時進到你的生命裏?

「我曾見過許多親戚被倒塌的建築物壓得粉身碎骨、或是被敵人割破喉嚨,但最可怕的,是我姊姊的死。當時她廿三歲,已經訂婚,準備要結婚了;一天傍晚,她正在睡覺,一顆炸彈爆炸了,我們的房子變成一堆瓦礫,她也死了。在葬禮中,我咒詛神、咒詛基督教、咒詛回教、咒詛生命、咒詛我自己、咒詛每一件事,我又沮喪又憤怒;一回到家中,我就把屋裏的每一張宗教圖片都毀掉,我所能想到的,就是為姊姊復仇。在我十七歲那年,我正式加入基督教人民自衛隊,開始持槍攔車、逮人,並作保鑣的工作。」

※那你的生命在何時開始有屬靈上的轉變?

「我的生活愈來愈糟糕。我開始吸食海洛英,並用性的罪惡來填滿我的生命,但我卻仍覺虛空,也很難得快樂,我就這樣過了四年。在廿一歲那年,我開始想,也許神可以填補這空虛。家裡只剩一張耶穌的圖片還沒被我毀掉,我就對著這張圖片說話,卻感到耶穌在對我生氣;於是我就向祂道歉,並向祂求助,我可以感覺到,祂在對我微笑,與我親近。這為我心中的黑暗帶來平安和亮光;現在,我有一個指望,就是耶穌可以幫助我。」

※你第一次遇到真基督徒的情形如何?

「我遇到一個真實的基督徒,他告訴我耶穌可以醫治我這罪惡的生命。我馬上就知道他是對的,但因著驕傲,我並不就此承認,反以暴力相向,來恐嚇他;但面對這恐嚇,他卻以愛回應,此舉有如當頭棒喝,使我大為震驚。過了三個月極度沮喪的日子後,神叫那個真基督徒再來找我,但因我曾威脅他,以致他心懷畏懼。最後,他終於順服神;當他看到我已預備好,要和他一起上教會時,他甚感訝異。教會的人親切地歡迎我,有如老朋友一般,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彼此相愛、按聖經而行的基督徒。我從未聽過有關耶穌進入我心、救我脫離所有問題的信息,而對耶穌的神聖,我也心懷畏懼;不久之後,我看到一個異象:手上有釘痕的耶穌張開雙臂,以溫柔的聲音說:『進到我懷中來,我將帶領你,不用害怕!』我感到有一股能力臨到我,我就舉手宣告,我要接受耶穌進入我心。他們與我一同禱告,我知道我已決定把生命交給耶穌。在家中,我對母親發怒,卻無法咒罵她,或惡言以對。這是因為耶穌在我心裏嗎?我在心裏尋索咒罵、惡毒的字眼,卻找不著一個!於是,我確知這是聖靈在幫助我;我喜樂地跳了起來!對我來說,耶穌變得又真又活,我可以感覺到祂的存在、感到對罪的痛恨,以及對聖潔的渴慕。」

※你如何改變對敵人的態度?

「神愛我,即或在我恨祂時,祂愛依舊,這使我能去愛每一個人。這是個瞬間的轉變,好像神把祂的愛澆灌在我身上似的,我禱告、哭泣、饒恕那些殺害我姊姊和親戚的人。我感到耶穌的愛浸滿全身,我甚至可以去愛仇敵。這是個神蹟,不是漸漸的改變,而是聖靈的力量造成即刻的改變。過去六年來,這愛持續地增長,我現在甚至與回教徒一起分享耶穌的愛。在某個德魯茲派的村莊裏,我遇到一個曾加入德魯茲人民自衛隊的人,耶穌打破我們中間隔斷的牆,他過去曾是我的仇敵,但如今已成為在耶穌基督裏的弟兄。」

 

 

真正的代價

 

這十年來,在未被傳講的故事中,最大宗的是基督徒在世界各地所遭受到的歧視、侵擾,與逼迫。事實上,本世紀基督徒殉道人數遠超過過去一千九百年來的總和。──世界福音團契宗教自由委員會主任,一九九六年九月廿九日

據估計,每年有十六萬名基督徒為信仰殉道,另也有人認為真正的數目遠超過此數;此外,目前還有一百萬名基督徒因信仰而入獄。

最近,開羅國際特赦組織的一篇報告指出,有一個埃及回教徒因歸信基督而遭逮捕、刑求,並被控以「藐視宗教」的罪名。在烏茲別克,有六十四位教會肢體在網球場聚會時被捕,雖然會友很快獲釋,但廿五歲的牧師卻被關在監牢中,達十二天之久。

自一九九二年以來,印尼摧毀了兩百間以上的教會;在某個小鎮,有三千名回教徒攻擊廿五個教會,導致四個基督徒死亡。

有一個北非的村莊在幾個月之中,村民看見特別的異象和異夢,造成上百位村民歸向基督;在這同時,歷史學者也證實:許多年之前,曾有一位基督教宣教士在此村莊殉道。第一個阿富汗裔、歸主的回教徒證實,他還很小的時候,確實有一位基督徒被石頭打死。

梅迪.狄巴吉(Mehdi Dibaj)是位從回教信仰歸信基督的伊朗牧師,因信仰之故被囚後遭殺害殉道。當他在獄中時,曾寫道:「我心充滿喜樂,因我見到我的名字與那些為基督信仰而死之人的名字同列。當然,這是為要試驗我們的信心,以表明我們為跟隨祂,究竟預備了多少。跟隨那位成為我救主的神是何等的榮耀!讚美神,不論身處何方、在何等景況,在那位賜我們勝利的神裡面,我們都是得勝的!」

 

禱告

1. 這些基督徒的見證在在挑戰著我們;為他們的生命能持續為耶穌基督作有力、有效的見證禱告。

2. 求主使成千上萬的回教徒看見,這些基督徒在逼迫中,仍堅定信仰的見證,因而歸向基督(參約十二25~28)。

3. 對於那些因信耶穌而持續遭逼迫與難處的基督徒和其家庭,求神的恩典與恩膏臨到這些人的身上。

4. 在這些試驗之中,求神讓教會活生生地見證基督的謙卑與饒恕(參腓二5~17)。

 

 

 

歸信真道

彼得(非真名)知道,決志跟隨基督不是個容易的決定,他了解其中要冒的險,可能是死亡。但他也確實了解耶穌為他被釘十字架上,他不能再忽略自己生命中那極大的需要。多年來他一直在尋找真理,如今他已經找著了。彼得在接受耶穌時曾大大痛哭,沒有什麼比耶穌更重要的了。他開始勇敢地向回教徒的朋友及家人傳福音,雖面對嚴厲的逼迫達數月之久,但他仍緊緊地抓住信仰。然而,他周圍的朋友卻毫不留情地在他身上施加壓力,他遭到迫害,因被誣告而下在監裡。不到幾個月,彼得又回頭改信回教了。彼得雖曾甘冒危險接受基督,但如今他沉默了。

許多從回教歸信基督的人都受到極大的壓力,以致很多人又回頭信奉回教,或者跌倒離開了。這些人需要特別的關心,因他們是我們在基督裡的弟兄姊妹,他們在極大的逼迫下掙扎,我們應該要關心他們。

帕克.阿布杜拉(Pak Abdulah)和妻子及兩個小孩,都已委身跟隨基督,現於某回教城市居住,儘管面臨敵對,但目前社群中的人還是蠻敬重他的。而他也依然遵守大部分的風俗,使自己得以繫於民族之內。最近他的妹夫也把生命主權交給了基督,令他十分興奮。

在許多回教民族中,這是第一個單單信靠基督的家庭可以留在回教社群中。在整個回教世界,類似這樣的家庭正在快速增加。請為他們禱告,求主使他們能繼續在社群的每日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同時也能在周圍人中為主發光。回教民族中要興起本土化的團契,這些家庭是關鍵之一。

根據瑞夫.巴納德(Ralph Bennett)所寫的「全球對基督徒宣戰」(The Global War on Christian)一書中表示,有高達二億五千萬名基督徒面臨逼迫的危險。「獅子坑」(The Lion’s Den)一書的作者尼娜.席亞(Nina Shea)說:「我們所講的不單單指歧視而已,乃是真正的逼迫──虐待、奴隸、強姦、下獄。」據估計,目前每年仍有十五萬九千位基督徒為主殉道。

令人擔心的事實是,雖然教會(尤其是西方教會)對這類事件深感震撼,大多卻依舊保持沉默。普世福音團契(The World Evangelical Fellowship)已經發起「為受逼迫教會的國際禱告日」(International Day of Prayer for the Persecuted Church),試圖打破這種沉默。下一次為受逼迫教會的禱告日,將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四日舉行。

 

【禱告】

1. 求神的恩典與膏抹,降臨在一切因信耶穌而忍受逼迫與困苦的基督徒及其家人身上(參林後六3~10)。

2. 求神使教會在面對如此的試煉之下,仍能成為活潑的典範,表明基督的謙卑與饒恕。

3. 求神使許許多多回教徒能因著基徒在逼迫中堅定不移的信心而歸向基督。

4. 求神使普世的教會能更主動地投入為受逼迫者代禱。

 

 

 

漫漫歸鄉路一個真實的故事

阿里向外俯瞰他的故鄉──摩洛哥的非茲城(Fes),他很高興回到家。自從上回與父母一別,已過了三個年頭。七十二小時前,他還在比利時的布魯塞爾,把要給親友的禮物,塞進他的雷諾旅行車裡。他這次裝了很多,甚至堆到車頂上。當阿里的母親看到他帶給她的壓力鍋時,就哭了;他的父親收到一台新的收音機,相當開心。

阿里想到他在比利時的生活。他在那裡所賺的錢,多過他在摩洛哥可能賺到的,能每年回摩洛哥一次。很開心的是,他的表弟阿曼得(Ahmed)住在阿姆斯特丹,離布魯塞爾並不遠。他們每年聚幾天,但仍不足以填滿阿里心中的渴求,他喜歡和更大的家族在一起。

為了要回摩洛哥,阿里和妻子開了兩天的車,越過法國、西班牙,只有吃東西和加油時才停下來。抵達西班牙南岸時,阿里和家人開上了渡輪,穿越西班牙與摩洛哥之間的直布羅陀海峽,他很高興這次可以很快登上渡輪。一九九二年時,由於交通罷工造成長時間延誤,塞車的隊伍排了一百公里遠,許多摩洛哥人很辛苦地回家「度假」。

阿里想起一卷錄影帶,是他的朋友皮爾幾週前在布魯塞爾給他的。阿里很驚訝,因為他看到這影片是以他的母語(里夫柏柏爾語,Rif Berber language)發音。基督受死與復活的景象使他感到不安。阿里有種感覺:他的未來將被這位復活的基督所改變。

 

【禱告】

1. 為居住在法國、比利時、瑞士、荷蘭的五百萬回教徒禱告,他們大多來自阿爾及利亞、摩洛哥、突尼西亞、和幾個黑人非洲國家。願他們能在下一年內聽到福音,並將它帶回故鄉。

2. 為住在德國和英國的五、六百萬土耳其人、埃及人、巴基斯坦人、以及從亞洲和中東來的回教徒禱告,願神的話能接觸到他們。

3. 許多住在歐洲的回教徒,發現他們很難適應歐洲文化,因此導致沮喪和社會問題,特別是回教的年輕人(在歐洲有明顯的種族主義和歧視回教徒的情形)。我們需要為基督徒禱告,讓他們為困境中的回教徒帶來愛與希望。

 

 

 

使新歸正者成為門徒

過去在許多回教國中,當人們決志跟隨基督時,就會被他們的親友拒絕、放逐。他們還失去一切,包括工作,而且在該國不再有受雇機會。因此許多新歸正者被鼓勵來跟隨基督,同時保有他們的文化習俗。

艾伯拉辛(Ibrahim)跟隨基督,他最近經常和朋友阿迪分享福音。阿迪是個年輕的回教徒,他的族群對回教相當忠實。阿迪和艾伯拉辛會一起去釣魚,一次就是幾小時,可以好好討論基督的事。幾週後,阿迪奉獻生命給耶穌,向神承認只有基督才能贖他的罪。

就在這時,一個關鍵階段開始了。這個作門徒的過程,將決定阿迪會真正變成孤兒,或是福音能真實栽種在他的社區中。它將決定阿迪的家人會以敵對的態度回應,或整個家庭歸向基督。

神渴望家庭能相親相愛來到祂面前。我們需要認真為新信徒禱告,讓他們能夠和家人保有親密關係,也和所住的(回教)社區緊密連繫。這通常意味著,他們必須刻意表現忠於同胞、文化和習俗。我們可以為新信徒禱告,讓他們能和其他有回教背景的基督徒相交,幫助他們與尚未得救的親友維繫關係。

阿迪的故事結局和許多其他人的不同。近來阿迪仍然和艾伯拉辛傍晚去邊,然而現在他父母已經信主,這個家庭也敞開來接待信徒。艾伯拉辛鼓勵他們去愛他們的同胞和文化,更重要的是,要愛那挪去他們罪惡重擔的基督。

【禱告】

1. 為新歸正者禱告,求神使他們有敬虔的智慧,並且能明白如何以對耶穌嶄新熱忱和親友相處。

2. 為新婦正者禱告,求神使他們的生命社區中足以見證基督。

3. 為回教社區能向福音敞開禱告,求神讓同儕壓力不致影響人作決定(不管是否跟隨基督)。

4. 為能發展強而有力的團契禱告,讓基督有心明白敬虔的原則,並將它活出來,以致他們的生命能榮耀神。

 

 

得勝的教會

據估計,每天有四百卅八名基督徒殉道,每年約有十六萬人因信仰基督而遇害,更有六億人每天遭受歧視、騷擾、折磨、毆打、勒索、限制。全世界有八十個國家限制福音在境內傳播,並且逼迫基督徒。

在這些國家裡,基督徒到處得不到工作、教育、住宅。在巴基斯坦某一地區,90%的基督徒失業、或做低賤的工作。因著執行回教律法(Shariah Law)的回教國家愈來愈多,基督徒所遭受的逼迫也與日俱增。開羅的基督徒女孩,在某些學校內,被迫戴上回教頭巾、誦讀可蘭經。大多數基督徒就算成績好,也被大學拒於門外,不准入學。那些從回教歸主的人,情況更糟。

沙烏地阿拉伯不斷命令百姓,除了遜尼派回教以外,不准有其他信仰。根據世界福音團契(World Evangelism Fellowship)的說法:「去年至少三十名外國基督徒,因著私下從事基督教的活動,而遭到逮捕、拘禁、最後驅逐出境。」

不過,雖然基督徒天天面臨極大艱難,但是神的大能依然運行。印尼的教會遭到焚燬,但基督徒仍繼續敬拜。蘇丹境內的基督教學校與醫院,最近被炸毀了,但數千人依然聚集,觀賞耶穌傳錄影帶。尼泊爾的基督徒遇害、遭拘禁,但教會卻經歷著復興。車臣的牧師多人被綁架、遭監禁,但是教會依然堅固。沙烏地阿拉伯的警方不斷偷襲基督徒的住家、拘禁信徒,但是教會卻天天增長。

一名北非基督徒被回教警方逮捕,偵訊了三天,因警察有一本《為回教未得之民禱告30天》禱告手冊,一定要知道這本手冊是怎樣進到國內。這名基督徒獲釋時,寫道:「他們害怕,因為他們知道,當基督徒禱告時,神就動工。我謹代表所有的北非基督徒說,不要放棄,繼續禱告!」

當你禱告時,以這些經文來激勵你的信心:希伯來書十32-34,十一32-40,十三3。

 

 

1. 即使兒童也因著信耶穌而遭逼迫。求神幫助眾家庭大膽分享、並活出信仰。「未曾聽見祂,怎能信祂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

2. 求神賜下勇氣與保護。相信我們的神大有能力,只是有時我們會害怕,覺得孤立。「回教徒不會接受基督」的想法是一大騙局。神正以大能的方式向他們顯現。請禱告,讓我們不致棄他們於不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