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回教徒

 
 

中國西北部

維吾爾人:12,000,000人

哈薩克人:1,100,000人

回人:600,000人

吉爾吉斯人:300,000人

「根據我們的法律,我有責任判處你死刑,因為你們所傳講的信息,已經破壞我們的信仰。」──執刑者在一群維吾爾基督徒殉道前所說的話

一八七六年,滿清政府征服了東土耳其斯坦(Eastern Turkestan),改名為新疆,意思是「新的領土」。一八八四年時,這些少數民族全是回教徒。長久以來,新疆一直是維吾爾人世居之地。他們是說土耳其語系的回教民族,信奉伊斯蘭法的哈納斐支派(Hanafi school of Islamic law)。中國有十個主要的回教族群。

維吾爾人的祖先起源尚有爭議,但也許可以追溯到一支說土耳其方言並建立維吾爾王國的遊牧民族。十六世紀時,維吾爾人全然接受回教信仰,之前他們曾經接受過佛教、景教、摩尼教,也信奉巫術。而現代維吾爾人所信奉的回教則有多種屬靈的來源。

漢民族的佔領讓維吾爾人吃了很多苦頭。在一九四九年時,新疆只有二十萬漢人而已,到一九八二年時,當地已經有五百萬漢人了,其中絕大多數是強迫移民。

在一八九二年到一九三八年間瑞典宣道會(Swedish Missionary Society)從事的宣教事工之後,向中國西北部回教徒傳福音的努力,幾乎已經不存在。瑞典宣教士流血流汗的工作,在四個城市中引領了約三百個維吾爾人改信耶穌。但宗教迫害和內戰造成教會實際上的損失和苦難。那些歸正信徒被綁在一起,族人告訴他們,如果不回歸信仰就只有死路一條。有一名十九歲的青年拒絕了,他跪在地上仰望著天空。子彈穿過他的胸膛,他的靈魂永遠與耶穌同在。一九三八年時,瑞典人被驅離中國,其餘的教會信徒被囚禁在喀什噶爾(Kashgar)附近,後來只剩下六位。

現在已經找不到半間維吾爾人的教會了。雖然工人非常少,但卻頗有組織。由於維吾爾文在本世紀中改了四次,最新版的維吾爾文聖經尚未翻譯完成。

【禱告】

  1. 中國西北部回教徒的福音工作相當艱鉅,禱告有更多願意奉獻和靈裏成熟的基督徒,投入這項事工(參賽六8)。也為同工之間有合一的靈禱告。

  2. 求神帶領更多維吾爾人全家全村地歸向耶穌,估計目前維吾爾的歸正信徒在五十到五百人之間。過去十二個月來,有一群基督徒已經帶領八人信主,有些悔改信主者甚至有異象和異夢的經歷。

  3. 讓以賽亞書卅五章的話語能在中國西北部實現,特別是在喀什噶爾。

 

 

中國的回族

人口:9,000,000

 

回族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西元七世紀的唐朝,當時中國和阿拉伯是世界上的兩大強國。當阿拉伯及波斯的商人、士兵在中國娶妻定居時,他們也把回教一併帶了進來。

回族是中國分佈最廣、也是中國所有少數民族中的第二大民族。一九一二年,回族被正式認定為「中國五大族」之一。傳統上,回人自稱是「教民」(Jiaomen)。約有百分之六十的回人住在中國西北各省。然而,在其他省份及主要城市中,仍可見到許多回人。

回族的家庭結構與漢族類似。一九四九年制訂的法規,已大幅改變了傳統的回教文化模式。現在,媒妁之言及一夫多妻是違法的;婦女和男人一樣有同等的離婚權及繼承權;只生一個小孩的夫婦可以得到獎賞。除了頭戴白色 (或黑色)的軟帽外,回人的穿著幾乎無異於漢人。雖然回族和漢族在許多文化上很相似,但由於回人傳統上禁止吃漢人的食物及參加宗教慶典,所以他們都和漢人保持一段距離。

回人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受到極大逼迫,但他們存活下來的情況比其他宗教來得好,清真寺也仍然開放著。今日的中國有四萬間以上的清真寺,單單北京就有六十七間。

當基督教在中國傳開時,回人卻仍未聽聞福音。我們不知道目前有多少宣教士在回人中間工作;不過,他們已有中文聖經及福音卡帶。

【禱告】

  1. 為中國的回人有機會聽到福音,而且有信主的漢人願意傳福音給他們的回教徒鄰舍禱告。

  2. 求神呼召有專業及技術的福音工人(如教師、醫師、工程師),來裝備並影響回人。

  3. 為在海外就讀及工作的回人禱告,願他們能遇見基督徒,透過這些友誼進而認識主耶穌。

  4. 為回人中的祕密信徒代禱,求神給他們鼓勵、保護、智慧及剛強壯膽的心,好在自己的族人中作見證。

 

 

中國的撒拉人

撒拉人(Salar)是以中國境內最熱心的回教徒而聞名,自十七世紀以來,他們參與每一次的回教徒反抗事件。 撒拉人計有八萬七千七百人,大多集中於偏僻多山的循化撒拉族自治縣(在青海省東部),少數族群住在鄰近的化隆縣甘都,以及甘肅省積石山保安族、東鄉族、撒拉族自治縣的大河家鎮區,也有一些住在青海省的西寧市、共和縣、貴德縣、和祈連縣,以及新疆省的伊寧市。

撒拉人的起源有幾種不同的說法,但大多數人所認定的看法是:他們的祖先來自中亞的撒馬爾罕(Samarkand)地區,是在元朝(主後一二七九~一三六八年)時期徙入的。原先只有一百七十個家庭,長久以來,他們與藏人、回人、漢人、蒙古人相融合,形成今日的撒拉人。

撒拉人所使用的語言屬於土耳其語系,雖然他們的識字率日漸提升,但現今完全使用中文。他們並沒有屬於自己的語文字母,識字率約為百分之廿五。

多數撒拉人的家都有一片菜園或果園,這與中亞非常相像。家人之間彼此緊密連結,而且通常都住在附近。其房子是以木頭為架構,以泥或磚牆砌成的平頂屋。循化撒拉族自治縣生產一些糧食穀物,但此地以許多果園最為有名,種植冬天的瓜果、葡萄、杏子、棗子,與蘋果。循化也以辛辣香料聞名,稱為循化花椒。撒拉人是一支有尊嚴、友善的民族,他們辛勤工作的習性廣為人知。

在撒拉人當中,還未曾聽過有基督徒。他們無從取得聖經,也沒有專為他們播送的基督教廣播,或基督教錄音帶。除了最近有一小群韓國基督徒團隊在他們中間服事外,與基督信仰幾無接觸。

【禱告】

  1. 撒拉人強烈反對改變宗教信仰(參來四12),求聖靈預備他們的心接受耶穌救恩的好消息。

  2. 求神使用韓國工人所播下的種子,以引導撒拉人來到基督面前(參詩一二六6)。

  3. 在都市化的撒拉人中,他們的年輕人正在找尋可取代共產主義與回教之道。為他們能渴慕認識耶穌禱告。

  4. 求神呼召長期服事的工人,進到這片有待收割的未得禾田。

 

 

在中國的回教徒

在中國北方一些較小的少數民族中,有保安族和東鄉族。

雖然我們很難追溯他們的歷史,但有個傳統顯示,保安族應該是蒙古士兵的後代,他們在一三六八年蒙古人大部分都撤退時,選擇留了下來。經過數代與鄰近的藏族、回族、和漢族通婚後,終於形成一個特殊的種族,且開始自稱是保安族。十九世紀時,許多保安人改信了回教。

據估計,約有九千到一萬二千名保安人住在中北的甘肅及青海。保安人多半以務農為生,主要種植的農作物是小麥和裸麥。有人則以伐木、做木炭維生,也有人銀匠。保安人所做的小刀很有名,小刀是當地十分普遍的工具,刀身是黃銅或青銅作的,刀柄則是骨製的,上面並雕有藝術花紋。目前的研究指出,在保安人中尚未聽說過有基督徒。

東鄉人是中北部諸省中最大的回教少數民,估計住在黃河及洮河沿岸鄉鎮的東鄉人,約有卅七萬四千人。東鄉人的主要中心是鎖南,位於海拔八千六百呎高的一個乾燥山區。東鄉這個名字的意思是「東邊的鄉村」,表示他們的位置是在附近大城市臨夏的東邊。

據信東鄉人也是蒙古士兵的後代。十二世紀時,忽必烈的一個孫子改信回教,在他共十五萬人的軍隊中,也有很多人跟隨他信了回教,在他共十五萬人的軍隊中,也有很多人跟隨他信了回教。為了逃避迫害,這些蒙古回教徒便定居在中國中北部的山區。

東鄉人也是以務農為生,生產的農作物有馬鈴薯、小麥、大麥和玉米。東鄉人會做一種含顆粒的甜馬鈴薯泥,添加在各式各樣的食物中,如點心、飲料、醋和麵等。這是該地區一項很普遍的食物。

回教勢力的強大,從最近的研究可看出,在他們當中的清真寺至少有五百九十五間──這代表每三十個東鄉人的家庭,便有一所清真寺。他們共有九所回教學校,十二個主要的回教領袖,及二千名回教的全職工人。到目前為止,在東鄉人中還沒聽過有基督徒或基督教全職的工人。

【禱告】

  1. 為保安人及東鄉人能敞開心接受福音而禱告。

  2. 為個別的信徒與教會能委身於把福音帶給這兩個民族而禱告。

  3. 求神激動中國教會,能把耶穌的好消息傳給這些人民。

  4. 為旅居在外的遊子禱告,求主使他們受聖靈的吸引,來與基督徒接觸,並讓基督徒能把神的愛分享給他們。

  5. 求神在保安及東鄉人的社群中建立本土教會。

 

 

中國的吉爾吉斯人

人口:約200,000

回教徒:95%

十四世紀期間,中亞的土耳其遊牧民族開始定居中國,其中第三大族群稱為吉爾吉斯人,住在中國西北新疆省的崇山峻嶺,以及青草繁茂的高原地帶。吉爾吉斯人是個驕傲的民族,這名字意味著「無法摧毀」,中國人曾經稱他們為「未開化的野蠻人」。

吉爾吉斯人大多是遊牧人民,住在稱為「蒙古包」的羊氈製帳篷裡。近來有些吉爾吉斯人搬到城市去了,約有一千五百人住在烏魯木齊(Urumchi)、阿圖什(Artush)、喀什噶爾(Kashgar),以出售羊毛、製作地毯等為業,吉爾吉斯婦女的刺繡特別著名。說起故事來,他們的文化也相當豐富。他們認為高山是神所賜給他們的寶藏。

吉爾吉斯人視兒童為真正的財富,即使是有錢的牧人,沒有子女就算貧窮。悲哀的是,他們的嬰兒夭折率高達50%,而且三分之一的母親死於難產。婚禮是隆重的社交大事,其中有一項傳統是,由新娘的家人把新郎、新娘一同綁在柱子上,新郎的家人非得乞憐、並獻上禮物給新娘的家人以後,新人才能獲釋。

吉爾吉斯人大多是回教徒,卻很少人採行正統的回教禮儀,例如每天禱告五次。他們是一百年前才成為回教徒的。吉爾吉斯婦女大多不戴面紗,他們的法律規定兩性平權,並且表現在勞動力方面。話說回來,吉爾吉斯人普遍崇拜祖先與薩滿教,他們的宗教,攙雜了民間泛靈信仰的許多作法。他們受捆綁,懼怕邪靈。多年來的共產主義和無神論,也強烈影響了他們。雖然回教徒不准喝酒,但是在吉爾吉斯人當中,酒精中毒卻很普遍。

吉爾吉斯人當中只有一小群基督徒,而且沒有教會。很多吉爾吉斯人的村子離外國人很近,可是遊牧生活方式卻限制了他們,使他們無法接近福音。真實信主的人,幾乎一定會面臨大逼迫,被家人放逐。

 

【禱告】

  1. 基督的身體一直忽略、遺忘了吉爾吉斯人,求神打發工人。在醫療照顧、社區發展、工程建設等領域,有很多事奉機會,求神賜下敞開的門與有效的策略,來得著他們。

  2. 願他們透過耶穌,而能認識免於恐懼的自由。

  3. 願吉爾吉斯人當中出現人民運動,並誕生一個在文化上極為敏銳的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