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的回教徒(二)

 
 

巴基斯坦

人口:131,600,000 , 回教徒:97﹪

巴基斯坦的意思是「純潔者之地」(Land of the Pure)或「聖地」(the Holy Land),於一九四七年成為印度次大陸回教徒的家園,它的主要身分是宗教性過於民族性或歷史性。這個國家最大的族群是旁遮普人(八千萬),他們來自富庶的旁遮普省,但是普什圖人(Pushtun)、俾路支人(Baluch)、信德人(Sindhi)也相當具規模與影響力。烏爾都語是巴基斯坦的國語,卻只是國內少數幾個民族的母語。

種族的多元化使巴基斯坦內的緊張氣氛日益增加,近年來導致族群和教派(特別是遜尼派和什葉派)的衝突升高。由於在回教旗幟下的不同團體無法和睦共處,使許多人質疑該國的意識形態基礎,從人們在一九九七年以和緩的方式,紀念獨立五十週年,明顯可看出。

對巴基斯坦的現狀不滿(例如「純潔者之地」的貪污、毒癮、暴力猖獗),使回教基本教義派有機可乘,透過回教革命來解決社會問題。當政府企圖安撫基本教義派,讓國家團結時,就更強調回教的識式形態。這導致人們更加擔心原本就遭圍攻的基督徒少數團體。不過,雖然基本教義派的勢力漸增,但今日的巴基斯坦人(特別是受過教育的),卻更開明地考量其他解決方案,這是從該國形成以來所沒有過的現象。

在宗教上,巴基斯坦的回教尊崇穆罕默德,已經接近回教所定義的拜偶像了。禁止人貶抑神或其先知的「褻瀆法」(blasphemy law),卻被用來打壓其他回教徒和少數族群,包括基督徒。然而在官方回教的表面下,卻隱藏著符咒、邪靈、「惡眼」的捆綁。

【禱告】

  1. 為日益增長、潛伏的不滿禱告,求神使它不致爆發為蔓延的暴力,卻能打開他們的心來接受新的解決方案,特別是福音。

  2. 為巴基斯坦的回教革命行動禱告,求神攔阻。

  3. 為巴基斯坦的教會禱告,雖然在歷史上他們是小型、軟弱、不和的,但卻能得著更新,火熱地懷著異象來服事鄰舍。同時也求神使文字工作和其他資源能以符合人們需要的語言製作。

  4. 求神打破民間回教(包括符咒、咒語、護身符)的勢力,使人們能自由地回應福音。

 

 

巴基斯坦的布魯索人

人口:86,000人 , 回教徒:99.9﹪

布魯索人是一支刻苦、驕而且工作勤奮的民族,居住在巴基斯坦北部遙遠落後的山區。

他們大多務農為業,也有少數人在作生意或替政府、軍隊工作。另有一部分布魯索人為了工作或接受教育,離開北部山區,前往喀拉蚩、拉合爾和伊斯蘭馬巴德。他們是一支回教部族,祖先已不可考。他們的語言布魯沙斯基語(Burushaski)無法用文字書寫,也跟世界其他語言沒有關係。

歷世以來,他們大多處於自治狀態。一九四七年,印度與巴基斯坦分離,喀喀可蘭區(Kakakoram communities)選擇加入巴基斯坦,但直到一九七四年,該區才完全接受巴基斯坦的管轄。布魯索人大多屬於回教以實瑪利派(Ismaili Muslims),其餘的則是什葉派回教徒(Shia Muslims)。

信奉以實瑪利派的布魯索人是一支熱情友善的民族,他們歡迎任何對他們社會和文感興趣的外國人。他們對可蘭經給予新的論釋,因此較自由、友善,也比較乾淨。他們也不照傳統的回教習俗,婦女可以不戴面紗,而且可以接受教育。

以實瑪利派布魯索人的精神領袖是一個稱為阿加可汗(Aga Khan)的男子。他受到無比的尊崇,被認為是所有美德的化身,是人們認識神的媒介。阿加可汗曾提出許多發展計劃,大大改善了布魯索人的生活。

在布魯索人中只有少數的基督徒,目前正進行把聖經翻譯成布魯沙斯基語的工作,並且為布魯沙斯基語創造一套書寫系統。當地的飲用水品質和衛生狀況亟需改善,牙齒保健需求也日益增加。當地需要更多的基督徒和布魯索人建立關係,並學習布魯沙斯基語。布魯索人對外國人和福音,已經張開手臂了。

 

【禱告】

  1. 求神特別透過異象和異夢,用祂的靈澆灌布魯索人的心靈沙漠,並將主耶穌啟示給他們(參耶十六19~21;賽四十三19~21)。

  2. 為布魯沙斯基語聖經的翻譯工作禱告,求神讓魯巿索人學會讀自己的語言。

  3. 求神差派工人並且啟示福音策略,讓神的國度在布魯索人中建立.

  4. 為勢單力薄的布魯索基督徒禱告,讓他們能接受造就、訓練與扶持,能有異象看見他們的同胞歸向基督。

 

 

巴基斯坦的穆哈吉爾人

一九四七年,印度次大陸動盪不安、血腥分割以後,產生了兩個獨立的國家,即印度與巴基斯坦。廿四年後,那時的西巴基斯坦和東巴基斯坦爆發內戰,於是出現了第三個國家,名為孟加拉。

在印度教徒與回教徒的鬥爭火網中,許多不同族群就遭殃了,包括印度境內數百萬名回教徒。其中成千上萬的回教徒,遷到巴基斯坦南部的喀拉蚩與周圍的信德省,取名為穆哈吉爾(Moharjir),烏爾都語的意思是「難民」。

據估計,巴基斯坦有一百七十個族群,所說的語言超過六十八種。

雖然從印度移居巴基斯坦的其餘回教徒,已經與巴基斯坦同化了;但是說烏爾都語的穆哈吉爾人,直到今日仍然使用這名字,他們定居喀拉蚩和周圍的信德省。

有個鬥志高昂、以民族為基礎的政黨,稱為穆哈吉爾果米運動(Mohajir Quomi Movement, 簡稱MQM),不斷以激烈行動與政府抗爭,為穆哈吉爾人爭取更多的代表與權利。光是一九九五年,就有一千七百多人在喀拉蚩遇害,其中有許多是穆哈吉爾人。

喀拉蚩是巴基斯坦增長最快的城市之一,根據某些記載,它的人口逼近一千萬人,其中一半以上是穆哈吉爾人。政治與社會上的糾紛,一觸即發。

喀拉蚩是個既重要又美麗的城市,據有地理上的關鍵地位。喀拉蚩曾經是巴基斯坦的首都,直到一九六三年遷都伊斯蘭馬巴德(Islamabad)為止。

多年來,宣教士一直努力向穆哈吉爾人見證福音,但是卻進步遲緩。我們需要為這城市與省分禱告更多,使他們看見神的平安與慈愛大有能力同在。

 

【禱  告】

*為在喀拉蚩及信德其他部分,接觸穆哈吉爾人的工人禱告,求神堅固、激勵他們。

*為穆哈吉爾人的耶穌信徒、與現存的小小團契禱告,求神賜下膽量與保護。

*能有更多勞工去接觸穆哈吉爾人。

*願平安臨到喀拉蚩和信德,使穆哈吉爾人在耶穌裡,找到他們的真實身分。

 

 

帕坦的回教徒

人口:

巴基斯坦:12,000,000

阿富汗:11,000,000

印度:7,000,000

大多數帕坦人(Pathan)的聚落散佈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西北部邊界省分,被稱為「普克圖人」(Pukhtun)或「普什圖人」(Pushtun);而大多數的印度帕坦人分佈在印度的西部和北部。在印度,帕坦人廁身回教四個最高階級之列,這四個階級統稱為「Ashraf」。「Ashraf」自稱是三百多年前征服印度之回教徒的嫡系(而不是自印度教改信回教的教徒),此一與回教血統直接相連的宣告,讓帕坦人在印度擁有較高的社會與經濟地位。

帕坦人使用烏爾都語、北印度語、英語,以及普什圖語(Pashto),其中普什圖語是他們專有的語言。帕坦人往下可分為無數的部族、宗族,與次宗族;「汗」是他們的大姓,其意義是「首領」。他們的職業從農夫到軍人都有,是一些經濟階層與教育階層的代表。

帕坦人(或普克圖人)與其鄰舍迥然有別,他們的身量高,且頭包頭巾,其包紮的方式則表明所屬部族。他們通常身穿長棉衫與鬆弛垂落的褲子,棉衫外罩一件無袖的刺繡背心;在偏遠的地區,手槍與刀是隨身必備之物。

帕坦人屬哈尼夫(Hanifi)遜尼派回教徒,但他們當中有些人卻採行「民間回教」那一套,譬如他們會將可蘭經的經文寫在紙條上,然後燒掉,以驅趕惡靈。有些人會把這些字條佩帶在頸項上,當作護身符,以免惡靈的侵襲。祭拜聖徒的寺廟到處林立,不過,受過較多教育的帕坦人就比較不迷信。帕坦人看重勇敢、冒險、榮譽,與殷勤好客的美德。

印度有四千五百萬說烏爾都語的回教徒,分屬一百五十個不同的族群,其中以帕坦人最為龐大。在印度的帕坦人中,就所知,幾無基督徒、教會,和宣教士。

【禱告】

  1. 為在印度、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的帕坦人當中拓荒、建立教會的團隊禱告。

  2. 為帕坦人的領導人禱告,使他們能為所統管的人尋求福祉,並以公平和公義統治(參詩四十九6~8)。

  3. 為數百萬的帕坦小孩禱告,使他們能在幼年得認識耶穌(參太廿一22)。

  4. 亟需工人進到印度回教徒當中,為教會對此事有所回應禱告(參賽六十一1)。

 

 

孟加拉的回教徒

孟加拉人口:122,000,000

印度的西孟加拉人口:14,500,000

回教勢力是隨著中亞的土耳其在一二○六年征服孟加拉而進入的。當波斯、阿富汗及蒙古相繼入侵、征服孟加拉之際,回教的「聖者」也進入鄉間傳揚神祕的教義,這些聖者最後都成了當地的掌權者。信回教的廣大民眾往往是因為認同掌權者而接受回教,並非因為真正認識回教的教義而信教。

也因此,當地的回教深受印度教及泛靈論所影響。今日,大多數的孟加拉回教徒都信奉泛靈的神祕說及摻雜民間信仰的回教,這由孟加拉鄉間到處有人在死去的聖者墳墓旁祈禱並尋求回應可見一斑。

住在印度及孟加拉的孟加拉回教徒,此時正因兩國政治的衝突而處於混亂中。孟加拉的政治不穩定,主要是受到印度當地的印度教基要派人士刻意地威脅,使得許多人對未來都惶惶不安。

過去二十年當中,孟加拉已有成千的回教徒信主;近幾年也在其他地方看到了突破。神藉著異夢、異象向許多人彰顯祂自己,而保留信徒原有文化的團契也相繼出現。然而,至今仍有許多人尚未聽聞神藉耶穌賜人救恩的信息。在孟加拉,每一百萬名回教徒中只有不到一名的福音工人;收割莊稼的時候到了,但有誰會去收割呢?

【禱告】

  1. 求主帶領當地教會的工人和其他外地來的工人,進入孟加拉本土及印度的孟加拉人工場傳福音。

  2. 為已信主者能持續接受門徒訓練,回教徒歸主者所組成的團契能增長及倍增禱告。

  3. 為受到民間回教所惑的人們能在主裏得到自由禱告。也求聖靈大大運行,使神蹟奇事、異夢、異象多而更多,好讓孟加拉的回教徒能信主 (參約十七17)。

 

 

泊爾的回教徒

人口:1,000,000

提到喜馬拉雅山下的尼泊爾王國,大家便想到她是今天世界上惟一的印度教王國,其實那裡也有近一百萬需要耶穌基督福音的回教徒!

尼泊爾的「穆沙門」(Musalman,即回教徒)是由以下群體所組成:塔魯人(Terai)、希爾人(Hill)、喀什米爾人(Kashmiri)及藏人,再加上印度裔的回教徒,共五個群體。回教徒散居在尼泊爾低地及中部山丘,主要集中地區包括納拉揚尼(Narayani)、加納卡珀(Janakpur)、蘭毗尼(Lumbini)、薩嘉瑪沙(Sagarmatha)及戈西地區(Koshi zones)。尼泊爾的回教徒都是商人,獨佔手鍊、編髮用的珠串及彩帶市場。在經濟上雖有不同的程度,但許多回教徒的經濟已達到相當不錯的水準,尤其是住在平原及都加德滿都的人。

不過在其他地方,貧窮與文盲仍是發展上的主要障礙。現在許多人已採納了典型的尼泊爾衣著樣式,不過男人仍戴回教的無邊帽(稱為托比topi),而有些女人也戴面罩。尼泊爾回教徒遵行傳統的回教禮儀,例如週五的祈禱、齋戒月的禁食等。

他們是尼泊爾最大的回教徒群體之一,也是這國家的未得之民中,信主最少、或甚至是最不為人所知的。至今無人致於向他們傳福音,也就是說,沒有人從本土化的方式去了解回教,或用他們的母語,在其間服事。尼泊爾回教徒大都聽過耶穌的名字(回教指耶穌是先知),也接受「有一位創造主即神」的觀念。不過,福音信息有一點點了解的,或知道人可以與神建立一種充滿愛的關係的,卻少之又少。

他們極為抗拒福音,一旦家族或社群中有人信主,他們便加以逼迫;然而,跟其他許多國家比起來,其實他們對基督徒的態度是比較敞開的。這是因為他們和基督信仰有些共通之處,如反對拜偶像;這一點就不像周圍的印度教徒。

【禱告】

  1. 女人非常受壓抑,幾乎沒有受教育的機會,更不可能接觸新觀念。求神釋放她們,使她們得以接受教育,也能認識祂。

  2. 禱告求神破除貧窮及其所帶來的捆綁。

  3. 基督的教會看不見向尼泊爾回教徒傳福音的需要。求主打開教會的眼睛,使教會有負擔以合適(本土化)的方式,致力向尼泊爾回教徒傳福音。也為專注於向此一回教群體傳福音的相關培訓事工禱告。

  4. 求神發出光來照耀泥泊爾,好讓許多回教徒家庭能夠跟隨耶穌。

 

 

阿薩母

人口:約20,000,000

「阿薩母回教徒」(Assamese Muslim)是一個地理上的名詞,意指所有住在阿薩姆的回教徒社群,或者是從阿薩姆遷移到其他地方的回教徒。他們自稱為加里亞(Garia),可能是來自garia這個字,其意思為裁縫業,就是許多回教徒所從事的行業。

西元一二○六年,回教徒商人隨著一支土耳其軍隊在入侵西藏的途中,到了阿薩姆,自此回教便傳入當地。但是回教對當地人民一直沒什麼影響,直到一六○○年代初期,回教聖者沙米蘭(Shah Milan)或者另一個比較為人熟知的名字是阿贊法可(Azan Faqir),來到阿薩姆並帶動改革,才使得回教的影響力大為增加。不過,回教最大的增長是發生在本世紀的一九一○年至一九三一年間,當時成千上萬說孟加拉語的回教徒,從東孟加拉(即今天的孟加拉)進入阿薩姆,並在布拉馬普特拉(Brahmaputra)河谷定居。這些移民者的後代採用了阿薩姆語作為他們的語言。

自印度及東巴基斯坦(孟加拉)形成之後才移民到此地的人,則多半以務農或做工維生。不僅新移民和度教徒與部落民族之間有一些緊張關係,較早移居至阿薩姆的回教徒和較晚移居的回教徒之間也是如此。一般而言,阿薩姆的回教徒,比較不像印度回教徒那樣信奉正統回教,因為他們也受到許多來自阿薩姆印度教徒的文化模式影響。他們對阿薩姆文化及語言的認同很強,比較喜歡住在阿薩姆人中間,而不喜歡和印度其他地方的回教徒住在一起。使用烏爾都語的阿薩姆人少之又少。

阿薩姆人的許多風俗習慣,都是印度教與回教儀式的混合體,如婚禮和喪葬儀式、生產的方式與命名儀式等。命名儀式是在出生後的第七、第十四和第廿一天舉行的,其中包含要獻一隻牛或山羊為祭。阿薩姆的回教徒婦女仍持守深閨制,過著隔離的生活,不過,一般來說,她們並不佩戴面紗。女孩子的教育通常是被忽略的,許多女孩沒有機會繼續求學,但有少數能夠完成第三階段的教育,流行的電影名星也有幾位是女性。

【禱告】

  1. 為他們強烈的社群感禱告,當有人向他們介紹基督時,願這種社群感能導致大批人民歸主(參徒十六27~34)。

  2. 既然阿薩姆回教徒對周圍的阿薩姆文化有這麼強的認同感,求主使他們也能認同阿薩姆的基督徒,並來認識基督。

  3. 求主開啟在阿薩姆回教徒中間服事的機會,使祂百姓能作出正面的回應。目前在識字事工(特別是針對婦女)、醫療照顧與農業發展方面,都有好些機會(參詩四1)。

  4. 求主使基督徒能採用具策略性且能敏銳於當地文化的方式,在阿薩姆人中間滿有果效的服事。

 

 

孟加拉的比哈爾人

人口:約1,800,000

「我們的希望已經破滅了。我們已經有廿五年沒有國家了,是一群巴基斯坦內爭下的犧牲品。」正等候進入巴基斯坦的一名比哈爾領袖西底奎(Ejaz Ahmed Siddiqui)如此表示。(摘自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號的「亞洲年代,The Asian Age」)

一九四七年,當英屬印度的比哈爾地區分裂成兩個邦時,許多來自該地區使用烏爾都語的回教徒,便遷居到當時的東巴基斯坦。後來當說孟加拉語的東巴基斯坦於一九七一年脫離巴基斯坦。後來當說孟加拉語的東巴基斯坦於一九七一年脫離巴基斯坦獨立時,比哈爾人頓時便成了沒有國家的人,當時他們約有廿五萬人。

儘管比哈爾人和西巴基斯坦站在同一邊,而且曾積極投入向孟加拉公民的戰爭,不過孟加拉的新政府還是給他們公民權。然而他們卻選擇當「被棄置的巴基斯坦人」,等待回歸同說烏爾都語的巴基斯坦。在過去的廿七年,巴基斯坦政府的各個黨派都做過許多承諾,但至今仍無明顯的努力要使這些人回歸巴國。當巴基斯坦總理夏立夫(Nawaz Sharif)於一九九八年一月訪問孟加拉時,比哈爾人才獲得一線生機。

到現在他們都還一直住在首都達卡和孟加拉其他地區,共六十六個所謂「援助營」裡。擁擠的居住環境(每一家的面積為二公尺見方),加上缺乏乾淨的飲用水,造成許多健康上的問題。新一代的識字率很低,因為孩子從小便被鼓勵去學習謀生技能,好賺錢貼補家用,所以無暇上學讀書。

比哈爾人是辛勤工作、忙忙碌碌的民族,有很多人經營修理汽車與電器的小店,同時兼做各種與金屬有關的工作。還有些人拉雙輪車或當司機,比哈爾人的理髮技術也很有名。

作比哈爾人就是作回教徒,他們自我認同緊緊繫於回教之上。據說他們是極端狂熱的回教徒,目前在他們當中聽說已有非常少的基徒,但沒有相關的傳福音或建立教會的行動。有幾個組織正致力於改善他們物質上與社會上的處境,不過還未能向他們傳福音。

【禱告】

  1. 求神使比哈爾人能看見,他們的盼望與未來都在那裡(參耶廿九11),而非在移民至巴基斯坦的夢想裡。也求神賜智慧給他們的領袖和雙方政府。

  2. 求神在比哈爾人失望的時候,能引導他們打開心聽福音並接受救恩。

  3. 「然而人未曾信祂,怎能求祂呢?未曾聽見祂怎信祂祂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羅十14~15)求神呼召並差傳道的和建立教會的工人,去到孟加拉的比哈爾人中間服事。

 

 

孟加拉的錫爾海特人

人口:約9,000,000

孟加拉:6,000,000

阿薩姆(Assam)(印度):1,500,000

英國:300,000

其他:1,000,000

錫爾海特人以回教徒為主,住在孟加拉東北部的錫爾海特,緊鄰阿薩姆。他們以擁有錫爾海特鎮上的葉門人沙.賈拉爾(Shah Jalal)之墓為榮。沙.賈拉爾於一三○三年將回教帶到這地區,又行了許多神蹟。這墳墓是孟加拉最引人注目的朝聖中心。許多錫爾海特人追本溯源,認為祖先是從印度西北部、阿富汗、及更遠之地移民而來。約有九百萬到一千萬人說他們的語言(錫爾海特語),不只在故鄉說,也在散居之地說。很多錫爾海特人是中東的季節性勞工,或已定居紐約、羅馬、英國,尤其倫敦東部。在英國的錫爾海特居民,是錫爾海特和阿薩姆以外最大的社區,與故鄉往來密切。英國一切「印度」餐館所聘用的,幾乎都是錫爾海特人。

孟加拉境內的錫爾海特回教徒,被視為最保守的。按正式的說法,他們是遜尼派回教徒,但作法上卻很尊崇當地的屬靈導師(Sufi Pirs)。這些屬靈導師的詩歌揉合了印度曲調,既廣受歡迎又影響深遠。在英國的錫爾海特人,因為懼怕受西方影響,反而變得更保守,婦女揚棄了印度服裝,改穿回教外衣。

錫爾海特有幾千名基督徒,但是這些人不會說錫爾海特語。他們主要是奧里雅(Oriya)茶園的工人,以及從孟加拉其他地區遷來的移民。以錫爾海特回教徒居多的社區,大概只有五十到一百名信徒。不過,錫爾海特語的耶穌傳錄影帶很受歡迎,聖經函授課程的錄音帶,在英國也廣為散發。聖經翻譯工作也正著手進行。

 

【禱告】

  1. 錫爾海特信徒及基督教工人,能在錫爾海特與英國作見證。錫爾海特人還有一些大社區(例如羅馬、巴林),並沒有人作見證。

  2. 為英國許多失業、或轉而吸毒的錫爾海特青年禱告。

  3. 錫爾海特文的基督教新資料正在製作中。為它們的發送禱告。

 

 

馬爾地夫共和國

人口:約250,000

馬爾地夫共和國是個小國,靠近印度南端,包含一連串將近二千個珊瑚島。眾所公認,這些島嶼是世上最美的地方之一,也是廣受歡迎的假日景點。首都兼第一大城是瑪律(Male)。

馬爾地夫的人民,主要是來自斯里蘭卡的僧伽羅人(Sinhalese)的後代,他們自稱迪維希(Divehi),意即「島民」。馬爾地夫人是全球最少聽到福音的人民之一。馬爾地夫於一九六八年宣布成立共和國,據估計,它位列全球最窮的二十個國家之一。只有二百零二個島嶼適合居住,每個島嶼平均面積才一平方公里而已,整個國家都在海拔不到兩公尺處。土壤貧瘠,用水短缺,經濟脆弱,都構成極大的挑戰。

馬爾地夫宣稱是百分之百回教徒,馬爾地夫人若信奉其他信仰,就是違法。一九九八年六月十八日,馬爾地夫政府授權馬爾地夫國家安全會(National Security Service),未經宣布就進入外籍人員家中搜索,沒收護照、電腦、基督教書籍、個人通信、照片、以及其他個人財物。兩週內,至少十九名來自六國的外國基督徒,被強制簽署「終生驅逐出境」的聲明,不得再踏入馬爾地夫。同一次行動中,五十名被懷疑是基督徒的馬爾地夫人遭到逮捕,並受偵訊、虐待、監禁。

信徒忍受幾個月的監禁以後,雖然警方威脅還要再次拘禁他們,但是終於獲得了釋放。該國的情勢依然非常緊張,不能自由表達信仰,不能與其他基督徒相交,也不能讀聖經。在社會的眼中,他們離棄回教,已經犯下滔天大罪了,親友也離棄了他們。有些人出於恐懼,也因著親友來的壓力而歸返回教。

 

【禱告】

  1. 在這段沒有聖經、沒有團契相交的日子,求神使信徒明確感受到祂的同在,讓他們經歷醫治,繼續在基督裡長大成熟。

  2. 願這道創傷在他們彼此相愛與信任上,不會有持續的負面效果,反而使他們的信心進深,並激勵他們聚集在一起禱告、相交。

  3. 願因著信徒堅忍的信心,使許多馬爾地夫人親身認識耶穌。

  4. 願人民能接收到基督教廣播(不致被馬爾地夫政府干擾電波),使許多島民能聽道,並學習認識耶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