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的回教徒(一)

 
 

南亞的棘手地區

「因祂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弗二14)

現代的衛星通訊震撼了全球。BBC、CNN及其他頻道的新聞實況報導,使我們成為有史以來最見聞廣博的一代。戰爭、饑荒及政治陰謀,每日都固定進入我們的客廳中。

在過去幾年,南亞都是頭版新聞的熱門主題。罷工、街頭抗爭以及喀拉蚩、巴基斯坦、達卡、孟加拉的政治災難,擾亂了公共事務的運行,使平民百姓飽受苦難。因著印度和巴基斯坦政府的爭執,喀什米爾至今仍戰爭不斷;而喀什米爾人也各自分裂,對未來感到絕望。阿富汗在脫離蘇聯的掌控之後,本來大有盼望,但卻陷入內戰,而穆吉罕丁 (Mujahadeen) 自此以後也是戰亂不斷。似乎整個南亞都找不到邁向和平的道路。

南亞的許多回教徒團體對這些事都感到絕望無助,然而這卻是一個大好機會,讓基督徒可以把愛及盼望的信息帶進來。喀什米爾人對福音的反應都很熱烈。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回教徒已經厭倦了戰爭及逼迫連連的生活,並且逐漸來就近耶穌。

幾年前在印度發生印度教徒與回教徒的衝突暴動,當時,回教徒就希望基督徒能保護及協助他們。在巴基斯坦及孟加拉,族及政客之間的鬥爭正是給基督徒一個好機會,可以向他們的回教徒鄰舍見證世人都犯了罪,需要耶穌的救恩。

讓我們以神的眼光來看這些世界大事並尋求主的旨意;因為這些事情都攸關到福音的廣傳。「神為何容許這些事發生呢?我們如何有策略地為這些事代禱?」我們必須思想這些問題。

【禱告】

  1. 求神施展大能及恩典,把和平帶給全南亞這些棘手的地區。

  2. 為孟加拉、巴基斯坦、阿富汗及印度成千上萬的回教徒禱告,他們亟需認識和平之君做他們的救主及生命的主。

  3. 為基督徒能向這地區絕望的回教徒表露愛心及憐憫禱告。

  4. 為「與神、與人和好」的信息能藉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滿有權能及恩膏地被傳講出來禱告。

 

 

印度的回教徒

人口:904,800,000人 , 回教徒:12~14﹪ , 印度教徒:78.8﹪ , 基督徒:2.6~4.0﹪

世界上有哪些地方是擁有一億五千萬回教徒,而此宗教卻算是少數宗教的?只有印度!哪裡可以找到根據職業、地理位置、或回教信仰的細微差別,而產生四百多個不同的回教族群?只有印度!

然而,即使考慮到這些事實,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卻似乎漠視了印度回教徒這個大團體的需要,或者不太注意它。我們也可以說,印度的回教徒,也許是全球最大、最容易接近的回教人口,這有一部分是出於印度的多元體制與憲法規定。基督徒公開作見證的機會很多,也有多種基督教事工遇到敞開的門。

回教是經由征服而引進印度,藉回教宣教士的努力成功、與高出生率,而得以增長。今天,印度是全世界第二大回教國家。印度最大的回教族群包括孟加拉人(Bengalis)、比哈爾人(Biharis)、賈特人(Jat)、巴但人(Pathan)、朱拉哈人(Julaha)、沙宜克人(Shaikh)、拉傑普特人(Rajput)、喀什米爾人(Kashmiri)、安沙利人(Ansari)、拉百斯人(Labbais)。

閱讀本文至此,可以下結論了吧?如果沒有幾千名,一定也有幾百名基督徒,經常與印度的回教徒鄰舍分享基督的愛,對不對?大錯特錯!今天,全時間向回教徒作見證的工人,包括印度人與外籍人士在內,還不到一百五十人。不過,倒是有些鼓舞人心的事情,因為教會與機構之間,在接觸印度回教徒的事上,更加合一了;並且不斷有報導說,回教領袖領受了耶穌的異象與異夢!

現在正是印度回教徒的機會,願我們不致錯過!

 

【禱告】

  1. 印度的宗教自由能持續下去。國內某些族群,正威脅著宗教自由。

  2. 印度每位回教徒,都能有機會以文化上相關的方式,來聽見、看見福音。

  3. 許多大型的印度本土宣教機構,能如十一奉獻般「繳納」一些人,來從事回教徒的工作。

  4. 持續訓練工人與教會拓植者,並展開新的訓練,以從事回教徒事工。

 

 

印度喀什米爾的什葉派回教徒

 

喀什米爾是印度最北部的省份,近七年來,它一直處於戰亂狀態;當地人為脫離印度獨立而戰,但也有些人是隔岸觀火。據估計已有三萬人以上在當中喪生。

什葉派回教徒是在一四五○年來到喀什米爾。與眾多的正統派回教徒──遜尼派──相較之下,他們算是少數族。什葉派回教徒在回曆的一月份,會舉行一個重要的慶典 (Muharram),這是為了紀念烈士阿拉‧胡聖 (al-Husain)。他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孫子,在西元六八○年左右的一場戰役中喪生,那場戰爭發生在現在的伊拉克。按什葉派回教徒的說法,那是一場護衛「真回教」的聖戰。在紀念烈士的慶典期間,人們情緒高昂,特別是在第十天,他們反覆述說那場戰役。

每年的慶典在在提醒什葉派回教徒與遜尼派之間的歷史恩怨,這使得他們內心的傷害及怨恨又浮現出來。直到最近,還有許多什葉派回教徒會攜帶裝了鎖鍊的刀子在街道上遊行,他們鞭打自己,直到全身血淋淋為止。這種作法既不是出於愛,也不是出於痛恨或苦修。現在,他們的宗教領袖說這種做法已經沒有必要,也不再被許可,這不禁讓人懷疑什葉派回教徒的信仰將來還會有什麼改變。有些人對此提出質疑,不過並沒有找到答案。

在這群人當中,已知的基督徒不到十個。大多數人都是祕密信徒,因為他們害怕被逼迫或被家人遺棄。對初信者而言,他們需要的是鼓勵及接受門徒訓練。至今尚無人以喀什米爾的什葉派回教徒能了解及接受的方式向他們介紹真理。

【禱告】

  1. 為喀什米爾的什葉派回教徒能認識基督,並同心合意在信仰上堅強站立禱告。

  2. 為當地能成立回教徒歸主者的團契禱告。

  3. 為基督徒在五月廿一日到三十日的慶典期間,能勇敢堅持信仰並在家人及社區中作見證禱告。求神在這期間向人們啟示真理 (參賽廿五8~9)。

  4. 求莊稼的主打發基督徒工人進入這禾場收割莊稼。

 

 

印度的佐拉哈人

人口:11,000,000

 

佐拉哈人(Julaha)是傳統的回教徒,以編織為生,在印度北部、巴基斯坦、孟加拉都可以找到他們的蹤跡。他們的族名是衍自波斯語「Julaha」 ,即「線頭」之意。有些人喜歡被稱為「Momin」,因為那暗示著一個較高的社會階級。佐拉哈人以手搖紡織機來織棉花及絲,他們自稱從創世以來就是織工。根據傳說,他們是亞當的直系後裔,因為亞當看到自己赤身露體後,才教導他的後代編織。他們的母語及方言都是烏爾都語 (Urdu)。

雖然佐拉哈人原是信奉印度教,但在大約三百年前,為了經濟及社會的因素,他們改信了回教。那時正是蒙古人統治印度的時期,佐拉哈人生意上的夥伴(裁縫師) 信了回教,因為回教徒華麗的衣飾能給他們帶來更多生意,於是佐拉哈人為了和裁縫師繼續保持生意上的往來,也信了回教。過去一百五十年來,由於現代化成衣工廠的競爭,使得許多佐拉哈人都改換職業,現在他們大多從事貿易或務農。

由於他們是從印度教改信回教,所以他們的回教融合了印度教的形式,包括崇拜聖徒。他們非常團結,也不對外界開放。印度的回教徒在社會階級中往往是屬於較低層的,所以文盲及貧民的比率很高。今日,有許多佐拉哈的年輕人為了經濟或社會的因素而輟學。

在印度,操烏爾都話的六千萬回教徒是由一百五十個不同族所組成的,而佐拉哈族是最大的一支民族。在為數一千一百萬的佐拉哈人中,沒有基督徒,也沒有教會及宣教士。

印度是全世界擁有最多回教徒的國家之一,雖然印度政府對基督徒傳福音給回教徒的設限很少,但針對回教徒的宣教工作幾乎等於零。

【禱告】

  1. 求主耶穌透過聖經、異夢、異象向佐拉哈人啟示。

  2. 為民間回教給佐拉哈人帶來的屬靈捆綁得以破除禱告。

  3. 為教會有長期的植堂小組能動員起來,向這民族傳福音禱告。

  4. 求神使全世界的基督徒能被喚醒,看到為佐拉哈人代禱的需要。

  5. 啟示錄五9說:「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神的應許也包括佐拉哈族的回教徒,抓住這項應許為他們禱告。

 

 

喀拉蚩

人口:8,000,000

從印度河口的小海港,到今天成為亞洲成長最迅速的都市之一,喀拉蚩這個巴基斯坦的城市給基督教會帶來極大的挑戰;雖然問題不斷,喀拉蚩仍然是個重要、美麗的城市,地理上也是位居要衝。在一九六三年以前,此城曾是巴基斯坦的國都,如今該國首都已遷移到伊斯蘭馬巴德。

喀拉蚩是由幾個城市及郊區連起來的大都會,目前正有成為另一個貝魯特之虞。隨著日漸升高的經常性暴動,喀拉蚩漸淪為沒有指望的城市,許多市郊地區都有嚴重的法治與社會秩序問題,特別是在像歐蘭治(Orangi)這類的貧民窟地區,更是如此;據估計,喀拉蚩有一百萬個吸毒者。

喀拉蚩是巴基斯坦最南省分信德省(Sindh)的首府,但信德人在此只居少數,其居民約有六十萬是「莫哈基」(Mohajir,烏爾都語的「難民」),這是因一九四七年印度次大陸被分割後,建立了以回教徒佔多數的巴基斯坦,致使印度回教徒到此地來。

許多從印度來的回教徒湧進喀拉蚩,在一無所有的情況下,開展生意,建立事業機構,透過大型的灌溉計畫,把大片的沙漠區域整治成肥沃的谷地。

二十年來,這群難民形成一個群體,稱為MQM,信德人與MQM間持續不斷的種族緊張導致該城發生許多的暴動與不和。

雖然巴基斯坦過半數的人口是旁遮普人(Punjabi),但仍有一百七十個官方認定的少數民族,他們使用六十八種不同的語言,這還不包括方言在內。96.7%的巴基斯坦人是回教徒。

【禱告】

  1. 為在難民中建立教會的計畫能成長禱告。

  2. 為回教徒在邁向基本教義的途中,不同種族社區的暴力行為能被阻止禱告。

  3. 基督徒人數稀少,且大受逼迫與艱難,請為他們的合一與被激勵禱告。

  4. 求神幫助喀拉蚩的基督徒更加合一,且更多委身於禱告和傳福音。

 

 

印度的達烏地‧勃拉人

達烏地.勃拉人(Da’udi Bohra)有一個容易辨認的標誌,就是這個宗派的男子會戴金白色的帽子,女子穿戴色彩繽紛的服飾。他們以己為榮,自認地位在其他回教宗派之上。

達烏地.勃拉人在印度的歷史可追溯到十一世紀,當時有一位葉門王子,即瑪斯塔連(Mustalian)宗派的領袖阿布都拉(AbdAllah),差遣第一位宣教士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到印度。他傳揚回教於西印度的坎貝(Cambay)和古吉拉特(Gujarat)之間,一一三七年死於印度西部。後來,他們的後繼領導人在一五八八年死後,宗派發生分裂,古吉拉特大多數的勃拉人選擇追隨達烏地王(Da’udi B. Kutb Shah)為領袖繼承人;但不久之後,有一小撮人選擇追隨蘇萊曼(Sulayman),他宣稱自己才是合法的繼任者。蘇萊曼的跟隨者稱為「蘇萊曼人」(Sulaymanis),其領導人(「戴」,Dai)在葉門,他們在印度的主要代理人稱為「曼沙」(Mansub)。達烏地派的領導人駐在孟買,但總部卻設在蘇拉特(Surat,即古吉拉特);現任的領袖是穆拉吉先生(Mulladji-Sahib)。

達烏地.勃拉人大多從事五金與建材經銷的行業,最近也加入布匹買賣與零售業之列,他們當中還有許多人是醫生、律師、工程師、建築師,及其他專業人員。他們相信「生意就是他們的生活方式」,喜愛銷售五金,因據說他們是從鐵起家的,鐵是他們的幸運標誌,因為「鐵即或生鏽了,仍然是鐵」。

勃拉人是一個緊密聯結的社群,家庭是勃拉男人的第一要務,而且每個人都知道社區每一份子的事。他們的風俗、傳統都是為整個家庭量身而定,重要的決定由父親和宗教領袖(稱為「錫安達」,Syenda)來作。勃拉人屬回教什葉派,以古吉拉特語、馬拉塔語(Marathi),以及烏爾都語為母語。他們的教育水準高,也使用現代藥物,被認為是非常進步、富有的族群。

達烏地.勃拉人只慶祝三個節期:先知穆罕默德的生日、回曆的元月,以及齋戒月。在齋戒月中,他們特別強調權能之夜(齋戒月的第廿七日),會在當晚祈求真理的啟示。

【禱告】

  1. 為此族群向福音敞開禱告;求聖靈在「權能之夜」澆灌他們(參林前二9~10)。

  2. 為勃拉的基督徒禱告,使他們走出懼怕,為耶穌剛強站立。並為勃拉人有剛強壯膽的見證與福音行動禱告(參詩九1)。

  3. 禱告求神呼召更多人來服事這個族群。印度是最大的回教國家,但在這裏可自由、公開地分享福音,求神興起新一波在勃拉人當中服事的宣教士。

 

 

加爾各答的回教徒

印度加爾各答是個毀譽參半的城市,有許多不同的稱呼,如「宮殿之城」、「葬儀之都」、「葬儀之都」、「恐怖夜之城」,和「喜樂之城」等。坐落於胡格利河(Hooghly River)東岸的加爾各答,由英國東印度公司的代表查諾克(Job Charnock)在三百年前所建立的,在大半的殖民時期,它一直是英屬印度的首都;甚至到今天,仍經常被指為印度的「文化之都」。

由回教所成的莫臥兒王朝(Mughal),對整個加爾各答周邊地區的統治與影響,至少可以追溯到第十四世紀。一七五六年,孟加拉的末代莫臥兒皇帝奪取該城。次年,英國採取報復行動,最後在普拉西(Plassey)擊敗莫臥兒王朝,之後,英國便逐步掌控全印度,並使之成為次殖民地。過去這二十年來,加爾各答及其所在的西孟加拉邦政權,一直都掌握在共產黨手中。

雖然加爾各答人口中,多數是孟加拉的印度教徒,但為數頗眾的回教徒則是印度最大的回教群體之一,人數約在二百至二百五十萬之間。加爾各答的回教徒約有三分之二說烏爾都語(Urdu),他們來自比哈爾邦(Bihar)及北方邦(Uattar Pradesh)直到西部等地區。其餘的三分之一大多是來自加爾各答附近地區的孟加拉人。

此外,使用古吉拉特語(Gujarati)的博赫拉人(Bohuas)也不少。加爾各答回教徒大多屬於社會上較貧窮的階級,多半未受過教育,以從事勞力工作為主。他們偶爾會與印度教徒發生衝突,特別是在一九四七年,因主張分離而發生的暴動中,有無數回教徒死於印度教暴徒手中。一九九三年的另一次暴動中,死亡人數的規模則少了些。回教經常抱怨因遭受歧視而得不到好的工作機會。

在加爾各答的回教徒大多崇拜不同的回教聖徒,其中混雜了印度教與回教的成分。他們經常活在對邪靈和「惡眼」的恐懼中,於是多轉而崇拜回教聖人,他們相信那些聖人具有靈力,可以滿足他們的需要。有的聖人還活著,有的則己去世,許多人為了得到祝福,會去聖人的墳墓參拜。

令人難過的是,在加爾各答的回教徒群體中,從未有過任何突破。只有少數幾個人曾嘗試不斷地向他們傳福音。而在這些少數的工人中,大多未能留在加爾各答,至今僅結出非常寶貴的幾個果子。為有突破能臨到此地並帶來豐收而禱告吧!

【禱告】

  1. 求主不但興起工人,也興起代禱者,能針對使用烏爾都語的族群、孟加拉人和博赫拉人工作禱告。

  2. 求耶穌透過異夢、異象及其他超自然的方式,向加爾各答的回教徒彰顯祂自己,好讓他們能轉向惟一能滿足他們需要的神。

  3. 求神使回教徒能敞開心接受福音,也求神使每個族群都能出現從回教歸信的信徒所組成的團契。

 

 

馬哈拉施特拉邦的奧蘭加巴德

位於西印度, 人口:約600,000

回教徒:25﹪ , 基督徒:1.6﹪

奧蘭加巴德(Aurangabad)是印度馬哈拉施特拉(Maharashtra)一個繁榮的工業中心,是莫臥兒王朝的最後一位君王奧朗則布(Aurangzeb,公元一六五九至一七○七年)所命名的。該地原名「吉得吉」(Khidki, 窗戶之意),最初建於公元一六一○年,那是奧朗則布統治德干(Deccan, 即西印度)地區時期,該地為莫臥兒王朝的首都,現今則為馬哈拉施特拉邦之馬拉梭達(Marathwada)地區的首府。今天的奧蘭加巴德印度成長最快的城市之一,而且也逐漸成為印度一個主要的工業及教育中心。許多來自非洲、亞洲及印度其他地區的學生(包括回教徒)都來奧蘭加巴德就學。

奧蘭加巴德的回教徒比例(約25﹪)和全印度的回教徒比例(約12﹪)相較之下更高,其回教徒人口乃由以下社群或族群組成的:錫克人(Sheikh)(最多數)、賽義德人(Sayyeid)、帕坦人(Pathan)、博赫拉人(商人階級)、霍加派(Khoja)、門蒙人(Memon)、安薩里人(Ansari)、毛瓦勞人(Mawalud)、馬里克人(Mallik)、但卡人(Dhanka)、莫臥兒人,以及納伊人(Nai)。

在過去,經由蘇非派(Sufi),及回教宣教士而歸信回教的人,都是相當和平的,因為這些宣教士強調一種與神的神祕關係,以及人類的平等及公正。信徒不但有來自較高的印度教階級的人(Brahmins最高種性的婆羅門,及Marathas馬拉塔人),也有自較低階級而來的。今天奧蘭加巴德的回教徒,和住在印度較現代化的大都市裡的回教徒比起來,是相當傳統的。政府並未限制在他們中間傳福音。

在奧蘭加巴德有一些令人鼓舞的現象,就是基督的身體愈來愈渴望向回教徒傳福音,不過他們還需要經過合適的培訓。目前在該城已經知道有四位宣教士特別致力於向回教徒傳福音。其中一項事工開設了裁縫班,以及一間閱讀室,作為友誼佈道的管道。有三項事工則組成網絡,以開設合乎當地環境背景且安全的聚會場所,好讓回教徒的尋道者及初信者能夠前來參加。據報告,在該市有許多回教徒對福音的態度十分敞開,不過他們仍害怕一旦表明相信基督,會遭到自己人的逼迫。

【禱告】

  1. 在奧蘭加巴德有四十二個古老的莫臥兒門廊,在禱告的時候,請一起以詩篇廿四7~10宣告,並邀請榮耀的王耶穌進入該市。

  2. 耶穌說:「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太十六18)為奧蘭加巴德人能夠擁抱耶穌作他們的救主禱告!

  3. 求主差遣更多經過訓練的工人,以愛向奧蘭加巴德的回教徒傳福音,也求主讓他們能夠接觸到真誠的尋道者。

  4. 由於該市原名「窗戶」,為它能成為向印度回教徒傳福音的關鍵城市而代禱。

 

 

印度的關鍵城市

德里人口:12,000,000

海得拉巴人口:6,000,000

德里(Delhi)和海得拉巴(Hyderabad)是印度的兩個關鍵城市,兩者皆住著極多未得的回教徒。這兩個城市在過去和目前,對印度北部和中南部的回教徒,都有關鍵性的影響力。

德里的回教徒有個悠久榮耀的歷史。德里的「舊城」是由蒙兀兒人皇帝沙.賈汗(Shah Jahan)在一六○○年代中期所建,他也建造了阿格拉(Agra)城的泰姬瑪哈陵(Taj Mahal)。但他掌權以前,回教戰士的人數早已增長,並且統治了廣大的領土,就是現在的德里。在當地的回教建築物,包括遍佈全城的清真寺、尖塔、墳墓、碉堡、門樓,都顯示這些回教統治者在北印度的歷史中,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今日在德里到處可見許多勢力強大的回教社區。舊德里擁有全印度最大的清真寺(迦瑪清真寺──Jama Masjid),院內能容納兩萬多名朝拜者。目前的伊瑪目是SyedImam Bukhari,他扮演回教代言人的重要角色。在德里南部,有個相當大的回教社區,靠近回教蘇非派「聖人」尼札姆-烏德-丁(Nizam-ud-din,1236 ~1325)的墳墓,有許多朝聖者前來尋求祝福。

正如今日一樣,海得拉巴(與它的姊妹城塞康德拉巴德Secunderabad)過去也擁有悠久、重要的回教歷史。一三○○年代中期,回教徒的巴赫馬尼(Bahmani)王朝統治了整個德干高原(Deccan Plateau)。稍後的顧特卜.沙希(Qutb Shahis)王朝,於一五九○年建立海得拉巴城,後來由蒙兀兒人接管,緊接著是獨立的王室,稱為「尼札姆」(Nizam)。海得拉巴的尼札姆持續統治印度,直到一九四七年印度獨立為止。他們以宮殿和鉅富著稱。

海得拉巴以令人印象深刻的回教建築物聞名,例如:麥加清真寺和該城的名勝Charminar。今日,海得拉巴是印度的第六大城。迄今只有少數基督徒工人在這些城市中服事。如果在德里和海得拉巴的回教關鍵社區中,發生歸主運動,那麼影響力將延伸越過邊界,散播到印度北部與德干高原各地的回教族群。

【禱告】

  1. 為德里和海得拉巴的回教徒禱告,願神的靈觸摸他們。

  2. 求神預備他們的心,使他們能向神承認耶穌為主。

  3. 為基督徒工人禱告,使他們在這些城市當中興起,從事回教徒的事工。求神親自供應絕佳的訓練、禱告、財務支援,給予在這些關鍵禾場中的新舊工人。

  4. 為群眾運動的產生禱告,使福音像燎原之火,在德里和海得拉巴的回教徒中燃起,接著向外影響其他數百萬的回教徒。

  5. 為迦瑪清真寺和麥加清真寺的領袖信主禱告。

 

 

比哈爾的回教徒

比哈爾人口:86,400,000

回教徒:1.90﹪(一九九一年戶口普查)

比哈爾位於印度北部,是印度第二大省。比哈爾的一千六百萬名回教徒(估計的人口)是我們可以掌握的。他們離福音不遠,如果我們接觸他們,就會豐收。這世代的基督徒有很棒的機會!

比哈爾人在許多方面都有極大的需要。一半以上的人口是貧民,而回教徒因著他們的社會地位而屬於赤貧階層。在比哈爾,貧窮是司空見慣的事,可以看到作父親的恥於無法養活全家,婦女生病受苦,兒童經常挨餓、營養不良。這一切燃起了他們畢生求生存的奮鬥。

很少基督徒工人想到這裡來,因為許多人認為它是「印度最落後的省分」、文盲率高、又沒開發、缺乏學校和醫療診所、道路很糟糕、犯罪與貪污橫行。此外,印度的教會在文化上與回教社區相隔甚遠。

貪婪、剝削、文盲、暴力、營養不良等勢力,迄今一直結合起來壓迫百姓。能為這情況帶持久改善的,只有耶穌基督福音的改變大能。自從印度有了一部憲法,保障宗教自由、自由傳教以後,向回教徒傳福音最大障礙,就在於溝通及文化相關的領域了。當福音以回教徒所能明白的方式呈現時,他們通常會渴望想聽。許多人尋求屬靈能力,而耶穌正是答案。比哈爾的回教徒在信仰上並不是很正統,他們對新觀念很開放,這提供了基督徒很好的機會來接觸回教徒。

神已經開始成就計畫。有史以來第一次,一個印度的差會最近差派三十名新同工,專為接觸比哈爾族的回教徒。其他團體也正進行類似的計畫。雖然到目前為止,歸正者屈指可數,但是神並沒有忘記這些人。我們需要為福音得以前進而禱告,以致福音能改變笁命及所有社區。

【禱告】

  1. 為那些在比哈爾的回教徒當中工作的人禱告,並為他們的靈命、健康及家人禱告。

  2. 為比哈爾人的身體需要禱告,求神祝福他們的教育、醫療照顧及工作。

  3. 為靈魂的收割及回教社區能產生與文化相關、並強調門徒訓練的團契禱告。

  4. 求聖靈在回教徒當中,施行神蹟奇事和醫治,證明耶穌基督的拯救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