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回教徒(三)

 
 

幾內亞共和國的柯那克里

柯那克里人口:1,000,000

幾內亞位於非洲西岸,是撒哈拉沙漠以南最少聽到福音的非洲國家。該國自從一九五八年脫離法國獨立後的廿六年內,都籠罩在強烈的反基督教社會主義者的影響之下,大多數的宣教士在一九六八年被迫離開。社會主義政府在一九八四年,透過一場不流血的軍事政變而遭到推翻。藍桑那.孔德(Lansana Conte)總統採行宗教自由,並且帶領國家走向民主。

柯那克里(Conakry)是幾內亞的首都,也是最大城。它位於通簿(Tombo Island)島,藉由一條堤道與大陸相連。柯那克里的海港全面用來出口鋁礦,這是幾內亞主要出口產品之一。這城市有超過一百萬居民,幾乎全是回教徒。每天都有一大群回教徒,聚集在該城的清真寺(它們是西非洲最大的清真寺)禱告。柯那克里有大約二十個福音派教會,和幾個天主教教堂。總體來說,幾內亞的人口中,有80﹪是回教徒,16﹪是泛靈信仰,4﹪是基督徒。

幾內亞主要的回教徒族群是富拉人(Fula)、馬尼卡人(Maninka)、和蘇蘇人(Susu)。當地的回教大致是民間回教。最早從泛靈信仰皈依回教的幾內亞人,是十七世紀的富拉人,他們視自己為幾內亞回教的守護者與宣教士。即使是現在,許多富拉人兒童學習阿拉伯文,並且能夠用阿拉伯語朗讀可蘭經,雖然很少人懂它的意思。馬尼卡人和蘇蘇人從泛靈信仰皈依回教,卻是十九世紀的事了。在幾內亞的這些回教族群中,基督徒少之又少。

最近幾年,有一位馬尼卡人的伊瑪目聽到一卷見證錄音帶,講員摩薩.空恩(Moussa Kone)曾經是回教隱士(民間回教的聖人)。這位伊瑪目因為自己的父親是隱士,所以就很注意聽。他暫時放下木匠的工作,開始比較聖經經文和可蘭經的內容。在深入研究一個月之後,他選擇跟隨耶穌。隨後他到附近的一個教會,找牧師幫助他跟隨耶穌。從那時起,他深入研讀聖經,並且參與在教會活動中,協助其他人信基督。

【禱告】

  1. 為政治的穩定禱告。在鄰近的賴比瑞亞、獅子山、幾內亞比索、塞內加爾等國家中有內戰,十分動盪不安。目前可能有六十萬的難民在幾內亞。

  2. 禱告使福音能夠顯著地滲入富拉人、馬尼卡人、蘇蘇人這些主要族群中。

  3. 為基督徒之間有漸增的異象與合一禱告。也為柯那克里城禱告(參拿四11:我豈能不愛惜這大城呢?)。

 

 

象牙海岸

人口:約15,500,000

基督教:(含東正教、天主教等各教派):31﹪ ‧ 回教徒:38.7﹪ ‧ 泛靈信仰:30.3﹪

目前,象牙海岸是一塊機會之地,有許多投資者都到這裡來(德國人、比利時人、哥倫比亞人、加拿大人、日本人等)。在各大城鎮都有興建中的建築物,新的企業也相當興盛。幾年前西非的法郎貶值,造成富者愈富,也使社會出現一揩中產階級,他們有不錯的薪資,也擁有較多的財物。

然而,大多數人仍相當貧窮,而且經濟上也並非各個層面都一樣繁榮。象牙海岸最重要的產物是可可豆、咖啡及棕櫚油,每年平均所得仍在八百至九百美元之間。近年來經濟的發達除了帶來一些利益外,也加深了某些階層的腐敗情形。

工作機會的增加,使得許多人從西非各地湧入。這些移民同時帶來很強的回教影響力,因為他們絕大多數是來自靠北邊較貧窮的回教國家(主要是馬利和布吉納法索),以致清真寺愈蓋愈多。在象牙海岸南部各大城市的基督徒及泛靈信仰人口中,已有一半改信回教。至於北部的回教人口則由來已久。

其實這一波新移民潮可能正創造傳音的屬靈契機。對基督徒而言,這是十分正面的因素,因為不管向誰傳福音,大門都是敞開的。就算來自嚴格的回教國家,一旦來到象牙海岸居住,也不會那麼害怕聽到福音。

最近有個見證是這樣的:某位宣教士在為他的摩托車尋找買主時,剛好在街上碰到一名男子,便聊了起來。那人問宣教士可否到他家去拜訪?「當然可以。」當他到宣教士家中時,對宣教士說他很想成為基督徒。他是回教的領袖(伊瑪目),因為回教團體中的暴力事件,如前陣子在阿爾及利亞的屠殺事件,使他深感困擾與不安。這位伊瑪目說:「回教徒所教導的信息中,沒有告訴我們要愛自己人。」他深切渴望擁有一本聖經。

【禱告】

  1. 培訓非洲人向回教徒傳福音的事工雖已被建立,但目前特別向近六百萬回教人口傳福音的宣教士人數不到一百位,為象牙海岸的基督徒禱告,求神使他們大發熱心,致力以愛向回教徒傳揚基督。象牙海岸教會需要更多經過訓練的領袖(有些教派每十至二十間教會中,僅有一名受過訓練的牧師)。

  2. 特別為來自較嚴格的回教背景的移民禱告,特別是來自布吉納法索、馬利、幾內亞的人,求神使他們能聽聞福音。

  3. 在像牙海岸有許多原本相信泛靈信仰的族群,快被回教吸引過去了。為以下這些回教族群的未得之民禱告:馬林克人(Malinke)、迪歐拉人(Dioula)、馬歐人(Maou),還有索寧克人(Soninke)、班巴拉人(Bambara)、瓦蘇倫克人(Wassulunke)、富拉.馬西納人(Fula-Massina)。

 

 

塞內加爾

人口:8,600,000 回教徒:92%

「塞內加爾」(Senegal)這個名字一般認為是源自「Sunu gaal」一詞,意思是「我們的獨木舟」。這個海岸國家和西非大多數的殖民地國家一樣,自十五世紀以來就深深受到葡萄牙、荷蘭、英國和法國的影響。三百年來,塞內加爾目睹成千上萬的人在距首都達卡 (Dakar) 三公里處的戈雷島 (Goree) 被賣為奴隸。塞內加爾地處阿拉伯人的回教世界和黑人的非洲之間,所以它所要扮演的策略性角色,就是不要讓西非回教化,同時要充當傳福音給北非國家的橋樑。

回教向來為不同階層的塞內加爾人所信奉,但一直到過去五十年間,特別是一九六○年脫離法國獨立後,塞內加爾才愈加回教化。目前全國五十大種族絕大多數都是回教徒。由於古老的社會結構日漸腐化,加上經濟蕭條,以致人們紛紛尋求有超能力的回教「聖者」。這些「聖者」對廣大的回教團體有屬靈上的權柄。這些回教團體的組織嚴密,對全國的政治及經濟有很大的影響。

一直到一九五○年代,福音派的宣教機構才在這個國家設立。第一代的塞內加爾基督徒為數很少,也沒受過足夠的聖經教導。他們常受到社會及家人的壓力,想迫使他們重拾傳統的泛靈信仰及回教。但在最近幾年,已有一些宣教機構開始在那裏植堂。強烈的合一精神已使教會有能力把福音傳給這個國家。從有回教徒打開門尋求進一步的接觸,而且經常有人信主的現象看來,成果已日漸可期。

【禱告】

  1. 為塞內加爾的各種族禱告。像圖庫洛爾人 (Toucouleurs)、沃洛夫人 (Wolofs)、索寧克人 (Soninke)、曼迪克人 (Mandingue) 及皮尤人 (Peulhs) 這類民族,只有少數人信主。

  2. 為回教「聖者」信主禱告,願他們能成為傳神話語的傳道人。

  3. 為有真實的基督徒向政府官員作見證禱告。

  4. 為這些人能秉公義,並以確保和平、寬容的方式來帶領這個國家禱告。

  5. 為基督徒能繼續持守合一禱告。

  6. 求神使歸信基督的人從宿命論、恐懼、傳統中得釋放,並願神興起塞內加爾籍的僕人,並以聖靈充滿他們。

 

 

托克勒人(又稱為哈爾普拉倫人)

托克勒人是富拉尼族群的次級團體,大多住在塞內加爾北部與茅利塔尼亞(Mauritania)南部的塞內加爾河谷地區,也廣泛散居西非其他國家。托克勒人在塞內加爾境內的,約九十萬人;而全世界總人口則超過一百七十萬。根據未經證實的報導估計,多達二萬名托克勒人可能住在歐洲。

傳統上,托克勒人定居務農,住的社區緊密交織,並且遵循族長制的社會結構,社區生活嚴格分為宗族階級,有十二個種姓、三個社會階級。事實上,統治的貴族聖職階級,在十一世紀時,首先信奉了回教。如今,回教的博學多聞人士,大多來自這個階級,托克勒人的「聖人」(Marrabouts)名揚西非。中央階級由漁夫、農民、行政人員、商人所組成。中下階級包括工匠、說故事的人、樂師等等。下層階級則由白日勞工、僕人、奴隸(不拘自由或受困)所構成。種姓決定了個人在社會上的價值。托克勒人多半屬於宗教領袖種姓,稱為突祿比(Tooroobe)。

托克勒人打從心裡是回教徒,並以該信仰的辯護人而聞名。托克勒人透過聖戰,將回教傳到西非大部分地區。他們語帶自豪地說,生而為托克勒人,即生而為回教徒。然而,回教在實踐上,卻夾雜著傳統的泛靈信仰觀念、與民間邪術儀式。占卜、巫術、魔法,都相當普及,連回教的聖職人員(midibbo)也常常採行,宗教領袖還製作護身符販售。人民一般相信超自然能力(baraka);被公認擁有超自然能力的宗教領袖,則因他們所能施行的神蹟,而廣受歡迎。

在塞內加爾這個向福音敞開的國家,基督徒去接觸說普拉爾(Pulaar)話的人,至少有三十年了。塞內加爾有很多說普拉爾話的人信主了,可是其中只有少數(約十八人)是托克勒人。身為差勁的托克勒回教徒,還能被接納;但是身為基督徒,則從不見容於托克勒社會。

 

【禱告】

  1. 禱告抵擋「聖人」的能力,使人民能自由地聽見福音、選擇基督。

  2. 求耶穌藉由異夢、神蹟、或閱讀文物(包括談及耶穌的可蘭經),賜下超自然的啟示。

  3. 為信主者的屬靈成長禱告,使他們成為耶穌的真門徒,並在同胞當中作有果效的見證。

 

 

多哥

人口:4,900,000

基督徒:46.2﹪ ‧ 泛靈信仰:30.6﹪ ‧ 回教徒:22.5﹪

多哥在艾維語(Ewe,多哥的國語之一)中的意思是「水邊」,指大西洋沿岸地區。一般來說,該國的寬度少於一百公里,全長約有五百五十公里。多哥曾經是法國的殖民地,直到一九六○年才獨立。自一九九一年起,該國不斷受政治動亂之苦,並且惡化到緊張的武裝衝突,特別在中部和南部區域,雖然最近幾年穩定些了。在經濟上,特別在中部和南部區域,雖然最近幾年穩定些了。在經濟上,他們極倚賴商業性和自給性的農業,這提供人們60﹪的就業機會。可可、咖啡、棉花加起來,一共賺進30﹪的外匯收入。

在多哥的許多族群中都有回教徒。其中一個最大的回教徒未得之民是科托柯利人(Kotokoli),約有二十萬人,集中在多哥中部的索德(Sokode)地區。科托科利人曾經掌控一條主要的商業路線,並且在商業交易上獲得精明(也許是卑劣)的名聲。現在,科托柯利人大多務農,主要作物是高梁和蕃薯,也栽種粟米、玉米、豆類、秋葵、塊莖植物和南瓜。他們養殖多種動物,包括牛、驢、山羊、綿羊。牛的用途是用於宗教獻祭、婚禮聘金、皮革方面。科托柯利人通常住圓形房屋,有土牆和錐形茅草屋頂。

科托柯利人和那地區的許多部落一樣,在一七○○年代首次接觸回教。一八○○年代,因著鄰國百姓向他們傳回教信仰,於是他們皈依回教。今日,幾乎所有的科托柯利人都是回教徒,忠心跟隨回教的作法。科托利人有一種習俗,就是讚美他們的英雄祖先(通常是首領)。他們以笛子(沒有歌唱)來發出特別的讚美,因為他們認為人聲配不上首領。求神使科托柯利人發現天上有一位首領,比任何人都配得他們的讚美。

【禱告】

1. 求神打發長期的宣教士到多哥,在科托柯利人當中工作,也在其他的回教徒未得部落中工作:阿努福(Anufo)、阿卡撒冷(Akaselem)、巴哥(Bago)、阿克培(Akpe)、阿尼(Anii)。

2. 求神打發基督徒醫療團隊及救護人員,前來服事這些人們身體上的需要。

3. 禱告求神幫助曾是回教徒的信徒(人數極少),讓他們放膽與親友分享基督。惟願透過這些家庭,能建立新教會。

4. 求神斷開黑暗勢力和掌權者的影響,不讓牠們攔阻多哥的回教徒部落聽聞並領受福音的好消息。

5. 求神大大激動多哥和其他許多國家的非洲基督徒,向他們臨近的未得之民傳福音。

 

 

中非

尼日──人口:8,300,000人 回教徒:90﹪

查德──人口:6,500,000人 回教徒:45﹪

中非共和國──人口:3,500,000人 回教徒:10﹪

蘇丹—人口:29,100,000人 回教徒:70﹪

喀麥隆──人口:12,900,000人 回教徒:24﹪

奈及利亞──人口:100,600,000人 回教徒:40﹪

中非是指從非洲南部的熱帶雨林延伸到北部撒哈拉沙漠之間的廣大區域。區域內錯綜複雜的部落和種族,使得中非的文化和信仰體系就像一幅千變萬化的織錦。福音已經很成功地在幾個國家傳開,有幾百萬人從乏靈信仰轉而歸向基督。雖然仍有許多回教地區尚未聽聞福音,但耶穌的信息已在許多回教徒的生命中產生影響。

在半沙漠地帶的尼日,有一個年輕人的駱駝趁他夜晚熟睡時脫逃了。等年輕人一大早醒來發現後,只好順著駱駝在沙地上所留下的足跡追趕。事實上,年輕人的公駱駝已經跟著一群母駱駝走了。年輕人經常從基督徒那裏聽見福音,也曾聽過一些講論耶穌的錄音帶。但身為回教徒,他不願相信耶穌就是世界的奇妙救主。幾個小時後,他找到走失的駱駝,準備回家。但在那時候,他意識到麻煩事來了。由於從前晚到當時都沒有喝水,他開始頭暉目眩了。年輕人從駱駝上下來,搖搖晃晃地走著。在炎夏之時,沒有水,很快就會沒命。

年輕人想起他曾經聽過耶穌所行的事,便禱告說:「耶穌,假如你是真神,請不要讓我孤獨地死在大沙漠中。」就在那時候,他看到五十公尺外有棵大樹。他奮力地走到樹蔭下,發樹幹上有幾根樹枝,就在樹枝間他看到一個充滿水分的果實。解渴之後,年輕人回到家人的營帳。就在那一天,他決定跟隨耶穌。

 

【禱告】

  1. 數百萬的中非人需要和這名年輕人一樣,跟神有奇妙的相遇,但卻還有很多人沒聽過福音(參羅十9~15)。

  2. 願神的名在中非被高舉,超過所有的名(參詩八十九6~8;耶十6~7)。

  3. 聖經需要被翻譯成該區的數百種重要語言,為聖經的翻譯工作禱告,讓所有人都能藉自已的語文認識福音(參徒十七26~31)。

 

 

奈及利亞

人口:113,828,587(1999年7月估計值)

回教徒:45% ‧ 基督徒:50% ‧ 泛靈信仰/其他:5%

奈及利亞聯邦共和國的人口,居非洲各國之冠。國土的地理形態多元化,分成卅六州以加速發展,並且使種族忠誠度對國政所造成的影響,降到最低。一般而言,該國北部以回教徒佔優勢,而南部則以非回教徒(主要是基督徒)居多。奈及利亞有宗教自由,但是從過去難以計數的例子看來,回教卻獲得優惠待遇。

回教早在十一世紀就來到奈及利亞北部,十六世紀以前,就已經在北部地區的城市扎穩了根基(如卡諾〔Kano〕、扎里亞〔Zaria〕、卡齊納〔Katsina〕),後來散播到周圍鄉間及中央高地;就在那裡,因著當地百姓抵抗,而阻止了回教繼續推進。於是北部地區就組成幾個回教小州,由當地酋長領導。該地區先是由豪薩人(Hausa)和卡努里人(Kanuri)所掌控,直到一八○○年代初期,富拉尼人(Fulani)抵達為止。一場由富拉尼人所領導的聖戰,將回教更往南推展,越過尼日河,進入說約魯巴(Yoruba)語的地區北部。目前約有25%的約魯巴人是回教徒,而其餘則多數是基督徒,至少取的是基督教的名字。在英國殖民統治期間,北部的回教徒地區禁止基督徒積極傳福音。近年來,這兩個地區持續爭取人歸信,尤其中間地帶的人。

奈及利亞的回教徒當中,可以發現很多邪術作法。他們的脖子上或口袋裡帶著護身符,原因不一。有一種護身符能安胎,一種能讓死人的鬼魂不來糾纏子孫。從歷史上看,奈及利亞人一直都敬拜祖先。

目前傳福音的工作進行遲緩,尤其在北部,有些回教徒在北部積極興建新的清真寺和可蘭經學校。有一種非洲形式的回教基本教義派,在奈及利亞北部已經很活躍了。

奈及利亞近來想實行回教律法,使北部某些基督徒,為自己的未來憂心忡忡。奈及利亞過去在回教徒與基督徒之間,有過種族與宗教方面的緊張。比夫拉內戰(Biafran civil war)是一部分原因,還有最近許多動輒死亡數百人的意外,也是一大因素。

【禱告】

  1. 雖然奈及利亞教會經歷了增長,但是基督徒仍需要智慧,以明白如何與鄰近的回教徒相處。求神賜給他們特殊的洞察力,知道如何行出聖經的原則(參羅十二17-18、21;提後二22-26)。

  2. 福音在各主要的回教族群中,能有大突破:豪薩-富拉尼人(三千萬,已知有少數基督徒)、卡努里人(四百萬)、以及五百多萬名約魯巴回教徒。

  3. 為主要的回教中心禱告,例如卡諾、索科托(Sokoto)、卡齊納、扎里亞、邁杜古利(Maiduguri),願福音在這些城市裡,能以百姓可接受基督的方式來傳揚。

 

 

南非

回教進入南非已是三百多年前的事了,主要是印尼諸島的政治犯所造成的。早先,開普省的馬來回教徒在該省西部過著奴隸的生活,他們原是對福音敞開的一群,卻為當時信奉基督教的殖民者所拒絕;在晚近的歷史上,因對「種族隔離政策」的反彈,回教徒愈發加增。因為種族主義者所立的法令,回教徒被迫遷離世居之地,到開普半島落腳,他們就在所到之處建立清真寺。

隨著民族的遷徙,菸毒、娼妓,與幫派的問題也有漸增趨勢;在這三大問題之中,回教徒所受的影響最劇。事實上,開普敦的毒品買賣是回教徒帶頭在做的;在一九九六年,一群回教徒開始打擊犯罪與吸毒。南非的第二大回教族群來自印度,他們是一群簽約的外籍勞工,在納塔耳省種甘蔗;印度回教族群主要分佈在德爾班與約翰尼斯堡附近。在一九九○年代,回教很努力地向黑人社區擴展;同時,透過有計畫的置產,回教徒在各個住宅區中已佔了優勢。

一九九五年十月,回教國家世界會議在的黎波里召開,會中決議運用南非的基礎設施,準備從南端開始把非洲回教化,多數南非回教徒居住的西開普省被定為第一個目標。因此,回教的影響力已在生活的各個層面中成長,今天該國約有20%的國會議員是回教徒。

雖然回教徒在南非仍居少數,但基督徒必須明白自己的責任是禱告,使回教徒的眼睛能向福音開啟。透過「基督徒關懷回教徒」(Christian Concern for Muslim)團契,許多機構與基督徒個人聯合而為一,以得著南非與其他國家的回教徒。

【禱告】

  1. 為向回教徒傳福音的南非基督徒禱告,求神保守「基督徒關懷回教徒」團契的合一,好讓這努力持續發生效用。

  2. 在南非,一如在其他地方,從回教信仰歸向基督的人會遭殺頭的命運。為這些人的屬靈成長,以及現有教會能接納這批人禱告。

  3. 為基督徒能以適當的方式,更加與回教徒分享福音禱告,並藉此帶領許多回教徒歸向救主。

 

 

馬拉威

人口:10,000,000

回教徒:15﹪

位於非洲的東南部,與莫三比克、坦尚尼亞、尚比亞為鄰。馬拉威共和國(以前稱為尼亞薩地Nyasaland),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國家之一(每平方公里八十三人),國土有四分之一是四個大湖,其中包括流入大尚比西河的非洲第四大湖──尼亞薩湖。

馬拉威是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幾乎全賴農業維生,近來則大部分依賴捕魚。天然資源很少,國土有很大的部分是由小樹形成的小森林。非洲絕大多數的動物生活都可以在馬拉威看到,包括大象、犀牛、長頸鹿和斑馬,而湖邊則是河馬棲息之地。

十七世紀時,葡萄牙的耶穌會傳教士就已來到尼亞薩湖附近的地區,但是歐洲人直到一八五九年才知道有這個湖,而那是來自蘇格蘭的宣教士兼探險家李文斯頓(David Livingstone)所發現的。

馬拉威最大的回教徒群體是亞奧人(Yao),人數約近一百萬。傳統上,亞奧人沿著馬拉威湖岸居住,買賣奴隸與象牙。回教之所以在亞奧人中間傳佈得那麼快,部分原因是,他們長久以來一直與阿拉伯商人往來;不過最主要還是因為他們對從歐洲來的拓荒者存有戒心,加上他們從早期來自歐洲的基督教宣教士身上感到有股敵意。今天亞奧已不再買賣奴隸與象牙,取而代之的是農業。到鄰國作建築業及礦業的外勞人口也不少,據估計,不管在任何時候,皆有30﹪的亞奧族男性在國外工作。

近年來回教的擴展十分迅速,四十年前只看到幾間清真寺而已,今天幾乎每個鎮上都有一間,石油輸出國的富有回教徒把大筆金錢送進這個貧困的國家,科威特即資助該國興建一條高速公路,條件是每十公里可蓋一間清真寺。此外,他們還資助地下水管的埋設,供給村莊水源,不過只有回教徒可以用。這使得女性承受極大的壓力,因為倘若她們信了主,就得每天長途跋涉去扛水。

宗教自由為非洲的回教機構敞開了大門,使他們可以把馬拉威當作南進非洲之策略計畫中的總部。福音真光已在馬拉威照耀了一百多年,但今天,回教正欲將之撲滅。

【禱告】

  1. 馬拉威政府中許多重要的領導人都是回教徒,求神使這個國家能建立在公義之上。

  2. 為馬拉威政府禱告,求神使他們有智慧,知道如何管理及運用該國的美景及自然資源。

  3. 為基督教及羅天主教能同心合作而禱告,好讓他們能顯明神的愛,並為神國度作有效的見證。

  4. 由於文盲率高達60﹪,所以廣播在傳福音上便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為致力於製作福音節目的事工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