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回教徒(一)

 
 

「哦,非洲啊!來敬拜主!」

有一條古老的基督教信經說:「生命的目的是認識神,並永遠享受祂。」神願為地上的萬族所認識、所享有,只有祂對世上的各個種族懷有最真誠的看重與慈愛,祂明白他們的文化、語言,及其生活方式,祂想望在多國(希臘原文是種族族群)、多族,及多民中,有許多人站在祂的寶座前(參啟七9~11);耶穌為要看見無數被贖的人站在寶座前所帶來的喜樂,就忍受了十字架上的苦難(參來十二2)。毋庸置疑的,祂也滿心歡喜地期待非洲充滿向救贖之神快樂歡呼的人群;現已有不少非洲的民族加入眾人的行列,圍繞在寶座之前,但神盼望有更多人聽到福音的好消息而活過來、有新的生命。

下列信奉回教的民族,及數百個類似的族群中只有少數幾個基督徒,有的甚至連一個也沒有。阿法爾人(Afar)、奧洛默人(Oromo)、沃洛夫人(Wolof)、富拉人(Fula)、圖庫洛爾人(Tukulor)、圖阿雷格人、桑海人(Songhai)、圖布人(Tubu)、查烏亞人、撒哈拉烏亞人(Saharaoui)、與貝賈人(Beja)。但願有一天這些民族會喜樂地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也歸與羔羊。」

想像一下這些民族以其語言並穿著傳統的服飾向羔羊歌唱的景象,他們的樂器與舞蹈必會讓神的心充滿喜樂,就如神在以色列人中歡欣喜樂一般(參番三17)。這些都是神所造的民族,願神的榮耀存到永遠,願主喜悅自己所造的(參詩一○四31)。

【禱告】

  1. 非洲可能有二億八千萬名回教徒,他們當中有許多因文化、社會,與語言的障礙,被阻隔於福音之外。求神興起願為福音的緣故跨越這些障礙的工人;許多非洲的基督徒正開始要承接這挑戰,正如一位薩伊牧師所說的:「我已知道我國中的回教徒(雖然為數不多),神正給我力量為他們禱告。」

  2. 此地需要真誠看重其他文化的工人,並在其文化架構下訓練門徒。保羅的心志就是要為外邦人(在希臘原文聖經中,外邦人的原意是國家、種族族群)作基督耶穌的僕役,作神福音的祭司,叫所獻上的外邦人,因著聖靈,成為聖潔,可蒙悅納(參羅十五16)。

  3. 這裏需要企盼神兒子得到全部基業的工人(參詩二8),願神興起勝過死亡恐懼、勝過膽怯的子民,將福音全然地傳揚出去。

 

 

吉布地

人口:501,000(估計值)

以薩.索馬利人:45.6%

阿法爾人(達那吉兒人):36%

阿拉伯人(葉門人):11.5%

其他:6.9%

吉布地是非洲最小的國家之一,這片被索馬利亞和衣索比亞間的紅海海岸所包圍的乾熱沙漠,是世界上最炎熱的國家。該國因乾旱肆虐,加以自然資源和工業又有限,致使失業率高居40~50%之間。最近國內的抗爭,使該國因著種族衝突而造成分裂。

首都吉布地(人口有廿五萬)並不是個大都市,但其面積比二十年前大了三倍;從某個角度來說,這個城市像是部落村莊的集合,因為移進此城的人都找過去住同村的人為鄰。目前有數個基督教團體在吉布地積極宣揚福音,並實地協助不同種族的族群。每個星期五,有數百名衣索比亞基督徒聚集在一起敬拜,他們大多是來自衣索比亞的難民,不過當中也有些人相信,是神為了祂自己的目的而把他們帶到吉布地。他們常徹夜為同為難民的同胞和吉布地禱告,我們大可盼望他們的禱告將為此城帶來祝福(參耶廿九7)。此外,當地還有一群索馬利人也定期聚會,查考聖經。

吉布地絕大多數的人(以薩.索馬利人、阿法爾人、阿拉伯人)仍是未得之民。除了文化和社會的障礙使得傳福音受阻外,這裏也有明顯的屬靈對立,在一些部族中,其廣受歡迎的醫療方式就表明了此等對立,在zaar的儀式中,「善靈」(good spirits)被召來行醫治,往往帶來深層的屬靈捆綁,這些都只有神的能力才能破除。若沒有特別的釋放禱告,一些參與此等儀式的人難以聽進宣教士所傳講的福音。

【禱告】

  1. 為吉布地禱告,使其成為真平安之地,並成為燈塔,照亮索馬利亞、衣索比亞,和中東地區。

  2. 有幾個基督徒能一面透過教育、識字、農業,和翻譯等計畫,給予實際的協助,另一方面又能宣講福音。為這些努力能多結果子禱告。

  3. 為在阿法爾人和索馬利人中間建立本土性教會禱告;現在每日都有阿法爾語和索馬利語的福音廣播。

 

 

索馬利亞和衣索比亞的朱巴.阿拉伯人

人口:900,000

回教徒:99.9﹪

朱巴.阿拉伯人住在索馬利亞的西部邊界地帶,是非洲未得之民中最小族群之一。朱巴人最早來自阿拉伯半島,他們說一種阿拉伯方言,稱為馬耶語(Maay)。大約有六十五萬朱巴人住在索馬利亞,他們居住在the Wabi of Shebele附近的肥沃地區。另外廿七萬五千名朱巴人,則住在國界那邊的衣索比亞。

位於非洲之角的國家中,很少有比索馬利亞更窮的。索馬利亞沒什麼工業,天然資源也很少。這地區因著一九九一年起持續的內部不安與部落戰爭,已經民不聊生了。雖然索馬利亞有一千七百公里的海岸線,但景觀卻是乾旱不毛的,全年平均溫度為攝氐五十度。

雖然許多索馬利人從事遊牧,但是朱巴人卻大多務農,栽種咖啡、小麥、蔬菜、棗樹、芒果和石榴。咖啡是朱巴人生活中的重要部分,他們傳統上每天有咖啡時間。因為樹林相當缺乏,所以朱巴人以動物糞便作為燃料。

朱巴人恪守階級結構,反映在不同的服裝和穿著禮節上。女人在家中以及公開的場合都要蒙上帕子。當男孩成年時,就可以戴不同的頭飾。朱巴人嚴禁與外族通婚。兒童扮演重要的角色,每個家庭都視他們為寶貝。

村落生活是朱巴文化的基礎。他們的村落比起其他在非洲的阿拉伯人,是較結構化的。大多數的房子是磚造的,有一個平頂,大部分只有一個房間。有時屋頂用茅草鋪蓋,伸展出來形成陽台。另一種房屋風格和蘇丹人的類似,這些房子是單間圓形小屋,有個錐形茅草屋頂。房子的地板不是泥土,就茅草。山羊和雞隻被養在小院中,供應人們每天所需的奶和蛋。通常一個家庭會擁有幾個小房子,並用土或荊棘作圍牆。

朱巴人是遜尼派回教徒。目前他們沒有教會,也沒有聖經。

【禱告】

  1. 求神提供策略,使我們知道如何開始接觸索馬利亞和衣索比亞的朱巴.阿拉伯人(參賽四十三19~21)。

  2. 求神使人願意面對必要的挑戰,開始拓展朱巴人當中的事工。

  3. 求神讓朱巴的兒童和青少年,能有機會聽到福音的好消息。(參羅十四14)

  4. 求神使人能夠站穩抵擋那囚禁朱巴人於黑暗中的屬靈營壘。(參詩七十)

 

 

埃及的開羅

大開羅地區人口:17,000,000

古開羅是由自巴比倫逃出的奴隸所建立的,到了公元一○○年,便成為連接印度和地中海之間的一個重要大都市。據信,彼得書信便是在開羅成的(參彼前五13)。開羅的歷史與埃及的原住民科普特人有密切關係。福音是由馬可帶入埃及的,科普特人愛主,為主受苦,也為祂的緣故,在羅馬人、拜占庭人,及最後入侵的阿拉伯人手下為主殉道。

在開羅的基督徒至少有二百萬,包括所有的宗派在內。開羅有很多教會,而且在當中正興起一股新的復興浪潮,各種事工都在推動中,如佈道大會、大學活動、家庭事工、慈惠事工、社區發展、以及代禱運動等。這一切都使開羅在埃及和中東扮演著領導的地位。

開羅有著基督教的歷史及影響,但社會仍以回教徒為大多數,而且回教的影響力在各個階層都清楚可見。開羅號稱擁有世界最古老的回教大學──愛資哈爾大學(Al Azhar)。這所建於第十世紀的大學,是解釋遜尼派(或稱聖訓派)回教的最高權威。幾世紀以來,一直是回教學者與宣教士的訓練中心。其他國家的回教教育都是跟著開羅所設定的標準走。開羅也是阿拉伯聯盟的永久總部。

埃及傳播媒體的節目多半是在開羅製作,播送的範圍遠及阿拉伯及回教世界的各個角落。自從有衛星電視頻道以來,阿拉伯人不論在哪裡,都收看得到以他們的母語所製作的節目。開羅如同中東的「好萊塢」,阿拉伯的歌手與演員若要出名,就得到埃及來,這樣「全世界」才會認識他們並欣賞他們的才藝。以開羅方言所製作的電影和連續劇,也播送到整個阿拉伯世界。

開羅到處可見清真寺的尖塔,不論是回教徒或基督徒都處於令人窒息的回教精神之下。許多固定上清真寺的虔誠回教徒真切地在尋求神,只是不知如何能尋見祂。回教的基本教義派於本世紀初肇始於開羅,並經由此地被傳到本地區其他許多國家中。回教徒已經開始對基督教信仰感興趣,也有詢問之意。

【禱告】

  1. 為開羅的基督徒禱告,求主使他們在周圍的回教徒中間活出見證。也為教會禱告,求主使教會所辦的活動不但能針對掛名的基督徒,也能針對回教徒。

  2. 為開羅市所有教會的合一與復興禱告。

  3. 為回教徒能歸向基督禱告,求主阻止基本教義派的破壞活動,並為神國度的緣故,將他們對尋求真神的熱心贖回。

  4. 求主恢復開羅在媒體上的影響力,使其能被運用在擴展神的國度。

 

 

埃及的亞歷山卓

亞歷山卓位於尼羅河三角洲的西北角,稱為「大海的新娘」,有著豐富的歷史。亞歷山大大帝在主前三三二年建造這城,它迅速成長為羅馬帝國的主要城市之一,和羅馬、雅典、拜占庭齊名。聖經舊約七十士譯本,就主前約二五○年在亞歷山卓完成的,為要滿足當時住在該城的眾多猶太人之需要。這裡也有著名的亞歷山卓圖書館、法羅斯島燈塔(Pharos Lighthouse)、以及革利免(Clement)和俄利根(Origen)所領導的亞歷山太學派。

今日,亞歷山卓的居民有五百多萬,是僅次於開羅的埃及第二大城,也是非洲最大的城市之一。它仍然是公認的科普替東正教(Coptic Orthodox)主教長轄區所在地。亞歷山卓在主後六四二年淪入回教軍隊的控制中,過一段時間後,基督教的勢力就衰微了。

這個城市日益衰頹,直到連接亞歷山卓和尼羅河之間的瑪摩底亞運河(Mahmoudia Canal)啟用之後,才又復甦。這個城市幾乎一夜之間成了埃及的主要港口,這樣的成長,吸引了義大利和希臘的移民,影響了該城的生態。不過在一九五二年的埃及革命之後,希臘人和義大利人就被逐出該城了。近年來,亞歷山卓又因著管理不善,而遭受經濟和政治損失;但是最近市長換人,已經作出應有的變革,使人們對該城的經濟前景漸漸有信心。

亞歷山卓有超過十五個基督教會議中心,一九五○年開始的更新運動,就是在其中之一展開的。可惜的是,這份更新所影響的,似乎大多是埃及其他地方的人。今日許多教會苦於不合一,直到最近,才有少許基督徒有興趣接觸大眾。結果,一些從回教背景歸正的信徒,極少被納入當地教會中。

但現在情況改變了。有人開始分享信仰,更多人從回教背景歸向基督。就目前看來,回教的基本教義派已經失去活力,曾在其中的人,開始尋求某樣更能滿足他們屬靈饑渴的東西。

【禱告】

  1. 為教會禱告:為分享信仰時蒙保守、得機會,也為跟進和持續的門徒訓練,尤其針對那些從回教背景歸正的信徒

  2. 為教會禱告,能有效訓練那些有興趣分享信仰的人。

  3. 為這大城的領袖禱告,在治理上能夠作出智慧和公義的決定;也為百姓禱告,求神使他們能找到真正的自由。

 

 

查德

人口:6,200,000

回教徒:40% ‧ 泛靈信仰:25% ‧ 天主教徒:25% ‧ 基督徒:10%

查德是由一大堆民族拼湊而成的國家,其境內所使用的語言約有一百零九種。在許許多多回教族群,及許多正往回教之路走的非洲傳統宗教信仰者中,為耶穌基督的見證,只不過是鳳毛麟角(如果還有的話)。

在九○年代,查德還處在三十年內戰後的重建路上。值得注意的是,查德這個國家至今仍向基督教的活動與服事敞開。雖然查德南部有不少基督徒,但因在文化上,與北部族群有極大的差異,致使彼此少有交通。

許多回教族群居住在偏遠的地區,道路崎嶇難行,甚至無路可通。村落裏的人們過著傳統靠天吃飯的生活──莊稼所需的灌溉用水和牲畜的飲用水完全倚靠老天所降的雨水;有些人則過著獨特的遊牧生活逐水草而居。炙熱難耐的撒哈拉沙漠,以及缺乏雨水,造成水井乾涸,近來有全村移居他處的狀況,有些就遷徙到首都恩將納(Ndjamena),這城群集全國各種族群。

以下是一些種族的名稱與概略的人口數目:比拉拉人(Bilala,十三萬七千人)、庫卡人(Kouka,七萬七千人)、毛德果人(Moudgo,一萬九千人)、伊比拉克人(Ibilak,四萬二千人)、波可來茲人(Bokorige,三萬三千人)、馬巴人(Maba,十二萬人)、馬爾法人(Marfa,十六萬人)、馬撒利特人(Massalit,五萬一千人)、阿拉伯部落(七十六萬人)、貝利人(Beri,七萬八千)、達薩人(Daza,廿八萬二千人)、特達人(Teda,二萬八千人)、密米人(Mimi,四萬人)、阿散格利人(Assangori,二萬四千人)、卡念布人(Kanembu,卅九萬人)、卡努里人(Kanuri,九萬四千人)、巴吉爾密人(Baguirmi,四萬五千人)、倫加人(Rounga,二萬一千五百人)。

曾有人這樣說:「多年來,我讀可蘭經;直到最近,才有人告訴我,耶穌是救主。」在這人所居住的地區,他不過是少數幾個生命被耶穌改變的人之一。讓我們仰望神,在查德未得的回教之民中,啟示祂的救贖。

【禱告】

  1. 為這些回教族群禱告,他們是一群接觸不到基督徒的人。為以上所提的民族提名代禱,求神把祂愛與救贖的見證帶給這些民族,並在他們中間建立教會(參賽六十1~3)。

  2. 在查德服事的人強烈感受到屬靈的對立,求神保護為福音的緣故在此工作的人。

  3. 為那些已接受福音的人信心得堅固禱告(參帖前三1~3;猶24)。

 

利比亞

人口:6,000,000

利比亞代表著對基督教界的最大挑戰之一。該國土地遼闊,幾乎有二百萬平方公里,其中90﹪在撒哈拉沙漠中。至少70﹪的人口住在地中海沿岸,大多是阿拉伯人,或是阿拉伯與柏柏爾人混居。實際上,所有的利比亞人都是遜尼派回教徒,但是許多人受到世俗主義的強烈影響。

穆阿瑪.格達費上校(Muammar Gheddafi)在一九六九年,從伊得里斯國王(Idriss)手中奪權,控制了利比亞,將整個國家從君主政體,轉變為沒有政黨的回教社會主義共和國。

利比亞的經濟大致上以石油為基礎,但農業(特別是棗樹與橄欖)也很重要。一九七三年,格達費發動文化革命,建立「人民委員會」來治理學校、商業、工業等等。格達費試圖為每個家庭提供免費的住宿、求學、和醫療照顧。石油帶來的財富,資助了運送地下水的工程。他們從撒哈拉沙漠下方抽取地下水,送到沿海的農業區。大型的灌溉計畫,使97﹪的人口得以飲用安全水。目前利比亞的食物中,有65﹪倚賴進口。聯合國七年前所頒布的禁運命令,已經癱瘓了利比亞的經濟,現在觀光業幾乎已經絕跡。

基督教在主後二五六年就在利比亞奠立,教會沿著海岸線增長;然而,聖經並未以他們的語言寫成,並且有幾項議題造成教會分裂。當主後六四三年引進回教時,軟弱的教會就逐漸消失,讓位給新興的宗教。在聖經中背耶穌十字架的古利奈人西門,就是利比亞人。利比亞禁止宣教士活動,只准許外國人信基督教。

外籍勞工、織帳篷者、福音廣播,是讓利比亞人接觸福音的主要管道。人們的跟進工作很困難,因為信件都會被檢查,個人之間的往來和所有外國人都受到嚴密的監視。有人在歐洲南方的港口將阿拉伯語的「耶穌傳」影片,分發給要進入利比亞的觀光客。此外,埃及和蘇丹的信徒,也參與差派禱告團隊。然而利比亞人中,只有少數人持有聖經。

有個好消息:現在已有一些利比亞信徒,以及一所外籍教會。在過去幾年內,信徒人數也已經從八十人,增長到五百人。

【禱告】

  1. 為政治領袖、外交官、企業家和其他人禱告,使他們敬畏神,而非敬畏人。並為他們禱告讓他們遇見有愛、放膽作見證的基督徒。

  2. 特務工作已經滲透社會的所有部分,令許多利比亞人心寒。我們需要禱告求神賜下免於恐懼的自由,並使他們有能力可以自由地接受福音。

  3. 禱告求神使基徒外籍勞工,在作見證上有智慧,明白神所帶領的時機和方式。我們需要為他們禱告,使他們勝過恐懼。

 

 

突尼西亞

人口:約9,400,000

回教徒:99.5﹪

今日的突尼西亞是一個頗為繁榮安定的國家,對西方的觀念相當開放,並與法國有很強的連繫。突尼西亞大部分採行雙語;法語和阿拉伯語都通行。總統賓阿里(Ben Ali)也致力於與黑色非洲及其他阿拉伯國家建立良好關係。

在教會建立的頭幾百年中,突尼西亞有很多基督徒(包括不少殉道者)。隨著代演進,人口結構也不一樣了。二千年前,主要人口是拉丁人及柏柏爾人(Berbers),如今則大多自認是阿拉伯人(佔98.3﹪),其實他們的祖先原本大多來自地中海和柏柏爾或土耳其族系。阿拉伯人於西元六九七至六九八年間征服了突尼西亞,而回教也隨之傳入。

觀光旅遊是大工業,這使突尼亞成為基督徒造訪的絕佳地點。在這裡你可以對回教國家有第一手的發現,看看當地的居民,享受該國的文化。但在平靜安定的外表之下,令人難過的事實是,許多主要的城市和幾乎所有鄉鎮中,都沒聽說有基督徒。

突尼西亞人大多不太關心回教,而更關心如何賺取更高的收入。然而就算只是名義上的,回教仍滲透到社會的各個層面。雖然相當世俗化的政府大力提倡觀光,不過任何可見的引介基督教的行為,或任何看來像回教基本教義派的事情,都會遭到壓制。

突尼西亞的女性跟大多數回教世界的女性比起來,可能擁有較多的權利。因有法律的保障,所以在許多專業領域中都有不少女性(醫生中33﹪是女性,牙醫中57﹪是女性,藥劑師中63﹪是女性),此外,大學生中女心生約佔43﹪。

本地的信徒受到監視,聚會不但受限制而且被個別分開。要找家庭聚會也極為困難,因為沒有基督徒夫婦。這些年來,許多去到該國分享福音的人已經撒下許多種子,加上福音廣播及最近衛星電視的協助,如今已有少數的歸主者。相信有一天,在每個城市中都將有許多家庭承認基督,並歡迎其他人到他們家去。許多從國外來此服事的人都相信,潮流已經轉向,基督將再度被榮耀,就像教會初建立於此的頭幾百年一樣。

【禱告】

  1. 為領導人禱告,求神使他們能將這個國家建立在公義之上,並使他們能認識耶穌基督。

  2. 為突尼西亞能再度擁有活潑、成長而茁壯的教會禱告。

  3. 求神挪去冷淡、物質主義、行巫術及回教等障礙,好讓突尼西亞人能接受並看重福音(參太十三44~46)。

  4. 為突尼西亞基督徒的信心能堅立而鞏固,比以往更堅強而禱告(參西一28~29)。

  5. 為基督徒衛星電視、福音廣播及錄影帶之發送能成功而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