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的回教徒

 
 

西歐

一九五○年代末期,外來的勞動者開始長途跋涉來到西歐。自一九八○年代起,政治難民的數目也大幅增加。

以英國為例,為數一百五十萬的回教徒大多是來自巴基斯坦;在法國,為數四百五十萬名的回教徒大多是來自北非,尤其是阿爾及利亞。而在德國,二百七十萬的回教徒有半數以上是土耳其人,或是從土耳其來的庫德族人。今日西歐的回教徒總人數約有一千兩百萬人。

當經濟景氣時,這些前來找工作的人是受歡迎的,但不久歐洲人的感覺就變了,他們開始害怕這些外來者的入侵,也害怕失去所擁有的權益。外來者與本地文化的融合並不算完全成功,右翼分子更是極力想從這些排外 (也包括排斥回教徒) 的問題中取利。

可悲的是,就連教會中也有許多人害怕與日俱增的回教徒勢力,而沒有察覺到向他們傳福音的機會。深受自由神學影響的基督徒,更是看不到向回教徒傳福音的需要。

西歐的回教徒有脫離社會、自成一的趨勢,很難有機會向他們傳福音。因此,教會必須面對的另一個挑戰是城內的許多回教族。

有些宣教機構和個人知道有機會向這些回教徒傳福音,但就這個艱鉅的工作來看,工人顯然太少了。雖然有些人歸信主,且建立了小型的教會,但是由於文化差異很大,因此要把這些人整合加入現有的教會,並不容易。另外,信主後不久又跌倒的比率也高得驚人。

【禱告】

  1. 為西歐的教會能既不妥協也不畏懼地向失喪者傳福音禱告。為信徒能被興起去傳福音禱告。

  2. 為在這段對立的期間,回教徒能尋求神的保護和慰藉禱告。

  3. 為基督徒能基於主的愛,為他們的回教徒鄰舍提供避難所及合適的住所禱告 (參林後二7)。

  4. 求神從那些歸信基督的回教徒中間,興起有恩膏及能力的領袖。

 

 

阿爾巴尼亞──老鷹之地

人口:2,300,000

 

阿爾巴尼亞人是古代伊利里亞族 (Illyrian) 的後代,這地方即新約聖經中所謂的「撻馬太」(Dalmatia)。從保羅和提多在這裏傳道起,直到一九六七年共產黨獨裁者恩維爾(Enver Hoxha)宣稱這裏是無神論國家為止,阿爾巴尼亞的宗教史與其多變的政治史是一樣混亂的。

介於歷史上的這兩件事之間,曾有東正教及羅馬天主教在此地設立,以及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在一四二○~一九一二年之間佔領這地。至於共產黨當政期間,所有宗教都受逼迫。當這個向來封閉、孤立的國家在一九九一年突然門戶大開時,他們果然向世人呈現出是全歐洲最貧窮的一個國家──物質及心靈皆然。

一九九一年七月,一個來自十七個國家的一百二十名基督徒,在地拉那(Tirana)舉辦了為期一週的佈道會。有二千多人參加了在體育場內舉行的聚會,結果有四十三人受洗,後來成立了地拉那的第一間福音派教會。從那時起,有十四個團契在地拉那開始聚會。然而,阿爾巴尼亞全國卅二個地區中,只有二個地區有福音臨到。清真寺也在全國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傳揚回教的人也在當地創辦學校、訓練中心及醫院。今日,阿爾巴尼亞的回教有兩大流派,分別是比克特西教團(Bektashi)及民間回教。比克特西教團即托缽教團,是回教苦行僧的一派,在十五世紀時傳到阿爾巴尼亞。他們的教義具神祕色彩,也會彰顯超能力。此教團和遜尼派 (Sunni) 一樣都混有異教的色彩;而民間回教的異教成分也不少,可能還更多。這些派別和正統的回教一樣,都對阿爾巴尼亞的回教徒有影響力。

【禱告】

  1. 為宗教法的設立及運用能使傳福音的人得到合法承認及保護禱告。

  2. 為領袖能作出明智及正確的道德抉擇禱告。求主興起勇敢的阿籍基督徒領袖向該國傳福音,帶領全國人民信主。

  3. 求神破除迷信的勢力,賜給阿爾巴尼亞人屬靈的眼光。

  4. 阿爾巴尼亞約有三分之一的人口低於十六歲,請為當地的兒童禱告。

 

 

法國巴黎

「我豈能不愛惜這大城呢?」(參拿四11)

巴黎是世界上最受觀光客青睞的城市,每年都吸引數百萬名外國人來此;巴黎也是回教徒密度最高的西方城市,在大巴黎地區,一千一百萬的人口當中,回教徒約佔一百萬人(8~10%)。走在巴黎的中心地區,如La Goutte d’Or,人們可能還會以為身處阿爾及耳,因為該地區充斥著回教徒的商店,且露天市場也滿了回教人群。

巴黎的回教徒大多是阿拉伯人,或是阿爾及利亞、摩洛哥、突尼西亞的柏柏爾人,另也有不少是來自黑色非洲,包括查德、馬利、象牙海岸、塞內加爾,及其他國家。此外,對於巴黎市郊的城市,像聖丹尼斯(St. Denis)或仁勒維里葉(Gennevilliers),其回教人口的組成可說也都是如此。

多數回教徒被吸引到巴黎來,原是盼望生活水準可得到提升;但是,由於法國人與回教徒間深厚的文化差異與宗教差異難以解決,反倒在兩造之間引起巨大的張力和公開的種族意識。此外,因著昂貴的房租,許多回教徒生活在擁擠的空間中(一個小房間甚至擠了六個人);其餘的回教徒則住在郊區的龐大公寓區中,在這些地方,毒品和暴力打碎了年輕一代的夢想。面對種族歧視與社會問題,這些回教徒的回應是以赤誠擁抱他們的回教根源。

大多數的回教徒對耶穌和聖經幾乎都是一無所知,他們把法國人都當成是基督徒,但事實上,大概只有10%的法國人有基督信仰的生活(這包括天主教與新教)。

雖然有這些攔阻,神依然把一些巴黎的回教徒帶到祂面前。在許多法國教會的會眾中,總會有一個或數個回教背景的信徒;舉例來說,數年前,一個阿爾及利亞回教背景的年輕人就碰上一些在發單張的基督徒,經過數日的親切對談,這個年輕人將生命獻給了基督,如今他是當地一間教會活躍的會友。

【禱告】

  1. 許多法國教會都勇於嘗試去接觸回教徒,但仍有許多教會尚未看到這條神聖的命令。

  2. 現在約有十二個機構和團契為著基督的緣故,全力向回教徒作見證,為他們服事上的功效與合一禱告。

  3. 具回教背景的基督徒正往成熟之路邁進,他們需要接受訓練,未來的領導將交在他們的手中。

  4. 得著回教徒的關鍵是「建立關係」,這需要時間、精神、熱忱,與艱忍。為所有獻身其中的人禱告。

 

 

倫敦的回教徒

回教徒:約600,000~800,000

倫敦若算不上世界的回教之都,至少也堪稱歐洲的回教之都。在這個擴展中的都市,幾乎可以找到由各個回教種族背景所組成的各式各樣的社區。回教徒專注於鞏固經濟的富裕,及其在英國社會中佔有一席之地,同時仍能保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迄今已有三代之久。對於在英國出生的新生代來說,一直都處於矛盾與衝突中,有時甚至會對他們種族傳統的生活方式與價值觀,感到幻滅。他們承受的重擔,包括感受英國社會的排斥,這些在在都令他們缺乏認同又滿懷沮喪。

就在倫敦方圓幾百公尺或至多幾公里之間,神提供了許多接觸各種文化的機會。大體而言,基督徒一直都非常猶豫,也害怕以愛向住在他們中間的外國人傳福音,回教社區更因此被孤立在自己的團體之內。

近年來,激進的回教團體紛紛在倫敦設立中心,而且努力想利用許多回教徒心中的失落感及被排斥感,呼喚他們回到回教徒群體,遠離西方的民主與價觀,他們並將之解釋為西方的壓迫。透過設立回教中心或服務中心等各種不同的方式,這些狂熱的回教團體正向回教徒伸出友誼的援手,而這正是英國社會末能做到的。

除了在都市的教育與財務中心投資外,回教徒團體也以年輕人為目標,製作了精美的印刷品及活動。在各大學中,你大有可能收到回教的單張而不是基督教的。大部分的基督徒團體都不知道眼前的情況,除了少數投入大學校園的團體以外。目前已有一個回教議會於倫敦設立,並宣示其宗旨在於「定義、保護並推廣全英三千多個回教組織的利益」。他們努力想鞏固回教在英國憲法中的地位,並進而成為一個官方的宗教。

耶穌透過祂百姓所發出的愛的信息,必須讓倫敦的回教看見才行。而接納他們並知道耶穌為他們而死,進而向他們傳福音,乃是絕對必要的,如此才能扭轉倫敦市的回教徒運動,並使全國的情況改觀。

【禱告】

  1. 基督徒需要把懼怕轉為愛。約翰壹書四18:「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為與回教徒比鄰的基督徒能開始為回教代求、和回教徒作朋友而禱告;他們正等待見到神的百姓把祂的愛表明出來。

  2. 為英國大學裡的基督徒學生禱告,求主使他們能有活潑的見證,讓人看見惟有透過認識基督耶穌,才能得到由神而來的真愛。求主使他們開始把焦點放在外面,而不是內部,並使他們看見四周成熟的莊稼。

  3. 為許多活在孤單與無安全感中的回教徒禱告,其中有許多是難民,求主使他們能領受啟示,透過耶穌了解神的愛,並求主使基督徒能主動與他們作朋友。

 

 

 

前南斯拉夫

儘管有「達頓 (Dayton) 和平協定」,卻沒有人確實知道巴爾幹半島上諸國的衝突將來會如何發展。不過有一件事倒是可以確定:在全世界許多回教徒的心中,一些自稱是基督徒的人苛待回教徒的行為,已使回教徒對福音築起排斥的高牆。

在前南斯拉夫發生的這類衝突有其歷史淵源。一千七百年前,羅馬帝國的分裂,使得今日的南斯拉夫產生了一條宗教和文化上的分野。後來,鄂圖曼土耳其的回教徒入侵,又征服了這地。有好長一段時間,信奉東正教的塞爾維亞人(Serbs)被回教徒統治;而信天主教的克羅埃西亞人(Croats)則被信基督教的政府統治。除了掌控政治及軍事的土耳其人信回教外,在這段時期中,許多斯拉夫人及阿爾巴尼亞人也信了回教。

今日最大的一回教徒是為數一百六十萬之多的波士尼亞人(Bosnians),以及在科索沃 (Kosovo)為數一百五十萬的阿爾巴尼亞人,屬於塞爾維亞。「二十世紀目睹了民族與民族之間的暴行;先是鄂圖曼帝國的解體,再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這些暴行如今又在波士尼亞的現況中重現。

可悲的是,波士尼亞因種族問題而起的衝突,只不過被看作是一場宗教之戰。官方的基督徒代表也難辭其咎,因為有些高階層的神職人員不但沒有謀求和平,反而挑起衝突。在最近爆發戰爭之前,南斯拉夫的回教徒都被視為「溫和派」;但現在回教的基要派已佔據了大多數的地盤。

在前南斯拉夫,特別是波士尼亞,真正信主的人只佔極少數;但就是這一小跟隨主的人,透過饒恕及友愛彰顯了神的慈愛,因而得以跨越巴爾幹諸國中的種族障礙。

【禱告】

  1. 為許多絕望、灰心的人能與神和好禱告。

  2. 為許多失去雙親、在暴行下受苦的兒童禱告。

  3. 為信徒的合一禱告,藉這合一向回教徒及掛名的基督徒作見證。

  4. 根據一九九六年聯合國的統計資料,在前南斯拉夫有三百六十萬以上的難民,其中約有五十萬名散佈在歐洲。為基督徒能向從波士尼亞來的難民作見證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