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真光照萬邦─中國西南少數民族的呼聲(下) /高凱文

 
 

(摘自1998年以琳書房禱告日誌,蒙允使用)

我們的結論是:許多來自內陸及沿岸地區的漢人基督徒,已經聽到少數民族的呼聲,有些人正被差派出去,這是很好的事,但是非常需要有人把鑰匙交在他們手中,如此他們才能做有效且持久的事工。甚至這樣仍然不夠,因為有些少數民族就是不可能從漢族領受福音。在這點上,外國人及其他少數民族的信徒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有趣的是,許多備受敬重的中國信徒領袖咸認為西方人士惟一能實際為中國做的事,就是禱告和奉獻金錢。有些人也看到了成為耶穌的「驢駒」的價值──攜帶聖經及福音教材越過邊界,然後交在中國家庭教會領袖的手中。

倘若西方人士有分於中國的大豐收,那麼亞洲人士,特別是海外的中國人,更需要有分於收割五穀的工作。具體地說,我們需要願為失喪的族群長期奉獻生命的宣教士。事實上,這可能要花上一生的時間,這並非是不信,而是宣告聖經不變的原則: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這是宣教的精神,只有透過這種深度的委身,中國數千萬的未得之民才能真正聽到福音。

 

 

家庭教會領袖起而行

多年來,我一直和那些聽我提及少數民族呼聲的地下教會領袖保持聯絡,最近,他們向我們發出了宣教訓練的請求,更甚於其他的請求。可惜目前我們沒有中文簡體字的教材,可以在訓練過程中做為輔助,而這正是中國以外的教會可以參與的地方。中國教會的領袖已經開始聽到他們為少數民族同胞的呼聲,對我而言,這是我在中國未得之民中間服事多年以來最感欣慰的!我深知,倘若這些中產階級的中國家庭教會能為未得之民的緣故接受教育、裝備及動員,那麼世上任何障礙及複雜情況都不能阻止他們。另外,現在也已有少數民族的信徒開始向其他少數民族傳福音了。目前中國的僳僳族有二分之一以上是基督徒。他們充滿宣教熱忱,有些人努力在他們的「遠親」中傳福音,並開始造成影響力。也有彝族和苗族分支的宣教士在其他少數族群中建立教會。如今,一個巨大的網正在織成,為要裝載耶穌已經應許的巨大漁獲量。

中國少數民族歸主的徵兆是極樂觀的,因為當福音在他們中間活現、真理被清楚呈現時,他們通常很快就有回應,大多數的少數民族持泛靈信仰,但他們可說是全世界最多歸向基督的一批人。目前已有大批的僳僳人、佤人、拉祜人及景頗人信主。以景頗人為例,基督徒比例就高達百分之九十五!

 

 

缺乏教導的危機大:由於缺乏聖經教導,不少已信主的少數民族領袖偏離主道……。

已信主的族群也發出了呼聲,但是世界各地的教會似乎沒有聽見。一萬人在一夕之間信主是大事,但主也為我們帶來一連串的挑戰。例如,並沒有以這些語言寫成的福音書刊,再加上有時只有百分之十五的低識字率,都很可能使神的話無法深植在他們的文化中。基於迫切的需要,有愈來愈多的領袖請求我們讓他們參加訓練。沒有訓練課程,他們覺得自己好像是必須乳養許多嬰孩、奶水卻已枯竭的母親。目前,我們急需會說北京話的訓練同工,來幫助年輕一代的領袖生存下去。

最近,有一個中國信徒到少數民族的地區傳福音。他巧遇當地的領袖,並安排他們去他所住的城市參加為期三天的訓練。當我遇到他們時,我發現這些領袖因為缺乏適當的聖經根基,早已偏離了正道。在為期兩天的訓練後,十八位領袖全部都悔改、並要求受洗。他們立志回去後要教導兩千多位信徒行在真理中。在僅僅兩天的訓練中,他們得著了從未有過的寶貴東西。

當其中一位參加的領袖拿到一份名為「牧人的杖」的密集訓練手冊時,他說若不是因為熄燈的緣故,他早就熬夜讀完。我也相信他會這樣做。因著某些潛在的危險,我們必須緊急改到另一個地方去上課,有位領袖只帶一件東西離開,就是他的「牧者手冊」。他說這是他惟一需要的東西。這些故事在在傳出了少數民族的呼聲,就是他們需要聖經及基督教書籍。雖然中國各地的教會都需要這些東西,但沒有人比這些住在偏遠、隱密地帶的少數民族更需要。那些住在靠近城市或沿岸地區的人,至少還有機會接觸到外面的世界,而少數民族的基督徒卻沒有這麼幸運。許許多多的見證並非是突然發生的,而是神至高的計劃、加上那些順服的基督徒勞苦做工的結果。例如,有人必須辛苦地從事聖經翻譯工作。

有一次,我告訴一位少數民族的牧師說我第二天要離開,他在日出時就來到我房門口,送我一本完整的啟示錄手抄本。他說他花了一整夜在做第七次的校訂。他露出黑黑的牙齒笑著說:「現在應該已經改得比較好了!」在將它印刷成冊之前,我們將先影印一百份,連同其他的新約書卷,供該族群的教會領袖先行審閱。

 

 

主,我的雙手在這裏!

幾個月前,我有機會坐飛機飛過一個福音未及的族群已居住數千年之久的高山地帶。雖然我曾走過其中部分的山區,越過其中部分的溪流,在其中的一些村落傳福音,但是當我看到一村又一村、一哩復一哩、萬呎高山相接連時,我的心又再次融化。我彷彿可以聽到下面發出低沈的求助聲,如同受困於地震襲擊過後之建築物瓦礫中的難民般。我希望你也開始聽到他們的呼聲,因為需要有更多人的手來挽救這些人免於滅亡。

有些人的手要合十迫切禱告;有些人要拿起筆或在鍵盤上翻譯、製作教材;其他人要提著裝滿供應品的行李;有些人拿著生命的糧,就是賴以存活的基要真理;有些人的手則單單移開瓦礫。我們如同編織在苗族黑絲刺繡上的線,委身於主人的手中,我們可以被織成一幅鳥語花香的繡帷。願神恩典的馨香之氣及祂內心的詩歌臨到,使那些落在錯謬信仰及絕望中的人,得以知道他們真正的身分是做至高神的兒女。這是何等大的特權!主啊!我的雙手在這裏,我何等高興我聽到了中國少數民族的呼聲!

 

(作者為標竿使命團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