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真光照萬邦─中國西南少數民族的呼聲(上)/ 高凱文

 
 

(摘自1998年以琳書房禱告日誌,蒙允使用)

 

「神聽見他們的哀聲,就記念祂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約。」(出二24)

 

當我和來自中國西南某省分的幾位教會領袖聚集時,收到一位苗族姊妹贈送的禮物──一幅約五呎見方的美麗黑絲刺繡,來表達她及族人對過去一百年來,在他們中間勞苦做工的宣教士深深的感謝。作品上每朵花的花瓣,一針一線都代表他們對神無以言喻的讚美,因為祂聽到了他們的呼聲,帶領他們脫離各樣的捆綁。這位姊妹所住的苗族村落已經有三代得以聽聞福音,然而,全中國尚有百分之八十五的苗人沒聽過耶穌基督的福音。中國境內共有八百萬左右的苗人,因此這意味著尚有七百萬苗人仍然活在代代相傳的咒詛及捆綁之下。

 

 

誰是神的手?

當年,以色列百姓的呼聲上達於神,同樣的,神現在也聽到苗族的呼聲,神對他們所說的話,正如祂當年對以色列人所說的一樣(參出三7~10):

  1. 我已經看到你們所受的壓迫。

  2. 我已經聽到你們的呼喊。

  3. 我知道你們的痛苦。

然後,神做了什麼呢? 神說:「我要救你們脫離埃及人的手,領你們歸回。」有趣的是,神說:「我下來。」稍後又說:「我要打發你。」祂想要向教會傳達那些上達於祂的呼聲,我們是祂的手,要拯救苗人脫離他們的壓迫者,然而,苗人又只不過是眾多少數民族的冰山一角而已。

聖經上說,神記念祂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我們大多數人通常會很快想到祂應許要賜福給我們,使我們的名為大,並賜福那些為我們祝福的人,但卻常常忽略了責任的部分,就是「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參創十二2~3)耶穌後來也向祂的門徒發出同樣的呼召,祂告訴他們:「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太廿四14)耶穌所指的「天下」不只是指像我們所以為的當今世界各國,而是指所有的種族、不同文化背景的族群。就這個角度來看,中國的少數民族是教會在這末後日子的最大挑戰。

苗族只是中國政府承認的五十五個少數民族中的一支。這些「少數民族」共有約一億一千萬人口,幾乎是日本全國人口的總數。倘若這些少數民族共同組成一個國家,它將是全世界第十個人口最多的國家。

 

 

少數民族知多少

中國少數民族給教會的挑戰,不只是龐大的人口數目而已。請思考以下的統計數字:

 

族 群 方言數目 分支數目

苗 族     85 100

彝 族    50 52

傜 族     9 40

藏 族 100 24

擺夷族 40+ 5

 

傜族分佈遍及中國南部六省的一百四十個以上縣分。回族幾乎在中國的每個城市都可以找到。而苗族不單在中國境內人數眾多,也分佈在越南、寮國、泰國、甚至緬甸。以上所列的,只是中國少數民族的其中幾支,由此可知中國政府所統計的五十五支少數民族,其實是圖方便而已,並不精確。我們無需成為專家,即可明白在任一族群中建立教會,並不能滿足另一個族群對福音的需要。當我在中國旅行時,曾多次體會到擺在我們面前工作的複雜性,記得有一次,我和兩位來自不同地區的彝人一起搭車。在車上的那一個小時,我詳細地探詢他們對彼此的社會、文化、宗教、語言等方面的看法。我最先注意到他們之間並沒有感情。他們說政府把他們稱為彝族,但事實上他們卻不認為自己是彝族,他們只認同自己所屬的分支。雖然他們同樣都慶祝著名的「火把節」,但所分享的共同點也僅止於此而已。我請他們嘗試用自己的方言交談,結果他們都聽不懂彼此在說什麼。下車時,他們兩人也沒有特意道別。在彝族的語言中,至少有六種語言是無法相通的。

 

 

語言障礙待克服:中國大陸的少數民族中,仍然有一億一千萬人尚未聽聞福音……。

從上述的數據中可知,當我們努力想要有效地傳福音給中國的未得之民時,方言造成的障礙何其大!有人說既

然中國政府倡導普通話做為國語,這個問題就可以獲得解決了!這樣的說法並不符合事實。中國苗族有八十五種以上的方言,包括三種截然不同的書寫方式。你若是在那裏走上三天,除了公安局派來跟著你的人以外,絕對遇不到會說北京話的人。然而,這個問題遠比了解與被了解更深奧,它攸關人對人的尊重。加拿大的魁北克省,就是一個好例子。雖然魁北克一直是加拿大立國以來的一部分,但是世世代代的魁北克人都無法脫離說法語而擁有的特殊認同感。換句話說,你說的語言就代表你!試想,倘若從明天開始,你的小孩在學校中只准學習俄語,你會做何感想?然而,中國的少數民族大多無法選擇在學校學習哪些語言。從政治及為了全國一致的觀點來看,這樣做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身為認真看待福音大使命的基督徒,我們若能愈早克服語言問題,就能愈早完成擺在我們前面的福音大使命。

當然,從正面的角度來看,在許多方面,普通話很方便用來訓練某個少數族群的第一代信徒。例如,在某個族群的第一代信徒中,有一個人在讀了聖經之後,深感神在他身上的旨意(他是一位訓練有素的語言學者),就是要他把聖經翻譯成他的母語。幾年後,當他翻譯好其他的福音教材後,他終於開始進行翻譯聖經;現在他已完成了四分之一的新約聖經翻譯。哦!這些手稿是何等寶貴呀!歷史一再證明當這些族群開始用他們的母語讀神說的話時,他們便開始把基督教當做他們自己的宗教,而不是西方世界或壓迫者的宗教。

 

 

復興尚未臨到

中國豈不有野火燎原般的屬靈復興嗎?在中國某些地區,特別是沿海地區及北方的中心地帶,的確有空前的復興臨到。但是事實上,中國大部分地區,包括城市以及少數民族所在的地區,幾乎都還沒有接觸到福音。嚴格說來,那些復興是漢族的屬靈覺醒。

就以藏人為例,我們皆知藏人是世上最排斥福音的族群之一。特別是因為他們感覺在文化上受到漢人的強奪,因此傳福音加倍不易。和其他許多少數民族一樣,他們幾乎不可能接受任何來自漢人的東西,更不用說接受對個人及團體身分帶來極大壓力的外來宗教。因此,若認為漢人的復興定會滿足所有族群對福音的需要,這種想法顯然是錯誤的。

中國的大復興的確產生了有史以來最熱心、也最委身的一批信徒,這樣的熱心已在許多群體中產生前所未有的宣教熱情,有些人甚至開始擬定在中國各個縣分傳福音的策略!不幸的是,宣教歷史總不乏宣教士犯下駭人大錯,造成教會極大的困窘,甚至在那些願意信主的人面前放下絆腳石的例子。熱心固然好,但是其結果未必討神喜悅。這好比有一個人聽說有一家餐廳要提供免費的歐洲之旅給前十個上門的客人,於是他從家裏跑了十五層樓階梯來到他的車子前,卻發現他把車子的鑰匙放在家中忘了帶出來。同樣地,許多人在興奮之餘把他們的鑰匙留在家中!中國的漢族信徒在沒有受過文化宣教訓練的情形下,就貿然進入少數民族所在地區,結果不是沮喪地離開他們,只在當地的漢人中間工作,要不就是努力要讓那些少數民族「漢化」,就好像幾個世代前的西方宣教士把他們的文化價值觀強加在漢人身上一樣。

 

(作者為標竿使命團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