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2年十二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2年十二月/猶太曆5773年

 

「即或有人聚集,卻不由於我;凡聚集攻擊你的,必因你仆倒……凡為攻擊你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這是耶和華僕人的產業,是他們從我所得的義。這是耶和華說的。」 (以賽亞書五十四:15, 17)


伊朗狂熱地重新裝備哈瑪斯的武力
伊朗好像怕世界不知道,他們就是哈瑪斯攻擊以色列的背後靠山一樣,衛星相機在近期已拍攝到伊朗的貨櫃船,裝載著各樣遠程飛彈與其媒介物,預測終點站是哈瑪斯控制的迦薩走廊。很顯然,他們此舉是因為哈瑪斯所囤積的飛彈,先前被以色列的空襲炸毀,但這對伊朗算什麼呢?伊朗將不斷的提供他們在地中海東岸的阿拉伯客戶們(Levantine),任何需要使以色列國,民不聊生的工具,並且確保會引發另外一場戰爭。


根據報導,目前至少有一艘貨櫃船已離港,正轉進「曼德海峽」(Bab Al-Mandeb Strait),而此船正從曼德海峽往北前往在紅海邊的蘇丹國。這艘船上,包括其他的器械,共帶了220個短程飛彈,50個改良過的長程「伐壓5號」(Fajar-5)飛彈。從蘇丹,這些飛彈將轉為陸運,並且藉由西奈半島,走私進入迦薩。後續的船艦,勢必也將如法泡製。


新走私進迦薩的「伐壓5號」飛彈,帶有200公里射程的彈頭,這彈頭比現在巴勒斯坦恐怖組織,所使用的175公里射程彈頭,帶有更大的爆炸衝擊力。為了使射程可多增加85公里,能從迦薩打到特拉維夫,哈瑪斯將彈頭中的彈藥移除部分以使重量減輕。


為了躲避以色列的監視,這艘船啟航時的名稱曾是「瓦里‧俄‧阿瑟」(Vali-e Asr),是德黑蘭市(伊朗首府)中的一條街道名。但很快地,此船在途中立即改名為「星號貨櫃船」(Cargo Star),並且升起了「吐瓦魯」國(Tuvalu)的國旗。這南太平洋的島國,座落於夏威夷與澳大利亞之間。它僅有11,000的人口,大部分是波尼西亞人。伊朗現在成為這個國家最大的利益國,因為在今年年初,吐瓦魯的總理「為利‧特拉衛」(Willy Telavi)同意讓伊朗註冊22艘的石油貨輪,在吐瓦魯國名下。此舉也幫助吐瓦魯國可以躲開「美國─歐盟」杯葛伊朗所設的「石油禁運」(Embargo)。根據德巴克檔案,4艘蘇丹運輸船在11月17日已離開蘇丹港,前往與「星號貨櫃船」(Cargo Star)在海中會面,預備轉載「星號貨櫃船」(Cargo Star)所攜帶的飛彈。


德黑蘭(伊朗首府)接著會告訴蘇丹人民,如何在蘇丹港轉交軍火,或者轉北繼續航向紅海,行經「蒂朗海峽」(Straits of Tiran),接著與埃及的漁船交接。這些在此水道往返的埃及漁船,常是「巴勒斯坦─埃及」之間的走私網脈。如果伊朗決定採用第二種運輸法法落aits of Tirantrait你仆倒(或譯:投降你),他們會在西奈海灣找一個安靜灣口。從這裡開始,這些火箭將藉著從西奈到迦薩走廊的地道運輸。巴勒斯坦的恐怖組織,也將從已經住在加薩走廊的伊朗人與真主黨的技術人員得到協助,得以重新組裝飛彈,使其可飛行操作。


如果這些都是真的,以色列最大的敵人其實是「伊朗」(就我們所觀察的來看),而哈瑪斯恐怖組織,將繼續是以色列的眼中釘、肋中刺,直到哈瑪斯的軍事能力完全被摧毀為止。


以色列必須徹底瓦解哈瑪斯

一年多前,我們有些對以色列感到興趣的人,讀了一本書叫「哈瑪斯的兒子」(Son of Hamas)。這本書是有關「摩薩‧海珊‧約瑟夫」(Mosab Hassan Yousef)的故事。他正是哈瑪斯恐怖組織的創辦人「示劍‧海珊‧約瑟夫」(Sheikh Hassan Yousef)的親生兒子。摩薩在穆斯林家庭長大,現在成為一位基督徒,並且是以色列的朋友。在最近以色列二號頻道訪談中,他說:「拆毀哈瑪斯這種政權是必要的。」


摩薩在「拉姆安拉」(Ramallah)出生長大。摩薩在他年輕的日子,是哈瑪斯中的積極活動分子。他也在以色列的監獄中被關了幾次。然而,在一連串的事件中,摩薩選擇離開恐怖份子的生活,轉而擁抱以色列。事實上,他甚至好人做到底,投效了以色列的「辛貝特」(Shin Bet,以色列的國安組織),他們給他一個代號叫做「綠色王子」(The Green Prince)。身為一位辛貝特的特務,他在「巴勒斯坦二度抗亂」(Second Intifada)中,預防了許多恐怖組織的攻擊,因此拯救了許多以色列人民的生命。


摩薩現在住在美國。在上述的訪談中,他指著在最近以色列所展開的「雲柱防禦行動」(Operation Pillar of Defense),說:「我相信『夏巴克』(Shabak,以色列的國安組織)」已盡他們最大的能力了。我們不要忘了我們的敵人,是野蠻的敵人。他們以女人和小孩做庇護,在這樣的戰況下,我們(指以色列)能攻擊的非常受限,因為我們在乎我們的公民」他強調。


「哈瑪斯的存在只為了破壞。哈瑪斯根本不懂什麼是建造。」摩薩說:「以色列必須很努力的徹底摧毀哈瑪斯…問題是我們該怎麼做,又不傷害到無辜的巴勒斯坦兒童,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到底真的發生了什麼事,而事實的來龍去脈又是如何。」


「為什麼我們不針對迦薩的方向設置電視台,放送電視節目、廣播節目?」摩薩問:「我們必須將謊言披露,並且教導巴勒斯坦人民,以色列不是他們的敵人。事實上,以色列是幫助迦薩人民最多的組織。」他接著列出一系列以色列如何提供電力、錢財、人道協助幫助迦薩人民。「我們必須讓大部分的巴勒斯坦人民看清這點。」


願神祝福並且保護摩薩所致力的接露事實行動上,並且保護他平安,尤其他接下來,正計畫要拍攝一部影片,是關於揭發穆斯林有關「穆罕默德」的謊言。

 

 

大衛的機弦 ── 新的飛彈防禦系統
以色列的鐵穹防禦系統,現在又多了一個新的協助系統,稱為「大衛的甩石機弦」。這項防禦系統,加上目前已有的「鐵穹防禦系統」(Iron Dome) 與「箭頭防禦系統」(Arrow Systems),將幫助以色列建立多層次的飛彈攻擊防禦系統。這三個系統幫助以色列可以阻擊從迦薩、南黎巴嫩、伊朗所發射的飛彈。以色列的國防部長「以戶‧巴拉克」(Ehud Barak)說:「在『雲柱防衛行動』中,鐵穹系統基地台所提供的國土防護,更顯出飛彈防禦系統的功不可沒。以色列在這方面的科技,已是世界頂尖。感謝以色列的國防工業與其人民。」


「大衛的機弦」是由以色列的國防部,與以色列國內的「拉法高科技防禦系統」(Rafael Advanced Defense Systems)、美國的飛彈防禦組織(U.S. Missile Defense Agency)、美國國防承包商「銳劍」(American Defense Contractor Raytheon)共同開發。


可惜,這項新科技仍在測試階段。


一位要辭職,一位要上任
以色列國防部長「以戶‧巴拉克」說他將從政治場上退出。他說他要花些時間與他的家人相處、寫寫書、有個好生活,並且過些娛樂消遣的日子。我只能老實說,祝他好運。尤其他這次是第二次「退出」政壇了。他大該是希望在一月的選舉後,又再次被任命吧。但是,他自己又說將繼續保留在現在的位置上,直到一月的選舉。


身為一位戰場老將,巴拉克以服務以色列53年。事實上,在他服務任期內,唯一最大的錯誤,就是在曾身為總理時,提供「自願割讓91%的西岸地區、全部的迦薩、以及一些由巴勒斯坦人管轄的東耶路撒冷」,給「阿拉法特」(前故巴勒斯坦官方領袖)。然而,阿拉法特拒絕了這樣的優渥條件,這對以色列來說,可是件幸運的事。除此差點犯下的大錯外,巴拉克尚有好名聲,也在許多國難中,帶領國家往正確的方向前進。但是他是否會繼續留在政壇,我們就要繼續觀察下去了。所以我們就來看看好了,一個比任何人都懂得如何統管國家人的,真的有可能從此對政壇金盆洗手嗎?我接下來這麼說是開他玩笑,因為大概只有極少的政治人物,會真的希望他「不要」退休。


因為很顯然地,「西庇‧莉芙妮」(Tsipi Livni) 就真的相信「巴拉克」退休的論調。她正準備著藉此回到政治舞台。另外值得一提的事,以色列產物中最多的一項,其中一個就是政黨團體。(以色列人自己曾開自己小玩笑,就是如果有3個猶太人聚在一起,就可以組成一個政黨了。)而以這情形來看,我們還真的又有一個新政黨正組成。前「前進黨(或音譯:卡底瑪黨)」(Kadima)的領導者「莉芙妮」,最近宣布要成立一個新政黨:「西庇‧「莉芙妮」黨」(音譯:「哈努亞」黨,Hatnuah)。「莉芙妮」聲稱她的新政黨,是一個與現任總理「拿坦雅胡」的政府,意識形態完全不同的政黨。


「莉芙妮」的政治觀是中央偏左派(自由派)。她本身是「兩國化 (以色列國 ─ 巴勒斯坦國)」的強力代言人。並且是會犧牲一切,與以色列的阿拉伯鄰居保持和平的人。她認為納坦雅胡的政府,正帶領國家走上錯誤的方向。


「以色列人民配得更好的生活,而不是在不停歇的戰爭中勉強求生」,「莉芙妮」說道。當她宣布政黨成立的消息時,她也說她的孩子催逼她要在政壇上有所作為。「當我的兒子被派到南方去戰爭時,我告訴他我會在政壇上為他爭戰,所以他將來可以不用再去打仗。」她又攻擊拿坦雅胡的政府,指稱「利庫黨」(Likud) 移向右派(保守派),「莉芙妮」說:「一個當初拒絕承認『兩國化』的政府,現在正自己飽受『兩國化』的後果 ── 一個在聯合國內,一個在迦薩。」這位前「前進黨」的領導者又強調,她一定會以以色列的安全與猶太人民的民主為優先。


住在以色列的美國人控告「希拉蕊‧柯林頓」
24位住在以色列的美國人,控訴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控訴緣由是,美國任由從美國來的人道援金,陷入巴勒斯坦官方手中,而被利用於恐怖組織的行動。這項控訴是在美國華盛頓地的聯邦法庭提告,據傳,這樣的法律行動,正在改變對付恐怖組織的方式。此控訴,目前正處於略勝一籌,戰勝恐怖組織,與那些幫助恐怖行動之銀行的狀態(以色列七號頻道,11月27日)。


此聯邦控訴聲稱美國行政院違反了「反恐怖組織法」(Anti-Terrorism),並且對立法院的防範措施、透明度、所需的報告都放縱不顧。法庭又說:「尤其是希拉蕊,刻意放寬立法院在釋放美援給巴勒斯坦官方前的各樣防範措施、與透明度所需的要求。」


美國的行政院,在「巴勒斯坦反恐怖組織條約」(Palestinian Anti-Terrorism Act)下,原是被禁止提供任何「物質上的援助」給已知的恐怖組織。儘管有這樣的條約,從1993年所簽的「奧斯陸條約」(Oslo Accords),美國行政院卻藉由「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撥放了40億美元給巴勒斯坦官方,且很不幸地,大部分的援金都是違法陷入恐怖組織的手中。而在過去的4個財政年,則每年還撥放6億美元($600 Million)給巴勒斯坦官方。


再根據七號頻道的報導,美國在2008年與2009年,每年曾撥放近2億美元給聯合國副署組織「聯合國巴勒斯坦難民救濟組織」(UNRWA,英文真實全名:United Nations Relief and Works Agency for Palestine Refugees in the Near East)。UNRWA接著將共約5億美元的援金,發給西岸地區與迦薩的接收組織。


根據反恐條約,美國行政院理當清楚要求並先看見,巴勒斯坦官方組織,是否有決心願意與以色列和平共處,才能發放這些援金,另外還必須確定這些援金,絕對不會落入「巴勒斯坦恐怖組織」的手中。


以色列的法庭寫道:「因為美國行政院從未徹底遵守反恐法,美國的援金都被恐怖組織,如哈瑪斯(Hamas)、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 Palestinian Liberation Organization)、巴勒斯坦人民前線組織(Popular Fro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Palestine)、巴勒斯坦解放前線(Palestine Liberation Front)所利用」。


這些住在以色列的美國人,上訴這樣的案件,是因為他們相信,原本該保護他們的美國立法院、白宮、行政院、「美國國際開發署」,現在全在防範措施上怠忽職守,棄職不顧。


我們的禱告,與以色列和那些努力確保她安危的人們同在。讓我們繼續為「耶路撒冷求平安」,也為這塊土地的人民禱告。


「耶和華如此說:你們當守公平,行公義;因我的救恩臨近,我的公義將要顯現。」(以賽亞書五十六:1)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 Lonnie C. Mings )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並且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透過聖經的視野,他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陳冠妤翻譯、CFICGM 潤稿,特此致謝!

 

viag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