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西海岸) 預備主的道,修直祂的路-為主贏得雲嘉這地/紀志煌

 
 

預備主的道,修直祂的路─為主贏得雲嘉這地

(解除台灣早期移民的咒詛,讓復興臨到)

紀志煌牧師/浸信宣道會北港教會

我常問:「為什麼福音在雲嘉這地區不容易傳開來?」「為什麼這地區的基督徒比例、教會數那麼少?」「為什麼這地區的物產很豐富,屬靈上卻是如此地貧瘠?」我相信一定有答案的!

在北港有兩個最明顯的地標:其一是北港朝天宮,拜媽祖的香火鼎盛,聞名全省。另一是圓環,正中央立了一個紀念碑,寫著:「顏思齊先生開拓台灣登陸紀念碑」。

「顏思齊」何許人也?他是歷史上所記載帶領第一批漢人登陸台灣的領袖人物。根據三民書局出版黃大受教授著「台灣史綱」的記載:

「顏思齊在日本,成為流亡海外,閩人領袖,共有廿八人,成為結盟兄弟。」(31頁)

「據說他們密謀在日本起事,但消息走漏,遭幕府輯補,幸而鄭芝龍丈人翁昱皇得到消息,告知他們。於是駕船逃走。一共有十三艘。」(31頁)

「他們航行八天,在北港登岸。後來在諸羅山(嘉義)一帶建築山寨,安撫平埔蕃,分派部下耕獵。再整頓船隻,到大陸沿海一帶出掠,收獲很多。」(32頁)

據諸羅縣誌記載,明天啟元年(西元一六二一年),顏思齊率眾在北港溪登陸,並設十寨屯墾。如下表:

設寨寨名

設寨地名

現在地名

主寨
(大本營)

顏厝寮

水林鄉水北村

左寨
(護衛營)

王厝寮

水林鄉土厝村

右寨
(護衛營)

陳厝寮

水林鄉土厝村

前寨
(先鋒營)

興化店庄

溪流沖毀

後寨
(訓練營)

考試譚庄

居民他遷

哨船寨
(航隊營)

船頭埔庄

北港鎮樹腳里

海防寨

後寮埔庄

水林鄉後寮村

撫番寮

府番仔庄

北港鎮府番里

糧草寨

土厝庄

水林鄉土厝村

北寨

大北門庄

北港鎮大北里

(資料來源:笨港的歷史變遷)

這十寨,分佈於現在的北港、水林地區。之後,往內陸推進,在諸羅山(嘉義)設寨打獵屯墾。根據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台灣史」所記:

「天啟五年(一六二五年),顏思齊獵於諸羅山(嘉義),因傷寒病死。是年十二月,眾遂推鄭芝龍為首。」(60頁)

把這一段早期台灣的開發史稍做整理,就會找出問題的端倪:

在顏思齊登陸之前,台灣的居民主要是南島嶼系的原住民,以漁獵為生,住在靠海或溪流的平原地。當顏思齊在日本,結盟的「廿八兄弟會」都是閩人領袖,是海盜的頭目,每個參與結盟的都有自己的部眾。逐漸人多勢眾,原擬在日本奪取政權,因事機洩露,逃離日本,又不得回到中國,就來到台灣,在北港溪登陸,設立十個寨。之後,往內陸推進,在諸羅山(嘉義)設寨打獵屯墾。顏思齊因傷寒病死,葬於嘉義三界埔。

說是移民,但原本是事機洩露,倉促之間逃到台灣,進而佔領征服。他們如何對待平埔族?是否燒殺擄掠?從水林、北港到嘉義,這早期開發的路上,是否血跡斑斑,播下暴力的種子,到今日,雲嘉地區還號稱是「黑道的故鄉」?

還有,這些人匆促逃離日本,沒有攜帶家眷,在台灣定居,和平埔族之間如何通婚?是嫁娶?還是用強暴的,淫亂的,逼婚的?

後來,清朝對台的移民政策,只准男性來台,不得攜家帶眷。從小常聽到一句台灣諺語:「唐山過台灣,有唐山公,沒有唐山嬤。」如果是這樣,在台灣的閩南人如何生養後代?

根據三民書局出版黃大受教授所著「台灣史綱」所寫:

「而清廷對於內地人渡台,雖非絕對禁止,但限制頗嚴,不但須有官府發給的『印單』,始可自廈門東行,到台之時,復行查驗,嚴禁夾帶;而且不許攜帶眷口,只准隻身來台,以內地父母妻子兒女為人質,處處嚴防內地人民之來台等。」(111頁)

根據郭弘斌所著「台灣人的台灣史」所記:

「移民者幾乎全屬男丁,極度缺乏女性,而原住民是招男子入贅的母系社會,自然而然地發展出漢人與原住民的通婚,原住民高興,漢人也高興。尚無文字的原住民與有文化的漢人生下的子女,毫無例外的都以漢人姓氏為姓氏。這也是日後平埔族消失的主要原因之一。」

閩南人移民到台灣這三百多年來,使得住在台灣平地的平埔族幾乎消失,是什麼原因?通婚、漢化?還是殺害、流人血?

不但是暴力流血、淫亂,還有屬靈的淫亂─拜偶像。

漢人移居台灣的初期,陸續把在閩、粵的偶像帶到台灣,尤其是一六九四年,樹璧和尚從湄洲朝天閣帶媽祖偶像來到北港,設立朝天宮。在全省各地陸續興建的偶像廟宇,皆以北港、新港為朝聖之地,每年的春天都要到這地區來進香。

早期漢人移民到台灣時,在這裡流人血,這裡又是拜偶像的朝聖進香之地。

聖經以西結書卅六章18節說:「所以我因他們在那地上流人的血,又因他們以偶像玷污那地,就把我的忿怒傾在他們身上。」

在顏思齊登台的前一年,在歐美也發生一件移民的故事。在一六二○年,有一○二位英國清教徒為了尋找一個自由敬拜神的地方,坐著「五月花」號,從英國抵達北美洲的普里茅斯(Plymouth),儘管在航行當中遇到暴風雨,經過冬天的大風雪,食物不足,又感染壞血病,約一半的人死亡。隔年春天,他們開始墾殖,幸好得到當地印地安人的幫助,有了豐收,就邀請印地安人一起慶祝,向神感恩。

這次的移民是為著尋找一個自由敬拜神的地方,他們在第一次收成時,就和印地安人一起向神感恩,神賜福在這個地土直到今日。而早期的漢人移民到台灣為著要佔領征服,沒有與原住民和好相處,反而把平埔族幾乎消滅了。沒有向神感恩,反而拜各樣的偶像,遭致神的憤怒。

這三百多年來,每次新的族群來到台灣,都發生嚴重的流血事件。從早期閩南人殺害原住民,閩南人之間又有多起漳泉械鬥。客家人從廣東來台灣時,發生閩客衝突,結果客家人被趕逐到桃園、苗栗、高雄的丘陵地區。一九四七年國民黨從大陸撤退到台灣,爆發二二八事件,造成外省人與本省人的衝突、對立。除此又有外來政權荷蘭人、日本人統治台灣時諸多起義,演變成屠殺事件。

我們要走出歷史的悲情,教會要擔當起「君尊的祭司」,為著神的榮耀降臨台灣來發出公義的呼聲,靠著主耶穌基督的救恩,化咒詛為祝福,為榮耀的君王「主耶穌基督」預備道路!

過去幾十年來,長老教會伸張正義,屢次為著二二八事件,遭受國民黨執政時的政府無理的打壓,付上很大的代價。政黨輪替之後,政府將二月廿八日訂為「和平紀念日」。這是教會影響社會的一個典範。

我禱告讓這「和平紀念日」不只化解外省人與本省人的衝突、對立,更是擴充到台灣所有族羣之間,包括原住民、閩南人、客家人、外省人、新住民,藉著「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雅各書五章16節),化解冤仇,彼此饒恕、接納、和好、尊重、鼓勵,在愛裡合一。

教會要傳福音,帶領人信主。最近(3/6/2007)當全國禱告網絡主辦爲台北市禱告,邀請馬可蓋伯特牧師和四十多位牧師和代禱者,在台北市的十二個行政區做行走禱告時,主給他先知性的話語:「Each man wins one. Each man leads one to win one.」,翻譯成:「一領一,一帶一領一」,在一年內每一個基督徒帶領一個人信主,第二年每一個基督徒不但自己帶領一個人信主,而且教導他之前所帶領信主的人用一年的時間來帶領一個人信主。以目前台灣基督徒的人數比例是3.5%,照這「一領一,一帶一領一」的目標,一年後基督徒的人數比例要增加為7%,第二年基督徒的人數比例要增加為14%,第三年基督徒的人數比例要增加為28%,就要看到復興臨到了。讓台灣的教會,每一個基督徒都擁抱這個目標。

當轄制台灣的的咒詛被解開,族羣彼此和好,福音傳開來,很多人離棄偶像,歸向真神,相信經上的話語:

「正如先知以賽亞書上所記的話,說:『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凡有血氣的,都要見 神的救恩!』」(路加福音三章4-6節)

「有人聲喊著說:『在曠野預備耶和華的路,在沙漠地修平我們 神的道。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為平坦,崎崎嶇嶇的必成為平原。耶和華的榮耀必然顯現;凡有血氣的必一同看見;因為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以賽亞書四十章3-5節)

當「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崎崎嶇嶇的必成為平原」,所應許的救恩要臨到,「耶和華的榮耀必然顯現;凡有血氣的必一同看見;因為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是主千真萬確的應許,必然成就,「因為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