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從希伯倫到錫安

 
 

章啟明長老

2005/5/6 
這一次的全球禱告日,對台灣到底有什麼意義呢?在這些日子,我們正預備,好像在建構錫安城一樣,五月十五日到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廣場,我們就是祭司、就是那些扛抬約櫃的利未人,然後我們唱歌、跳舞,把約櫃迎進錫安城-大衛的城。

我們有個目標,就是在五月十五日這一天,要到那裡去宣告。當我們決定這樣做的時候,這十天的禱告,對我們就是非常有意義的。要預備我們的心,到那天,我們就能做這工作!

撒母耳記下第五章,講到「約櫃」,它在基列耶琳那邊停留了將近一百年,在撒母耳的時候四十年、掃羅的時候四十年、還有大衛的時候二十年,將近有一百年的時間,最少有七、八十年的時間是確定的,因為在掃羅的四十年間,掃羅沒有尋求耶和華,撒母耳做士師有四十年的時間,二個加在一起就是八十年了。約櫃被擄去的時候,是在以利的時候,所以約櫃停在基列耶琳已經有大概八十年到一百年,這段時間沒有人求問耶和華,這是為什麼掃羅會被廢去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合一

當約櫃要抬進之前,有幾件重要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以色列眾支派來到希伯崙(希伯崙這個字的意思就叫做聯合),這就是 神所做的工作。當神要做工的時候,祂第一件事情要做的就是把我們聯結在一起。

以弗所書第四章告訴我們 神所賜的,有使徒、先知、傳福音、牧師和教師,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肢體雖然許多,但身體只有一個,以色列人雖然有十二支派,但是他們聯合在一起,他們是一個國家。過去,以色列的支派是跟隨掃羅王的;後來,猶大的支派跟隨大衛,但是時候到了,以色列的長老們來到希伯崙,因為這個名字就叫做「聯合」。

當我們明白希伯崙的意思是聯合的時候,這對我們來說很重要。今天我們在這個地方,從各個不同來的教會的人來到當中,我們有各個的教會。以前,都說我們是屬於某個教派,但以後的日子裡,不管是什麼教派,我們是合一的,這是 神正在做的工作。

以前的時候,你是屬於那個宗派的,是好像代表那方面的宗派,但現在的日子,這樣的分別已經越來越模糊了,你會發現到「聯合、合一」是最重要的。在 神復興之前,一定會有合一的工作。戴勉恩牧師特別的說明這件事,他說, 神來到我們中間,祂不只是拜訪我們,祂希望住在我們中間。

他有一個好朋友,在佛羅里達牧會,邀請他到家裡去,他就去他們家裡做客,結果發現他的朋友跟太太正在冷戰,他們吵架。他們是牧師跟師母,很熱情的招待他在他們家裡,但是跟他們一起吃飯的時候,第一天,他就受不了了,吃完飯後,他跟他朋友說,我可不可以到外面住旅館,他朋友說:「你不是來我家裡做客,怎麼你要到外面去住旅館呢?」他就跟他朋友說:「你們夫妻兩個人在冷戰,住在你們家,這種氣氛很受不了啊!我沒有辦法住在你們的當中。」

就在這個時刻,聖靈就對他說話了,對他說:「這就是我來到教會的感覺。」教會和教會彼此之間不和睦、彼此批評,主耶穌基督來到我們當中,我們說:「上帝啊,祢來到我們當中,我們希望祢留在我們當中。」祂不能停留呢,因為我們都在冷戰當中,祂沒有辦法停留,祂只能像那個鴿子,懸了一根發芽的葉子之後就回來了,因為沒有落腳的地方,沒有辦法停留下來!

同樣,「 神的榮耀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祂來的時候,要有一個可以停留的地方,如何祂可以停留呢?一件不可缺少的事-教會要合一。這是神的時刻,過去,由於牧者合一的運動,現在台灣的教會慢慢的合一了。

這樣的合一,就好像以色列的長老,我們要聯結在一起,要來到希伯崙,無論是長老會、真耶穌教會、聚會所,有一天都要一起歡迎耶穌基督來做王,不再是以那一個宗派、那一個教派為傲,而是以我們是 神的兒女,是合而為一的以我們的君王為榮!

立約

以色列的長老來到希伯崙見大衛王,他們要做一項工作,十二支派的長老來到希伯崙在耶和華面前與大衛立約。大衛被膏要做以色列的王,當時只有十幾歲,經過了幾十年的逃亡,那一天,當所有十二支派的長老膏他做王的時候,那是個非常重要的事,就是 神古時所說的現在就要成就。

神看重與祂所立的約,神也看重我們與別人所立的約。 神是守約施慈愛的神,如果祂已經與亞伯拉罕立了約,要藉著亞伯拉罕的後裔祝福萬國萬族,其中一定包括台灣-中華民國、一定包括回教的國家。因此,在全球禱告日,你能夠有信心說, 神啊,祢一定會使台灣復興,祢一定會拯救台灣,因為 神是守約的神。

你知道在你人生的中什麼時候生命會有改變呢?在你的生命中,當 神開始成就過去對你所說的話,慢慢的你開始有權柄、有能力,漸漸你開始成為信心的偉人...。因為你得了秘訣,就是認識這位神是守約的 神,然後你研究聖經裡 神立過什麼約,然後你跟神說:「神,我願意遵守這個約,求祢履行這約的另一半。」

這是為什麼這一次在凱達格蘭大道我們要做一個祭壇,要把十二塊石頭立起來代表原住民的十二支派、代表台北市的十二行政區、代表台北縣的十二個鄉鎮、還有代表台灣的所有十二個族群要聯結在一起,來與神立約。

原住民要來立約,他們是這地的長子, 神最早派他們來,對這地土他們有權柄。當他們首先悔改在上帝的面前說,「神啊,赦免我們的罪,因為過去我們拜這個偶像和祖靈,以至這地土被污染,導致了各樣的災害和各樣黑暗的權勢。現在我們要與祢的兒子耶穌基督立約,讓祂做這地土的王。」原住民要把權柄重新的收回來!

台北市人,要來到主的面前說:「主啊,過去我們讓台北市的城門都是關起來的,但是從今天開始,這台北市城門不會關的。」因為在台北市這些大衛的會幕會建立起二十四小時的晝夜禱告,要為錫安不住的禱告,為耶路撒冷必不息聲,只等到祂建立耶路撒冷成為可讚美的。

台北縣就像耶路撒冷的其他的區域,台北縣的人,也要一起來禱告,所有的族群都要一起來禱告。士、農、工、商,找到十二領域的經理都要一起來禱告,各行各業全部一起來。一起來宣告。「主啊,過去我們沒有做好守門的,在各個領域都沒有去為 神得著城門,現所有的人都要起來,所有的守城門的人要站立起來!」

每一個領域都是一個城門,在媒體、教育、政治、經濟、商業,過去,各個領域都是被放棄的,每一個人,我們要像以賽亞書第二十二章的裡面,先知要把那個外袍為你披上來。宣告你是守城門的,你要得回這個城門,把這個城門重新奪回來,每一個領域都要讓耶穌基督做王。

要耶穌基督做我們的王,就要與祂立約,十二個支派來立約,祂是守約施慈愛的神,當我們與祂立約,祂就會照著祂的信實,把我們帶入祂的榮耀。

膏祂為王

第三個方面,膏大衛做君王,做以色列的君王。他們起來膏大衛做這個君王,長老要膏王,這事情告訴我們,要祝福我們的神!當我們來祝福祂的時候,來膏抹祂,要在城門的地方宣告,榮耀的君王將要進來。

安提阿的教會裡面有幾位先知和教師,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神說要差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召他們做的工作。當我們要膏抹一個君王、膏抹一個守城門的人的時候,我們膏抹他,並不是你我配或不配,你所做的事乃是按照神的話語去做,眾長老們,要起來一起的膏抹他!

當他們做的時候,神就把權柄、恩膏、能力賜下,使他們可以去做 神所召他們做的工!這就是身體的功能,雖然每一個人都不完全,但是,照著 神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使祂從死裡復活的能力,祂在聖徒中所得的基業有何等豐盛的榮耀,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就是充滿祂的身體(教會),充滿在我們當中),使我們也得勝一切,使仇敵做我們的腳凳。合一使教會產生權柄,教會有了十二支派合一的時候,就有權柄了。

神讓祂的教會來膏祂做君王,所以有一首詩歌是「擁戴祂為王!」我們要膏祂做台灣的王、要膏祂做台北的王;我們要膏祂做台灣的主、膏祂做台北的主!在這地上的權柄,已賜給祂的教會,所以我們合而為一來膏抹祂,祂就在我們的國家、城市的做王。

這些長老們膏大衛做王,膏抹一定要有聖靈的膏油!大衛王他極力跳舞在神的面前,穿著以弗得在跳舞在神的面前,他知道要把那個榮耀的君王迎進錫安城來,當榮耀的君王來的時候,大衛不是君王,而是新郎的朋友,是那個引君王進入到錫安城的。他竭力的歡呼、跳舞,把他王的位子放下來,所以不論你是高或是低,每一個人要就位,就上帝所給你的位子。

得著仇敵的城門

非利士人聽見人膏大衛做以色列王之後,人就上來尋索大衛,大衛聽見就下到保障。撒母耳記上說到,那些窘迫的、欠債的都來跟隨大衛,可是到後面的地方的時候,你會發現到,這些過去窘迫的、欠債的,像水滸傳裡面的那些強盜,他們現在都變成大衛的勇士,然後他們去攻打耶布斯。

希伯崙的時候,迦勒來攻佔它,在錫安城時,就是大衛來攻佔它,他們就把這整個錫安的城攻佔下來,因此這個錫安就成為大衛的城。從這個地方,錫安就伸出能力的杖出來了。詩篇一百一十篇,其實你知道,這段的經文就是正好與我們剛才所讀的撒母耳記記下第五章完全是相互回應的,什麼時候我們的主在錫安做王的時候,「耶和華就使基督從錫安伸出能力的杖來,祂要在你的仇敵中掌權。」

我們的主將要再來,而且要在仇敵中掌權。然後又說:「當你掌權的子,祢的民要以聖潔的妝飾為衣。」因此,神一定是會要求我們進入聖潔,這是必然的一件事情。大衛的會幕會帶來的一件事情-祂的百姓們有聖潔的品格。

第二方面,「甘心犧牲自己」,百姓就要獻自己為祭,然後祢的民要多如清晨的甘露!請問清晨甘露多不多,有時候一整片都是露水,所以來講,這就是 神給我們的應許,因為 神掌權在這當中,當 神掌權的時候,祢的民就會甘心犧牲自己,所以你一定會參與在早禱的聚會,因為這是 神說的,「祢的民都必如清晨的甘露」!

耶和華起的誓,決不後悔說,祢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因為祂是耶路撒冷的君王,麥基洗德是撒冷王,祂是耶路撒冷的君王。當所有以色列的支派願意來膏大衛做耶路撒冷的君王,大衛做以色列的君王,祂的民多如清晨的甘露一樣,大衛的勇士從各個地方來來投效他,當大衛數點人數的時候,一百三十萬人的大軍,我想除了中共之外,現在全世界很少國家有一百三十軍的大軍,那不得了的...。

我們現在台灣剩下三十萬不到的軍隊了,大衛在三千年前就有一百三十萬的大軍,所以你會看到,祂的民多如清晨的甘露,大家都犧牲自己,然後重點是他要打破仇敵的頭,他必要打傷列王,要在許多國中打破仇敵的頭。

在我們國家,有許多黑暗權勢籠罩,長久的堅固營壘,我們要宣告:「時間到了,神一定要打破仇敵的頭!」所以當你明白神的話語,你宣告的話語就會不一樣。當我們來到凱達格蘭的大道時,要真實讀了 神的話語,知道祂是守約施慈愛的神,考查聖經,明白了自己的身份,我們就是守城門的長老!

景福門原來是那小城中的東門,西門就是在西門町那邊,然後小南門。錦福門就是一個小東門,北門就是在忠孝東路郵局口!因為我們是守東門,所以這次在景福門的門口來敬拜神。耶穌基督從東門回來啊,哈利路亞。

一定要得著仇敵的城門,以過去錦福門,都是政治所攻佔的,政治的抗爭,常常都是在這個景福門。政治的靈、各種抗爭的靈在這的地方。

但是感謝主,神給我們一個機會,讓我們今天能夠來到凱達格蘭大道宣告。國民黨、民進黨這都不必吵了,因為真正的萬王之王、萬主之主要來到這裡掌權!耶穌基督,歡迎祂來到我們當中做王。宣告,口中的話語是帶著權柄和能力的,出於神的話語沒有一句不帶著能力的。在這個日子禱告,帶著膏油就擁戴祂做王,我們就要膏祂做君王,來到這個城門宣告。

神要使萬國萬族的人因亞伯拉罕的後裔得福,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一定要祝福萬國和萬族。我們有一個非常清楚的邏輯、思想,這思想不是我們個人的,這是要是從神的話語而來的。現在我們就很清楚的知道,我們五月十五號,我們要到凱達格蘭大道,站在那裡宣告:「我們歡迎祂到我們當中做王!」

教會是祂先知話語的出口,要宣告神在這國家中的心意,國豈能一日而生呢?民豈能一時而產啊!錫安一劬勞就生下兒女,祂即使她懷胎,就必使她生產,神要使萬國萬民都生產出來,當我們在這些日子裡面禱告的時候,在時刻滿足時,我們就宣告,神在這國家所定的計劃事就要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