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眾城門哪!抬起頭來

 
 

章啟明長老

2005/5/7  
亞伯拉罕的後裔怎樣使萬國得著祝福呢,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你的後裔要得著仇敵的城門!」

從 神的眼光看城市

我們就要從錫安開始講起,撒母耳記下的第六章,重點會論到關於「城市」。我在大學裡面,我是學建築及都市設計的,當我學都市設計的時候,要學習如何做一個城市的設計、規劃,為這個原故,使我有一種眼光,開始看到不只是一個個的房子!記得在做畢業設計的時候,我的設計叫做「萬華都市更新設計」,當我第一次到萬華去的時候,看到萬華的這個地區,和我從小生長的東區,雖同樣在一個城市,但環境是那樣不同,給了我非常大的震驚!之後,才了解到,原來這城市有這麼多的不同的面貌,需要我們來改變它。

今天當我坐車子經過了台北市政府,看到門上面掛了一個牌子,寫著:「城市是有生命的!」其實,我畢業設計的第一頁的宣言寫的就是「城市是有生命的!」三十年前的時候,就把這句話寫在我畢業設計的上...!每個城市都是有生命的,她好像人類一樣會呼吸、會成長、也會老化,甚至她會死亡。因此,需要去灌溉一個城市,幫助一個城市讓她發展。

目前全世界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人都居住在城市,這個比率會越來越高。以前的社會是農業的社會、畜牧業的社會,可是現在我們的社會成了工業化、經濟化、商業化的城市。大家都居住在城市的裡面,全世界有兩千萬以上人口的城市有三千個,你會發現整個的世界都在城市化當中,這是創世以來, 神就放在聖經中的一個奧秘,聖經開始於一個園子,那個園子叫做「伊甸園」,聖經終了在一個城市,那個城市叫做「新耶路撒冷」,每個人都要有一個非常清楚的,關於聖經的概念。

然後 神對亞伯拉罕說:「你的後裔要得著仇敵的城門!」聖經當中所說的教會,並沒有說浸信會、信義會、衛理公會,也沒有說彼得會、馬可會、保羅會、約翰會,他所論到的教會都是以城市為名的,就如:以弗所教會、哥林多教會、加拉太教會、安提安教會、非拉鐵非教會...。教會都是以城市為名的,所以從 神的眼光看城市的話,祂看我們的城市叫什麼?我們的教會叫什麼呢?「台北教會」,如果祂看我們的教會?祂一定叫我們「台北教會」,祂不會分神召會、衛理公會、浸信會、信義會、靈糧堂...,因為聖經裡面是用一個城市來看一個教會!

神是城市的焦點

城市不是只有建築物,城市裡面最重要的是「人」,要把這些人放在中間,所以要有人文,要有各樣的文化、各樣的風貎。一個城市不只是有硬體,也有軟體,為什麼錫安城會成為神的居所?北面居高華美,從它的中間有光發出來,為什麼聖經提到這麼多次的耶路撒冷跟錫安呢?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我們忽略掉的,原來這個城市不是以建築物為她的焦點,也不是以人為它的焦點,她只有一個焦點, 神是這個城市的焦點!

神是這個城市的焦點! 神對城市是很有意見的,你讀聖經,當約書亞攻佔耶利哥的時候,曾經預言說,將來重建這耶利哥城的時候,在立基根的時,必喪長子,安門的時候,必喪幼子。這個事情到列王記的時候就應驗了。我們常以為城市就是城市,今天住台北、台中、台南、高雄、上海、北京,這有什麼不同呢?但 神看城市是有生命的, 神看城市是有位格的。

啟示錄裡面講到七間教會的時候,教會是應該為七個城市來負責任的!因為在論到賜給亞伯拉罕子孫的時候,就講到亞伯拉罕的後裔有一個使命-「必得著仇敵的城門」。然後講到,耶穌基督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為祭司的,麥基洗德是至高者的祭司,他又是撒冷王,他是耶路撒冷這個城市的君王。因此,耶穌基督即然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為祭司,祂是一個城市的祭司,聖經也告訴我們:「我們是有君尊的祭司...。」

大衛做了很多的錯事,犯了很嚴重的罪,他犯了淫亂的罪,又犯了謀殺的罪。我們覺得說,大衛這樣子的人,怎麼是一個合神心意的人呢?要了解,大衛是明白神的心的!當他攻佔了耶布斯人所佔據的耶路撒冷城,就給這城起名叫大衛城,當他攻佔下大衛城之後呢,他做的一件事,就是把約櫃迎進到大衛城裡。這是為什麼錫安這個城市、耶路撒冷這個城市在整本聖經中這麼重要的原因,是為什麼大衛是合神心意的人。

在進代史裡,有個城市是全世界最有名的一位建築師所設計的,這個建築師是全世界公認屬於第二代的建築師。他是非常先進的現代建築師,建造成非常摩登的城市。當他建造城市,奠基的時候,把他們國家所拜的神明奠基的當中,放在那城市的基石裡。後來當這建築物蓋完成了之後,這城市發生了很多的問題,甚至整個國家的經濟都塴潰了。這國家原來是全世界最有生產力的國家,國土大概是全世界前五名的,相當有國力的,但最後這整個國家的經濟、人文都受到重創,就因為這個建築師在設計建造首都的時候,在這基石中放了咒詛。

通常一個城市在建造的時候,會去把一些屬靈的因素放在那個城市的裡,包括台北這城市,當日本人在建造台北的時候,就把整個軸線都計算好了。如果你去看整個台北的城市,包括從北門、從西門町、總統府拉一條線經過圓山再到七星山,是面向整個北斗的七星的位子,他們計算方向、又做一些占卜、算命,他們目的在這個城市的裡放進屬靈的因素。所以我們講到了城市的硬體、還有軟體,通常我們很容易忽略掉一個城市裡面屬靈角度的事物。

錫安、耶路撒冷跟所有城市最大不同點是當大衛王開始建立這個城市的時候,他做了一件事:「把屬靈的角度當成這整個城市奠基的最重要因素!」,當明白這事情之後呢,對於這聖經也會有不一樣的的看見!

首先,這經文說,「大衛就聚集以色列中所有挑選的人三萬。」這三萬人是從以色列人中挑選,從以色列那裡挑選來的呢?在歷代志上十三章五節提到的「西曷河」,西曷河又叫做埃及河,埃及河就在西奈半島上,這是整個以色列最南端,哈馬口在北邊,就在北邊黑門山,哈馬口已經要靠近伊拉克這個地方了,是最北邊的地方。所以我們常常講到,但到別士巴,「但」所指的地方就是北邊,「別士巴」指的地方就是南邊,可是哈馬比但還要北邊,西曷河又比別士巴還要南邊。

這個經文的意思就是說,從以色列的全境把人招聚來,他挑選了三萬一起的來加入這個行列,三萬人。「哈利路亞!」這次要去凱達格蘭大道,至少有三萬人!為什麼要有三萬人呢,感謝上帝!因為大衛迎約櫃的時候,有三萬人!以色列全境的人裡面,大衛挑選三萬人,從北到南,每一個地方的人都邀請來,他要讓他們參與在一個國家奠定基礎,當你明白這個經文,你去讀所羅門,當他建殿的時候,他也做同樣的一件事情,他從南到北把所有以色列人都招聚來,這就神正在做的工作!

如何使一個國家和一個城市的轉化的當中,讓所有的人參與?為什麼這一次要用媒體、為什麼要設計這麼多的旗子、這次大會預備了有一千多人的中央排成一個十字,旗子有六百支,一千多人都穿著白色的衣服,所以當他們旗子放下的時候,十字架就是白色,當把旗子揮舞起來的時候,十字就是金色。就是要讓所有台灣的人,甚至全世界的人,透過轉播到非洲、到歐洲、美洲、到全世界,都看見台灣的百姓在凱達格蘭大道來歡迎耶穌基督為萬王之王!

我們也要招聚這三萬人,當大衛建立錫安城的時候呢,他是讓全國上下這三萬人都來參與在這國家,同樣,這次從北到南,台北、台中、嘉義、高雄還有花蓮,都第一次開始。我們有五年的計劃,要到達每一個城市都參與,都要將約櫃迎到錫安,每一個城市都要歡迎這位萬王之王、萬主之主耶穌。

錫安被建立就是因為大衛做的工作,就把約櫃迎進來!看 神的榮耀、  神的同在對這個城市是這麼的重要!因這個建城者的眼光,這個城市就充滿了榮耀,從那個日子開始,聖經裡面就不斷的提到錫安、不斷的提到耶路撒冷。 神要每一個城市,都成為像耶路撒冷一樣!城被造的目的是要讓 神的榮耀充滿其中、讓 神的能力伸出杖出來、讓城市完全是屬乎神!

教會是城市的守望者

教會就是那個守望者,要按著神的命定要呼喚天使與他們一起的戰爭,讓城市進入 神給他們的呼召。所以啟示錄就是呼籲這七間教會要悔改,或進入 神所給他們的命定,要持守那個命定。現在就來到要為台北這個城市、為台灣這個國家,進入上帝給我們這個城市和這個國家的命定的重要階段。

神看城市是不同的,馬太福音第五章十四節,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耶穌所說「城」指的就是「錫安城」,為什麼耶穌是這樣子告訴我們?請你讀詩篇五十篇,「從全美的錫安中, 神已經發光了!」

所以,我們開始明白一件事情,我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耶穌是大衛的後裔,這許多亞伯拉罕的後裔,要得著仇敵的城市,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光」、又說「我就是生命的光」,耶穌基督自己就是生命的光,祂本身是光,祂告訴我們:「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祂告訴我們:「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要照亮在城市裡面。所以誰是這個城市的光呢?「教會」就是城市的光,我們如何成為這城市的光呢?因 從全美的錫安當中, 神已經發光了!

神要興起大衛的帳幕,讓這大衛的帳幕發出祂的榮光,照耀每一個城市,從全美的錫安, 神已經發光了!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因為光從山上照下來的,整個城市就充滿了 神的榮光。因此,以賽亞書告訴我們:「來登耶和華的山!」,因為在這山上必有 神的光,要照耀整個城市。所以在末後的日子, 神在各地興起許多的城市,在城市的裡興起教會,而在教會的裡設立大衛的帳幕,大衛的帳幕發出 神的榮光, 神的光就要照耀在各地。

以賽亞書六十章「興起發光,因為你的光已經來到!」以賽亞書六十二章「我為錫安必不靜默,為耶路撒冷必不息聲,直到他的公義如光輝發出,他的救恩如明燈發亮。」這些的代求者-大衛會幕的守望者,他們有一個職責、有一個呼召,就是不斷的為那城市禱告,直到錫安在他們的當中發光出來,直到 神從全美的錫安發光出來,光從山上就照耀這城市,這整個城市就被改變。

人想到城市常以為,台北是個城市,我是這個城市裡面的一個教會,我是這個教會裡的牧師,我是這個教會裡的會友,我對這個城市有什麼用處呢?馬英九市長可能比較有用處,陳水扁總統可能比較有用處。神看的情況從來不是這樣的情形, 神的看法是不同的...。

神說,亞伯拉罕的後裔啊,你們要得著仇敵的城門,當但以理禱告的時候,他為他的國家禱告的時候,他禱告到一個地步,這個國家黑暗的魔君,尚且是被打敗,因為 神差遣米迦勒來幫助他,當一個信息來到但以理,他就影響執政掌權的。當教會合一,當城市的教會合而為一,就有基督身體的權柄,當城市的長老們聯結在一起時,我們膏耶穌基督做這城市的君王,當這個城市從北到南,從東到西,這個國家從基隆一直到墾丁,我們合而為一在一起的時候, 神從全美的錫安就發光出來。

所以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這好比黑門的甘露,黑門是北邊的降在錫安當中,好比亞倫頭上的膏油,從鬍鬚流到衣襟,所以那個膏油就流出來,就使這整個的祝福臨到這城市,使這個祝福臨到這個國家,因此這國家屬靈的空氣被改變過來。天上的會議,決定地上的會議,只當耶穌基督說,我做這個城市的王,我做這個城市的主,那麼祂就做台北這個城市的市長,祂就做台灣這個國家的總統。祂做總統、市長,我們做什麼呢?一定做立法委員、做市議員,立法院、市議會開會的時候,與我們在天上的君王一起開這個會議,我們就與祂一起的執政掌權。

每一個守門的人,就守住這個城市, 神談到錫安的時候,祂談到這個城市時,祂告訴我們說,你看到地上的城市,有一個天上的一個權柄在當中。大衛的會幕不只是我們在這裡敬拜讚美,你、我高興,我們得到啟示。大衛的帳幕所談到的事情是,「從全美的錫安當中,神已經發光了!」神命定每一個城市要進到榮耀的裡面,神命定透過大衛的會幕, 神掌權來到,這個國家、這個城市的命運會被改變!

神的命定在當中,錫安就是這樣的一個城市!以色列人從一九四八年到現在,從四十萬人到現在六百萬人,從國民所得一百塊錢到現在超過二萬元的美金,以色列已經這樣的復興了。這「海邊的沙」的屬地上的亞伯拉罕的後裔已經在復興當中,現在神正要把「天上的星」,這些屬天的亞伯拉罕的後裔興起來,全部都興起!然後祂要他們建立錫安城,要把約櫃迎進到這城市,這城市就成為神的居所,成為大君王的城!所以我們看到這個大衛的帳幕,就說,神啊,我們要設立 神同在的帳幕在人間,祢的約櫃要進入這帳幕,歡迎祢來到我們當中。

榮耀的君王將要進來

詩篇第二十四篇,講到我們的神是偉大的君王,「地和其中所充滿的,世界和住在其間的都屬耶和華,祂把地建立在海上,安定在大水之上。」 神是建立萬有的, 神是創造地和其中所充滿的,是創造這個世界的, 神是造大海的。「誰能登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祂的聖所,就是手潔心清不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的人,他必蒙耶和華賜福,又蒙救他的神使他成義,這是尋求耶和華的族類,是尋求你的面的雅各。」在末後的日子,大衛會幕,就是講到尋求耶和華的族類。

耶路撒冷是指著教會說的,錫安城是指著那些與大衛在一起的的勇士,大衛的利末人,這些祭司利末人,那些是以事奉耶和華尋求耶和華的族類,站在錫安城的中間!這些的人要做一個工作,「眾城門啊,你們要抬起頭來,永久的門戶,你們要被舉起,那榮耀的王將要進來,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有力有能的耶和華,在戰場上有力有能的耶和華,眾城門啊,你們要抬起頭來,永久的門戶,你們要把頭抬起,那榮耀的王將要進來,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祂是榮耀的王。」

這是一個守門長老的宣告,他對這個城市來說話,所以你們聽我作的那首歌:「東邊城門,西邊城門,南邊城門,北邊城門。」為什麼呢?因為他這邊有講四次,不但是這樣,在這個天上的敬拜裡面,二十四位長老還有四位活物,這四個活物,每一個都有四個臉面,所以這四個臉面表示什麼,東西南北,這四位活物所代表的就是東西南北,所以每一個方向裡,這些的活物都站立在那當中,所以這二十四位長老,他們的代表,這大衛帳幕二十四小時的這個班次,二十四小時,二十四個長老一起不斷的敬拜當中。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一件事:大衛看到了天上的寶座前的型式,在地上用大衛的帳幕把它預表出來。當我們看到這些的長老,對城市開始宣告,你開始明白,原來城市是有生命的,城市的可以被改變,所以當你向這個城市發預言的時候, 神就興起祂的使者、興起環境使這個城市進入祂的命定。使這個城市選該有的市長,使城市選該有的守門的長老,進入到每一個位子。不是靠著選舉的能力,這個黨派,那個黨派,而是屬天的事要決定屬地的事,天上的事情要決定地上的事情。

因為這個原故,大衛寫這個詩的時候,就開始對這個錫安的城門說:「我今天要把約櫃迎進來了!」耶路撒冷這個城市,東邊的城門,西邊的城門,南邊的城門,北邊的城門,這個古老的城市,今天命令你,把城門打開,命令你,城門要抬起頭來,這永久古老的城門,我命令你,要把城門打開,榮耀的君王將要進來,所以這個詩篇是指著約櫃要進來的時候,祂的榮耀要進入這城市的時候,所發出的一個預言,當我們了解這事情之後。

五月十五號,來到這個錦福門的時候,不同屬靈的意義,我們要向著錦福門。錦福門叫做小東門,因為是東門,他是內圈內門的當中,是東門,我們是東門,我們也在台北市的東邊,哈利路亞,所以,我們不管在耶路撒冷也是守東門,在台北市也是守東門的,我們就守東門,所以我們就要對錦福門說,抬起頭來,永久的門戶,你們要被舉起,因為那榮耀的君王將要進來!

台北的教會十二行政區第一次眾教會一起聯合,第一次來到凱達格蘭的大道,第一次站在這城門口的當中來宣告,台北啊,抬起頭來,過去這荒廢的城市,建城幾百年的當中,但第一次你要把頭抬起來,因為我們要像大衛王一樣,把榮耀的王迎進這個城市,我們要在祂的面前極力的歡呼,還要吹角,還要跳舞、歡呼「哈利路亞!」。非常榮幸的是,在台北城市,幾百年來第一次這亞伯拉罕的後裔,可以得回仇敵的城門,這是多麼重要的屬靈意義,我們正參與在歷史關鍵的時刻。

以賽亞書第五十二章,「錫安啊,興起興起,披上你的能力,聖城耶路撒冷啊,穿上你華美的衣服,因為從今以後,未受割禮不潔淨的,必不進入你中間,耶路撒冷啊,要抖下塵土,起來坐在位上,錫安被擄的居民啊,要解開你頸項的鎖鍊。」當你明白神對城市看法,舊約的聖經在你的面前解開了。因此,你說:「神啊,我就在這個城門口,要對那黑暗的說,顯露吧,對那被捆綁的人說出來吧!」

神的話語真是這樣說:「要對城市說話,要對錫安說話,要對耶路撒冷說話,要將他頸項上的鎖鍊把它解開來!」當你做該做的事情,剩下的事是神的事情,祂說:「地和其中所充滿都是屬乎耶和華,地是祂所創造的,世界是祂所有的。」如果祂不做,是祂的榮耀要受到虧損,但是我們的神,祂絕對不將祂的榮耀與偶像來分享的,所以祂會做祂所要做的事情;而我們就像大衛一樣,台北四百年多來,第一次站在這古老的城門口當中,宣告這個城市要屬乎神,我們要為這個城市來宣告,台北這個城市啊!要迎接這位榮耀的君王進來,然後我們看見到,這城市所有的百姓,要被改變。

當眾教會合而為一,有基督身體的恩膏,有權柄在當中。所以當十二個支派一起來,十二個行政區域一起來,當台北縣的十二鄉鎮一起來,當台灣十二個族群,包括所有寄居的族群,都一起同心合一在這裡獻祭的時候,對神說,「神啊,讓台北成為一個錫安城,讓祢的掌權來到、讓祢的榮耀進入,讓祢從其中伸出能力的杖!」這個城市會被改變,這個城市會按著神的命定進入榮耀。

神已定意,亞伯拉罕的後裔使萬國和萬族得福。所以台北這個城市要因我們得著祝福,這個國家要因我們得著祝福。 台北啊,預備好自己,因為榮耀的君王要來到我們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