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天然的錫安和屬靈的錫安(下)

 
 

章啟明長老

2005/5/9
經文:創22:17~18 ;代上15;詩24;撒上16:13;撒下2:4;5:1~3;來12:22~24;代上16:4~7;詩2

「天必留他,只到萬物復興的日子的時候!」猶太人以色列的復興完全是按照聖經裡面所講到的大衛的復興而開始的。當講到復興的時候,所指的就是大衛的帳幕重新修造!所以以色列的復國運動、以色列的復興運動完全是根尋著這整個大衛復興的路線而來,就是大衛被膏抹、被設立做王、攻取耶路撒冷、攻打非利士人、贏回約櫃、約櫃迎進大衛的帳幕、最後設立君王的寶座,你會看到復興的程序也是照這樣而來的!

 

大衛預表的是誰呢?大衛預表「耶穌基督」,因為大衛是預表著耶穌基督,所以當看到以色列復興的時候,接下來我們會看到教會的復興。

 

任何時候講到神的山時,指著就是「錫安山」,任何時候講到神的城指著就是「耶路撒冷」跟「錫安」。你記不記得在神的城裡面,說到,「這河的分岔使神的城歡喜」,神的城一定跟神的河是連在一起的,所以你發現講到錫安時,一定講到一個水流。

 

所以一九○一年聖靈開始澆灌在美國的托別卡(Topeka, Kansas)後,聖靈的河流開始澆灌在全世界,到了一九四八年,以色列復國的時刻裡,春雨的運動、醫治的運動以及所謂大批的福音運動在一九四八年開始展開來。然後到了一九六七年,也就是以色列攻取耶路撒冷的時刻,是天主教的靈恩運動,另外一個所謂的聖靈重新運動,就是像聖公會和在所有主流教會裡面的重新運動就在一九六七年興起來!

 

從一九四八年到二千年這當中,這些基督徒的人口達到二十億,這個數字是一九四八以前所有基督徒人數的總和,然後,五旬節靈恩的人口已經超過三分之一以上的人數,超過了六億以上。之後,開始進入二十四小時的禱告運動,我們發現,以色列的復興帶動教會的復興,教會的復興會帶動萬國的復興,所有國家的復興也都跟以色列的復興及聖經當中所記載的這些猶太人的復興有關係的。

 

接下來就是要進入到萬國的復興,我們怎麼樣知道萬國的復興呢?生活在台灣,關心的是我們的國家怎麼樣子的能夠進入到這復興的運動!

 

第一件事情,我們要看到撒母耳膏大衛。在撒母耳記上十六章十三節,先知撒母耳按著神的差遣去膏大衛,這是教會今天需要做就是要膏大衛,要膏年輕的一個世代!今天在敬拜的時候,我們就發出一個預言,預言「在教會當中和事奉中,年青的一代將要興起一個敬拜的水流。」 神的話一定要與 神的靈調和在一起,當 神的話、 神的靈調和在一起的時候,祂的話語發出,就必不突然返回!

 

上一世紀我們沒有參與 神在我們國家當中的復興運動,但是神命定「要將祂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以賽亞書第二章告訴我們,「來吧,我們登耶和華的山」,「奔雅各神的殿」,多國的民都要來登耶和華的山,復興要臨到萬國萬民中。這當中有沒有包括我們?一定包括我們!

 

但復興只對那些相信的人來講是有功效的,有一件事情是不可缺少的,要參與在這復興的行列,首先一個不可缺少的事情,是要把舊約和新約聖經裡所有從創世以來的先知預言,都把它整理出來,將關乎我們和我們所需要的把它考查出來,然後我們為這事情來禱告,期盼這個事情會臨到我們國家的中間!

 

這就是撒母耳膏大衛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什麼時候膏抹臨到時,從那天開始,耶和華的靈在大衛的身上,他就成為一個新人,整個人就完全被改變。所以先知的職事在大衛的帳幕裡,在錫安城是最不可缺少的職事,一定要有先知性的膏抹釋放在教會當中。真實的相信在末後的日子,先知性的事奉對教會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他提醒教會來讀神的話語,讓教會明白神的話語。

 

這就是神現在正要做的工作,教會一定更新過來,在你的生命中,一定要經歷被恩膏,然後在你生命中,不但是膏抹只在撒母耳身上,這個膏抹也來到你的身上!這就是為什麼大衛的帳幕重新被建造起來是這麼重要。

 

第二個方面,父老的職事。撒母耳記下二章四節,這是第二次大衛被膏,是猶大膏他!大衛是猶大支派,所以在這裡講到,「猶大」是讚美上帝的意思。這裡看到一件事情,大衛被他家族中的人膏抹,做他們支派的首領。大衛帳幕設立之前,有年輕的大衛被興起來,被他們的支派所接納,說這是下面一個世代要興起的大衛!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每個支派都要興起大衛來。這就是父老所要做的工作,過去我們對於父老的概念不是很了解。我們教會也有長老,可是長老該做什麼工作呢?長老的工作不是只是管錢、也不是只管理教會的行政事務、不是主日來講講道而已,長老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膏大衛做猶大支派的王」,這是父老所要做的一個工作,父老有這個權柄!

 

在中國有一位很有名屬靈偉人叫倪柝聲弟兄,倪弟兄在他生命的過程裡,有一些的人在他生命當中幫助他,像他的老師叫何授恩,就曾經幫助倪柝聲弟兄走在神的道路中,所以有一件不可缺少的事-「需要有人來膏抹年輕的大衛做猶大支派的王」,父老的責任就是做這個工作。所以在教會裡做長老的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為人禱告,真的是很有膏抹的,而且是很神聖的。很嚴肅的膏抹他們去做在神家中的工作。

 

教會是基督的身體,當父老來膏大衛的時候,是站在身體的裡面,在身體裡面他們是父老,然後他們膏大衛,給他有一個王的權柄一個職事,來設立他做這個工作。以弗所書告訴我們, 神所賜的有使徒、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在安提阿的教會,這些來膏抹保羅和巴拿巴去做使徒的人,原來都是保羅跟巴拿巴的門徒,但是當他們站在一個身體中的角色的時候,是站在安提阿教會父老的角色,差遣保羅跟巴拿巴,帶著權柄就把他們差遣出去。

 

我很感謝神,我一生我都很感謝我的老牧師柯牧師,在我二十六歲的時候,在萬里聚會的當中,他找了人來,為我和另外一位弟兄,我們兩個那一年都是二十六歲,在那時候他們膏我們做教會的長老,二十六歲做長老,是全台灣教會最年輕的長老。就在那一年,我記得很清楚,就在那一年,我們教會接到一個從澳洲來的一個牧師的來信說,他們教會有一位使徒要回泰國去,會經過台灣,請我們接待他,心想我這一輩沒有見過使徒,那個時候我記得是一九八一年,教會剛剛設立,我剛被設立做長老,聽說有一位使徒要經過台灣,我們就接待他!

 

聚會才開始,我嚇了一跳,我發現那個使徒好年輕,那個使徒二十六歲,跟我同年,他就是後來泰國希望教會的賽克牧師!當他來到我們教會的時候,我想這麼年輕的人做使徒,不曉得是怎樣的情形,他坐在前面,我坐在他後面,聚會開始,在敬拜當中的時候,突然賽克牧師就回過頭來,手就指著我,對我說,我有從神來的話對你說,我嚇了一跳,他就對我有一段預言,這一次給我很大的震驚!

 

然後他開始分享講道的時候,我聽道的時候感覺到,哇!這個人為什麼有這樣的膏抹?為什麼這個人能夠這樣的被神使用呢?我開始明白一件事情,就是要釋放年輕的一代去做神所做的工作!

 

我記得就在那個一九八二年時,宋能爾佈道團來到台灣時,在那時候一個從德州來的小朋友,很年輕,大概只有十二歲左右,那個小朋友來到我們教會的時候,我印象很深刻,他到我們教會,他敬拜、讚美、說預言,然後他為我們這些二十幾歲的長老按手禱告。我們相信下一個世代的確要來到。

 

所以大衛帳幕設立的時候,必須有一種先知性的恩膏,做父老的要設立年輕的人來做主的工作,當你為他們禱告,神一定能夠在教會中有祝福流出來!

 

我們讀撒母耳記下第五章一至三節,希伯崙這個意思就是聯合的意思,在這裡的,十二個支派的一起來膏大衛,大衛不在只是做猶大支派的君王,而是做這整個以色列家的君王!這就是父老的職事,是非常重要的,許多年輕的人被設立在教會做長老、被設立做教會的傳道、牧師、代禱宣教士,到一天時候到了,這國家的父老要起來膏立你,不但是在教會的中做你支派的君王,而且要膏你國中的位份!

 

感謝主,在我們中間所有三十歲以下的,真是要快快的膏立你們,要預備好你們的心,做這些的準備當中,因為在大衛的帳幕這個事情,要快快的做成,實在說三十歲以上的已經都太老了,要指望有更年輕一代的可以被興起。

 

第三個方面,我們要進到另一個職事。大衛攻下耶路撒冷,這就是攻下仇敵的城門!

我們每一個人要理解,在我們生命中間,都有一個堅固的營壘,好像耶布斯人所佔據的耶路撒冷,要把它佔克下來,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什麼時候你得著的時候,這整個會改變,為什麼很多的教會建堂成為一個教會轉機的時候,有的教會因為建堂四分五裂,有的教會因為建堂的原故整個復興起來了,為什麼原故,因為那個建堂的工作是一個很堅難的,像最近基督徒之家剛剛買了一個新的堂當中,他們一億多的錢,他們從開始籌劃到買,一個月的時候當中,一億多的錢完全付清,沒有貸款,這整個的教會就完全的興奮起來,因為他們知道,神把祂的產業賜給他們,

 

所以對我們而言,當我們能夠到凱達格蘭大道去這樣子的一個聚會的時候,我們覺得說,主啊,這是你給我們的應許,給我們的印記,過去從來沒有一個教會團體,甚至沒有一個宗教團體曾經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辦過這個聚會,我們在短短的兩個多月的時間裡面,我們有超過三萬人要參加這個聚會,我們對這樣的情形我們充滿了一個喜樂,因為神啊,這是我們的耶路撒冷,我們已經夢想很久了,我們從二二八公園新公園,然後我們到中正紀念堂,然後我們曾經到過市立體育場有二萬人的聚會,但是今天我們等了這麼多年了,十幾年之後,我們今天要站在凱達格蘭大道中的時候,我們要來宣告耶穌基督你是這個城市的王,

 

所以我們一定要跟弟兄姊妹講就是說,你的觀念要改變,你過去講說,我在某某浸信會,我在某某信義會,我在某某會所……,我想的就是我們的教會,我們教會你好,我好,大家好,這樣就ok了對不對,但是,不,神的心意說,這個城市一定要被祂得著,你說神啊,我的心沒有這麼大,沒有關係,為什麼原故呢,因為神的心比較大對不對,所以我不需要把我的拉大,因為拉大的話,你很可能心臟擴大,不行,對不對,你需要是讓神的心變成你的心的時候,你的心自然就大了,你不需要特意去把它拉大,你只要說,神啊,我要有你的心,你怎麼看台北,你怎麼看宜蘭,你怎麼看嘉義,你怎麼看……,神啊,給我的你的眼光來看這個事情,這就是神要我們所做的工作,所以,神要我們贏回這些城市,然後我們要去爭戰它,這是爭戰的職事。

 

第四點,就是大衛要迎回約櫃。請讀歷代志上第十五章,從頭一直到末了,他就講到那所有哥轄的子孫,米拉利的子孫,革順的子孫,還有以利撒反的子孫,這些子孫都是利未人。烏撒觸摸約櫃的時候,被神擊殺,因為神有規定,他是不可以摸這個聖物的,大衛在迎回約櫃的這件事學到一個功課:利未人的事奉要被看重!

 

所以當他再一次迎回約櫃的時候,他把利未人安排好了,敬拜的、歌唱的、舞蹈的、還有守門的每一個都安排好了!當中有個非常有名的人,叫做俄別以東。原先約櫃放在他家裡,所以俄別以東歌唱的、讚美的、音樂的,他都我報到了,連守門的,他也報到了!

 

這裡是有音樂事奉、敬拜和守門的職事,這些的職事是做什麼呢?詩篇二十四篇裡面,這是大衛的詩,大衛當他要迎回約櫃到耶路撒冷的時候,他就寫了這詩歌,「誰能夠登耶和華的山呢?」誰是這些的族類?誰是這些敬拜的利未人?誰是這些守門的利未人呢?他告訴你,這些人都是聖潔的,手潔心清不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的人,是尋求耶和華的族類,是尋求你面的雅各,所以主必要將祂施恩懇求的靈,澆灌祂的兒女!

 

有一次,請我去一個追思禮拜,那是我第一次的經歷,整個聚會的人大部分都不是基督徒。那天去的時候,我就帶著羊角,所以我車上常常帶著我們的那些羊角,在那個追思禮拜的時候,我就把那個羊角吹一下,我一吹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安靜下來,我就告訴他們,耶穌基督說:「祂再來的時候,要吹起那號角的聲音」,祂說,這就是號角的聲音,我現在要吹給大家聽,使你們在耶穌基督來的時候,趕快回應祂。然後跟他們講,邱吉爾將要死的時候,就告訴主持追思禮拜的人說:「在我整個追思禮拜結束的時候,一定要吹號,但請你記得,絕對不可以吹熄燈號,一定要吹起床號,他說,因為那個時候是我在天上開始忙碌的時刻了!」這就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預言的思想。

 

所以預言的心思是很重要的,我們每一個人要訓練我們頭腦的裡面,要有預言的心思,預言的心思是從那裡來的呢,預言的心思就是從神的話語來的,為什麼要把這個經文給大家對照呢?給大家對照就是要讓你知道,在大衛的時代所發生的事,然後在舊約所發生的事,在現在的以色列發生,在教會發生,接下來,要在在萬國發生,就是在我們國家發生!

 

所以對我而言,我經過了八八年,我經過了八九年,我經過了九○年,我經過了九一年、九二年、九二年,然後到了我現在到了,我加入這個二○○五年全球禱告日的時候,其實在我生命中間,好像那個主的杖主的竿都安慰我,以色列那個牧人的杖上面都有刻痕,那個刻痕告訴說,每一年什麼重要的事情都會刻在上面。所以杖是代表牧人他一生中間所經歷過的事情,所以那杖是有權柄的、有能力的,從錫安伸出祂的杖來是代表從錫安一直有能力的杖伸出來。

 

當這些事情經過在我的生命中間經過的時候,從我年輕的時候,一直到我現在已經中年了,這樣的情況,進入五十歲,進入人生的下半場的時候,過去人生所經驗的事都讓我為預備這個時刻而來!所以在這凱達格蘭大道,我要在那個地方來宣告,在那邊來舞旗,在那個地方吹號,我生命中所經驗過的這些事情,都預備在這禱告運動當中釋放出來,這西就是一種預言性的恩膏,要在這當中釋放出來!

 

大衛呢,他就是這樣,他從牧人、被膏、被掃羅追殺、曾經失敗、去投靠非利士人、曾經在洗革拉被亞瑪力人擄掠了、然後他怎麼過比梭溪把所有的東西拿回來、他曾經在希伯崙被膏做王、曾經被以色列十二個支派膏做王然後他攻下錫安、他建立了他的宮殿,最後,當他把約櫃迎進耶路撒冷的時候,他開始預言的時刻了,他寫了很多的詩篇!

 

這些詩篇都是預言的詩篇,因此你讀這些詩篇的時候,必須了解他是預言,所以我就要把這些詩篇重新在一種恩膏的裡面把它釋放出來,好像以賽亞是一個先知,以賽亞書的信息是要把預言的靈從當中釋放出去,這才是對的。所以每把槍,有它一個彈孔,對的子彈要放在對的彈孔才能夠發射出去。

 

所以這些預言的詩歌,都要在大衛的帳幕當中把它解開來,所以我在過去的這四年半的五七班的訓練,我開始明白了詩篇它屬靈的意義是什麼?它的啟示是什麼?開始了解以賽亞書所講的是什麼,不再只是一些的字句而已,是充滿了亮光的,充滿祝福,這些的詩篇這樣的發出光芒,我要把他像勇士手中的箭,拉在他的弓上,把它射出去,我怎麼樣拉弓上射出箭呢?就是當神的靈運行的時候!

 

這些歌不斷被釋放出來,我們寫歌並不是要花盡很多的心思頭腦,而是在一種預言的靈裡面,在大衛的帳幕的裡面的時候,在恩膏的時候,神就會告訴你說,讀那一篇經文,是什麼事情,就把那個歌釋放出來,所以這個詩歌因為充滿了預言性,充滿了時代性,艱難中、困難中就有從 神來生命道路的指引!

 

在這裡我其實要寫的是先知與祭司的雙重職份,在大衛的帳幕裡面被釋放出來,就帶來整個扭轉時代的力量,其實每天早晨,當我唱「早晨五點鐘時」,最後一句,「扭轉了命運再一個好收成!」每次唱這歌的時候,我都是充滿了感動,我說:「主啊,的確,我們的禱告會扭轉國家的命運。」!

 

在大衛的帳幕裡面,在下一個世代,你會看到年輕的族群出來,約書亞的世代出來,是充滿預言的。所有的歌,不是只在教會書房賣的,將來在排行榜的裡面,最好的歌是這些預言的詩歌,他們對於每一個國家發生的問題,都有答案,為什麼他們能這樣做呢?因為他們有先知的恩膏臨到他們當中。如果沒有這種先知的恩膏和祭司的恩膏臨到,他們就不能做什麼工作,祭司是要在神與人中間做和平的工作,先知是代表神說話,而 神的同在透過音樂的敬拜所釋放的是不得了的!

 

我跟我的外甥們說,你們將來組成樂團,我做你們的經紀人,我要投資在最有價值的當中, 神真是要做這工作,將來這些敬拜的音樂會在這個全世界流暢的當中。

 

最後,設立大衛家的寶座,我們翻到詩篇第二篇,「我們要得著仇敵的城門」,你看大衛的帳幕建立之前,大衛只是攻克非利士人,可是當大衛的帳幕被建立起來之後,大衛周遭所有的敵人都被大衛所制服。原因是什麼?因為 神已經設立他的兒子在聖山上,所以在整個大衛帳幕的裡,到最後的地方的時候,他就會看到一件事情,就是設立那個寶座!那是記載在以賽亞書第十六章,在大衛的帳幕裡有一位誠實者,要坐在寶座上審判眾民!

 

所以你會看到,寶座在整個大衛帳幕裡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不但有神的榮耀、神的同在、神的能力在那裏,也有神的審判、神的權柄在當中。這也是詩篇一百一十篇講到,「從錫安伸出能力的杖出來」。萬國如何能歸向基督呢?是當大衛的寶座設立的時候!在這個時候,神就說,「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田產!」。

 

教會要有宣教的能力,一定要有大衛的寶座設立在教會中,當大衛的寶座設立時,是滿有權柄、能力的!禱告和那樣屬靈爭戰,鬼來到當中被趕出去,人一定要得到醫治,這些事情一定會發生在我們當中。大衛帳幕的目的就要看到 神的國,世上的國都成為我主基督的國!所有從創世以來所記載的這些凡稱為我名下的外邦人都要尋求主。當大衛的帳幕被設立的時候,就是列國成為基業,地極成為田產的時候,教會充滿了權柄,充滿了能力。

 

禮拜天的時候,我跟教會的宣教士交通,她在一九八七年時就到了新疆,在那裡做英文老師,就在那個地方開始了維吾爾族的工作,一九八九年的時候,她就進入到哈撒克的裡面,剛好哈撒克在一九八九年的時候,脫離蘇聯成為獨立的國家的時候,她就那邊開始了第一間維吾爾族的教會,全世界第一間維吾爾族的教會,人們稱她為維吾爾族教會的母親,然後,她屬靈的兒女,成為那個教會的牧師和師母,她在這幾年裡面,開始一個宣教的學院,就訓練了許多的宣教士到整個中亞的國家去!

 

她最近剛差派了一個宣教士到阿富汗去,去年十月份的時候,她來到我們中間,她告訴我,翟辛蒂(Sindy Jacob)對她說,你好不好開始一個中亞的禱告網絡?她就為這事情禱告,我們也為她禱告!今年她已經開始了這個禱告網絡,她開始舉辦第一次聚會,她說我是一個弱小的女子,召集五十多位牧師,從許多的國家一起開始這個禱告的網絡,她跟我分享,要開始這樣的一個工作,我們所等候的,就是當台灣進入中國,中國進入中亞國家,我們要看到,這些阿拉伯的國家,回教的國家要信主,我們要往伊朗、伊拉克、阿富汗傳福音過去,直到耶路撒冷,她跟我們講同樣的那一句話,就是"Back to Jerusalem!"「傳回耶路撒冷!」。

 

當我在跟她分享的時候,我心裡好感動,因為她就是神所設立一個箭,放在中亞國家的裡面,所以,在這整個世界地圖裡面,哈撒克...,這幾個國家。我為什麼記得這麼清楚呢?因為在那邊有我們的姊妹的在那邊,我知道一件事情,她不是偶然的來到台灣,她不是偶然的被差到那個地方去,她等候一件事,等候二十年!我們這些弟兄姊妹一起的同工過,等候一起加入這個復興的行列,這復興的浪潮!

 

大衛的寶座要設立在這中間,所以教會會變的非常有權柄的,這些使徒性的職務,在末世的日子裡面會被興起來,在各地方會被興起來,各樣的使徒的職務,所以教會絕對不會像你過去所看見那樣情況的裡面,各行各業各個領域的裡面,你都會看見到,許多的人站立在這當中,將來,不但是在非洲,在亞洲這些國家,會有許多亞洲的總統是基督徒,不是那種普普通通的,是被神所恩膏的,很多的商人也會被 神興起來。教育界、媒體界、在各個領域,都被 神興起!他們都有使徒性的恩膏。

 

我們在這次全球禱告日,就要把這些人帶來,當然這是我們正在學習的功課,我們預備有五年的時間,這國家中的各個行業、各個族群、各個年齡層的、台北十二行政區、台北縣十二個鄉鎮,在台灣這個地方的,我們都來到祭壇的前面,要為他預言,要設立他們在這國中!

 

我們活在一個最榮耀的世代的裡面,活在今天的台灣,實在是太興奮的一件事情,過去所受的冤屈,主啊,原來有一個目的,是要在我們裡面呼喊,祢用時間環境塑造我們,讓我們在大衛的帳幕的裡面,晝夜不住的向耶和華呼求,主啊,將你的榮耀降臨,你要臨到這個國家的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