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2年九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2年九月/猶太曆5773年



耶和華啊,求祢開恩搭救我!耶和華啊,求祢速速幫助我! 願那些尋找我、要滅我命的,一同抱愧蒙羞!願那些喜悅我受害的,退後受辱!...... 」(詩篇40:13-14)



埃及的教授預言以色列國將在「明年」消失
之前我在不同的新聞文摘中,已提到幾次阿拉伯人預告以色列將被滅亡,以及以色列在面對她最大的威脅-伊朗的脅迫時,所面臨的兩難處境。而在近幾個禮拜與月份中,有關以色列將面臨的困境,此樣的聲調與次數,似乎又開始上揚了。除了伊朗總統「艾瑪丹加」(Ahmadinejad)的威脅以外,最近新起的預告則來自「加瑪‧扎罕」教授(Gamal Zahran)。他是「賽德港大學」(Port Said University)政治系的系主任。於8月17日,他於伊朗國有的阿拉伯新聞頻道受訪中,做了以下的評論:



加瑪‧扎罕:「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民,心中所掛念與一切動機的核心,而巴勒斯坦人所在乎的,就是所有阿拉伯人與穆斯林(回教徒)所在乎的。因此,徹底剷除錫安主義者的存在,是無庸置疑的。這也是目前情況的唯一問題。我相信阿拉伯人的革命[他引用近期那些國內有「阿拉伯起義」發生的國家]…給了人民希望,就是耶路撒冷與巴勒斯坦區,將有天還給巴勒斯坦人。」

對西方國家的觀察者而言,這套不知重複多少次的說詞,是比「艾瑪丹加」式的說詞,少了些瘋狂的成份。我已經說過很多次,而以下說詞也是正確的,就是大部分的阿拉伯移民到「巴勒斯坦區」,是自然地尾隨在「猶太人的回歸」(Aliyot)「之後」。雖說猶太人移民進到所謂的「無人之地」的說詞不全然是真的,但那也幾乎是真實的。在當時的那塊土地上,自稱是「巴勒斯坦人」的人,是寥寥無幾。當附近國家的人民,聽到在「巴勒斯坦區域」有工作的機會,他們便從各地搬來入住,證據就是這些住民的姓名,有的是埃及姓、敘利亞姓、希臘姓、英國姓,以及其他地方的姓氏。所以事實上,當這塊地區,還曾在奧圖曼帝國(土耳其國的前身)版圖裡時,是被理都不理的落後蠻荒之地,是沒人在乎的。而其被關注程度的回升,是直到當這塊地區,成為對猶太人而言,是塊非常重要的土地時。附帶一提,歷史從來沒有任何實際又切確的證據,證明穆罕默德曾拜訪耶路撒冷(最常被穆斯林引用的,可蘭經17章1節,其實只說穆罕默德,曾被提升到最遠的天殿,並未直接提及耶路撒冷的猶太人聖殿。)



繼續上面提到的面訪中,面訪者接問:「為什麼只把此事說成是希望,而不直接提出行動呢?」



加瑪‧扎罕:「理由是這樣的,目前革命分子尚未到達掌權的高峰。因此要將此希望,轉為實際行動,必須等他們能夠總攬政府前線的大權。我們盡力將這樣的希望,傳承給更年輕的一代,希望他們將會瞭解巴勒斯坦的理想,是很重要的一個。這希望與記憶,將在未來化為行動。明年,如果阿拉准許的話,以色列將會被滅亡。」



所以,這故事又重演了:又是一個預言以色列將很快被滅亡的預言,而阿拉伯人則繼續給自己幫倒忙,不斷的告訴自己只想聽的話,也不願面對事實。耶路撒冷,一個從未對穆斯林人而言,是重要城市的地方,現在一瞬間變成什麼都與耶路撒冷有關了。錫安(耶路撒冷),一個猶太人民所有希望與渴望的焦點,現在也成為阿拉伯人的夢想之一切焦點 ── 雖然他們的行動沒有任何名稱可形容,但是容我們開個玩笑一下(白話用語:tongue in cheek),給阿拉伯人的此行創個新名,稱為「阿巴伯人的錫安運動」(Arab Zionism)?根據他們的說詞,當「巴勒斯坦區」,尤其是耶路撒冷,還給阿拉伯人時,就會世界大同。



以色列對伊朗的襲擊計畫,受美國國內政治狀況限制

根據「耶網新聞」(Ynetnews)的社論,使用軍武預防伊朗得到更多的核子武器,是以色列剩下的唯一選擇,但是對以色列而言,在美國2012年總統大選前襲擊伊朗,卻不是以色列最想要的策略時刻。如果以色列在接下來的2個月內襲擊伊朗,將會大大的幫助歐巴馬總統連任的勝算,因為這樣歐巴馬就可以成功轉移民眾對他治下失敗經濟的焦點。耶網的部落格寫著:「從政治上來看,歐巴馬將毫無選擇的必須支持以色列,而美國人民在每當遇到刺激時,就會像往常如遇到外交危機一樣,圍繞著他們的總統。以色列國,可無法再承受另外4年的歐巴馬政策。」



為了讓「羅尼」(Romney)能有機會贏得選舉,經濟問題,必須是讓美國選民注重的焦點。如果以色列在未來2個月攻擊伊朗,歐巴馬就必須支持以色列,因為他可不想少了美國猶太裔選民的投票與選舉捐款。但是更糟糕的是,伊朗一定會反擊。以色列外向的「國土前線防衛局長」(Home Front Defense Minister)「瑪湯‧維奈」(Matan Vilnai),預計如果以色列空襲伊朗,將會爆發近30天的「伊朗──以色列戰爭」,此戰爭將造成至少500名以色列人民的性命,大部分可能將是伊朗所發射的火箭造成的。這樣一來,美國的公眾新聞將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天天時時刻刻,報導有關戰爭的事情,尤其是當美國的基地或是她的武力遭受威脅時,而這將會把所有的經濟問題,全都推到一旁。



美國歐巴馬總統將因身兼「三軍總司令」(Commander-in-Cheif)的角色,其民調將會因此增加。2011年,當「賓拉登」被殺時,即使經濟不景氣,歐巴馬總統的工作表現度,仍提升9%,是從2009年起,最高的一次。如果他在支持以色列的襲擊後,又被選中了,歐巴馬總統將再也不需要美國猶太裔選民的投票,他將使以色列付出沉重的代價,因為以色列逼他攻擊伊斯蘭教國家,並且使美國捲入另外一場戰爭。



這位作者繼續寫到:「如果以色列宣稱,不能在『後──阿拉伯國家內亂』,紛擾不安的中東地區,割讓西岸地區,以色列與她的支持者,將被歐巴馬總統不斷地提醒,當以色列與伊朗衝突時,他可『當了以色列的靠山』。」歐巴馬如成功連任後,他的前三年外交政策,必定包括依照1967年的地界,建立巴勒斯坦國、分割耶路撒冷、向穆斯林國家示好,並將美國與以色列的關係疏遠,這一切都將是確定性的政策。而以色列,將在面臨許多公開的衝突與威脅以後,結果還是被,在加薩與西岸地區的哈瑪斯恐怖組織國家們、以及由穆斯林兄弟會、與穆斯林聖戰派者包圍,企圖消滅以色列。



的確,此時的以色列正下了一個很嚴肅的賭注,誰知以色列現在不襲擊伊朗,而不幸的是歐巴馬竟又連任。如果歐巴馬連任成功,他將採取現有的「包容政策(譯者認為是:姑息養奸政策)」(Containment Policy),最後將生出擁有核子武器的伊朗。到那時,中東將會是一觸即發的炸藥桶,只等伊朗動手了。到那時,只有神可以幫助以色列了。


敘利亞可造成化學武器戰爭
在敘利亞所發生的內戰,最危險的一件事,就是事實上「阿薩德」擁有大量的化學武器彈頭,這些彈頭隨時都準備好在戰爭中,被裝備上。8月11日,於「伊斯坦堡」,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與土耳其的總理「泰伊‧爾多岡」(Tayyip Erdogan)、反對敘利亞的人們會晤。之後,她宣佈美國與土耳其的情報組織與軍事,將成立合作部隊,計畫如何面對「許多可能偶發的事件,包括化學武器使用後最糟糕的狀況」(德巴克檔案,8月11日)。



土耳其近期送了第一批「FIM-92攜帶型防空導彈」(shoulder-carried, anti-air FIM-92 Stingers),給在「亞勒波」(Aleppo)的敘利亞叛亂者。情報組織相信,「巴沙‧阿薩德」(Bashar Assad)將視土耳其提供防空導彈給叛亂者之行為,為改變他棋盤上佈局的反將一舉。這將造成他以化學武器攻擊叛亂者、土耳其、以色列、與約旦。因考量阿薩德的可能惡行,法國於上禮拜,已從她的「伊斯特爾」(Istres)基地,空運一批專門醫治化武受害者的醫療專家,到北約旦,離敘利亞國界附近的基地。



很顯然地,土耳其總理爾多岡,決定送「FIM-92攜帶型防空導彈」給敘利亞叛亂者,是因為阿薩德的部隊,於6月22日,在「拉塔奇亞」(Latakia),用俄國製的Pantsyr-1地對空高射導彈,打下了土耳其空軍的F-4飛機。爾多岡另外也又為了報復「巴沙‧阿薩德」曾准許土耳其的「庫德人」(Kurdish)內亂者,PKK部隊,傳送2,500戰士,到敘利亞──土耳其的邊界。



土耳其的「FIM-92攜帶型防空導彈」,是在美國授權下於土耳其製造,因此當他們要使用這些武器時,必須先徵得美國的同意,才能轉讓給第三者。美國的華盛頓首府在此舉上是默准了。這樣一來,就默許了「安卡拉」(土耳其首府)提供武器給敘利亞國內,叛亂的「敘利亞自由部隊」(Syrian Free Army),讓他們可以打下敘利亞政府的攻擊直升機,當然歐巴馬的政府則繼續強調,美國只提供給這些叛亂者僅限於「無致命性的幫助」而已。



「FIM-92攜帶型防空導彈」,據報導,是循熱導彈,設計用來打下飛機與直升機。根據報導指出,敘利亞的叛民尚未能打下任何東西。這有可能是因為沒有經驗所造成的,但是也很有可能是俄國提供給敘利亞的飛機,裝有誘媒彈(decoys),其可混淆防空導彈中的電子尋熱偵測系統。如果此種防空導彈真能造成嚴重損失,阿薩德很有可能早就嚴肅地考慮使用他的化學武器了。



停止威脅以色列
近期,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Ban, Ki-Moon)與伊朗的上層領袖見面,督促他們能更徹底的證明伊朗的核子計畫,是屬和平性質的,而且希望伊朗能夠使用他們的影響力,幫助停止敘利亞已連續17個月的內鬥。在與「艾瑪加丹」,與最高領袖「阿雅拓拉‧喀昧內」(Ayatollah Khamenei)的分別晤談後,潘又指出他們對以色列的口頭攻擊,是具冒犯性、煽動性,且不可接受的。



「喀昧內」則在會談中回答,伊朗正盡力減少世界對核武的擔心。「美國知道伊朗對(發展)核武是不感興趣的,」他又說。「他們只是在尋找藉口,以便攻擊伊朗。在此區真正令人擔心的,是核武在以色列的手中,」他說。「我期望聯合國能在此事上能有行動。」當然,「喀昧內」必須將話鋒轉回潘身上,因為他知道聯合國是不可能有所行動的。



在更早與伊朗的國會代言人,「阿里‧拉里雅尼」(Ali Larijani)的會面中,潘說:「伊朗可以在和平幫助解決敘利亞內戰中,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潘又說:「敘利亞人民已經受苦很久…在過去的18個月中,已經有20,000人死亡。」「拉里雅尼」則回答:「不幸地是,某些大國們在此區,就曾因為愛冒險,在此區,也曾造成我們今天在敘利亞所見到的不幸事件」(耶網新聞,8月29日)。



潘溫和的語言責備,百分百是不可能被聽從的。伊朗依照往例,將指責的指頭,轉向美國與以色列,控訴就是因為他們在此區的活動,造成了此區的不安定性。而也因為潘的話語,並無任何軍事支援,「德黑蘭」(伊朗首府)也不需要聽他的話。因此,戰鼓繼續敲著,而當寫這文摘時,戰鼓的速度又加快了。



「我的心哪,你當默默無聲,專等候神,因為我的盼望是從祂而來。 惟獨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祂是我的高臺,我必不動搖。 我的拯救、我的榮耀都在乎神;我力量的磐石、我的避難所都在乎神。」(詩篇62:5-7)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 Lonnie C. Mings )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並且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透過聖經的視野,他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陳冠妤翻譯、CFICGM 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