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2012/08/31 國度復興禱告會現場實況

 
 

美青傳道分享:

我感覺到章師母已經長出像昆蟲一樣的觸角,她看起來就像女王蜂, 神說:她已經有一個新的靈覺、觸覺,比以前更加敏銳,我看到在樹上有一個蜂巢、蜂窩,章師母是女王蜂,蜂巢、蜂窩就是TOD,並且滴下蜜,經過的人好像約拿單,用手沾蜜來吃,他的眼睛就明亮了,蜂蜜代表 神的話。

 

TOD來到一個新的季節,不只有神的榮耀,而且有新鮮、啟示的恩膏,使願意拾取蜂蜜的人眼睛明亮。章師母要進到一個新的季節,產生很多的女王蜂。上一個季節是將TOD建造好,成為一個整齊的、有規劃的 神榮耀的殿;現在新的季節是福杯滿溢,蜂蜜已經多到溢出來了,許多的領袖、像章師母一樣的女王蜂,要產生出來,這些女王蜂必須要離開這個蜂窩,去建立另外一個蜂窩,每一個出去的女王蜂,都會建立這樣整齊、有規劃的蜂窩,許多人吃了這些蜂窩的蜜眼睛都會明亮,感謝主!

 

台灣的命定時刻已經來到,今年四月我在耶路撒冷,神對我說:今年是海上絲路的關鍵年,要來的九月十六日是馬來西亞四十九歲的生日,就是從安息年進到禧年的生日,恰好是在吹角節!今年的十二月十二日是肯亞四十九歲的生日,也是從安息年進到禧年的日子,有趣的是馬來西亞跟肯亞都是海上絲路的國家!

 

五月份我還在耶路撒冷,有一天我在禱告殿看到一個異象,我一直不停地哭泣,因為我清楚看見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侵略中國(南京大屠殺)、台灣、韓國、東南亞,那個流無辜人血及帝國主義的邪靈,和神道教混合,拜天皇的權勢傳到了這些東南亞的國家,我跟神說:主啊!到底要怎麼辦?已經這麼久了,神告訴我: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日本的信徒去到這些海島,跟當地的信徒結合,做一個很深的、很真誠的認罪悔改的禱告,而且認罪要認的很清楚,比如說:流無辜人的血、侵略主義、帝國主義、強迫拜天皇、帶進神道教等等,我就將這事放在心裡。

 

神在香港回家做了極大的工作,其實八月一日八月四日這幾天,在南投有一個教會,在過去兩年,在 神清楚的帶領下和日本有一些聯結,他們今年年初就跟日本協調,今年是輪到日本要來台灣聚會,協調來協調去,後來決定了日期,正好和香港回家同一天,主要是為了牡丹鄉事件。在清朝末年,有日本的漁船遇到風暴,他們在屏東縣牡丹鄉登陸,和排灣族發生了衝突誤會,排灣族殺了一些日本人,後來日本就藉此合法的理由侵略台灣,這是很關鍵的事件。

 

南投教會邀請日本的一些牧者、受害者家屬,一同去到屏東縣牡丹鄉,跟當地的排灣族受害者家屬進行和好合一的動作。奇妙的是在香港回家的最後二天晚上,我清楚的感覺到海上絲路和陸上絲路的滙流,好像海上絲路想衝卻衝上不去,但因著中國陸上絲路的加入就上去了!當我回台灣後才知道南投教會和日本做了和好合一的行動,那就是我感受到的。瑜玲宣教士跟我說:我在中國拼命為海上絲路和陸上絲路合一的滙流禱告,一直在爭戰。我說:辛苦妳了,原來是這樣,感謝主!

 

接下來在八月的上禮拜我們經歷了很奇怪的一週,我認真注意颱風,原來它是在屏東牡丹鄉登陸,然後從屏東枋山出海。早上沒事,到了下午竟然演變為百年來第一次的「恆春大淹水」。奇妙的是南投教會和日本悔改合一的聚集,主要就是在驅除死亡陰間、君國主義的黑暗權勢!當我聽到颱風是這樣走時,我就想到在十年前,我領受台灣是一個新婦的頭,正好屏東那部份是新婦的脖子,那脖子其實是代表生命。更巧的是我在Google查到「天枰」颱風這個名字是日本取的,代表公義和公正,感謝主! 神垂聽我們的禱告。

 

六月底我回到台灣,在公館我撿到一把鑰匙,鑰匙上面寫著「大東亞」,了解歷史的人會知道“大東亞共榮圈”,我上網查Google所有相關的歷史資料,知道日本因為企圖侵略整個東北亞、東南亞以及中國,要建立一個國家,但為了避免列國的忿怒,所以故意取一個聽起來跟日本完全無關的名字,是一個政治經濟體,其實就是要建立一個大日本帝國。

 

很奇妙的是今年剛好滿七十年,<章長老好厲害一猜就中>,當我看到七十年時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神給我但以理書九章第2節:我但以理從書上得知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論耶路撒冷荒涼的年數,七十年為滿。 神說:大東亞共榮圈荒涼的年數要結束了,就是今年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更有趣是我撿過很多鑰匙,第一次是撿到摩托車鑰匙,我本來不知道,是朋友告訴我的,我又上網查了一下,motorcycle的motor有啟動的意思,cycle是循環,所以 神跟我說:七十年荒涼的日子已經滿了,現在要預備啟動一個新的循環。

 

這跟台灣有什麼關係呢? 神跟我說:台灣是海上絲路的先鋒,如果台灣不突破,後面全部被擋住,所以只要台灣突破了,後面會一個接著一個。其實合一和好的聚會是誤打誤撞的,去年有一個排灣族牧師帶母親去日本參加聚會,去到日本原來只是覺得彼此合一很好,後來聖靈工作,發現有一個日本人是牡丹事件的受害者家屬,就當場跪下來,用排灣族語說:我們有罪了!所以才會產生今年八月的聚會。

 

一切都在 神的手中,我們何等有福! 台灣的時刻已經來臨, 願一切榮耀都歸給 祂。願       神祝福每一個人都像但以理一樣有智慧,當七十年滿了,立即回應 神說:祢要我做什麼? 每一個人都是關鍵,現在就是那個時刻, 每一個人都是君尊的祭司,每一個人都要做王掌權,不是只有章長老、章師母,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當女王蜂,都要生養眾多,都是領袖。

 

0831 krp  國家的命定

章長老信息:

命定就是呼召加上旅程,如何開始這個旅程?祭壇非常重要,當然也關乎你的恩賜,有祭壇就一定要有祭司,每一個人必須要從祭壇中得著啟示。

說到「國家的命定」,第一方面就要知道的是:列國是 神所命定的。原來每個國家之所以會存在這個地球上,都不是偶然的,都是 神所命定的。徒十七:26-27他從一本(本:有古卷是血脈)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 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他離我們各人不遠…。

一個國家的族群、年限、疆界,都是神所預定的,甚至包括歷史中的戰爭、殖民、天災、人禍、瘟疫,這些仇敵撒但黑暗權勢的作為,雖然不是神定意,卻是神所預先知道的,是為著神在永世中的計畫效力。舉例來說:台灣這塊土地從最早的原住民到後來的漢人,這中間經過荷蘭人、西班牙人、明朝、清朝、日本、國民黨的統治,按著經文的說法這些都是 神所命定的!我們經歷這些 神所命定的事,很多時候會糾結在過去的歷史情節中,比如:台灣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藍綠的對決,使我們停在那裡無法前行。神的話語說:他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預先定準我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我們尋求神,所以我們一定要透過尋求神,才能明白神在我們生命中的計劃。

原來 神對列國萬邦都有計畫、都有呼召,我們若願意明白自己國家的呼召,透過尋求神,便得以明白,以至於進入神預先定意我們國家的角色和計畫,這就是國家的命定。 神對每一個國家都有一個呼召,都有一個角色,如果我們願意尋求明白這個呼召,我們就得以進入命定。許多人覺得我是父母突然生出來的,然後住在這個城市,但是為什麼剛好生在廿一世紀?為什麼台灣發生這麼多事? 我們無法預測,我們覺得在歷史中非常渺小,但是經文卻告訴我們:神預先定準了。

第二方面,申卅二:8-9 至高者將地業賜給列邦,將世人分開,就照以色列人的數目立定萬民的疆界。耶和華的分本是他的百姓;他的產業本是雅各。 這裡講到Elyown意思是至高者,是所有君王之上,所有靈界之上的統治者,祂定了列國的疆界。將世人分開的是神,我們的祖先從中國大陸移民來台灣,是神所預定的。 

神使用戰爭、歷史事件將世人分開,神在列國之上,眾天之上,統治宇宙、萬國萬民,我們要接受我們國家民族、地理的現況,然後尋求神。我們得以明白神對我們國家的旨意和計劃,這對很多人來講是一個馨香之氣,你必須接受神對你國家的計劃。有人一直活在過去的傷口裡,所以無法領受神對國家的計劃,不一定是因為仇敵的毀壞。在 神預先的計劃中,祂已經知道、祂正在掌權,這對我們個人也很重要,不然我們就會變成沒有根的浮萍,隨風飄動,被歷史搖動,被環境搖動,沒有辦法扎根。

如果不明白 神對我們的呼召,我們就不會有信心,沒有信心就沒有辦法支取從天上來的祝福。你要接受並且認識 神在列國歷史中掌權,在疆界、族群、地理所有的環境中,祂是至高者。至高者有一個意思是祂超越一切之上,超越所有的國家無論是以色列、巴比倫、希臘、波斯、羅馬。 神是至高者,祂超過這一切,例如阿爾及利亞這個國家,經過了很多的破碎、殖民、宗教迫害,如果我們瞭解這些都在神永恆的計劃中,我們就會有個問題:神啊!我接受這個現況,可是我要知道為什麼?祢給這個國家的呼召是什麼?我可以對此呼召做什麼樣的回應呢?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因為如果你不知道我現在在哪個位置,就沒有辦法去探求 神在我生命中的計劃。

很多人不能接受現況,想要改變現況,我不是說你不能改變現況,但你必須明白一件事,就是你的改變必須在尋求之後,你的尋求必須在接受之後,當你了解 神是至高者,祂正掌權在這世上,才能了解聖經中所講到以色列這個國家。神說:以色列是我的長子,既然以色列是長子,就一定有其他的兒子,原來列國都是祂的兒子,以色列為什麼會握有末世萬國進入命定的這把鑰匙?因為他是長子,所以你從他的身上可以明白 神對兒子的心意和計劃,從這當中你才能尋求明白神對我們國家的心意和計劃。

每一年我去以色列,跟萬國一起聚集,我開始明白神的計劃,在許多國家中逐漸明白為什麼他們會遭遇一些事情?因為我對照以色列,就能明白應該如何回應。神選召以色列成為萬國的祝福,祂用以色列兒子的數目,按照雅各兒子的數目(雅各有十二個兒子),定萬民的疆界。地上的每一個國家都是與以色列有關的。 神在以色列的會議中給了一個啟示,就是用全球守望的地圖,來顯明出以色列與萬國的關係,這張地圖就掛在外面,顯示以色列的十二個門,東邊三個門,西邊三個門,北邊三個門,南邊三個門。以西結書四十八章所談到的這十二個門,我們台灣就是便雅憫門,也就是金門。原來耶路撒冷跟上海是同一個緯度,然後從耶路撒冷拉到新加坡,這條線一拉出來,包括南太平洋所有的國家都是屬於便雅憫門、金門的。

每一個國家都跟以色列有關係,二零零四年我讀到慕約翰牧師所寫的:每一個人都想知道自己的命定,每個人的命定都與他的國家息息相關,若是你想要知道你國家的命定,以色列擁有開啟萬國命定的鑰匙! 我回應他所說的,一年一年去到以色列,經過這些年,我真的知道我們國家的命定。台灣是整個啟動亞洲循環的第一把鑰匙,我們是火星塞、是先鋒者。

你去了以色列就更明白台灣是亞洲的先鋒者,好像骨牌的第一張牌,你會很有信心,當我們在耶路撒冷看到台灣的國旗和中國的國旗並列在一起時,很多人覺得很剌眼、看不慣,但台灣愈來愈有信心,因為我們知道我們是誰,台灣是開啟引擎的鑰匙。中國很重要,因為你是引擎,但我也很重要,我是火星塞,可以啟動你!

當你有這種認知時,你的信心油然而生,就可以支取上帝給你的祝福,屬天的祝福。所以每一件事都要建立在上帝的話語中,而你對話語的了解需要透過啟示才能明白,要明白以色列就是這把開啟命定、進入命定的鑰匙!  聖經中有兩段經文提到以色列是啟動萬國的鑰匙: 創十二3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  創廿二18  並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 台灣是從二零零一年九月開始參加「耶路撒冷萬國祈禱聖會」,當時有兩支隊伍,一支隊伍到 I HOP,一支隊伍到耶路撒冷,就在那次聚會 周神助牧師遇見了戴勉恩牧師,不久之後印尼Nico牧師就來到台灣,所以無論是Nico牧師、戴勉恩牧師、柯馬太牧師、穆約翰牧師,都是那時在耶路撒冷連結的。所以耶路撒冷雖然很遠,但也是最短的路程,對列國而言耶路撒冷是最短的路程!

當你按著 神的話語去做,你就能夠成就超乎你所想像的事,因此你必須愈來愈清楚你的位置。很少有國家像台灣這樣喜歡去耶路撒冷,有一個潛在原因是:台灣過去在列國的聚會中是被撇棄的,你看不到中華民國的國旗,台灣無法在列國中站立、無法抬頭挺胸,但在耶路撒冷萬國聚會中,台灣卻是焦點、是最大聲的,也給台灣特別多的時間。台灣在別地方沒有得到這種尊榮,唯獨到耶路撒冷覺得被禮遇,因為在耶路撒冷的這個聚會沒有政治的影響力。

台灣為著以色列的奉獻是最多的,去的人數也最多,台灣沒有機會反對以色列,因為我們沒有在聯合國裡,所以不能投反對票,這是上帝的智慧,是 神給台灣特別的恩寵。香港雖然是中國的一個城市,但對耶路撒冷而言,香港是一個族群,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從神的眼光來看,她是一個油門。

世界對每一個國家有不同的定義,那些定義不重要,重要的是上帝如何定義,我第一次去耶路撒冷時就學了這個功課,哦~~原來我們是金門,我們是便雅憫門。當我和所有便雅憫門的國家站在一起,有泰國、印度、尼泊爾、巴基斯坦、孟加拉瓜、緬甸,當他們報告他們的光景,泰國雛妓、愛滋病的問題,巴基斯坦童工的問題,我就想到拉結要生便雅憫時,她難產臨死前給兒子取名「便俄尼」,意思就是我的憂患之子。

那次聚會我突然明白,原來我們的家族、傳統、文化看我們就像拉結。便俄尼啊!你生出來沒多久媽媽就死了,再不久你哥哥被賣到埃及去,你成為一個孤單的人,真的是一個憂患之子。如果在中國,這種孩子可能會被世人稱為是剋死媽媽的,生下來就是不幸的,被人撇棄的!雅各爸爸卻說:給他取名叫便雅憫,他是我的右手之子,是我最尊貴的兒子,是最靠近我的兒子,在那場聚會中我突然明白:神啊!世界各國如何看台灣不重要,祢怎麼看才重要。

台灣就是一個範本,擺在你的面前,當聯合國、奧運都將台灣撇在一邊,但天父說:台灣你是我所喜悅,是我的便雅憫,是我的右手之子! 你可以選擇做便俄尼,因為你媽媽給你取名叫便俄尼!又如印度人生下來就是賤民,可以選擇宿命論,等著早死早超生、早投胎,你若受這個事情,你的人生就苦苦難難的過一生,但你若願意接受天父對你名字的呼召、命定,你的人生就有全新的開始。

在我們中間有許多人,你生命中遭許多不幸的事,不管是什麼因素,許多人選擇一直停留在便俄尼的光景,而不願意進入便雅憫的身份中,這樣就會失去上帝給他的呼召和命定。你要認識祂是至高的上帝,是定下我們呼召、命定的神,祂給我們人生的旅程,你的人生會完全不同,你的信心要被建立起來,然後你就能求告耶和華的名。

上帝許多次對亞伯拉罕說:亞伯拉罕!亞伯拉罕!我要給你取名為多國之父。 亞伯拉罕一個兒子都沒有,怎麼取名「多國之父」?  神說:不要懷疑我對你的呼召,你將來會看見事情成就,我為我的話負責任。在你的人生裡,不管別人怎麼看你,不管環境如何,上帝怎麼看你最重要。我了解以色列這個國家不管有多少困難,他是神的長子,若是台灣願意支持以色列、祝福以色列,就會發現  神會祝福台灣、恩待台灣。

太廿五:31-36、40當人子在他榮耀裏、同著眾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 。萬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分別出來,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般,把綿羊安置在右邊,山羊在左邊。於是王要向那右邊的說:『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裏,你們來看我。』…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台灣經過了許多的艱難,知道如何從便俄尼成為便雅憫!當我去以色列時,看到許多比台灣還要小的國家,主的話說:我們若做在這最小的弟兄身上,就是做在主身上。我們曾經被人藐視,被人小看,因此在這個時刻,我們就容易有一種尊榮這些小國民族的心懷,所以我們把他們帶到列國面前,為他們祝福。我們代表華人,每一年的奉獻是非常驚人的,我們對這些小國的支持,一場的奉獻可以收六、七千元美金,我們很願意扶持我們的弟兄。

耶卅一7   耶和華如此說:你們當為雅各歡樂歌唱,因萬國中為首的歡呼。當傳揚頌讚說:耶和華啊,求你拯救你的百姓以色列所剩下的人。  以色列是長子,是萬國復興的藍本,也是萬國復興中為首的,所以以色列的節期不只是一個時間的概念而已,以色列的節期告訴我們,當我們在這個旅程中,出埃及記是旅程的開始,經過利未記、民數記、申命記,也經過士師記、撒母耳記,整個以色列國的旅程,讓我們看見到,當我成為一個國家的守門人時,我要如何幫助我的國家,不犯以色列所犯的錯?如何幫助我的國家避免將要來的審判、災難?如何像摩西一樣能夠為我的國家禱告、代求?縱使我們是應該受審判的,我們如何能逃脫將要來的審判?如何為我的國家站在破口中禱告,幫助我的國家進入命定?

聖經不再只是以色列這個國家的歷史,聖經已經變成一個藍圖,透過讀聖經使我進入上帝給我的呼召,當你有這樣的眼光看時,每一個節期都不一樣了。逾越節是離開捆綁,進入自由 的一個新旅程,在過程中我們靠羔羊的寶血蒙救贖,不是我們配得,是因為祂已經付了代價。除酵節告訴我們,我們若要成為耶和華的軍隊,我們一定要過聖潔的生活,這是神給我們的呼召。初熟節告訴我們,初熟之物要獻與神,做長子的,必須要首先獻給神,這是很重要的原則,原住民是這個原則,我們也一樣。長子的原則就是歸耶和華為聖!台灣做為一個先鋒者,要被分別出來,有些事「別人可以,我們不可以」,因為我們是長子、先鋒者。

五旬節 神在西乃山與祂的百姓立約,在這之前以色列人是懵懵懂懂的被救贖出來,但當五旬節 神頒佈祂的話語,我們開始明白,我們是與  神立約的。烏干達為什麼能翻轉過來?以前他們的總統阿敏與阿拉立約,將國家奉獻給阿拉,但後來的總統起來宣告廢除過去阿敏所立的約,宣告烏干達要成為神的兒子,成為基督教的國家!有了這樣的宣告,烏干達開始進入命定。我們的台東縣長宣告:台東縣奉獻給 神,我們也等候台灣的總統說:我要把我的國家奉獻給上帝。  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把你所有的奉獻給上帝,我可以把翡翠灣奉獻給上帝,當你這麼做,你就開始進入五旬節。

吹角節:歡慶進入新的循環、新的季節、新的一年。為什麼我每一年都去以色列?因為對我而言,一個循環要啟動,就像年輪要不斷加增,樹就會愈來愈堅固,愈來愈有力量,能夠站立的住。贖罪日:為國禱告預備迎見神,以色列在非常危險的情況中,若每一次以色列在贖罪日繼續持守約定,來到神面前迎見神,神就幫助他們躲過敵人一切的攻擊,因為住在至高者的隱密處,就是住在全能者的蔭下。住棚節:神的榮耀降臨,神國度掌權,秋雨的降下。這些不只是一個節期,而是在我們旅程中的每一個關鍵點,每一個節期都是一個門,帶我們進入另一個領域。

第三方面:如何進入命定的門戶?父老要開啟城市的門戶。賽廿二:20-23 到那日,我必召我僕人希勒家的兒子以利亞敬來,將你的外袍給他穿上,將你的腰帶給他繫緊,將你的政權交在他手中。他必作耶路撒冷居民和猶大家的父。我必將大衛家的鑰匙放在他肩頭上。他開 ,無人能關;他關,無人能開。我必將他安穩,像釘子釘在堅固處;他必作為他父家榮耀的寶座。…主興起以利亞敬作耶路撒冷居民和猶大家的父, 神給他這樣的一個位分。

這次在高雄的回家聚會,我們看見台灣的父老,逐漸站立在該有的位置,鄭博仁牧師及許多南部的父老,他們已經站對位置,這是一個極大的祝福,我們走了十年,這些人才開始站立,盼望我們不會花這麼久的功夫,每一個同工一定要站在你的位置上,每一個人都是做父親、母親的,當你站在那個位置,就會有一把鑰匙可以開啟城市的命定。

先知開啟時間季節的門戶:  代上十二32  以薩迦支派,有二百族長都通達時務,知道以色列人所當行的;他們族弟兄都聽從他們的命令。 剛剛美青傳道分享關於神的時間,你就發現我們中間有愈來愈多的以薩迦支派,原來時間是非常關鍵的,為什麼我們愈過猶太曆,就愈加熟練? 上帝對每一個人說話的方式都不同,你開始對數字敏感,對日子敏感,對季節敏感,對神的時刻敏感,對神拜訪你的時刻敏感,你知道你不會錯過上帝給你的時間,每一個時刻都是一個門,帶我們進入命定,每一個時間都非常重要。

君王及使徒得著仇敵城門的權柄:  創廿四60 他們就給利百加祝福說:我們的妹子啊,願你作千萬人的母!願你的後裔得著仇敵的城門!  詩六十:4-9你把旌旗賜給敬畏你的人,可以為真理揚起來。(細拉)求你應允我們,用右手拯救我們,好叫你所親愛的人得救。 神已經指著他的聖潔說(說:或譯應許我):我要歡樂;我要分開示劍,丈量疏割谷。基列是我的,瑪拿西也是我的。以法蓮是護衛我頭的;猶大是我的杖。摩押是我的沐浴盆;我要向以東拋鞋。非利士啊,你還能因我歡呼嗎?誰能領我進堅固城?誰能引我到以東地?

這是約押打敗以東之後所寫的詩篇,神說:誰能領我進以東地?進堅固城?這些都是我的,祂說:摩押是我的,疏割谷是我的,我分開示劍谷,基列是我的,瑪拿西也是我的,但是誰願意讓我進入? 神需要找到一些有信心的將領,能夠讓 神的大能進入到這些城市中,攻破一切堅固的營壘,今天在我們國家中,有非常多堅固的營壘是需要攻破的。

大衛帳幕開啟神賜福循環的門戶: 摩九11-13  到那日,我必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壞的建立起來,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使以色列人得以東所餘剩的和所有稱為我名下的國。此乃行這事的耶和華說的。耶和華說:日子將到,耕種的必接續收割的;踹葡萄的必接續撒種的;大山要滴下甜酒;小山都必流奶(原文是消化,見約珥三章十八節)。

命定不是好像一個目標放在那裡,命定包括速度,神把過去被仇敵所吞吃的,要加倍賞賜回來,命定包括恢復,這對我們非常重要。 你必須知道,每一個門是怎麼打開來的?我們需要了解主給我的恩賜是什麼?地位是什麼?我要如何站在這個位子上?如何打開這個門?當每一個人就定位時,一切就都不一樣。

教會握有天國的鑰匙,勝過陰間門:  太十六18-19  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權柄:原文是門),不能勝過他。我要把天國的鑰 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當下,耶穌囑咐門徒,不可對人說他是基督。 

有太多陰間的門正在攻擊台灣,透過李宗瑞事件有非常大的污穢在台灣,實在需要興起許多敵擋黑暗權勢的人! 在這個時刻,神在每個領域尋找守門的將領及代禱者,能夠捆綁仇敵的權勢,釋放天上的大能進入每個領域, 神在尋找守門的人,我們是被興起成為守門的人,問題是哪個門是上帝呼召你守的,一定有一個門是上帝給你的,上帝如果連國家都有命定,對你更是有命定,上帝對每一個城市都是有命定的!

所以你的人生不要糊里糊塗的過去,你必須在上帝的眼光中,得著這個亮光,你就會興起成為那個守門者,主也會把開啟一個門的鑰匙給你,使你能夠把守這個門,進入這個門,當每一個人都進入了,這個國家就會被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