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2年八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2年八月/猶太曆5772年

「以法蓮不再有保障;大馬士革不再有國權;亞蘭所剩下的必像以色列人的榮耀消滅一樣。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 以賽亞書17:3)

以色列鞏固國防,以備面對敘利亞可能性的飛彈攻擊 也許有些讀者,對聖經提到有關大馬士革(Damascus)將被毀滅的經文是熟悉的:「論大馬士革的默示:看哪,大馬士革已被廢棄,不再為城,必變作亂堆 (以賽亞書17:1)。」但是到目前為止,歷史尚未發生過這樣的事。有些聖經的解經家推測這樣的事情,如果當以色列與敘利亞(Syria)爆發全面性的戰爭時,此事就有可能發生在現代以色列國的治國期。雖然我們不是在預期任何事情,但是從敘利亞國本身內亂的開始,敘利亞國與以色列間的衝突,其發生的可能性已越來越高。

「當敘利亞國內的血腥鎮壓越演越烈時,西方的軍事情報也在7月14日發出警告,就是不單針對以色列,還包括其餘中東戰略地位重要的國家,只要是「阿薩德」(Bashar Assad)之敵人的,最好是預備面對他將發射的地對地飛彈(surface-to-surface missile)。首波攻擊將使用傳統彈頭,但是如果此專制政權繼續遭受他國制裁,這位被逼上梁山的暴君,很有可能將傳統彈頭,改裝成他以囤積已久的芥氣彈 (譯者註:Mustard Gas,亦簡稱為芥子氣,學名二氯二乙硫醚。是一種揮發性液體毒劑,屬化學武器中的糜爛性毒劑,中毒後無特效藥可解其毒。--- 摘自維基百科)。如果連芥氣彈都上場了,那殺傷力更強的沙林神經毒氣與砒霜更是無可後非了。(德巴克檔案,7月14日)

西方情報組織說,阿薩德已列出他所要攻擊的國家清單。西方的官員們也知道,阿薩德已將他的原子彈頭搬出倉房亮相,但是這些官員們本身對其用途,意見不齊。有些官員們刻意忽視阿薩德展現原子彈頭的惡意,他們相信阿薩德只是為了防止這些非傳統武器,落入叛亂者的手中,或是落入他所稱的「恐怖分子」手中。

其他西方的觀察者,特別是英國,則相信他正預備在國內暴亂起始的中心點,進行一場種族掃滅的行動。英國指出阿薩德已將這些化學武器,運到「何斯」(Homs)、「拉塔奇雅」(Latakia)、「亞拉波」(Aleppo)等地,預備動員時使用。

敘利亞的內亂將擴展到地域性的範圍,如果土耳其、以色列、約旦都將面臨敘利亞飛彈的攻擊。任何對敘利亞軍隊或其專權中心的空中或報復飛彈攻擊,將有可能引發回教恐怖組織「真主黨」從黎巴嫩的報復,而那又將引發伊朗的直接攻擊。在往那緊張的情勢繼續下去的話,以色列的總理納坦雅胡,甚至也許包括約旦王, 「阿布杜拉」(Abdullah,意指:阿拉的僕人),都需要與美國總統歐巴馬協商一下了。

即使是這樣,美方等也許將不會有任何反應。舉例來說,在幾個禮拜前,敘利亞打下一架土耳其的勘查機,但是在與華盛頓首府密談後,爾多岡治下的土耳其政府,決定按兵不動。

這種按兵不動的態度,也許反使敘利亞的領袖囂張,而想限制性的,對土耳其與以色列,試射一些彈頭,並且算準歐巴馬政府將在這些國家的領袖背後,阻止他們展開任何嚴重的反制行動(德巴克檔案)。以色列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所以已經悄悄地預備面對任何可能的攻擊,其中包括分發防毒面具與緊急演習。

以色列因歐巴馬對「穆爾西」示好而感不安 所以,到底歐巴馬是穆斯林(回教徒)還是基督徒?到目前為止,我只看到一則令人感到岔氣的美國新聞,說:「在美國人中,三人中只有一人知道『歐巴馬』是基督徒。」真的嗎?那這樣說來,三人中,就有兩人相信歐巴馬是穆斯林。當然,在此我們無法解決這個問題。但是毋庸置疑的,我們都知道歐巴馬一有機會,立即向回教世界的國家們獻殷勤。幸運的是,回教世界對他的示好,可沒什麼興趣。

但是為了向穆斯林的領袖主動示好,歐巴馬不顧風險的賭上美國與其他友邦國家的友誼。最近,以色列的政府與軍事領袖,在聽到歐巴馬邀請新上任的埃及總統「穆爾西」(Mohammed Mursi),於九月參訪華盛頓首府,全都倒吸一口氣。這舉動,看來是這位美國總統,上個月才信誓旦旦對猶太領袖於白宮,說的許多保證後的立即大違規。他的許多「關鍵」保證中,包含墨西將不會被邀請到白宮,而歐巴馬也不會與其保持直接電話聯繫,除非墨西做到一些特定要求的條件。而這些條件中,其中一條包括埃及必須遵守1979年與以色列所訂的和平協約。而在這協約中,包括在新埃及國會中批准與以色列的和平協約。

然而,結果是,當7月8日歐巴馬總統送「美國常務副國務卿」(Deputy Secretary of State),「威廉‧班恩」(William Burns)到開羅,有2天時間之久,面試新的埃及官員時,其中完全沒有提到與以色列的任何事務。墨西的發言者還在事後發表,美國已邀請埃及新總統到白宮。而班恩與白宮都尚未出面否認此事。

在美國給予墨西,支持他新政府的的其他條件中,他必須在以下項目中有所成績。「德巴克檔案」就列出8個條件,其中包括:「遵守民主制度的議程、尊敬人權(包括女人與對待『科普特人基督徒的教會(Coptic Church)』、管控在西奈半島肆無忌憚,又鬧事的恐怖分子、有效性停止埃及媒體播放反美與反西方主義的華麗文詞與誇大內容等等。到目前為止,這些條件都尚未達成一個,但是到白宮的邀請函已確認。難怪以色列擔心了。

迦薩基督徒抗議強迫改教    大部分的人都知道,在中東地區對基督徒的迫害,幾乎成為此區的「特產」了。最大的迫害,就是早期從羅馬人開始。在羅馬帝國殞落後,基督徒在拜占庭人的統治下,過了一陣子和平的日子。然而隨著伊斯蘭教(回教)的興起,迫害又再度發生。在我的藏書中,我有一本由「貝特‧耶爾」(Bat Ye’Or)所著的:「在伊斯蘭統治下的東基督教之衰敗」(The Decline of Eastern Christianity under Islam)。作者她特特指出:「在兩波的伊斯蘭教版圖拓張中,由地中海與美索不達米亞的基督徒與猶太人,所創建聲威遠播的文明,全都被伊斯蘭教的『聖戰』摧毀了。」而伊斯蘭教的那種『聖戰』,仍延續至今,雖說不總是用暴力的方式。在中東的基督徒人口,不斷的因為被強迫改信伊斯蘭教的文化,基督徒比率低到只有以前數目的翎毛。

目前最糟糕的強迫改教,正發生於由哈瑪斯統治的迦薩走廊一帶。然而,最近在那區的基督徒,開始反抗那些企圖引他們轉信伊斯蘭信仰的勢力。根據CBN 新聞7月16日的報導,在一次不尋常的公眾遊行抗議中,男人與女人聚在「聖報福瑞斯教堂」(St. Porphyrius)前,抗議他們教會的會員,被以綁架劫持的方式,強迫改教。

「在迦薩,被強迫改信伊斯蘭教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基督徒公然聚眾抗議倒是比較新鮮的事。」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聖經協會的負責人「拉畢‧那貝內」(Labibi Nabanat)又接著說:「這不是第一次發生。在過去,有女人、全家、年輕人抗議,但是基督徒聚眾抗議時,表示他們已經達到的忍無可忍的地步。」

根據那貝內的說詞,被迫「改教」的公式都是類似的。「通常某個(些)人會突然失蹤一段很長的時間,而也沒人知道他們的任何新聞與消息。接著唯一聽到的消息,就是他們宣布已改信伊斯蘭教。之後,他們出現的時候,身邊通常都有帶著武器的人保護他們。」

那貝內說,在迦薩,這樣的迫害情形發生在兩個階層:政治 / 法律 / 安全,都還尚可,但是宗教階層就是最刁難的了。「無庸置疑的,在伊斯蘭政府統治下的基督徒,當走在街上時,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越來越多的壓力。雖說法律上不能反對基督徒,但是整個生活的氛圍 ── 本身就是最令人窒息的壓力,」他說。

在2007年10月一起有名的事件,就是伊斯蘭教信徒,綁架並且暗殺26歲的「拉米‧阿亞德」(Rami Ayyad),他那時在「尊師書局」(Teacher’s Bookshop)工作,也是迦薩唯一的基督教書局,是在1999年由巴勒斯坦聖經組織成立的。他的屍體,被發現在離書局處不遠的地方。當時他身中數刀,並且還有多道彈孔。

拿貝內說,五年以後,阿拉伯人基督徒的社群,開始有較好的改變。他說,他寧願鼓勵人們多為今天在迦薩的事工禱告。「我比較渴望人們多為迦薩禱告,而不是借用反伊斯蘭教的負面情緒或感覺,動亂迦薩。」他說(CBN 新聞,7月17日)。

歐巴馬加強美國軍事與以色列間的合作   根據路透社新聞社在7月27日的報導,「歐巴馬」總統與以色列簽了加強「美──以軍事合作」的協約。藉由在白宮的儀式,歐巴馬宣佈美國將很快提供以色列近7000萬美元的支援,幫助以色列加強短距飛彈鐵罩防護系統(Iron Dome Short-Range Rocket Shield)。

當歐巴馬在他橢圓形辦公室簽此合約時,他說人們小看了他的政府,對以色列國安那「不動搖的委身」。國會在上禮拜,共和黨人士與歐巴馬自己的民主黨成員,都強烈支持此條約通過。「在我行政時期,我把加深與以色列合作維護安全的事件,都當作重要的事項。」外傳說這是歐巴馬在他橢圓辦公室內自己說的話。

新條約增進與以色列在飛彈防禦與情報上,有更好的合作,並且讓以色列可以使用更進步的武器。而其中一項由美國給以色列的武器,就是F-35隱形戰機(Stealth Fighter)。但是,很多人相信歐巴馬忽然專注於與以色列加強合作關係,是為了要對抗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因為羅尼指歐巴馬治下的華盛頓政府,徹底破壞了美國與她在中東首號忠實夥伴(以色列) 的關係。「羅姆尼」在28日星期六參訪以色列,在那裡他與總理「納坦雅胡」(Binyamin Netanyahu) 與總統「佩瑞斯」(Shimon Peres) 會面。

歐巴馬因為美國一些支持者批評他,說他與美國的敵人示好,卻與美國的友邦國們交惡,所以決定對美國國內的猶太裔選民拉攏人心。這些猶太選民將在今天11月6日美國總統大選的日子,在佛羅里達州(Florida)與賓州(Pennsylvania)可造成重要性的決斷性投票。歐巴馬在2008年的總統大選時,從猶太選民得了78%的選票,但是近期的「高魯民調」(Gallup Poll)指出,支持度已降至64%。

他在去年,當巴勒斯坦人吵著要立國時,他堅持支持巴勒斯坦未來的國界,從1967年前的界線為基礎[譯者註:也就是西岸地區(West Bank)與加薩(Gaza)地區(佔目前以色列國土的1/3,並且是以色列國防,最關鍵的防守心臟與邊界地帶),全都自動歸屬巴勒斯坦人],而這些要歸給巴勒斯坦人的地區,正是以色列在遭受周圍的阿拉伯國家聯合圍剿的「六日戰爭」時,血戰之下,所解放的「猶太地區」(Judea)與「撒瑪利亞」(Samaria)地區。歐巴馬也作了很多其他的事情,故意污辱這位美國長年以來的好夥伴。他在2008年尚是候選人時,曾參訪以色列,但是在當上總統以後,一次未踏足以色列過。

而總統候選人競爭方的「羅姆尼」,在受訪於「以色列日報」(Israel Hayom) 時,批評歐巴馬對以色列的差勁態度。羅尼說,以色列應該從歐巴馬得到更好的待遇才對。他說,他將不會像歐巴馬一樣,在公共事務大會上,與以色列的領袖方發生爭吵。「我無法想像自己像歐巴馬所作的,在聯合國的面前,公開批評以色列」,「羅姆尼」說:「做人不應在空開場合,以批評自己的盟友,就為得到自己敵人的掌聲。」

說的好,我們是不應這麼做。讓我們一起為今年十一月份的美國總統大選禱告,無論是誰上任,那人都將保持美國與以色列之前的友誼是堅強且堅定不移的。請為好的領袖禱告,也為以色列在這些關鍵性的日子中禱告。

「為你 (以色列) 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以色列)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以色列)得福。」 (創世記12:3)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 Lonnie C. Mings )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並且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透過聖經的視野,他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陳冠妤翻譯、CFICGM 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