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2年七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2年七月/猶太曆5772年

「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蹚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焰也不著在你身上。因為我是耶和華─你的 神,是以色列的聖者─你的救主;我已經使埃及作你的贖價,使古實和西巴代替你。」 (以賽亞書43:2-3)

耶路撒冷遭縱火犯一波接一波的攻擊 當我在撰寫這篇文摘時,美國「克羅拉多泉市」(Colorado Springs)正遭受有史以來最慘的森林大火。從前大部分的森林大火,都是在大城市外,並且只在森林的部分燃燒,但是這次的大火卻延燒到市鎮裡了。美國6月27日的頭條新聞,就寫著「火風爆襲捲湧泉鎮」。我提到這事的原因,是因為以色列國對四縱的大火,也是相當熟悉的,尤其是一而再,再而三因縱火所引起的火燒事件。2010年的「迦密山」大火,奪走了至少40條生命,許多人還是在遊覽車的巴士上被火活活燒死的。

今年的暑假,以色列的防火員就被傳喚了1,759次,大部分都是因為刻意縱火所引發的。當然,有些火燒狀況是像美國的西部各洲,因為地球進入了太陽的「太陽極大期」(Solar Maximum) 的年份,太陽產生強烈的熱能,這強大的熱能不只熱到能造成原火,還會阻撓撲火的效果。

以色列許多的大火都發生在耶路撒冷的南方,而以色列的官方相信,這些大火通常是年輕人玩火或者是刻意縱火造成的。這些火的起始點通常在耶路撒冷東南方的公開場所。消防局的發言人「阿薩夫‧亞伯拉」(Asaf Abra)說,消防警員開始針對5月的200件火燒事件展開調查,其中有半數已藉由可靠消息與證據,確定是蓄意縱火造成。很多縱火事件發生在「亞羅納」(Arnona)地區(我們以前住的地方),以及「雅門‧阿納茲」(Armon Hanatziv),「耶別‧木喀貝」(Jebel Mukaber),與「蘇爾‧巴希爾」(Sur Bahir)等鄰近地區。亞伯拉說,這些火燒的地區,常在消防員才撲火離開現場後,又於15分鐘後召回消防員處理另外一起火燒事件。

每次的撲火行動都耗盡大量的人力與物資,將近上千元的舍克勒(1000舍克勒=250美元),即便是小小的爆炸事件,防火隊員都需要使用至少3000公升的水,就為了撲滅那場小火。有時候,多批的消防隊得從四面八方趕來,共同撲滅森林大火,而這種森林大火,通常很容易就延燒得更快,甚至失控,就像我們在美國的新聞所看到的一樣。

去年夏天,消防員面對一系列「極端正統派猶太教」(Ultra-Orthodox Judaism)社區所引發的縱火事件,尤其是一群群年輕男孩在公開場所公然縱火。他們會在消防員與大火對抗的時候,囂張的諷刺他們,並且對消防員放話,他們將在一小時後又被召回來。而這樣的事情,還真的常發生。也許你會記得,許多住在「極端正統派猶太教」社區裡的人,是非常反對當今以色列國的存在的。我們光想到這些男孩小時就這樣,當他們長大成人時,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就令人害怕(耶路撒冷郵報,6月17日)。

新成立的伊斯蘭教共和國,就在以色列國的家門前 以目前的情況看來,「穆斯林弟兄會」正式控管埃及了,要不然就是遲早的問題而已。當埃及的選委會在星期日,6月24日宣布,穆斯林兄弟會的候選人,「穆爾西」(Mohammed Mursi) 將會是此區最大、最強的阿拉伯國家的下任總統時,此區附近的許多國家都憂心忡忡。

穆斯林弟會打贏這場勝仗的原因,是因為前一陣子,穆斯林弟會才與另外一個伊斯蘭教團體,一同贏得了國會中的大多數席次。目前暫管埃及的「最高國軍議會」(Supreme Military Council),曾宣布國會席次的首次投票結果是無效的,但是在另一次國會重選後,結果仍是類似。「穆爾西」趁埃及仍處於「前總統被逐出」的無政府動亂中,以51.7%,險勝世俗候選人(不以伊斯蘭教條規治國的候選人),「阿昧‧夏弗克」(Ahmed Shafiq)。「阿昧‧夏弗克」未被選上的原因,是因為他與前獨裁者「穆巴拉克」較接近的關係。

埃及從他們的世俗獨裁者與西方國家同盟,到由伊斯蘭教,推從用「沙里亞法」(伊斯蘭法律)當政的過程,幾乎與在1970代晚年,發生於伊朗的狀況是類似的。而也就因為如此,我們可以明白為什麼以色列很擔憂。伊朗人民因為伊朗國王(伊朗人稱他們的王為:Shah)的壓迫,而產生動亂,就像埃及人被穆巴拉克統治時一樣。許多伊朗人輕易的相信「柯梅尼」(Ayatollah Khomenei)的各樣保證,而人民們藉由新得到的民主自由,將他推到新權力上。穆斯林兄弟會,也藉由類似的方式,趁埃及虛空時,藉著人民的力量,將自己往上一推而掌權。

伊朗當時的新任總統「柯梅尼」,在全國大部份都受他管控後,終於露出了真面目,並且一舉將伊朗打入更黑暗的迫害與壓制中。這樣的打壓,連在過去Shah(王國)時代,都沒發生過。而「穆爾西」與穆斯林兄弟會的領袖,已經對大眾暗示,他們的國家將朝類似的方向發展。莫西之前對西方國家所講的甜言蜜語,(而西方媒體現在則無法自圓其說,只好生吞活剝的自己吃下那些謊言)已全然相反以外,他還說,伊斯蘭教「沙里亞」法的實施與落實,將會是他總統任期最中心的目標。

在最近的一場演講中,「穆爾西」告訴埃及年輕人,「可蘭經是我們的憲法,穆罕默德先知是我們的領袖,為了阿拉的名引發聖戰並且殉道,是我們的目標。今起我們將引用『沙里亞』法,因為我們國家唯一幸福的管道,就是伊斯蘭教與『沙里亞』法」。

但是根據消息來源指出,新總統並不是大家真的需要擔心的。真正西方國家需要擔心的,是針對伊斯蘭教的勢力,利用總統作為魁儡從政的問題。以埃及的案例來說,真正在後面操作戲目的,是穆斯林弟會,最高指導委員,「穆罕默德‧阿爾‧巴地」(Mohammed Al-Badi)。事實上,正式「巴地」與穆斯林兄弟會其他的領袖們,推「穆爾西」出來當總統候選人,因為他們相信他將徹底推動「沙里亞」法運動核心的宗旨,也就是在全國首次得到民主自由時,強制對全民實施「沙里亞」法(伊斯蘭教法規)。

於2007年時,前穆斯林弟會最高指導委員,「穆罕默德‧瑪地‧阿克夫」(Mohammed MahdiAkef)直率地說,此項運動,如果有任何機會的話,將利用民主化的過程,趁機劫權,並且強制實施「沙里亞」法。對他而言,那才叫「民主」。阿克夫曾對埃及的新聞報紙「阿爾‧卡拉瑪」(Al-Karama)說:「終極、絕對的訊息,將從天而降。這訊息已經包含了世人能發明的一切價值觀…伊斯蘭和它的價值觀,是早在西方文化發明民主以前,先發現真民主的。」

現任的最高指導委員「巴地」,預先警告那些住在埃及的少數民族,或者是任何穆斯林弟會想統管的轄區之人民。「阿拉的世界,將會是統治的至高權威,而那些非信徒的世界,將會是下等公民。」巴地在2010年的電視傳道上這樣宣布。

那埃及將來的外交關係呢?尤其是與以色列的關係,穆爾西曾公開保證,所有國際條約與同意書,包括大衛營所簽的協定,都將遵守。但是,讓我們再度小心檢驗這樣的說詞,因為這很有可能,只是又一個針對西方國家發癢的耳朵,所講的甜言蜜語罷了(今日以色列雜誌)。

普亭對以色列說:伊朗將不會獲得核子彈 在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 最近對以色列的24小時到訪時,他與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有90分鐘簡短的對話。在這對話過程中,俄國要向以色列確認的,是伊朗將不會從俄國獲得核子彈武器。

普亭本身就是個具爭議性的人物,但是他現在比以往更令人匪夷所思。從三月份總統大選後,他二度連任後,但普丁尚未得到他人民的許多支持。有些觀察者認為,他想對世界有正面的貢獻,包括抑制伊朗對核武發展的狂熱。但是以長期來看,他大概是想增強俄國與西方國家的抗衡,而他也願意不惜一切代價,甚至包括支持像流氓一樣的「阿薩德」(Bashar Assad),所以俄國得以在世界重要的事件中,能佔有一席之地。

在他與納坦雅胡的對談中,普亭否認六強對伊朗的三度對話(6月18-19日)是無效的報導。他強調那對話是嚴肅且有實質性的。下一次的六強對話,根據俄國總統,將於7月,會面於伊斯坦堡,他則強調將是非常重要的。這是普亭首次解釋,他與伊朗的核武協商,將是深入核心的對談,其重要性將超過「亞旭敦──亞力立」會談(Ashton-Jalili)。(普亭在此指的是歐盟外交執行長,「凱薩琳‧亞旭敦」(Catherine Ashton),與伊朗資深協商代表「薩伊‧亞力立」(SaeedJalili)的會面)。

普亭要向普羅大眾,更正眾人認為俄國與伊朗之間的協議,是個被動角色的說法:「並非眾人所想的,」普亭說:「莫斯科一直都是很積極的在做幕後協調,並且在必要過程中,有所涉入」。

普亭很可能在此暗指俄國的情報組織,當他說:「我們(俄國人)」所知道有關伊朗核武能力的事情,比美國人還多。」普亭這樣做,其實是在嘲諷以色列花太多時間、策略資源與美國的國安、軍事、情報長討論如何處理伊朗的威脅。他暗示性的警告拿坦雅胡的政府,如果他們早點跟莫斯科打過照面,事情的狀況可能早就處理得比較好了。

普亭對納坦雅胡強調的結論就是,以色列不需動用武力對付伊朗的核武計畫。「以色列知道,事實上俄國在阻止伊朗的核武發展過程中,投注了不少心力去預防其發展」普丁說。「核武落在伊朗的手中,是與俄國的心意相反的,所以他們一個也拿不到,」普亭這麼強調(德巴克檔案,6月25日)。

但是,人可以相信「熊」(俄國的代表動物,就像老鷹是美國的代表動物一樣)嗎?在未來的日子,我們可以看見,到底俄國是否想要統治他們的波斯(伊朗的前名)同盟。

「人子啊,你要因此發預言,對歌革(當今的俄國所在)說,主耶和華如此說:到我民以色列安然居住之日,你豈不知道嗎?你必從本地,從北方的極處率領許多國的民來,都騎著馬,乃一大隊極多的軍兵。歌革啊,你必上來攻擊我的民以色列,如密雲遮蓋地面。末後的日子,我必帶你來攻擊我的地,到我在外邦人眼前,在你身上顯為聖的時候,好叫他們認識我。」(以西結書38:14-16)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 Lonnie C. Mings )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並且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透過聖經的視野,他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陳冠妤翻譯、CFICGM 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