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2年四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CFI 的五旬節年度特會 主題:許多許多的人在斷定谷 (約珥書三:14) ~ 明白以色列與教會之時日
1. 特會:2012年六月4-7日 2. 會見以色列百姓之旅: 六月8-14日  詳 http://www.cfitaiwan.org/news


「我聽見摩押人的毀謗和亞捫人的辱罵,就是毀謗我的百姓,自誇自大,侵犯他們的境界。」(西番雅書2:8)

有 時候,面對一些即將發生的問題或危難,會促使人跪下來尋求主的幫助,希望預防那件災難或者至少將問題降到可以控制的程度。然而,當預期的問題發生竟比想像 中的還輕微時,人們通常就會喘口大氣的說:「其實也沒想像中的那麼糟嘛!」但卻忘了,其實是他們的禱告,才使情況減緩了。所以,當我在寫此文時 ── 我看了一下電腦上的時間,此時是以色列時間,3月30日,星期五,晚上6:12。眾所預期的「土地日」(Land Day) 之騷亂,僅造成警察與「以色列國防軍」(IDF)的戒備提高以外,感謝神整個情況尚未到達世界末日的狀態。


在 「土地日」的確有一些騷亂在以色列各處發生 ── 當中最糟糕的幾處就是:迦薩的邊界、「卡蘭迪亞檢查哨」(Kalandiya Checkpoint)、東耶路撒冷、與伯利恆。一人在迦薩身亡、其他各處皆有些傷者。除了一人死亡以外,以色列國防軍(IDF)也確認,有不少迦薩的巴 勒斯坦人,在與以色列接壤的界線與IDF爆發衝突後,有數人受傷。另外在「貝‧哈農」(Beit Hanoun)與「康‧育尼斯」(Khan Yunis)所爆發的抗議事件,也逼IDF開火,造成至少37人受傷。3位重傷處於危險狀態,目前正接受醫療。毫不訝異的是,國際特赦組織 (Amnesty International)再次針對以色列的「過度開火」嚴苛責備。

 
再 看東耶路撒冷、伯利恆和巴勒斯坦的激進主義份子與支持者,則以遊行表達抗爭。在卡蘭迪亞檢查哨,巴勒斯坦的年輕人砸石頭與丟汽油彈,攻擊以色列防衛隊。而 以色列防衛隊則報以催淚瓦斯、催淚彈、和「臭鼬槍」(skunk gun)驅散抗議者(臭鼬槍噴射一種有惡臭的液體)。許多到此檢查哨的抗議者,皆來自「拉瑪拉,又名:拉姆安拉,(Ramallah)」(譯者註:是巴勒 斯坦自治政府總部所在地)。有大群的參與者受傷,並被送到地方醫院接受治療。舉報導,巴勒斯坦的立法者,「幕斯它法‧巴格浩替」(Mustafa Barghouti)也為受傷者之一。

 
有些不明智的外國人,也捲入此場風暴中。「拉娜‧哈瑪德」(Lana Hamadeh),從「歐他瓦」(Ottawa)來的巴勒斯坦裔加拿大人,在抗議中,手持對以色列國開出的各樣要求明細。她是「加拿大全球行軍進入耶路撒 冷」(Canadian Global March to Jerusalem)使命團中,9位代表員的其中一位。哈瑪德說,她與其他的抗議者要求「巴勒斯坦人要有回歸的權力,並且保護耶路撒冷。因為非猶太人的聖 區正面臨危險,而耶路撒冷本身已有種族淨化的問題,」她告訴「耶路撒冷郵報」(Jerusalem Post)繼續說道:「我們要求重新進入耶路撒冷的權利,並且為所有的人得回耶路撒冷,那不是只有猶太人的。」


我 可以很清楚的指出她的2項誣告 ── 非猶太人的聖區正面臨危機,與耶路撒冷正面臨種族淨化的說詞 ── 那是最天大的謊言。以色列從過去至今,都致力保護穆斯林(回教徒)與基督徒的所有聖地,而有關所謂的「種族淨化」一說,事實上東耶路撒冷的阿拉伯人,是以 色列中最快樂的阿拉伯人之一。他們自己還說寧願住在以色列的管轄之下,也不要併到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轄區。「追求聳動效應主義」者 (Sensationalism),總能吸引各界的注意力,但是他們的行徑對促進和平與協談,是一點效用都沒有的 --- 對事實、真相、真理,更毫無用處。


以色列的邊界與土地日的擾亂
以 色列的警察與國防軍早在禮拜五前,就預備好面對這些遊行示威者。以色列的防衛部隊,使用非致死武器,逼退了這些示威者。在卡蘭迪亞哨站的以色列防衛軍,卻 成天面對暴亂者所丟出的炸彈瓶與石頭。在耶路撒冷舊城的警察也須閃避天外飛來的石頭。(如果你認為天空砸來的石頭不危險 --- 那讓我向你保證,有些石頭像拳頭那麼大有尖銳的稜角足以殺人致死的。) 在城市裡,有30人因為擾亂和平被捕;與黎巴嫩、約旦、敘利亞的邊界,雖保持沉寂,但是氣氛緊繃令人窒息。有數千人聚集在黎巴嫩的「必福特」 (Beaufort),與約旦境內死海的北邊,但是他們的數目,並未像傳言中所威脅的「百萬人大遊行」(March of a Million)。


使 用華麗誇大的詞語是阿拉伯人的文化特質之一,這並沒有貶低他們的意思。就像在先前的文摘所提過的,當他們若要威脅做什麼時,在他們的想法中,只要曇花一 現、點到為止,也同等於達到事前所矜誇的。又或者是,起碼那些叫囂活動,讓他們覺得他們已經做了。這就是為什麼之前那些大規模運動的威脅,都沒有徹底實體 化,又或是未達到預期中的規模。(譯者註:然而,讀者不應輕看極端派伊斯蘭恐怖組織的威脅。)


不幸的是,以色列可不能因為這樣的特質,就疏於防範。因為阿拉伯人,是很有潛力造成任何傷害的,就像我們在星期五於「加薩‧亞瑞茲」(Gaza Erez)所看到,他們試圖強行穿越以色列國界的肢體衝突。當天最暴力的國界侵犯事件,就發生在以色列保衛隊,與由伊朗後台支持的「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 者」(Iran-Backed Palestinian Islamic Jihad)之衝突。此「伊斯蘭聖戰者」的狙擊手們,從高處暗暗開槍射擊以色列國防軍,以幫助大量湧進以色列國界的巴勒斯坦人,作遮掩行動。這些狙擊手迫 使以色列國防軍,對群眾開槍防衛自己。令人驚訝的是,此事件後來竟由哈瑪斯內部的維安人員,自己出面調停,幫助以色列國防軍。此衝突只造成1人死亡。但這 樣的情形,令人懷疑是計畫好作秀的呢?還是真是一個自發的協助?這個答案,到目前為止仍是未明(德巴克檔案,3月31日)。


打擊恐怖主義組織──法國是否終於恍然大悟了?
我 想大部分的讀者,現在應該都聽到三月19日發生在「塔羅斯」(Toulouse)的槍擊事件。在此間法國學院裡面,一位猶太人拉比與三位小孩及三位在場的 法軍皆慘遭殘忍屠殺。在眾人的震驚與哀傷中,這位拉比與三位孩子的屍體,都運回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埋葬。但是,在這不幸的事件中,還有人在傷口撒鹽。此遭遇 不幸的校園,在槍擊事件後,竟還接收到反猶太人的信件。當我們預期應收到同情關懷書信時(而的確也收到許多關懷的信件),仇視的信件也揭露了很多未直接參 與槍殺事件的人們,他們對此暴行的贊同。這些反猶太人的信件在我寫此文摘時,仍持續進行著。


英 國記者「麥樂妮‧腓立普」(Melanie Phillips)在「網上郵件」(Mail Online)上寫了一篇有關兇手的文章。「『一位針對猶太人與黑人的殺手──應該是一位極右翼派,又有種族歧視的白人,對吧?』答案是錯的!目前法國警 方鎖定已被殺的嫌犯,事實上是一位伊斯蘭教,聖戰派的恐怖份子。他自稱與「阿爾‧凱達」恐怖組織有關以外,在過去也曾拜訪阿富汗與巴基斯坦…」


歷 史一再重演,一位穆斯林的瘋狂份子,專挑猶太人與那些他所看不順眼的人殺害。什麼時候,世界的領袖們才會從他們固執的「政治責備」 (Politically Correct)思想裡醒悟過來?從來不是極端份子控制伊斯蘭教;反之,一直都是伊斯蘭教的教義,控制這些人的思想。伊斯蘭教控制了這些人成為極端分子。 我從前就說了許多遍,但是我還要一再的聲明,那就是:「伊斯蘭教是一個以法西斯主義為基礎,想要統治全世界的宗教。如果有好的穆斯林人(回教徒) ,我只能說,他們個人,比他們所信仰的的宗教,還要善良。」


也 許法國的領袖們──尤其是「尼可拉斯‧撒克茲」(Nicolas Sarkozy)總統,似乎終於開竅了。他開始施行強烈的政改,用來對付恐怖份子。在近期的演講中,撒克茲說,任何參訪、支持恐怖組織網頁的法國公民,將 受懲罰。雖說這是一個令人感到有意思的新政策,但是這政策真的能夠徹底執行嗎?他也說將調查由「伊斯蘭思想」而啟發殺意的兇嫌,是否有其他的幫兇參與。


在 麥樂妮‧腓立普的文章中,不斷提醒讀者:「全世界的猶太人,在全球同步煽動恐怖思想,又暗殺攻擊的可能受害者。許多伊斯蘭信徒定期宣讀著:只要是在何處有 猶太人,他們就會殺了他們。在過去幾星期中,天天由迦薩對以色列南部,所射出的許多火箭,就是證明這種想瘋狂屠殺猶太人的明證。2008年在孟買 (Mumbai)所發生的恐怖連環襲擊,案發查明結果是,此事件也是由伊斯蘭教的潛藏分子,專挑那小小的極端正統派的猶太教(Ultra- Orthodox Lubavitch)聚會中心,發動攻擊。在世界各處,針對猶太人的恐怖攻擊,不斷地在發生。此外伊斯蘭信徒也曾大量屠殺利比亞人。『理由很簡單』,就只 是因為他們是黑人」(摘自dailymail.co.uk,三月20日)。


仇恨與智商有關嗎?
以 正常的狀況來說,仇恨通常與低智商是沒有關係的。而高智商的人,有時候卻有可能產生極強的仇恨,而在衡量表的另一端,有時候,低智商的人,反而完全不會對 人產生敵意或仇恨。有人就會很好奇了,為什麼看似正常智商的人,到今天還相信從中世紀流傳到今的惡意毀謗 ── 也就是謠傳猶太人會殺害非猶太人,然後用他們的鮮血,製作「普珥節」的甜點與逾越節的無酵餅!就算這惡意的毀謗,尚未被受人尊敬的歷史家與社會學家止息, 但是起碼在這樣資訊發達的世代,人們應該也要知道猶太人與以色列人,並不是像所毀謗的流言那樣的。那為什麼這麼幼稚可笑的毀謗,仍舊在阿拉伯人的世界裡面 傳講著?也許,是因為他們寧願相信謊言…


一 位名為「福克瑞亞‧阿曼」(Fikriya Ahmad)的埃及記者,他在埃及的新聞報「阿‧瓦福」(Al Wafd)中,對他的讀者群們,擅自另撰了一篇「竄改」的以斯帖記:「在波斯王亞哈隨魯王時代,猶太人民藉由他們的不誠實與背信忘義的方式,散播邪惡與破 壞。當時的行政長哈曼因而對猶太人累積憤恨。他教唆當時的波斯王反對並殺害猶太人。哈曼用抽籤的方式,選了一天,打算將腐敗的猶太人徹底消滅,將國家裡的 邪惡根除。而猶太人,就像我們都知道的,用那吝嗇又貪小便宜的老技倆,藉由跟監與色誘的方式,對哈曼展開報復。當他們知道亞哈隨魯王無法拒絕美色時,便將 自己的女兒,以斯帖,送給他,以便設陷色誘他。後來他們果然結婚了,而以斯帖現在控制了王,使他與哈曼分裂,並且迫害哈曼。直到哈曼與他的10個孩子,都 被吊死。這就是以斯帖如何拯救她的人民,也就是猶太人。」


而 他接著繼續說道,猶太人因此而產生了一個新節慶。「這些猶太人,使用此節日紀念那些殺害非猶太人的殘忍報復活動。在普珥節,猶太人讀他們的經文,也就是 『以斯帖記』,而他們對非猶太人的仇恨,則在此日更加的炙熱。」他們的孩子戴上可怖的面具用來表達他們的暴力與仇恨。他們所吃的甜點,則是仿哈曼的身體作 成。這些甜點的形狀就像哈曼的耳朵、手、頭,這樣做就是為了報復他,並且慶祝他被判死刑,而猶太人得拯救。」這位作家還辯論道:「猶太人將徹底追殺所有非 猶太人,直到殺了那人,流光他的血,並且用他的血做糕餅與甜點。」


如 果穆斯林的作家與記者,相信這樣的事情,那這些作家的心智,真的是被仇恨所影響了。換句話說,他們的仇恨產生了這樣的無知、毫無邏輯的想法。而當這樣的故 事到如今還是繼續流傳,天天灌輸於穆斯林孩子的腦中。當然這些孩子長大自然而然就仇恨猶太人。感謝神,無論何時,當有穆斯林人轉信主耶穌基督時,也就是猶 太裔的彌賽亞,他立即發現他自己難以解釋地愛猶太人!大概沒有任何其他的事情,能比福音的能力更大了!


「從前你們是暗昧的,但如今在主裡面是光明的,行事為人就當像光明的子女。光明所結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公義、誠實。總要察驗何為主所喜悅的事。」(以弗所書5:8-10)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 Lonnie C. Mings )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並且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透過聖經的視野,他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陳冠妤翻譯、CFICGM 潤稿,特此致謝!


本文承蒙CFI Chinese Global Ministry ( CFICGM ) 惠允刊載,特此致謝!
CFI耶路撒冷總部的網站:http://www.cfijerusalem.org
CFI中文網站:http://www.cfitaiw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