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進到水深之處,開閘復興淵源(2017/3/31)/章啟明長老

 
 

線上收聽信息...

他帶我回到殿門,見殿的門檻下有水往東流出(原來殿面朝東)。這水從檻下,由殿的右邊,在祭壇的南邊往下流。他帶我出北門,又領我從外邊轉到朝東的外門,見水從右邊流出。他手拿準繩往東出去的時候,量了一千肘,使我蹚過水,水到踝子骨。他又量了一千肘,使我蹚過水,水就到膝;再量了一千肘,使我蹚過水,水便到腰;又量了一千肘,水便成了河,使我不能蹚過。因為水勢漲起,成為可洑的水,不可蹚的河。(以西結書四十七章1-5節)

我們需要學習在靈裡前進的方式是有別於我們肉體自然行走、奔跑前進的方式,讓我們用敬拜的模式來比喻。

一、水到踝子骨

我們早年敬拜讚美的方式多是採用詩章、頌詞的模式,有數行的詩詞,加上副歌靈裡的提升,透過理性思維加以音樂旋律的靈裡上升,如同聖靈水來到踝子骨。

二、水到膝蓋

當我們來到新歌頌揚、讚美之泉的年代,短歌、新歌則簡化詩詞的含義,但加深靈裡的深度、高度,並且融入我們情感及自發性的表達,也就是降低悟性的果效,但加強了靈性敬拜的強度,但敬拜帶領仍要安排短歌的程序、流程,搭以靈裡自由的上升、飛翔。

但敬拜流仍然屬於講道前的暖身、提靈。

三、水到腰部

當21世紀IHOP國際禱告屋按照聖經啟示錄的敬拜模式,發展出Harp&Bowl的敬拜模式,則是將啟示、宣告、禱告與靈裡自由吟唱混搭在一起,而這一種的敬拜、禱告、啟示則多為禱告屋的主要流程,也就是脫離了以講道、教導為核心的聚會方式,進入了啟示性的水流深度,若是會游的人已經可以開始游泳而非水中漫步了。

四、水到胸可洑的深度

當我們從香爐(Hapr&Bowl)經過穿越幔子,便會進入約櫃榮光Shekinah照耀的領域,於是先知性、啟示性的音樂、舞蹈、媒體、繪畫,加上預言、靈歌、使徒性禱告宣告,油然而生。耶和華的七靈便是提升我們升到寶座前,對齊和諧於四活物,24長老及千萬天使的交響樂,於是天地連線。

天門開啟,門檻的根基震動,殿充滿了煙雲,神超自然的運作,釋放出永恆的榮光入侵時間與空間,於是屬靈的火浪、海嘯湧來,你不再是游泳而是衝浪了。

五、使徒性中心-天上淵源的閘口

當挪亞六百歲,二月十七日那一天,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創世記七章11節)

水從地上漸退。過了一百五十天,水就漸消。七月十七日,方舟停在亞拉臘山上。水又漸消,到十月初一日,山頂都現出來了。過了四十天,挪亞開了方舟的窗戶(創世記八章3節)

當挪亞洪水的時候,大淵的泉源裂開了,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同樣天上的火浪等候澆灌下來,但是等候使徒性中心的成型,以及引燃火浪的使徒衝浪手成熟,天上的淵源及火浪便會澆灌下來。

進了城,就上了所住的一間樓房;在那裏有彼得、約翰、雅各、安得烈、腓力、多馬、巴多羅買、馬太、亞勒腓的兒子雅各、奮銳黨的西門,和雅各的兒子(或譯:兄弟)猶大。這些人同著幾個婦人和耶穌的母親馬利亞,並耶穌的弟兄,都同心合意地恆切禱告。(使徒行傳一章13-14節)

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使徒行傳二章1-3節)

在安提阿的教會中,有幾位先知和教師,就是巴拿巴和稱呼尼結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與分封之王希律同養的馬念,並掃羅。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召他們所做的工。」於是禁食禱告,按手在他們頭上,就打發他們去了。(使徒行傳十三章1-3節)

初代的教會知道馬可樓是復興泉源的閘口,安提阿教會的禱告會是使徒性中心的發電廠。

神興起24Hrs大衛會幕的禱告殿,成為天上泉源的閘口,並要繼續興起使徒性中心,引導復興浪潮轉化社會、城市、國家。

保羅進會堂,放膽講道,一連三個月,辯論 神國的事,勸化眾人。後來,有些人心裏剛硬不信,在眾人面前毀謗這道,保羅就離開他們,也叫門徒與他們分離,便在推喇奴的學房天天辯論。這樣有兩年之久,叫一切住在亞細亞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臘人,都聽見主的道。 神藉保羅的手行了些非常的奇事;甚至有人從保羅身上拿手巾或圍裙放在病人身上,病就退了,惡鬼也出去了。…凡住在以弗所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臘人,都知道這事,也都懼怕;主耶穌的名從此就尊大了。那已經信的,多有人來承認訴說自己所行的事。平素行邪術的,也有許多人把書拿來,堆積在眾人面前焚燒。他們算計書價,便知道共合五萬塊錢。主的道大大興旺,而且得勝,就是這樣。(使徒行傳十九章8-12、17-20節)

推喇奴書房成為聖靈浪潮的閘口,以弗所城市、亞細亞省,地上的社會、文化,天上空中靈界的權勢都被震動了。

我們改變思維的模式,改變慣性的走路方式,創造一種屬靈的氛圍,教會釋放使徒性的衝浪手,引浪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