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6 年九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6年九月/ 猶太曆5776年

聖殿山屬於以色列嗎?
今年夏初,聯合國再次定意對一個會否定聖殿山和猶太民族之間有任何連結的決議案進行投票,而質疑這兩者之間永恆的連結。
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UNESCO)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堡舉行四十週年的年會時,預計要對這個草案進行投票。這是幾個月來繼UNESCO在四月時試圖塗掉以色列與其古代的遺址――聖殿山和西牆――之間的連結之後,第二個反以色列的決定。

聖殿山,當然是猶太教的最神聖之地,也是猶太人古代的兩個聖殿的所在地。大衛王購買這地,而且兩座聖殿的建造都記載在聖經裡面。然而,今天穆斯林宣稱聖殿山是他們的,他們為了把猶太人與聖殿山的連結說成非法的做法在國際舞台得到更多的立足點,從四月的決議案被採納就證明這件事。

聯合國提出的新草案――巴勒斯坦與約旦(約旦的涉入乃出人意料) 聯合提出,呼籲以色列退回到1967年六日戰爭以前的歷史狀況。那大概完全禁止所有的猶太人及其他非穆斯林進入聖殿山的整個場地。

今天,雖然非穆斯林在某些限定的時間獲准到訪這地,然而受到非常仔細的監視,而且不准禱告。穆斯林宣稱猶太人到訪聖殿山的人數增加之後目前以色列試圖改變現狀是幾個月來恐怖攻擊與暴力如浪潮洶湧背後的原因,那已經奪走了40人命(包括以色列人及其他受害人)。

聯合國的文件一再把以色列稱為「佔據的強權」,並控告她對這地點造成損害:非法的進行挖掘及阻止對聖殿山擁有管轄權的約旦的「瓦克組織(Waqf,即伊斯蘭的宗教公產組織)作維護與整修。

根據這個決議案,以色列犯的罪行包括侵入施工、挖隧道、地下挖掘及侵犯了宗教場所和祈禱地點。

事實上,Waqf本身在該地點的維修,才是非法並會對珍貴的古物與結構造成嚴重損害的危險。最近Waqf在聖殿山進行一項非法的建造,由於違反以色列政府的禁令而立刻停頓。

決議案的草案提到西牆廣場時,跟四月的前一份決議案一樣,把猶太人的敬拜聖地稱為「阿布拉克」(AL-Buraq)清真寺廣場。

雖然聖殿山有圓頂清真寺及「阿克薩(al-Aqsa)清真寺兩座重要的伊斯蘭建築物,但西牆絕對跟穆斯林毫無關係。

這時以色列的外交部長努力地想說服列國投票反對這個動議,稱呼這「損害以色列與其首都親密關係的另一個惡毒及不誠實的努力。」

以色列駐UNESCO大使卡梅爾沙馬哈科恩(Carmel Shama Hacohen)也抨擊這個決議案,說國際對四月決議案的譴責顯然不足以阻止巴勒斯坦邁向聯合國的進程。

「任何認為以色列人及全球的猶太人對這個決議發出批評的聲音,而且世界各國的首長及外交部長們對上一個決定撤銷其聲明之後巴勒斯坦人會因此醒悟的人需要醒悟及明瞭這個複雜的事實」,她說。

在外交上我們努力作了協定,但會進行不記名投票,而遊戲規則是眾所周知的:巴勒斯坦人幾乎總是獲得大多數的投票。」

「哈科恩所指的是,在四月的投票後,大批猶太人和基督徒領袖紛紛發言反對這決定。駐聯合國的基督徒代表勞瑞卡多莎摩爾(Laurie Cardoza-Moore)說聯合國否認猶太人與聖殿山的關聯,乃類似否認曾發生過大屠殺。

這動議也遭到以色列嚴重的譴責,總理「便雅憫納坦雅胡稱它為荒謬。他說:「UNESCO忽視猶太教與聖殿山獨特的歷史關聯,兩座聖殿在聖殿山佇立一千年之久,全世界的猶太人向著它祈禱了數千年。」

法國與巴西投票贊成四月的決議案,後來撤銷其原來的決定,說他們犯了錯幫助它過關。

先前的四月決議案把西牆稱為「阿布拉克清真寺廣場,並譴責以色列在聖殿山挑釁,稱聖殿山是穆斯林崇拜的聖地。(11日《以色列即時新聞》(Breaking Israel News))

在最後,在UNESCO七月最近的會議中,一些議程因土耳其突發的政變而黯然失色。聯合國的聚集倉促的結束、代表們迅速的返國,決議草案被放到今年後期下次UNESCO會議的議程中。

但這樣的提議甚至被考慮,顯示聯合國及UNESCO的一些工作已變得跟歷史和考古實際何等全然脫節。早在伊斯蘭出現前1700年,猶太聖殿已矗立在聖殿山。然而,住在地球上某些地區的人似乎寧可相信虛構的故事而不相信能驗證的事實。

阿巴斯現在似乎比較喜歡民主
巴勒斯坦總統「穆罕默德阿巴斯」最近決定十月八號為迦薩及西岸的市政選舉日。這決定是他在巴勒斯坦境內的受歡迎度低落、而巴勒斯坦社會正經歷深入的分裂與失望之際提出的。

「阿巴斯選擇在這個時間點成為民主的守護者,和他所恨惡、來自哈馬斯的對手競選(而一切的跡象顯示哈馬斯會得勝)。法塔的領導層由於擔心預測的失敗,責怪阿巴斯」總統可能會把西岸放在銀盤子端給哈馬斯。

「阿巴斯」正在重複他2006年的錯誤,當時的美國總統喬治布希及國務卿康朵麗莎萊斯(Condoleezza Rice)強迫他舉行民主選舉。哈馬斯決定性的勝利導致阿巴斯及法塔黨被逐出迦薩及巴勒斯坦社會的毀壞,更別提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當局(PA)領導層間的和談凍結了。從此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民一直在付重大的代價。

但這次,美國、西方、阿拉伯世界都沒有介入,而是「阿巴斯個人的決定。他的領導群夥伴對此感到不解。阿巴斯」堅持巴勒斯坦人需要民主,但在伊斯蘭基要派人士同樣的屋簷下,這樣的統治形式看來難以生活。

僅管民調顯示哈馬斯會因此獲得力量,而且儘管他也意識到自己的法塔黨正位於極低點,「阿巴斯仍堅持這麼做。哈馬斯在比爾宰特(Birzeit)大學――上流社會的巴勒斯坦人都在這裡求學――的學生政務會的選舉中壓倒性的勝利這個事實並勸阻不了阿巴斯」。

哈馬斯在這些選舉的勝利對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社會可能是災難,而可能會導致內部鬥爭,腐蝕其力量與團結。巴勒斯坦人也可能失去國際的支持。本來毫不猶豫站在「阿巴斯」旁邊支持的約旦、埃及甚至沙烏地阿拉伯,當要跟以色列和平談判時也可能會後退一步。

這些選舉不會導致法塔和哈馬斯的和解,阿巴斯對待基地在迦薩的恐怖組織像敵人。他毫不猶豫地逮捕哈馬斯在西岸的政治活動人員,甚至逮捕了哈馬斯一般選舉委員會的代表。哈馬斯也如此看待阿巴斯。哈馬斯領導階層恨惡「阿巴斯」,他們待迦薩的法塔人員不會比阿巴斯對待他們的人好到哪裡。這個敵對是個零和遊戲,而哈瑪斯準備獲得大勝利及在政治上征服西岸。

PA的總統仍有時間從高的階梯上爬下來。若是他顧念人民的福祉,就該找出理由抑制哈馬斯在民主政治上的企圖,並取消即將來到的選舉,或者至少延到不明確的日期。

他應該不難找到理由這麼做:哈馬斯的勝利會損害以色列和PA仍有的少數連結,也會傷害PA和阿拉伯世界中其他較溫和的國家之間的關係。那對以巴衝突中巴勒斯坦人受害者的形象也會是重重的一擊,這些會迫使阿巴斯」把哈馬斯從市政勝利推開。他最好阻止這件事發生才不必應付這困境。(藍尼謝克得(Ronni Shaked)Ynet新聞》)

「所羅門就在耶路撒冷、耶和華向他父大衛顯現的摩利亞山上,就是耶布斯人阿珥楠的禾場上、大衛所指定的地方預備好了,開工建造耶和華的殿。」(歷代志下三章1節)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CFI 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