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教會建造在使徒與先知的根基上(2016/9/30) / 章啟明長老

 
 

線上收聽信息...

許多人有問題為何需要使徒性中心?與使徒性教會有何區別,為何不叫使徒中心而要稱為使徒性中心?

一、使徒性中心是一個國度性的教會架構

所以使徒性中心會有許多的使徒先知團隊,不同的組合配搭,派遣不同的任務。舉例而言此次在台灣所舉行的2016國度使徒性教會網絡召集,就是由使徒性先知Chuck和使徒性先知Anne Tate及先知性敬拜者James Vincent以及Chuck的特助Chad Foxworth組合的使徒團隊I及使徒性教師的Robert Heidler及妻子先知性的代禱者Linda Heidler的使徒團隊II,聯合匯集在台灣。9月24、25日團隊I及團隊II都一同事奉,但由於使徒父老Peter Wanger病危,所以Chuck及Chad 26日早上飛回達拉斯,Anne及James 26日中午飛回,由使徒團隊II的Robert及Linda Heidler完成此次事奉特會,G.Z.I.的使徒團隊是複合型是群聚型,是完整的航母戰鬥群,且不只一群,每年的猶太三節期特會,各地的使徒、先知會來G.Z.I.匯流、整合。

二、使徒性中心提供五重職事匯流的平台

使徒性教師Robert Heidler提到耶路撒冷的教會是第一個使徒性中心,曾差遣彼得及十二使徒外展,腓利到撒瑪利亞、迦薩及該撒利亞,巴拿巴外展安提阿建立教會。耶路撒冷是教會的子宮,而安提阿是教會的搖籃,是使徒性中心的經典模式,因為安提阿是一個族群及身份背景融合、職事複合、匯流的使徒性中心,巴拿巴本身並非第一代的使徒,觀念較為開放,亞迦布應是第一代的使徒性先知,老練而成熟,巴拿巴引進了使徒性的教師保羅組成了安提阿的使徒團隊,加上馬可,後來的路加、提摩太,教會的架構立即由主力艦的艦隊轉型成為航母戰鬥群,而且成為使徒團隊的母港,不斷的建造及差遣團隊「行動」。

三、先知與使徒的職事必須一同運作

1. 當那些日子,有幾位先知從耶路撒冷下到安提阿。內中有一位,名叫亞迦布,站起來,藉著聖靈指明天下將有大饑荒。(這事到克勞第年間果然有了。)於是門徒定意照各人的力量捐錢,送去供給住在猶太的弟兄。他們就這樣行,把捐項託巴拿巴和掃羅送到眾長老那裏。 (使徒行傳十一章27-30節)

2. 在安提阿的教會中,有幾位先知和教師,就是巴拿巴和稱呼尼結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與分封之王希律同養的馬念,並掃羅。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召他們所做的工。」於是禁食禱告,按手在他們頭上,就打發他們去了。(使徒行傳十三章1-3節)

從這兩處經文我們看見初代教會如何複合先知與使徒的職事運作,先有亞迦布的預言,然後安提阿教會領受並且捐錢,最後差遣巴拿巴和保羅將捐項帶去給猶太的弟兄們。

從耶路撒冷回來後,安提阿教會的先知與教師領袖一同敬拜(事奉主)及禁食禱告,有了先知的話語,要分派巴拿巴及掃羅出外宣教,於是教會眾長老差派保羅和巴拿巴的使徒團隊起航,這就是先知啟示加上了使徒差派,有了先知的啟示,教會必須有使徒性的恩膏立即回應差遣的行動。

你從那裏往前行,到了他泊的橡樹那裏,必遇見三個往伯特利去拜 神的人:一個帶著三隻山羊羔,一個帶著三個餅,一個帶著一皮袋酒。他們必問你安,給你兩個餅,你就從他們手中接過來。此後你到 神的山,在那裏有非利士人的防兵。你到了城的時候,必遇見一班先知從邱壇下來,前面有鼓瑟的、擊鼓的、吹笛的、彈琴的,他們都受感說話。耶和華的靈必大大感動你,你就與他們一同受感說話;你要變為新人。這兆頭臨到你,你就可以趁時而做,因為 神與你同在。(撒母耳記上十章3-7節)

撒母耳是使徒性的先知,所以他膏了掃羅後要掃羅啟動信心的行動,並且給了他許多先知性的兆頭,要他趁時而做,這就是先知與使徒複合性的恩膏一同運作,帶出的事奉果效。

以利亞對亞哈說:「你現在可以上去吃喝,因為有多雨的響聲了。」亞哈就上去吃喝。以利亞上了迦密山頂,屈身在地,將臉伏在兩膝之中;對僕人說:「你上去,向海觀看。」僕人就上去觀看,說:「沒有甚麼。」他說:「你再去觀看。」如此七次。第七次僕人說:「我看見有一小片雲從海裏上來,不過如人手那樣大。」以利亞說:「你上去告訴亞哈,當套車下去,免得被雨阻擋。」霎時間,天因風雲黑暗,降下大雨。亞哈就坐車往耶斯列去了。耶和華的靈(原文是手)降在以利亞身上,他就束上腰,奔在亞哈前頭,直到耶斯列的城門。(列王紀上十八章41-46節)

以利亞也是使徒性的先知,看見兆頭,趁時而做。

四、使徒性教會與使徒性中心的區別

「使徒教會或使徒性教會不一定是使徒性中心,但使徒性中心必然是一個使徒性教會,且是國度性的使徒教會。」

有一個猶太人,名叫亞波羅,來到以弗所。他生在亞歷山大,是有學問(或譯:口才)的,最能講解聖經。這人已經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訓,心裏火熱,將耶穌的事詳細講論教訓人;只是他單曉得約翰的洗禮。他在會堂裏放膽講道;百基拉、亞居拉聽見,就接他來,將 神的道給他講解更加詳細。他想要往亞該亞去,弟兄們就勉勵他,並寫信請門徒接待他(或譯:弟兄們就寫信勸門徒接待他)。他到了那裏,多幫助那蒙恩信主的人,在眾人面前極有能力駁倒猶太人,引聖經證明耶穌是基督。(使徒行傳十八章24-28節)

保羅在哥林多的時候,與亞居拉百基拉同工,並且建造了哥林多的使徒性中心,然後他們到以弗所暫留,保羅回安提阿去但留下了亞居拉和百基拉,由於亞居拉和百基拉有著使徒性的恩膏,在他們家中有教會的聚集,我們能說亞居拉和百基拉他們家中的教會是一個使徒性教會,因為連結於安提阿及哥林多的使徒性中心,但以弗所尚未成型為使徒性中心,必須等候使徒保羅的就位,使徒性中心才能成型,(如同美國總統所就位的飛機,無論機種或大小都叫空軍一號)但是這個使徒性的恩膏傳承給了亞波羅,亞波羅就有了使徒性教師的職事,於是以弗所的教會差亞波羅去了哥林多,祝福了哥林多的使徒性中心。

從這裡我們看見亞居拉和百基拉具有使徒性的職事,但不一定是使徒的職事,但卻能發揮使徒性的功能,成全使徒亞波羅,祝福哥林多的教會,通常使徒教會或使徒性教會是一個強大的航母艦隊,使徒性中心則是航母艦隊的母港,可包容匯流不同的航母艦隊出入,保羅致力於建造神的國度,所以從安提阿、哥林多、以弗所、羅馬的教會都是致力於成為母港的使徒性中心。

保羅所有的書信證明他的使徒性教導,被各地的教會接受、誦讀、對齊。並非所有的使徒性教會或使徒性中心被各個城市的教會所接納或認同,反而因為爭競而帶來城市的破口,這是我們所需要謙卑學習的。

五、神在末後的日子,恢復教會的原型-使徒性中心

如同使徒性教會正興起一書中所提及,使徒性教會與家中教會是初代教會的的原型,神如今恢復這架構及系統乃是「萬物復興」的一環,不是流行、風潮,而是神在創世前已預定的計畫。

此次聚會中James Vincent提及使徒、先知五重職事所架構的組織系統是世上最好、最卓越、最優秀的架構及系統,遠超過世上所有的管理組織,甚至是天上的空中執政掌權的系統,這話語太具有啟發性,教會要有信心,神所賜下的天國主義是遠超過現在世上所有的政體及信仰,遠超過資本主義、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自由主義、伊斯蘭、印度教、精靈崇拜、儒釋道信仰、人本主義、人道主義…。

因為這系統不屬於這世界,乃是天國的系統,經上說萬有都在基督裡合而為一,我們是基督的身體,要充滿萬有,所以教會Ekklesia是天國在地上的政黨及政權,雖然現在是在野,將來必會執政。

世上的國成為我主和主基督的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