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6 年八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6年八月/ 猶太曆5776年

向武器告別
在拜占庭式的敘利亞內戰中作戰的軍團,有可能變得不那麼好戰、比較不凶狠、較為傾向和平嗎?根據最近Ynet新聞的一篇關於努斯拉(Al Nusra)的文章,說這似乎是有可能的,然而那定論下得太早了。

「努斯拉是在敘利亞的內戰中反敘利亞政府的一個遜尼派的伊斯蘭軍事陣營,其目標是要在這個國家建立伊斯蘭國。在2016年以前,它是蓋達組織(Al Qaeda)在敘利亞的分支,也在鄰國黎巴嫩運作。在2015年初,它成為名叫征服軍的強大的伊斯蘭聖戰聯合行動的主要成員之一,占領了敘利亞西北部廣大的領土。

敘利亞的「努斯拉陣線現在和蓋達組織斷絕關係,因為它準備繼續對抗阿薩德總統的政權。努斯拉」陣線的領袖們已經為是否暫時離開蓋達恐怖組織辯論一段時間了,他們希望這舉動會損害美俄兩國要打擊與蓋達組織有連結的團體的任何企圖。

「努斯拉」一直是蓋達組織的一個地區分支,而且是反對敘利亞政府最強大的武裝部隊之一。

一位名叫「阿爾葛拉尼(Al Golani)的發言人說他的部隊會被改名為黎凡特(Levant)征服陣線,而且會跟外面的團體沒有關聯。

蓋達組織的副領袖「阿曼德哈珊阿布(Ahmed Hassan Abu el-Kheir)在最近一次發言中,似乎讚許這個分裂,他說努斯拉陣線應該不計一切的在飽受戰爭蹂躪的敘利亞維持聖戰行動。阿布在他六分鐘的錄音中說:我們會是第一個支持它的」。若是蓋達織支持它,它不會太好。

阿布的發言中也包含蓋達組織首腦的簡短評論。這個首腦說伊斯蘭教裡面的兄弟情誼強過其他會改變及會離開的組織連結。「阿爾-紮瓦黎(Al-Zawahri)的評論在何時錄的音並不清楚。

Ynet的文章說:即使這組織的確宣布跟蓋達組織正式分裂,其軍事思想體系不可能改變。美國已經說她認為努斯拉」基本上性質跟蓋達組織一樣。

然而,「努斯拉」從蓋達組織分裂出來,可能表示在為將來與波斯灣國家合作鋪路,因為他們能幫助它對抗美國也想要他下台的阿薩德政權。

美國一個專門研究中東事務的機構的一名研究員「阿-他米米」(Aymenn Jawad Al-Tamimi) 說若是努斯拉」陣線真的跟蓋達組織分開,而在敘利亞建立另一個反叛聯盟,美國會把這看為是嚴重損害其利益的事,因為這會使目前接受美國支援的任何反叛勢力迅速分解。

「努斯拉陣線是在2011年反抗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的政變爆發後不久成立的。它原先接受ISIS伊斯蘭國的支持,但最後脫離這個恐怖組織。從那時起,雙方為爭奪敘利亞不同的領土而彼此打仗,因為努斯拉專注於國內的戰爭,而ISIS則在全球散布其致命的影響力與宣傳。

「努斯拉ISIS都希望在他們掌控的領土施行伊斯蘭教法。然而,兩者對待其他少數族群的方法不同。ISIS的做法是折磨及凶狠的殺害反對者,而努斯拉」對其他人顯得比較寬容。

埃及總統敦促和平

埃及總統「塞西」 (Abdel Fattah al-Sisi)於七月28日週五強調他支持兩國並存方案以解決以巴衝突,並表示他相信達成和平將對這地區有重大正面的影響。

「我們必須尋找一個能使在這地區的國家對於和平進程進展的重要性都能信服的情況。在他就任總統第二週年時接受埃及的一些媒體事先錄音的廣播採訪時,「塞西」這麼說。

「在埃及四十年前我們邁進一步,而結果是驚人的;藉由說服,在同樣的程度上我們能達成另一個這樣的一步,」塞西說,指的是當年的以色列總理「比金」(Menachem Begin) 和埃及總統「沙達特」(Anwar Sadat)簽署的和平協定。

「塞西」對於最近在國際社會間發起、目標想解決以巴衝突的提案表示歡迎。

「國際間已經投注了許多的努力,而法國也在進行提案。」他說,指的是法國六月三日週五在巴黎召開、想促使以巴和平會談重新開始的高峰會議。巴勒斯坦議題這些年來因為這地區的一些事件而受忽視。闡明這議題對我們非常重要,若是我們解決了問題,我們全部就會活在一個更好的情況。「塞西」如此結束他的談話。


埃及總統的言論是在巴黎的以巴和平一日高峰會(以色列及巴勒斯坦人的領導者都沒被邀請參加)結束後幾小時發表的。那高峰會在結束時警告說暴力及屯墾活動都危害兩國並存的解決方案,並呼籲在年底前召開一次針對這議題的國際研討會。

然而,閉幕公報並沒有為後續的努力設下明確的時間表。而且,雖然法國把週五的會議勾勒成國際社會評估不同意見的第一步,而雖然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有出席,美國卻對這個會談態度冷淡。以色列則斷然反對法國的努力,要求巴勒斯坦人應無條件的進入直接的和平會談。

西方的眾外交官告訴《國土報(HaAretz),說閉幕公報對以色列的態度沒有像阿拉伯聯盟的成員國所希望的那麼嚴峻,而且它普遍強調兩國解決方案──代表美國與歐盟為了屈就阿拉伯聯盟而對以色列的政策發出更為嚴苛的言論而提出的妥協。

美國、歐洲國家及好幾個阿拉伯國家的外交部長都參加了這個會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的官員都未受邀。德國、俄國、英國則沒派他們的外交部長出席。

在高峰會議之前,法國的外交部長寄給參加國的一份內部文件,期待與會國同意一個原則,就是協商重新開始後必須建立一個明確的時間表,而且可能需要在中期作複審,以測量進行的認真程度。然而並沒有公布具約束力的時間表。

以色列堅決拒絕法國的提案,爭論說只有雙方會談才會有進展。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說他所尋求的兩國方案解決之道,必須是一個廢除軍備、承認以色列是猶太國家的巴勒斯坦國。第二頻道報導說,然而在與美國國務卿克里的一通電話會談中,納坦雅胡」同意由埃及和沙烏地阿拉伯新提出的區域性和平進程。

週一,「納坦雅胡提議根據一個區域性和平計畫的參數(是阿拉伯和平提案的一部分)與阿拉伯世界協商,阿拉伯的和平提案呼籲以色列從1967年六日戰爭佔領的領土撤離並同意解決巴勒斯坦難民問題,來換取與阿拉伯世界正常化的關係。

「納坦雅胡」說:「我藉這個機會清楚的表明,我仍致力於與巴勒斯坦人及所有鄰國達成和平。阿拉伯的和平提案包含對於與巴勒斯坦人恢復建設性的協商可能有幫助的正面元素。」

另一個以色列人會再度救埃及人免於飢荒?

總理「納坦雅胡」最近一次歷史性的拜訪非洲並未獲得媒體應有的重視與報導。在典禮與互相讚美的背後是根本上承認以色列是個不可忽視的勢力,而不單只是不成熟的軍事力量。

非洲國家對以色列的創造力著迷。較少受到非洲的阿拉伯國家影響,(肯亞、烏干達)、衣索匹亞和坦尚尼亞現在都期望與以色列合作。根據納坦雅胡」,非洲領袖跟他談在各領域的地區性及國際性合作的需要,包括網路防禦、資料收集及促進新技術與發展。

在「納坦雅胡的到訪之後,埃及的外交部長薩邁赫舒克力(Sameh Shoukry)抵達以色列。對於熟知以-埃外交關係之人,就明白這次拜訪是何等不尋常。在納坦雅胡」成功的非洲之行一結束,就有如此高階的埃及官員到訪,能被視為埃及承認在埃及與衣索匹亞關於尼羅河水分配的協商中,埃及需要以色列成為可信任的仲裁者。這真的會是個最有趣的反過來的角色。

《國土報》的專欄作家「巴亞爾」(Zvi Bar’el) 米達(Mida)媒體的「克勞勃」(Evgeni Klauber)都認為舒克力的拜訪與明年衣索匹亞將完工的復興大水壩(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GERD)有關。這個水壩會顯著地影響埃及所賴以為生的尼羅河水流。

從2011年開始,衣索匹亞每年花4.8億美元在蘇丹邊界藍色尼羅河上蓋一座水壩的這個方案。衣索匹亞人深以這方案為傲,相信藍色尼羅河──聖經中稱之為基訓,是灌溉伊甸園的三大河流之一。

但這水壩會影響幾乎整個尼羅河水,挑戰了蘇丹與埃及在1959年簽署的尼羅河水協議,衣索匹亞的先鋒報》(Herald)稱這協議為在大英殖民者之下埃及與蘇丹所簽署的浮士德協議。

在1970年,當時的埃及總統沙達特曾說,寧可讓埃及士兵死於衣索匹亞的戰場,也不願在自己國家中渴死。三年前,前埃及總統莫爾西(Mohammed Morsi)清楚的說「埃及的水安全是全然不能被侵犯的,身為國家總統,我保證向一切的選項開放。」

在這兩國間這麼高的張力,需要一個雙方都能信任的第三方。去年是巴勒斯坦的官員「達蘭(Mohammed Dahlan)居間調停。如此激烈地把巴勒斯坦人推開而選擇納坦雅胡,乃清楚的顯示非洲人對以色列的一個經常看不見卻是深入的態度改變。(《今日以色列》)


「有河從伊甸流出來,滋潤那園子,從那裡分為四道:第一道名叫比遜,就是環繞哈腓拉全地的。在那裡有金子,並且那地的金子是好的;在那裡又有珍珠和紅瑪瑙。第二道河名叫基訓,就是環繞古實全地的。」(創世記二章10-13節)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CFI 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