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6 年七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6年七月/ 猶太曆5776年

 

 

以色列官方:「川普」歪曲以色列的輪廓

在《今日以色列》雜誌的一篇文章,作者說:「在本週的一次競選採訪中,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川普(Donald Trump) 用以色列作例子,說他覺得如法採取這個種族與宗教安全的型式對於美國安全的維持是必要的。

「我認為仿型是我們國家應該開始考慮採用的東西。川普說:別的國家使用啊,你看以色列,還有其他的國家,他們成功的採用。我討厭仿型的概念,但我們必須開始使用常識及我們的頭腦。」

但以色列的一位前資深安全官員告訴《Ynet 新聞》說,將以色列的保安方法與大部分的人假定川普」所講的那種仿型作類比,是錯誤的。

「一個其本身或其行李具有威脅的人就立刻被處理,無論其宗教、性別、種族。相當於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以色列安全局(Shin Bet)卸任高階官員布隆(Yaron Bloom)如此解釋。

「布隆堅持說人人必須區分川普所說的以及在以色列系統的運作之間的不同。「在以色列,並沒有對某些人口做限定,而是一個目標要隔絕及確定搭機的每位乘客都沒有爆炸物或企圖發動任何攻擊的分類法。

「布隆」說:「以色列根據威脅、威脅評估及狀況評估的基礎,已經對以色列的班機執行安全分類數十年。在那個基礎上,他們辨認有參與支持各式恐怖行動的嫌疑者。無論乘客是穆斯林、基督徒或以色列猶太人,並無不同。

然而,確實有所不同的是,雖然基督徒和以色列的猶太人有可能在機場被質詢(我和我家人有過幾次),但是他們很少有人因為嫌疑而錯過班機。

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尤其是來自像是「傑寧(Jenin)或希伯崙這些潛在危險地區的,也許會受到特別的審查,而他們有些人也許出不了機場的質詢區,因為他們已經受到懷疑。只要整體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相信以色列應該被丟到海裡,這個情況恐怕會持續……。


以色列和末後的日子

有人曾說:「我對無法過正常生活感到厭煩,因人們告訴我基督再來已經近在角落。」我不透露是誰這麼告訴我的,但是可能許多的人都有這種感覺。

若是我們對地上的生活完全快樂,我們可能會對主的再來認為是不受歡迎的打擾。若不是那樣,我們就可能會視那是救我們脫離地上人生的患難而歡迎主的再來(更別提事實上那些愛耶穌的人都期待祂的再來)。耶穌應許我們會有苦難,而那正是越來越多的信徒正在經歷的。在西方,生活還不是那麼糟,而住在以色列的基督徒生活也還相當不錯。

但是在許多地方,基督徒正遭受前所未有的迫害程度。一兩天前,我聽說在巴基斯坦的一位女士,就因為基督信仰被關進監獄並有絞刑威脅。她是一名妻子及兩個女孩的母親,在她受監禁的期間,她的家人也經歷困苦。以色列維護人權的態度並幫助非猶太信仰之人的努力,應當受到表揚。

當然,大多數的猶太人都不接受彌賽亞第一次降臨,更別提第二次再來,有些人還相當幽默的看待這整件事。當我住在以色列時,聽過一個關於這件事的笑話。有個猶太人說:「(如果)耶穌來的時候,我要跟他握手,並問他:先生,請問你以前來過這裡嗎?』」

但事實上,這當然不是一件開玩笑的事。今天全世界,包括美國都處於一種瘋狂狀態。我時時看到一些接近錯亂的事物發生,尤其若是那屬於「不得罪人」的類別,藉此左派的自由人士將國家帶向毀滅。

幾年前,「梅蘭妮飛利浦Melanie Philips)在英國工作,她寫了一本書,名叫《顛倒的世界》(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在書中有一章主題叫為伊斯蘭對猶太人的仇恨」,其中她引用了迦薩的清真寺穆斯林的講道廣播。這是統治那部分世界的部分的錯亂。

「猶太人就是猶太人。無論是勞工黨還是利庫黨,猶太人就猶太人。他們沒有溫和派的人,也不要和平……。他們全都想扭曲事實,我們才擁有事實。他們是恐怖份子。正如阿拉所說,他們必須被宰被殺。」

在帖撒羅尼迦後書第二章,使徒保羅提到末世有極大的欺謊使不愛真理的人心裡黑暗。我相信現在我們正在那個欺謊裡面,越來越多的人,甚至在美國,認為伊斯蘭教沒有問題。「聖貝納迪諾(San Bernardino)大屠殺之後,希拉蕊‧柯林頓大聲且清楚地說:這跟伊斯蘭教無關。任何受過一點點教育的人,都知道伊斯蘭教的暴力來自可蘭經及其他伊斯蘭文學,例如聖訓(Hadith伊斯蘭教創教者的行為習慣彙集)。

「希拉蕊‧柯林頓以及其他人,就在美國這裡,正在保羅預言的妄想之下,故此,神就給他們一個生發錯誤的心,叫他們信從虛謊, 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愛不義的人都被定罪。(帖撒羅尼迦後書二:11-12)

其他的事也顯示我們正活在在末後世代。以色列回到故土的這個事實是其中一個記號(以賽亞書十一章十一節提到這個回歸,說:在那日,肯定是指末後的日子) 。大量的難民從中東去到西方,雖然在聖經裡面沒有用這麼多言詞預言這個情況,但肯定顯示引進敵基督者末期的一個混亂。而發生在美國的恐怖攻擊則是審判的記號。


阿巴斯對以色列的「勸告」
根據《耶路撒冷郵報(JPost)的一篇文章,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總統.阿巴斯」週四向歐洲的國會發言前,呼籲以色列結束在這區域的霸主地位。為了某種理由,歐盟及聯合國給這個想除掉以色列的人過度的時間演說。

阿巴斯說:「若以色列想跟阿拉伯鄰國有和平,必須開始結束在這區域的霸權,並停止侵犯我們人民的權利。」

他在說什麼?以色列沒有對這地區行使霸權。她監控約旦河西岸,是因為這塊地區住著一些想讓以色列從地圖消失的民族。

若以色列照我要求的去做,「我們就會履行2002年的阿拉伯和平倡議(Arab Peace Initiative)」阿巴斯用阿拉伯語發言,歐盟將它翻成英文。

「阿巴斯」與以色列的總統里夫林(Reuven Rivlin)同時到訪比利時里夫林在週三向歐盟的國會致詞,並預定在週四會見歐盟的外國事務部長費德麗卡墨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里夫林」的辦公室在耶路撒冷,而「阿巴斯」的辦公室在拉馬拉(Ramallah),相距大約一小時的車程。
「他們一同出現在布魯塞爾,引發猜測說也許他們二人會有一個意外或是刻意的會面。在布魯塞爾疾風似的外交行動,是因為歐盟及法國的催促,目的乃希望已經凍結超過兩年的以巴和平進程能迅速的啟動。(動態資訊:我們剛聽到新聞說在比利時「阿巴斯」冷落「里夫林」總統)

「費德麗卡墨格里尼阿巴斯舉行媒體會議。她提到目前的和平進程,包括由法國提出、廣為接受的四重奏(包括美國、歐盟、聯合國及俄國)報告書預期要診斷過去解決以巴衝突的提案失敗的原因。
她又說,這四重奏的報告書將在近期出版,內容會包含建議以色列人及巴勒斯坦人如何避免損害兩國並存解決辦法的可能性。

「墨格里尼說:國際社會及歐洲有責任創造一個國際及地區性的架構,以促成兩國並存的解決辦法。」同時她呼籲終止屯墾活動、拆巴勒斯坦人的住家、暴力與煽動。

她說我們非常擔心中東惡化的狀況,這是非常危險的。阿巴斯說他支持法國的提案及2002年阿拉伯的和平計畫,該計畫要求以色列撤退到1967年的國界,來換取跟阿拉伯列國關係正常化。然而應該注意一件事,這之前也提到過多次,這麼做對以色列來說會是自殺。這樣的邊界無法自我防衛,是任何有主權國家或政府都無法接受的事。

過去「阿巴斯都拒絕以色列要他直接會談的呼籲,而偏好透過設定了時間表的國際化的程序。他與墨格里尼」談話時告訴她需要對以色列的撤退設一個期限。
阿巴斯」說:我們致力於解放我們的人民及土地。」《快訊(News Flash)阿巴斯先生,這不是你們的土地,這是神的土地,而祂選擇將它賜給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後代。除非你承認那樣,否則沒有和平的希望。」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從你所在的地方,你舉目向東西南北觀看;凡你所看見的一切地,我都要賜給你和你的後裔,直到永遠。』」(創世記十三:14-15)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CFI 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