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6 年三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6年三月/ 猶太曆5776年

 

一名以色列後備軍人在刺殺攻擊中被槍彈誤殺

數千人參加了週三深夜一名以色列後備軍人的喪禮,此人在當天稍早一場發生在約旦河西岸的刺殺攻擊中,被以色列國防軍槍擊誤殺。 「以利亞弗‧蓋勒曼」(Eliav Gelman) 三十歲,在以色列的後備軍隊擔任空軍機長,他在耶路撒冷南方的「沽什‧艾錫安」(Gush Etzion)的交叉口等車時,遭一名巴勒斯坦人持刀刺殺攻擊,而當士兵開槍要制止恐怖份子時卻誤殺了他。

 

當「蓋勒曼」等公車準備從基地返家時,遭到巴勒斯坦人持刀刺殺,旁邊的駐站士兵對恐怖份子開槍,但一兩枚子彈也誤擊了「蓋勒曼」,造成致命傷。被送到耶路撒冷「公義門」醫療中心(Sha'are Zedek Medical Center),幾小時後醫生宣布他死亡。

 

「蓋勒曼」有兩個兒子,「約押」(Yoav)兩歲,「亞亦珥」(Yair)五歲。他的妻子「瑞娜」(Rina) 懷 孕,他們住在「卡爾梅‧簇爾」(Karmei Tzur)社區。他本來住在希伯崙外圍的「基利亞特‧阿爾巴」(Kiryat Arba) 社區,曾在「生命源頭宗教學院」(Mekor Haim Yeshiva) 及「艾錫安陣營」(Etzion Bloc) 就讀。

 

「蓋勒曼」的兄弟「伊押珥」(Eyal)在喪禮上追憶時,說他十分虔信,每天研讀聖經及《塔穆德》。「他充滿愛,也受人敬愛,與猶太人民、以色列的土地及以色列的妥拉連結。他委身於妥拉。無論前一晚的情形如何,無論在何處、任何時候,即使在軍中,每天早上起床後,他一定研讀《塔穆德》及妥拉的進度。」 Ynet新聞網站報導說,儘管「蓋勒曼」喪生,但他家人說他們不會對軍方的過失懷怒。

 

「蓋勒曼」的舅子是「便那亞‧撒瑞爾」(Benaya Sarel),這人於2014年在迦薩走廊的「保衛邊陲行動」(Operation Protective Edge)中 喪生,「撒瑞爾」也來自「基利亞特‧阿爾巴」社區。 「沽什‧艾錫安」政務會的首長「大衛‧佩爾」(David Perl)說「蓋勒曼」不徒然而死,他 是捍衛「沽什‧艾錫安」之戰的另一個犧牲。這爭戰從十年前開始,而令我們難過的是,還沒結束。我們與受難者的家人及「卡爾梅‧簇爾」的居民同哀傷。

 

「沽什‧艾錫安」交叉口已發生好幾次恐怖攻擊,許多的士兵駐守在十字路口。去年十一月,一名名叫「以斯拉‧史瓦茲」(Ezra Schwartz) 的猶太裔美國青少年也在這地方被恐怖份子槍殺身亡,在最近的幾個月,軍隊調派了許多士兵在那裡駐守。 「蓋勒曼」是這波自從去年十月起開始增加的恐怖攻擊,第29名喪生的猶太人。另有三個非猶太人也喪生。而在同樣這段期間,170多名巴勒斯坦人被殺,三分之二的人是在發動恐怖攻擊時被殺,其餘的是跟以色列的軍隊衝突時喪生的。根據以色列軍方的資訊。

 

 

 

 

一些好消息──敘利亞難民的網站感謝以色列

最近一位來自「宏姆斯」(Homs) 、名叫「阿鮑德‧單達基」(Aboud Dandachi)的敘利亞行動份子向Ynet新聞表達他決定奉獻一個網站,刊載以色列人幫助敘利亞難民的故事,以及他個人堅信以色列和敘利亞百姓間沒有理由成為敵人。

 

下個月就是敘利亞殘暴內戰五周年。這血腥衝突造成包括「阿鮑德‧單達基」在內的百萬人民生活顛覆。

 

這位39歲的高科技專業人士在伊斯坦堡告訴Ynet,關於他在敘利亞危機中的經歷,以及有關這個總是教育他仇恨、恐懼的國家一個重要的功課。

 

「單達基」是遜尼派穆斯林。他說當2011年三月,反對阿薩德政權的示威開始時,他是中立的。「我並不支持任何人,因為我的生活過得很好,」他回憶說。「我不需要政府,也不想跟政府有瓜葛。」但是當政府一個晚上屠殺100名抗議者時,他開始有轉變。

 

他期待戰爭能以儘快結束,但到了2013年九月,阿薩德開始使用化學武器,而ISIS統治「拉卡」(Raqqa),他知道自己必須離開。在黎巴嫩待兩週後,他理解他必須從一個衝突區換到另一個衝突區而來到土耳其,然後租了一間公寓住了下來。

 

他說過去五年得到一個很清楚的結論──以色列完全不是一個大(或小)惡魔,事實正好相反,以色列作的正是她必須作的:沒有參與戰事,而是一直幫助需要幫助的受傷的敘利亞人。不只是政府,以色列人也在約旦、希臘、塞爾維亞、北美等地幫助敘利亞難民。若是猶太人和以色列人說這不是他們的問題也不會有人責怪他們。而這正是許多阿拉伯人和阿拉伯國家所作的。例如,那些自稱是敘利亞友國的波斯灣阿拉伯國家,就對敘利亞難民關門。

 

「單達基」回憶他成長過程所受的教育。「我從小就聽到說『這些人是你的敵人。猶太人是邪惡的。』但我看到猶太人是這時代最仁慈、慷慨的人。

 

當真主黨和伊朗人要來殺我,敘利亞人迫使我離開家園,而我聽到以色列的猶太人正在幫助敘利亞人,我的世界觀改變了。」 因此,他說:「有一天,當這場戰爭結束,無疑的有一天會結束,我不希望敘利亞人陷在不必要的衝突中。我們和以色列人沒有理由衝突。雙方有甚麼不能協議的呢?例如,相較於我們地區複雜的問題,戈蘭高地是很容易解決的問題。

 

「我們為什麼是猶太人的仇敵?」他問。「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毀謗我們、丹麥、瑞典沒收敘利亞難民的東西,當所有這些國家都抵擋我們,猶太人甚至冒著生命危險來幫助我們。為什麼我應該跟猶太人為敵?他們證明了願意成為我們的朋友。他們已經伸出手來,我為什麼要拒絕他們?

 

2015十二月,「單達基」設立一個網站,名叫「謝謝你,以色列 (人民)」,刊載猶太人及以色列人幫助敘利亞人的故事。「有很多故事我要放上去,」他說:「每天都有以色列人幫助敘利亞人的新故事。根據我的理解,我們敘利亞人沒有甚麼能回報猶太人對我們的付出,至少我們該謝謝他們。

 

「我記得在2014年第一次提到這事,當時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在戈蘭高地探訪受傷的敘利亞民時,他被照相。我記得敘利亞反對勢力說「納坦雅胡」必須停止利用受傷的敘利亞民來作宣傳及其他胡說八道的話。那時候,我就對反對勢力說:「你瘋了嗎?連說聲謝謝都不會嗎?真是不成熟。」

 

他說他在部落格寫下這訊息,然後敘利亞反對勢力就把它刪除。很不幸的,在中東地區的阿拉伯政客們沒有一個會對以色列說謝謝。這是中東的真實,因為他們會因此失去支持和群眾。 「單達基」與他在波灣及土耳其的兄弟們連絡上,在敘利亞他沒有任何親人了。「我的家族都離開那裡,我是親人中最後離開的。當2013九月離開的時候,我知道自己將不會回到敘利亞了。(故事來自「羅以‧開斯」(Roi Kais))

 

 

「當那日,以色列必與埃及、亞述(敘利亞)三國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因為萬軍之耶和華賜福給他們,說:埃及─我的百姓,亞述(敘利亞)─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產業,都有福了!」(以賽亞書十九章24-25節)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Kim Chan 姊妹及CFI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