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6 年二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6年二月/ 猶太曆5776年

 

紀念「達芙娜‧梅亦爾」(Dafna Meir)、「徐羅蜜‧奎格曼」(Shlomit Krigman)及2015至2016年所有恐怖攻擊的受難者

「達芙娜‧梅亦爾」的家人拒絕向仇恨屈服

「達芙娜‧梅亦爾」一月十七日在「俄陀聶」(Otniel)的自家門旁被一名青少年恐怖分子刺殺身亡。

 

「週日下午,聽見母親尖叫的『雷娜娜』(Renana),當時正在和朋友講電話。一開始,她以為媽媽看到蟑螂,但很快就意識到發生了可怕的事。她衝過去查看,發現母親正在和那個刺殺了她的青少年搏鬥。

 

「當我走過去時,她已經倒在地上了。看到他們在搏鬥,我驚恐的尖叫。」雷娜娜說:「她不讓他拔出她身上的刀子,以免再傷害我們。」

 

「雷娜娜」和他父親後來接受幾次採訪時,含著淚提到「達芙娜」的喜樂與正面,並堅持拒絕因她的被害而產生任何的苦毒。

 

在以色列電視第二頻道中,「雷娜娜」說希望自己的尖叫嚇走殺害者,之後攻擊者被確認是一名十五歲的「莫雷德‧巴德‧阿巴篤拉‧阿岱斯」(Morad Bader Abdullah Adais)。隔天週一,他在家中被逮捕。他的父親否認知道他兒子計畫要攻擊,而有報導說,他的父親告訴巴勒斯坦媒體說他以他兒子為榮,但家屬向以色列的電視台否認這事。

 

「雷娜娜」說,恐怖分子任由她母親死去而逃跑後,一開始,她試圖拔出刀子,但想起在急救訓練時教導說不要從傷處拔除異物 (那會造成傷口過度失血)。

 

「『雷娜娜』說當時她母親仍有呼吸,我叫她無論如何要保持呼吸不要停止,但我知道已經無法挽救。媽努力地保持呼吸,雖然已經不能回應,但我感覺她仍聽得見我說的話。」我先打電話叫醫護人員,然後打電話給我父親。

 

38歲的執業護士「達芙娜」留下丈夫「拿單」(Natan)和四個子女,年齡介於11到17歲。「梅亦爾」家庭還收養了兩個五歲以下的孩子。她丈夫說事件發生後,寄養兒童會繼續留在他們家。

 

「拿單」說他從電台廣播聽到妻子的死訊。「當『雷娜娜』打電話告訴我恐怖份子刺殺她母親,當時我正在醫師辦公室。後來我回電給她時,她只說,他們在照顧媽媽。當我上了車子並收聽廣播,聽到新聞報導,一名住「俄陀聶」的婦人被殺害,我就關掉廣播,知道那是她。」

 

「我為和『達芙娜』度過的每一刻感恩,」『拿單』含淚說:「我對她一見鍾情,從我們一起當兵的時期,直到她生命結束。我會永遠記得冬天她露在帽子外的捲髮。」『拿單』說他遇到她之後幾天就知道自己要娶她。『達芙娜』曾在寄養家庭長大,因此他們願意收養困難家庭的孩子,她要把恩惠和仁慈帶回到這世界。

 

接受《最新消息日報》(Yediot Ahronot) 希伯來文報紙訪問時,「拿單」說大體上他不會因為妻子的死,而仇視巴勒斯坦人。 「我們沒有憤怒,我沒有對任何人發怒,我們不要讓自己充滿憤怒。我們不咒詛阿拉伯人。我坐下和孩子們談話,他們沒有任何憤怒的言語。我們不是仇很的民族,『達芙娜』和我並不是那樣被帶大的。」(摘自《以色列時報》(The Times of Israel))

 

他們與那些跟從伊斯蘭教的人是何等的不同,伊斯蘭教是個仇恨的宗教。別搞錯,伊斯蘭教呼籲仇恨、殺害猶太人。事實上,伊斯蘭的書籍呼籲要對猶太人進行大屠殺,然後末日才會臨到,其書籍說:「每棵樹,每個石頭都會說:有個猶太人躲在我後面,快來殺了他!」

 

猶太教和基督教都吩咐人要愛鄰舍如同自己(利未記十九:18、馬太福音廿二:39) 除非我們都像這個家庭那樣去愛,否則世界不會有和平。

 

 

什麼和「徐羅蜜」一起被殺害了?

在《以色列時報》,「羅米‧蘇士門(Romi Sussman)對關於一月25日被殺害的「徐羅蜜‧奎格曼」,他寫道: 「昨天當『徐羅蜜』正在採購雜貨時,兩個阿拉伯恐怖份子進到她的社區,用刀刺入她的頭。」她第二天就過世了。「但被殺害的不只是23歲的「徐羅蜜」,她的未來、可以滿足地坐在火爐旁的搖椅上及享受的美好人生也被謀殺了。

 

「夢想有一天她會出嫁的人−−在某處等候的那名男士、見到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的出生之笑聲、生第二個孩子的疲憊、以及生她第三個孩子興奮的聲音,…那些夢想都和她一起被殺害了。 她未來的子女們會有的成就,也同樣被謀殺了。在未來可能會有的每一個人、每一樣成就、每個功績、每個未來的發明,今天都隨著她被埋葬了。

 

「在她長子的成人禮中她的眼中散發微光、凌晨兩點鐘女兒在廚房告訴她說她墜入了愛河、當她的小兒子高中畢業而進入了他選擇的軍隊,她微笑的知道他的感激之心…這一切全都被謀殺了。

 

還有她的孫兒、曾孫、曾曾孫…等也都被殺害了。他們可能會是調停者、開拓者、屯墾先鋒,有著偉大心靈、堅忍、真實、果決品格、也許會改變世界之人、可能會發明、創新、轉化我們的生活。必定會愛、尖叫、跳舞、受景仰、…會夢想、設計之人。 被殺害了,他們全都被殺害了。

 

若是不成千,至少會有成百的人,因著她被殺害而無法出生。因著恐怖分子一揮刀,因著一個青少年的仇恨和那些灌輸他如此的人們,這些人完全失去存在、行動、創造的機會。

 

「當他們說一個人能拯救世界的時候,他們也應該說一個謀殺者能毀滅世界,因為今天他毀滅了『徐羅蜜‧奎格曼』的世界和一切的未來以及她有權創造、擁有的寬闊世界,以及擁有本該是長壽、平和、歡樂的生命與資產。(一月26日《以色列時報》)

 

反猶主義及反基督教的情緒都在當今世界增強

一波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浪潮模糊了反猶主義與反以色列主義的疆界。極右派的歐洲人是造成最近仇恨猶太人這件事上揚的主因。

 

在《以色列時報》的一篇關於反猶主義的文章,文章的開頭如此寫道: 「世界是個可怕的地方,而每個人都恨猶太人。」文章的作者是「阿曼達‧柏需珥-但」(Amanda Borschel-Dan),雖然那樣講聽起來誇張,但許多理由顯示那 想法大致正確。

 

離散猶太人事務部(Diaspora Affairs Ministry)最近公布一份報告,畫出國際間反猶主義的蒼涼景象。這機構的調查結果是根據反毀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因應反猶主義的協調論壇(Coordination Forum for Countering Anti-Semitism)及當代歐洲猶太人研究中心(Kantor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Contemporary European Jewry)的報告。

 

這份報告不是在談最近的移民潮。報告指出,難民主要關切的是每天能存活。未來會如何,無人知道;但是目前在歐洲,對猶太人採取最敵對行為的,是那些在歐洲出生、而在某些過程期間變成激進分子的穆斯林。

 

然而激進的穆斯林不只仇恨猶太人,最近幾起發生在美國的死亡攻擊案件,顯示激進穆斯林也仇恨基督徒。簡言之,他們仇恨任何非穆斯林。這是可蘭經教導他們做的事。

 

穆斯林仇恨基督徒,可能也跟仇恨猶太人的理由相同:因為他們不同、因為他們不附和世界許多的方式、因為他們敬拜的神明顯的不同於阿拉。因為他們被教導要愛而別仇恨、因為他們大大看重人命,然而伊斯蘭輕視它到一個點:將猶太人和基督徒視為如同能被丟棄的垃圾。 當世界越來越黑暗、負面情緒的趨勢越來越強烈。

 

人們感到緊張,只有少數人內心平靜。這樣的情形不是使他們投入能拯救他們的「這一位」的懷抱,就是使他們攻擊那些他們認為該為今日世界混亂現象負責之人。請為和平禱告。


「求祢不容那無理與我為仇的向我誇耀!不容那無故恨我的向我擠眼!因為他們不說和平話,倒想出詭詐的言語害地上的安靜人。」(詩篇卅五:19-20)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CFI 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