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使徒先知團隊群體性的恩膏( 2016/2/19) /章啟明長老

 
 

2016年是亞洲使徒行傳啟動的一年,今天神正釋放使徒與先知的「雙重」恩膏到全世界,由於使徒及先知是教會屬靈根基的事奉,因此所有被恢復的真理和啟示以及事奉,必須兼具使徒和先知的面向。

並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以弗所書二章20節)

一、使徒與先知複合性的恩膏

舊約的以利亞及以利沙就是這雙重恩膏的典範,以利亞及以利沙被稱為「我父啊!」「我父啊!」使徒的特性就是能傳承年輕世代的心志及恩膏,使徒性的先知不但是自己作先知,還能興起訓練許多的先知職事,撒母耳、以利亞、以利沙及新約的亞迦布先知都具有此特質。同樣使徒性的傳福音也能興起許多傳福音的職事,新約聖經中的司提反就有此特質,不但興起了一同為執事的腓利,而且影響了居比路及古利奈的信徒們,建立了安提阿教會。

當以利亞升天的時候,把他「雙倍」能力的外衣留給了以利沙,以利沙則將得勝亞蘭的箭傳給了以色列王約阿施,新約的亞迦布不但與多位先知團隊巡行教會間,而且興起訓練安提阿及該撒利亞的先知群。

當那些日子,有幾位先知從耶路撒冷下到安提阿。內中有一位,名叫亞迦布,站起來,藉著聖靈指明天下將有大饑荒。(這事到克勞第年間果然有了。)(使徒行傳十一章27-28節)

在安提阿的教會中,有幾位先知和教師,就是巴拿巴和稱呼尼結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與分封之王希律同養的馬念,並掃羅。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召他們所做的工。」(使徒行傳十三章1-2節)

第二天,我們離開那裏,來到凱撒利亞,就進了傳福音的腓利家裏,和他同住。他是那七個執事裏的一個。他有四個女兒,都是處女,是說預言的。我們在那裏多住了幾天,有一個先知,名叫亞迦布,從猶太下來,到了我們這裏,就拿保羅的腰帶捆上自己的手腳,說:「聖靈說:猶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綁這腰帶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裏。」我們和那本地的人聽見這話,都苦勸保羅不要上耶路撒冷去。保羅說:「你們為甚麼這樣痛哭,使我心碎呢?我為主耶穌的名,不但被人捆綁,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願意的。」保羅既不聽勸,我們便住了口,只說:「願主的旨意成就」,便了。(使徒行傳二十一章8-14節)

亞迦布與使徒保羅示範了先知下載啟示,使徒解讀啟示的最佳典範,而一個強壯的使徒先知團隊,常是兼具使徒性與先知性複合的恩膏與職事,新約的彼得、約翰雖同樣是使徒,約翰在先知與先見的職事較強,而彼得在傳福音的職事較強,同樣保羅與巴拿巴,巴拿巴在先知及牧師職事較強,而保羅則在教師及傳福音上較強,而西拉也是與保羅配搭的使徒。使徒行傳十五章32節說到耶路撒冷教會差派猶大和西拉與保羅、巴拿巴同行,而猶大和西拉都是先知的職事。

所以認識使徒、先知、傳福音、牧師、教師五重職事複合性的恩膏,幫助我們在建立使徒先知團隊成為航母戰鬥群的事奉概念上有清楚的概念及藍圖,當然耶穌基督不但是使徒及先知「雙重」恩膏的完美典型,同時也是「五重職事」恩膏事奉的典範。

二、先知群體性的恩膏

我常提醒弟兄姊妹們,不是每一個人都具有使徒或先知的職事,但每一個信徒都可領受使徒性及先知性恩膏,聖經中先知群體性恩膏的典範乃是撒母耳在拉瑪的拿約先知先見學校。

大衛逃避,來到拉瑪見撒母耳,將掃羅向他所行的事述說了一遍。他和撒母耳就往拿約去居住。有人告訴掃羅,說大衛在拉瑪的拿約。掃羅打發人去捉拿大衛。去的人見有一班先知都受感說話,撒母耳站在其中監管他們;打發去的人也受 神的靈感動說話。有人將這事告訴掃羅,他又打發人去,他們也受感說話。掃羅第三次打發人去,他們也受感說話。然後掃羅自己往拉瑪去,到了西沽的大井,問人說:「撒母耳和大衛在哪裏呢?」有人說:「在拉瑪的拿約。」他就往拉瑪的拿約去。 神的靈也感動他,一面走一面說話,直到拉瑪的拿約。他就脫了衣服,在撒母耳面前受感說話,一晝一夜露體躺臥。因此有句俗語說:「掃羅也列在先知中嗎?」(撒母耳記上十九章18-24節)

掃羅王三次派人去捉拿大衛,進入撒母耳的先知群中,所派的人都與先知們一同受感說話,最後掃羅王親自到拉瑪去,半途中就被神的靈降臨一面走一面受感說話,而且脫掉衣服在撒母耳面前赤身躺著,整天整夜受感說話,這說明撒母耳的先知學校具有一種群體性的恩膏,凡在此受過訓的都能領受先知性的恩膏及恩賜,我個人相信大衛在此學校中得了大衛會幕的啟示,並且找了他在拿約先知學校的同學希幔(撒母耳孫子)、亞薩、耶杜頓,成為大衛會幕的先見及敬拜帶領。同樣以利亞也服事了先知學校們,他們也都具有以利沙先知的看見,但缺少了以利沙使徒性的心志和能力。

耶和華要用旋風接以利亞升天的時候,以利亞與以利沙從吉甲前往。以利亞對以利沙說:「耶和華差我往伯特利去,你可以在這裏等候。」以利沙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離開你。」於是二人下到伯特利。住伯特利的先知門徒出來見以利沙,對他說:「耶和華今日要接你的師傅離開你,你知道不知道?」他說:「我知道,你們不要作聲。」以利亞對以利沙說:「耶和華差遣我往耶利哥去,你可以在這裏等候。」以利沙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離開你。」於是二人到了耶利哥。住耶利哥的先知門徒就近以利沙,對他說:「耶和華今日要接你的師傅離開你,你知道不知道?」他說:「我知道,你們不要作聲。」以利亞對以利沙說:「耶和華差遣我往約旦河去,你可以在這裏等候。」以利沙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離開你。」於是二人一同前往。有先知門徒去了五十人,遠遠地站在他們對面;二人在約旦河邊站住。(列王紀下二章1-7節)

近代教會史中的錫安城,1900年1月1日陶威博士建立於芝加哥以北四十哩左右,後來溫瑪莎接續在錫安城的事奉(見榮耀的光輝),興起了一個先知內室事奉的運動(包含了台灣的錫安堂及慕主先鋒教會),就是一個先知群體性恩膏的典型。

同樣自2000年在堪薩斯市,Mike Bickle畢麥克牧師所興起的I.H.O.P.國際禱告殿,就是典型的先知先見的群體性恩膏,由於畢麥克是先知型的使徒,所以他詮釋Harp & Bowl的天上敬拜模式,影響了全世界敬拜禱告的水流,這就說明了先知群體性恩膏事奉的影響力。

三、使徒群體性的恩膏

耶穌就是使徒的原型,而且也培訓差遣了十二使徒、七十使徒,即或是沒有受過太多教育的漁夫,或是稅吏,在耶穌的使徒群體性恩膏中,造就了初代的使徒們,也開創了教會。

耶穌叫了十二個門徒來,給他們權柄,能趕逐污鬼,並醫治各樣的病症。這十二使徒的名:頭一個叫西門(又稱彼得),還有他兄弟安得烈,西庇太的兒子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約翰,腓力和巴多羅買,多馬和稅吏馬太,亞勒腓的兒子雅各,和達太,奮銳黨的西門,還有賣耶穌的加略人猶大。耶穌差這十二個人去,吩咐他們說:「外邦人的路,你們不要走;撒馬利亞人的城,你們不要進;寧可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裏去。隨走隨傳,說『天國近了!』醫治病人,叫死人復活,叫長大痲瘋的潔淨,把鬼趕出去。你們白白地得來,也要白白地捨去。(馬太福音十章1-8節)

這事以後,主又設立七十個人,差遣他們兩個兩個地在他前面,往自己所要到的各城各地方去,…要醫治那城裏的病人,對他們說:『 神的國臨近你們了。』無論進哪一城,人若不接待你們,你們就到街上去,說:『就是你們城裏的塵土黏在我們的腳上,我們也當著你們擦去。雖然如此,你們該知道 神的國臨近了。』(路加福音十章1、9-11節)

而安提阿教會成為使徒訓練中心的母港,差派了保羅、巴拿巴、馬可、西拉的使徒團隊。

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召他們所做的工。」於是禁食禱告,按手在他們頭上,就打發他們去了。(使徒行傳十三章2-3節)

過了些日子,保羅對巴拿巴說:「我們可以回到從前宣傳主道的各城,看望弟兄們景況如何。」巴拿巴有意要帶稱呼馬可的約翰同去;但保羅因為馬可從前在旁非利亞離開他們,不和他們同去做工,就以為不可帶他去。於是二人起了爭論,甚至彼此分開。巴拿巴帶著馬可,坐船往塞浦路斯去;保羅揀選了西拉,也出去,蒙弟兄們把他交於主的恩中。他就走遍敘利亞、基利家,堅固眾教會。(使徒行傳十五章36-41節)

保羅來到特庇,又到路司得。在那裏有一個門徒,名叫提摩太,是信主之猶太婦人的兒子,他父親卻是希臘人。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都稱讚他。保羅要帶他同去,只因那些地方的猶太人都知道他父親是希臘人,就給他行了割禮。他們經過各城,把耶路撒冷使徒和長老所定的條規交給門徒遵守。於是眾教會信心越發堅固,人數天天加增。(使徒行傳十六章1-5節)

奉我們救主 神和我們的盼望基督耶穌之命,作基督耶穌使徒的保羅,寫信給那因信主作我真兒子的提摩太。願恩惠、憐憫、平安從父 神和我們主基督耶穌歸與你!…我兒提摩太啊,我照從前指著你的預言,將這命令交託你,叫你因此可以打那美好的仗。(提摩太前書一章1-2、18節)

後來保羅到第三次宣教行程時,使徒團隊已經非常龐大。

亂定之後,保羅請門徒來,勸勉他們,就辭別起行,往馬其頓去。走遍了那一帶地方,用許多話勸勉門徒(或譯:眾人),然後來到希臘。在那裏住了三個月,將要坐船往敘利亞去,猶太人設計要害他,他就定意從馬其頓回去。同他到亞細亞去的,有庇哩亞人畢羅斯的兒子所巴特,帖撒羅尼迦人亞里達古和西公都,還有特庇人該猶,並提摩太,又有亞細亞人推基古和特羅非摩。(使徒行傳二十章1-4節)

保羅的使徒先知團隊,將以弗所成為航母的前進基地,差派他們治理亞細亞、特羅亞、馬其頓、哥林多、雅典…,等的教會。

近代教會史中的莫拉維亞弟兄會,1722年在親岑多夫伯爵的賀恩莊(Herrnhut)開始的禱告運動,一天24小時一週七天不停止的禱告持續了超過一百年,差遣數以千計的宣教士,影響了十八、十九世紀每一項偉大的宣教事工,特別是衛斯理約翰兄弟更是使徒群體性恩膏的範例。

當今教會中,使徒比爾強生Bill Johnson在加州雷汀市(Redding)的伯特利教會及超自然事奉學院打造了一個神蹟之城,甚至影響了整個城市Redding,充滿了天國文化,包括海蒂˙貝克,在莫三比克建造的萬間教會,都是參與在比爾強生使徒先知性團隊共同事奉的,當然還有在中國家庭教會的復興運動,在菲律賓、印度興起的使徒先知家教會運動,都示範了使徒性群體恩膏的運作。

四、使徒先知團隊群體性的恩膏

這奧祕在以前的世代沒有叫人知道,像如今藉著聖靈啟示他的聖使徒和先知一樣。(以弗所書三章5節)

要看見榮耀長大成熟的教會,非有使徒、先知團隊事奉的恩膏不可,先知下載啟示藍圖,但使徒解讀啟示、施工建造,使命必達。

最近一部流傳的影片War Room戰情室,詮釋了使徒性禱告的特質,片尾克萊拉求神賜她禱告代求的能力,能甦醒美國的教會、社會、學校、家庭、政府。

她迫切起堅定信心的禱告,讓人不僅為之動容,並且激動了許多人開始進入War Room,開始爭戰的禱告。

了解使徒先知職事不同的功能與恩膏,配給其他的傳福音、牧師、教師、治理、接待、先見、憐憫…恩賜和事工,教會成為屬靈的黃埔軍校,裝備建造聖徒,長大成熟。

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 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以弗所書四章11-13節)

並知道他向我們這信的人所顯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使他從死裏復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邊,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又將萬有服在他的腳下,使他為教會作萬有之首。教會是他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以弗所書一章19-23節)

神設立教會成為天國的執政團隊,不只使今世,更是為了永恆,管理宇宙萬有及星球,教會就是基督的身體,天上的團隊群體,四活物、撒拉弗、24位長老、天使長、天軍都是合一的。

我們要學習讓耶穌基督作頭,我們是身體,與祂合一、肢體合一、現在雖然是在野黨,但要預演執政。

2016年亞洲的使徒先知團隊正在興起,Rise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