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5 年十二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5年十二月/猶太曆5776年

 

駭人聽聞與可惡
在十一月16日,《福克斯新聞網》(Fox News)撰文報導說:「當文明世界在為巴黎事件哀悼,並準備對抗ISIS,巴勒斯坦人權力機構(PA)的官方媒體卻荒謬的聲稱週五在法國首都造成132人死亡的攻擊事件,以色列是幕後的主導。」

 

 

在其評論專欄和社論的漫畫中,西岸政權的官方新聞機構「阿爾‧哈亞‧阿爾‧加底大」(Al-Hayat Al-Jadida)最新版的瘋狂陰謀誣告,說以色列的情報單位策畫這次的恐怖攻擊,而不管ISIS已經宣稱造成了數百人受傷的那六起協調運作的爆炸案及大規模射殺是他們所為。

 

「明顯的,為了達成納坦亞胡的目標,『摩薩德』(Mossad―以色列情報單位) 會燒掉貝魯特和巴黎,」聽命於PA主席「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 的巴勒斯坦報紙的編輯們寫道。
反誹謗聯盟的「肯‧雅各布森」(Ken Jacobson)說:「他們發表這篇文章的事實令人驚訝而痛心。」(而我―CFI的作家補充說:這完全是離譜的胡說八道。頭腦健全的人甚至怎麼會寫出這種東西?他們是住在哪個星球的外星人?對這件事他們顯然搞不清楚狀況。)

 

尾隨這個荒謬的宣稱,一連串的漫畫出現在巴勒斯坦領袖的官方臉書,包括一張畫著「納坦雅胡」跟一個恐怖份子在策劃一個攻擊的漫畫。「巴勒斯坦媒體眺望」(Palestinian Media Watch)最先做了報導,說該運動顯示法「法塔」(Fatah)樂意把任何一件事都怪罪以色列。還有一個荒誕的漫畫,畫著「納坦雅胡」和一個ISIS恐怖分子從一個窗在俯視巴黎艾菲爾鐵塔旁的街道,彷彿他們高興同夥作案。

 

「PA和「法塔」一再把以色列跟ISIS作對照,捏造猶太國和伊斯蘭國之間的類比。」《巴勒斯坦媒體眺望》在一項聲明中說「控告以色列和美國是ISIS恐怖攻擊的幕後主導並從中得利的言論在過去也發出過聲音。」(根據維基百科:《巴勒斯坦媒體眺望》是個據點在以色列的非政府組織和媒體監督團體,於1996年由「以他瑪‧馬可斯」(Itamar Marcus)所創立,記錄巴勒斯坦媒體的煽動事件)。

 

反誹謗聯盟國內的局長「肯‧雅各布森」(Ken Jacobson) 說:「以色列人擔不起不理會這種錯謬的宣傳,無論多麼是如何離譜。其中最荒謬的聲明包括:以色列採收巴勒斯坦兒童的器官,或說:猶太人策劃了巴勒斯坦人在耶路撒冷的這一波刺殺。PA向兒童灌輸這個宣傳,並用它來煽動群眾。」雅各布森又說:「我們很認真看待這東西。那不是沒有聽眾。」換句話說,人們會照單全收的相信這荒謬的宣傳。

 

「他們刊登如此內容的事實駭人聽聞與可惡。」 雅各布森說:「若不瞭解這樣的仇恨,你就不瞭解以巴之間的衝突。」

 

「事實上,住在巴黎的猶太人可能是ISIS攻擊的目標。」反誹謗聯盟的總裁「約拿單‧格林柏拉特」(Jonathan Greenblatt) 說道。「巴塔克蘭」(Bataclan)劇院―即將近100位在音樂會的觀眾被恐怖分子屠殺的地點,這劇院是屬於巴黎的猶太人,也一直是反猶太主義的焦點。

 

「格林柏拉特」說:「我們與國際社會大聲譴責這些已奪走數百名無辜人性命的野蠻和令人髮指的恐怖攻擊。」

 

他又說:「當調查繼續在進行而恐怖分子的動機仍未明之際,我們對巴塔克蘭劇院長久以來成為反錫安主義團體焦點的報導深感憂心。」(《福克斯新聞網》的轉述)

 

 

忠於以色列的阿拉伯人
「宣布伊斯蘭運動為非法是個機會,因為對於大多數忠於以色列及反對恐怖主義的阿拉伯人,需要制定一套明確的政策。」賓-德羅爾‧頁靡尼(Ben-Dror Yemini),在《新消息報訊》(Ynet News)的部落格如此寫道。

 

寫這篇文章的猶太人說他把上述的話獻給他在加利利地區溫和的阿拉伯朋友們。提到這些朋友,他說:「有時他們發聲表態,有時候他們保持靜默。有時我們意見相同,有時我們互相吼叫,那是朋友之間相待的方式。」

 

「還有一件我知道的事,那就是我可以毫無分別的信賴他們每一位,即使可能有好幾個月彼此沒講話。他們是巴勒斯坦人,也是以色列人,他們屬於那些少數人:願意也試著成為以色列存在的一部分――有時他們有成功。

 

「他們代表在以色列阿拉伯人口中的一條重要的溪流。根據『桑密‧絲摩哈』(Sammy Smooha)教授最新的調查,42%的阿拉伯人承認以色列是個猶太人為大多數的國家。」

 

「先前的調查顯示,超過50%的以色列阿拉伯青年贊同當志工為國服務。他們想忠於其人民及其國家(以色列),這是不容易的。由於阿拉伯人中有反以色列的,如『阿旨密‧畢夏拉』(Azmi Bishara),『哈尼‧柔阿比』(Hanin Zoabi)及『賴德‧撒拉』(Raed Salah)在幕後,當『加百列‧那達夫』(Gabriel Naddaf)神父因支持阿拉伯青年到以色列國防服兵役而遭到暴力傷害時,許多人選擇保持低調。

 

賓-德羅爾:「若有一個人支持哈瑪斯或伊斯蘭國,就有數百個人反對恐怖主義。以色列必須更努力致力於平等與融合。」

 

「他們屬於一個相當大的團體,是一群在個人與專業已獲得成就之人。感謝有以色列國,所以他們做到了,即便周遭環境的敵意和歧視,有時也來自這個國家。當他們表達一些溫和的觀點,不僅被自己同族當中,也會被左翼猶太人當中那些尖叫之人嘲笑,那兩個群體的人想要『他們的阿拉伯人』憤怒而充滿仇恨地敵對這個『所謂實施種族隔離的國家』――被他們用放肆的想像力描繪出來的。」

 

「種族隔離之宣稱乃胡說八道與謊言。然而,以色列離完美還有很大差距。不是所有以色列阿拉伯人提出的爭論都是無根據的。我們應該做更多及必須做得更多,更多致力於平等及融合。不是因為這會讓反以色列的阿拉伯人有所改變,他們會繼續散佈毒素。但我們必須不喪志,因為我們若喪志,那些煽動者就獲勝。」

 

「所以為什麼他們會把票投給反對以色列為單一猶太國家理念及支持重新致力於兩國制的敵對黨―如阿拉伯人的『巴拉德黨』 (Balad)。每個投票給這些政黨的不見得都是反以色列之人,而是這項投票乃反映出一個人的身分。也不是每個把票投給『利庫黨』(Likud)或『猶太人的家園黨』 (Bayit Yehudi)的猶太人都仇恨阿拉伯人。而且在任何情況,投票支持右派之人其中大約有三分之一的人會支持做一些妥協來換取有點難以達成的真和平。所以,在很大的程度上,阿拉伯人的投票乃是猶太人投票的鏡子投影。

 

「此處我所提到的友善的阿拉伯人並不是少數。他們在乎多數的猶太人的語言及態度。其中一位寫信給我,回應我對在大屠殺期間耶路撒冷的大穆夫提(Grand Mufti)所寫的文章。他說在大屠殺期間的日子,在巴黎及北非國家,有一些公義的穆斯林忙著搭救猶太人,而在現在,有一些穆斯林學者以大言不慚的態度寫文章對抗反猶主義。他是對的,我們絕不能忽視這些煽動者,也絕不能忽視對抗種族主義的這條理智及有見識的溪流。

 

「若有一個人支持哈瑪斯或伊斯蘭國,就有數百個人反對恐怖主義。他們不會變成錫安主義者。這些爭論會繼續。但宣布伊斯蘭運動為非法其實是個機會,因為對於那些忠實的大多數,需要制定一套明確的政策。」 (《新消息報訊》(Ynet News)十一月25日文章的轉述)

 

內人和我在以色列住了22年,我們認識一些對以色列友善的阿拉伯人。有一個阿拉伯家庭的年輕男孩在耶路撒冷上學時,曾經是我孫子的好朋友。另一個阿拉伯家庭在耶路撒冷牧養一小間基督教會,有許多個禮拜天,我們在他們家歡聚。我們繼續為著他們感謝神。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何等地美!…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因為在那裡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 (詩篇133篇1, 3節)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Kim Chan 及 CFI 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