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5 年十一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5年十一月/猶太曆5776年

他們眼盲嗎,或只是心智遲鈍?
為什麼許多的世界領袖,包括在美國的一些領袖,不能看清伊斯蘭教及明白他們的目標?許多歐洲國家容讓穆斯林幾乎侵佔了他們的國家。他們是慢慢在被煮的青蛙。有人可能想,水溫應該很高了吧,但顯然他們並未感覺。在美國,水溫也在上升,但是在政府、學校、軍方、司法單位各方面的領袖們,顯然看不見(或是他們暗地在鼓掌叫好。)

穆斯林已經清楚地表明他們所要的及其要達到的目標。難道這只是幾個極端份子的言論,而其餘大多數都是連一隻跳蚤都不會傷害之人?當然不是。這是本文的標題所指的部份的眼盲。許多穆斯林外表看起來安靜平和,內心卻很高興極端分子在做他們正在做的事。畢竟,伊斯蘭教命定要接管全世界,對吧?這根據你是怎麼看「命定」的。接管全世界確實是他們所要的。但惟有當世界領袖們對他們的戰術以及到目前為止他們已達成的繼續視而不見,他們才會成功。

聖經說在末後的日子一個大虛謊(帖後二:11-12)會影響大部分的世界。很難不認為現在我們不是正在其中。伊斯蘭教的領袖們成功地說服了許多西方領袖相信他們是個「和平的」宗教。他們能用可蘭經的一些特定的經文來證實這件事。西方的領導者(甚至許多穆斯林)所不明白的事是:按時間順序,後來寫成的可蘭經經文會廢除或否決掉較早寫成的經文。會有那些較早的經文,是因為當年穆罕默德在傳道時遇到許多的反對,而不得不通融其反對者們。後來的一些經文包括著名的「劍的經文」(蘇喇九:5),是當他變得夠強大而不需要害怕反對勢力時寫成的。誠實的穆斯林會告訴你,這著名的「劍的經文」(呼籲殺戮)會廢除所有「和平的」經文。

世界各國,特別是基督教國家會不會在太遲以前覺醒?此時我們真的不知道,只誠心期盼會如此。

穆斯林確實要征服全世界,但是會使他們成為美中不足的是以色列。對伊斯蘭教,以色列是個麻煩。這給了穆斯林領袖們藉口,所以總是殘暴的向耶路撒冷的方向噴出其野蠻的仇恨。一位以色列的「拿俄米‧拉禎」(Naomi Ragen)這位作家就感受到這仇恨並知道到底怎麼回事。在其部落格,最近她上載了一篇「耶西‧弗萊舍」(Yishai Fleisher)所寫、標題為「瞭解近日巴勒斯坦恐怖浪潮的10件事」的文章。下面是這篇文章的幾個重點:


1. 一開始作者寫說「我們能停止罪疚感」。
最近在以色列街上發生的恐怖浪潮,產生了一些好的作用。第一,聖戰士讓人誤以為他們為了自決、社會正義或其他高貴想法而奮鬥的虛設外表被拆穿了。現在是明顯的,而非如同在過去30年來我們被敦促去相信的事。聖戰士並不要和平。他們要消滅猶太人、猶太教和以色列國。(聖戰士是指伊斯蘭的激進份子,投入聖戰(jihad)之人。他們把對非穆斯林的抗爭稱為聖戰)

2. 當我們被嚇壞,他們就贏了。
提到視訊和恐懼,現代以視訊為主的世界常常對聖戰士有利。恐怖分子要讓我們感到恐懼。為達目的,他們做出很可怕的行為並將它公諸於世,使用影片要讓恐懼進入我們的內心。若是人由於觀看新聞或YouTube而被嚇壞,這些恐怖分子就達到了目的。別讓他們成功、使你驚慌、欺壓你、使你膽怯…。當你不取消到以色列的行程,就表示你不被嚇到。記住,我們猶太人總是把欺壓踢到路邊。從亞伯拉罕到大衛王到馬加比家族。我們堅韌而成功地對抗了巴比倫人、希臘人、羅馬人和英國人。聖戰士是下一個欺壓。

3. 不要惹我們,你會輸的。
媒體、美國政府和聯合國充斥著「以色列使用過多武力」、「回應聖戰時濫殺無辜百姓」的聲稱。這是古典的反猶宣傳,將一些令人髮指的罪行怪罪於猶太人事實上是反猶的工作。(這種戰術也曾被用在血的誣告及「錫安長老的協議」)。在一方面,糾正這些蔓延的謊言是重要的,但是當以色列人刻意及按正義制服恐怖分子時,重要的是不要又回過頭來或喃喃地使用那彆腳的公式,說我們的軍隊是有道德的,或說我們應該試著救剛被我們射擊的恐怖份子的命。(雖然以色列的確那樣做。)


 

4. 聖戰是混亂的力量。
在一個層面,我們所面對的是激進伊斯蘭教與在中東的一個非穆斯林的猶太國家以色列的奮戰。在更深一層而言,這是宇宙間的兩個力量:「創造」和「毀滅」的奮戰。以色列看重生命、創新、乾淨的水、農耕、教育、醫療、健康和昌盛,看重承接過去、建造未來。

但是聖戰主義乃像黑暗、壓抑和退步的幔子。在其中個人無價值,只企圖壓制人民成為一致。聖戰所到之處帶來崩潰與混亂,是創造與生命的相反。聖戰並不滿足在它控制下的地區的毀滅,反而深深嫉妒在他們中間的綠色小國。聖戰恨猶太國正是因為她是中東沙漠中的生命綠洲。這種差別使人更清楚的看見聖戰文化的價值是空無一物,因此他們就恨我們。

5. 不要惹阿拉 (這是半開玩笑的論點)。
聖戰是宗教性的。它比談論妥協、談判、和平進程的西方更懂神的語言。對於想在耶路撒冷街成為頭聖戰士的人,我想對他說:「在1948年,我們有60萬猶太人在這塊土地上,現在我們是600萬。你們跟我們打了多次的仗,但是你們沒有贏過。你們曾經納悶過為什麼嗎?是我們的人數比你們多?我們比你們富有?不。是因為阿拉希望如此,並且已經祝福我們建立這個國家。即使在可蘭經,也提到猶太人會祖國 (蘇喇五:20)−−然而你們拒絕順從阿拉的旨意。同時間,你們的國家分崩離析。敘利亞何在?伊拉克何在?過去強盛的埃及何在?都不見了。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正在毀滅你們的是聖戰,而不是我們。若是你們繼續跟我們交戰,會毀滅你們的是你們自己的伊斯蘭國,全因為你們不願意順從阿拉的旨意。」(卓越的看法,有時能讓想當聖戰士之人震驚)

6. 耶路撒冷是抗爭的核心。
最後,要擊敗對以色列發動的聖戰,我們必須理解抗爭的中心是耶路撒冷。聖戰士要阻止我們在耶路撒冷、舊城,以及當然在聖殿山,因為他們正確地意識到他們(以及我們的)力量的基石是耶路撒冷。抓住耶路撒冷和聖殿山給予他們宗教的權柄及影響力,並阻止我們實現真正的潛力:對這塊土地的主權。的確,幾乎所有反以色列的宣傳上都有圓頂寺的圖像與標誌。他們爭鬥著想把我們故事的核心−−耶路撒冷更換為他們的「艾‧庫德斯」 (Al-Quds,耶路撒冷的阿拉伯文)這名字。在面對這個攻擊,我們絕不能退縮或放棄在這城的任何主權。我們絕不能屈服於恐怖而分割這城,或者不准猶太人在聖殿山。每個人都能有份於這個奮戰。到訪耶路撒冷、到耶路撒冷採購、走在耶路撒冷的街道、在耶路撒冷禱告及為耶路撒冷禱告,並宣告我們對屬於以色列的耶路撒冷的主權與權利。

對我們發動的聖戰只有一部分是人身的暴力,大部分都在於心理的威嚇及利用我們的弱點。然而這個挑戰也是個機會:若是我們挺身而出,克服恐懼、擊退聖戰禍患,那麼除了是創新國及世界屬靈超級強國,以色列會取得其應有的地位,成為捍衛自由的世界領導者。
(閱讀全文請瀏覽: http://www.algemeiner.com/2015/10/26/10-things-to-know-about-the-latest-wave-of-palestinian-terror/]

另外我要加上一點,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是站在以色列這一方的。祂將這塊土地賜給了他們,並要他們的後代保有它。

「耶和華必從錫安吼叫,從耶路撒冷發聲,天地就震動。耶和華卻要作祂百姓的避難所,作以色列人的保障。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且又住在錫安─我的聖山。那時,耶路撒冷必成為聖;外邦人不再從其中經過。」(約珥書三:16-17)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Kim Chan 及 CFI 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