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走出曠野,進入豐盛產業(2015/11/19)/ 恰克•皮爾斯(Chuck Pierce)

 
 
走出曠野,進入豐盛產業
恰克•皮爾斯
2015-11-19 微牧之歌編排
文章出處:國度禱告網


所盼望延遲未得,令人心憂;所願意的臨到,卻是生命樹。」(箴言13:12)

「曠野」是一個許多人都畏懼,一有機會就要逃避的地方。它令人想起一片乾涸、充滿尖銳多刺的荊棘蒺藜,是一望無際的不毛之地。一片死寂的氛圍中只有肅殺的狂風呼嘯而過,帶著阻擋人視線的沙粒猛打在皮膚上。在這片荒土上僅存的生命必須為了生存而奮鬥,尋覓稀少的水源以捱過一日。這真不是一幅受歡迎的畫面。

然而,曠野是無可避免的,那是神的法則。

祂使我們有些不同的屬靈季節要度過,正如祂創造自然界的四季一般,而某些屬靈季節是要在曠野中度過的。

我們是如何走到曠野

曠野時期因下列三個原因而發生:

第一,我們因順服神的引領而進入曠野。
在主耶穌基督受洗之後,祂被聖靈帶到曠野接受試探。耶穌在曠野裡的順服不但打敗了撒旦的詭計,也促使祂進入祂的事奉(參考馬太福音第四章)。就是曠野中,我們才會願意跟著主受苦,以擊敗仇敵,並且得著所需的一切,以進入神對我們的命定。

第二,曠野時期可能是罪所產生的結果。
以色列人就曾經如此。他們雖然因順服而走進曠野,卻在那裡大大得罪主。因此神起誓,在他們進入應許地之前,要從他們當中除掉罪惡的世代,於是他們漂流了四十年。神往往必須在我們進入祂完全的應許之前,先潔淨我們罪的問題。

第三,進入曠野時期原因,是無法掌握的環境因素,使我們被迫進入其中。
約伯便是一例,他歷經巨變不是犯罪的結果,也不是他個人的決定,而是出於神的試驗。我們所遭遇的苦難並非都像約伯一樣,是出於天上的賭注,但神和撒旦確實都在觀看我們在曠野時期的反應,也都在尋找機會:神正等待、尋找我們回應的機會,來恢復、賜福給我們;撒旦則伺機布下阻礙我們前進的網羅。

我們在曠野時期的反應,決定了下一個屬靈季節。

倘若摩西在曠野時沒有悖逆神,他就得以進入應許之地(參考民數記二十章7-12節);
約伯如果因著過度哀傷而咒詛神,就永遠不會得著神如降雨般賜下的新祝福與恢復,而會苦毒地度過餘生;
倘若基督向試探妥協,不但祂會失自己的命定,我們也會失去惟一的救贖之道!

我們必須配合神對我們生命的計畫,以便進入祂所預定的下一個季節。但我們往往勝不過曠野時期的悲傷,以致於無法前行。那麼,我們要如何從自己悲傷、痛苦的現實中,進入神復興計畫的榮耀呢?要回答這個問題以前,必須先明白「失喪」與「恢復」的基本原則。

「失喪」的真相

誠如我們之前所說的,經歷「失喪」是進入曠野時期的一個原因。失喪是生命中悲哀卻無法避免的過程,不論是死亡、離婚、失業、受迫害、殘害、財產損失或其他各種悲劇和失望,每個人都經歷過不同形式的失喪經驗,無人能倖免。因此,瞭解「失喪」對我們生命的益處是很重要的。

因為它能使我們朝向恢復的時期前進,也能讓我們迷失在曠野中而裹足不前。

「失喪」引起憂傷

所有的失喪都會帶來某種程度的憂傷,憂傷是情緒對失喪的反應。

憂傷並不表示這個人不屬靈、不夠信靠神。

事實上,許多走過重度憂傷的人,都經歷了神相當程度的恩典,是他們無法從別處領略的。假如神對我們在經歷失喪之後的憂傷感到不滿,祂就不會對我們廣施恩典了。

人類行為學家告訴我們,事實上,「正常的」悲傷歷程有不同階段。

這些階段的情緒反應包括震驚、否認、討價還價、沮喪、憤怒、罪惡、困惑,最終才是盼望與接納。受創者可能經歷這些過程的全部或某一部份,每個人處理痛苦的方式都不一樣。

悲傷歷程對每個人的影響不一樣,走出相同處境的二個人,心情卻可能完全相反。我們來看看兩個寡婦的例子。守寡的遭遇可能會一個婦人更深刻的認識主,守寡的苦難讓這個婦人與主建立更深的關係,也更深地倚靠祂。

而另一個婦人則也許永遠無法擺脫她的孤單。她可能就這樣度過餘生,永遠不能從她痛苦的失喪經驗中完全復原。

下面兩種憂傷情形會攔阻我們走向恢復:

1. 沒有走完悲傷
歷程重大打擊需要深入的醫治,而醫治過程往往比我們所預期的還要長久且艱辛。事實上,輔導員時常提到一個處在恢復過程的人,是在進行「哀傷緩解的工作」(grief work)。

這個詞意指在意志上作出決定,當憂傷的情緒來臨時願意去經歷它們───無論多麼令人不愉快───並且正視它們,直到過程終止。

「哀傷緩解的工作」背後的理論是這樣的:
當我們容許自己隨著著自然的情緒起伏而哀傷,醫治便會開始滲入那痛苦。假如我們不讓自己接受醫治,反而否認我們的情緒,這份憂傷便會開始惡化,日後往往以各種有害的形式表現出來,諸如成癮行為、長期憂傷、暴怒,甚或是身體的疾病。

我們也必須記得,仇敵會利用我們遭遇失喪的機會擄掠我們。除非讓主帶我們走過這些悲傷時期,並且陪伴我們直到最後,否則撒旦會利用我們的否認,在生命中建立起一座憂傷的堅固營壘,這類深藏在記憶中的憂傷往往會阻礙我們進入恢復。

2. 當悲傷歷程持續過久時
儘管憂傷是必然的,度過這段歷程也是很重要,但我們有可能讓憂傷持續太久了,就像先前提到的那個寡婦,許多陷在痛苦中的人,不明白該是放下憂傷的時候了。

即使偉大的先知兼祭司 撒母耳,都曾落入這「舒適的」憂傷網羅裡;我們在撒母耳記上十六章1節裡看見:「耶和華對撒母耳說:『我既厭棄掃羅作以色列的王,你為他悲傷要到幾時呢?』」

神所定下讓撒母耳為掃羅被廢而哀傷的期限已經滿了,這時候撒母耳若沒有選擇繼續往前走,就會錯失神使用大衛的下一步行動。

傳道書三章4節提醒我們:「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正如撒旦會利用否認來折磨我們,牠也擅長拖延我們的哀傷時間,遠超過神所預定的。牠知道借著讓我們感覺處在無盡的悲哀裡,我們就無法進入神在失喪背後所要賞賜的豐盛生命。

憂傷奪走了我們力量,而且往往就是我們所需、能夠讓我們進入遠比失喪前更美好之生命季節的力量。

申命記三十四章8節說:「以色列人在摩押平原為摩西哀哭了三十日,為摩西居喪哀哭的日子就滿了。」

如果居喪哀哭的日子沒有終了會如何?

很簡單,約書亞就無法進入神所賜給祂百姓的產業。他的悲傷會耗損他在那個歷史關鍵時刻所需的力量。幸好約書亞適度地哀慟,之後便重新得力,並在爭戰來臨時勇往直前。

神的恩典會遮蓋我們天然能力的缺乏,
但當主要我們動身前行時,
那份恩典就收回了。
倘若我們沒有與主同行,
就可能停留在軟弱無助的處境中,
而無法跨越進入我們的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