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到底跌得有多深?(2015/10/19)/雷克.喬納(Rick Joyner)

 
 

主題:我們到底跌得有多深?

日期:2015年10月19日

作者:雷克喬納

文章出處:國度禱告網
“當權者逐漸無聲地侵蝕人民的自由比起暴力和突然地篡奪具有更多的實例“。(詹姆斯·麥迪遜)

在社會所建立的核心基礎上,美國是在下陷當中。這包括政府,企業,教育和安全(犯罪和國防)方面,這也證明了麥迪遜上述的警告。如此的下陷早在五十年前就開始了。雖是漸近的但已殘酷無情地加快了速度,並藉著不斷的屬靈上和道德方面的惡化,以及從我們的憲法持續不變地脫軌之中而如鏡像般地顯示出來。

我們仍有可能看到這種下降趨勢翻轉過來。就飛行員的術語而言,我們是在不斷收緊的向下旋轉那越來越危險幾乎要進入“死亡螺旋”的情勢中。一旦你進入死亡螺旋中,想要起死回生幾乎是不可能。而我們正處在那樣的一個關鍵時刻裏。

穩定之手的恢復

Benjamin Franklin警告過,民主只能成功運作在具道德和宗教信仰的人民身上。淪落到我們目前的狀況雖是漸進的,卻也是殘酷無情的,這與我們漸進的,並也是殘酷無情的道德上和屬靈方面的墮落相吻合。這些彼此有關聯,我們也必須在這兩個領域中都加以恢復過來。

在旋轉中恢復的方法是想法子讓機翼平穩下來,並將旋轉的方向反舵回來。你必需用堅定並穩定的手來執行,因為如果你反應過激,你可能會反轉過來而讓問題更加地複雜。社會持續敗壞的後果要嘛是興起另一場革命要不就是產生一個可怕的暴政。要得著恢復我們需要一場復興,另一次大覺醒。一旦我們讓機翼平穩下來,並停止旋轉,我們就可以在控制中,以穩定的方式回到我們所期望的航向和高度。

我們並非新手

美國並非新耶路撒冷或是神的國度。我們已經距離完美很遙遠,並且有時還犯下可怕的和邪惡的錯誤。即便如此,當我們正面迎對,就蛻變地更好。整體而言,在歷史上可能還沒有另外一個國家如同美國般,其所曾經享有過的自由,以及普遍具有的高尚和道德。

目前的道德敗壞始於20世紀60年代初。它一直持續不斷直到將曾經是的不可理解現今視為正常。這趨勢導致我們國家的國格變得更為黑暗敗壞。即便如此,大覺醒的開始是在過去我們最黑暗的時期中發生。而我們目前正身處另一個到點的時刻。

我們可看到這樣的模式出現,每個時期的黑暗都比上次的還更加昏暗,而後期所出現的覺醒也比前一期的更為浩大。我們的目標不應該只是回到我們在墮落之前那時的,而是要到達更高點。毫無疑問,我們現在是處於更大的黑暗中,所以我們應該期待更大的光亮。

終極墮落

在聖經中的終極邪惡之一就是流無辜人的血,這也保證會為一個國家帶來詛咒。有什麼能比一個未出生的孩子還更無辜的?即使是野獸,也會自然而然地犧牲自己的生命來保護牠們的下一代,但美國人卻是數以百萬計地來屠殺自己的骨肉。現在對美國人而言,最危險的地方就是待在子宮裏。

當我們還在無謂地討論他們是活著還是沒有這樣細微的差別時,無辜者被大量屠殺仍在繼續進行當中。即使我們明明知道他們是能聽到,有感覺和能夠辨識不同的聲音。神對於是否有生命,指出,“生命是在血中”(參創世紀9:4)。假如有血就有生命,並且若有心跳那麼毫無疑問就是有人類的生命存在。如此而言殺了那生命就是犯了謀殺罪。

現在已經被暴露出來了,Planned Parenthood不僅進行非法晚期流產,也施行“局部誕生”(partial birth)墮胎。這是當嬰兒從母體中被取出一部分,以便它可以用保留器官來出售的方式被殺死。有任何人能不被這樣的暴行而激怒?我們知道無助的嬰兒感覺和哭著要母親,就為了要得著生存的機會。當我們容忍這樣兇殘的行為,我們必須要捫心自問,我們是否還有任何的人性存留。然而,Planned Parenthood犯下如此令人髮指的罪行,甚至並沒有任何人被起訴。  

所羅門的智慧所經過的第一個測試就是將珍惜生命的母親與無所謂的母親區分出來。這仍然是來測試一個政府的智慧的第一件。我們的美國政府一直未能通過這種測試很多年,但現在卻表現地越來越差也越快。一旦你失去了生命的價值的核心道德基礎,邪惡將通過閘門傾瀉而出,就如同我們在20世紀30年代時在德國所看到的。

當然,那些犯罪者抗議與納粹做任何的比較,但如果我們不從歷史上的例子學習到一些路徑所將引致之處,那麼,我們從歷史中什麼也沒學到並且終將會步入同樣的道路。納粹快速地從墮胎轉到敵對那些虛弱,智障,以及不再能工作的老人們,污蔑他們為“無用的飯桶“。從這裡是矛頭指向政治對手的一個小跳躍,而最終,是幾乎針對任何人任何事的譴責聲討。相同的路徑導向同一個地點。

美國國會裏,自稱是支持“生命前”(pro-life)在眾議院和參議院占了多數席位的共和黨,甚至無法以投票制止每年從我們辛苦納稅人這裏付出上億美金的血汗錢給那邪惡,墮落的Planned Parenthood組織!當你有能力來制止而你卻不這樣行,那麼你與那些實際做的人是罪有同等。這是一個新的低點,而雙方都犯了罪。

就好像我們需要證據來進一步證明我們的國家陷入瘋狂,我們現在有一個州,俄勒岡州,允許十五歲的孩子在未經父母同意之下可以進行變性手術。如果這還不是最離譜的瘋狂,來想想政府甚至用你所繳的稅錢來支付這些手術費。

來對此思考一下。是否十五歲的人已成熟穩定到能做出這種改變人生的決定?毫無疑問,俄勒岡州已經到達了政府的瘋狂的新低點。然而,你甚至很難聽到俄勒岡州的居民們對這種暴行的嗚咽之聲。

美國現在已經成為一個病態的社會。照著這樣的速度敗壞下去,我們很快會成為歷史上最病態和墮落的其中之一個國家。這是伊斯蘭教徒稱呼美國為“大撒旦”的一個主要的原因。他們認為我們已經變得如此歪曲墮落,為了將這種邪惡從地上除去,除了摧毀我們之外別無他法。在過去的幾十年裡,我們似乎有意地來證明這一判決是對的。然而,這並不是我們的本性。相反的,它是由我們當中的一小撮人所施加在我們國家上。現在的問題是,剩下的人們是否有勇氣站起來,決心奪回我們的國家。

我們從聖經的肯定證明知道,如果我們不悔改,就將會到達一個點,是天上的法庭同意,毀滅是唯一的補救辦法。確實還有其他的國家做了更糟糕的事情,但因為我們知道的更多,我們其實是犯了更大的罪的。如果我們認為自己還是那麼好,為了世界做了這麼多的好事,我們就得以從這類的審判中免除掉,那麼我們需要來看看聖經的肯定證詞。主耶穌自己的教學反駁了這一點。

耶穌警告以色列公義的城市,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所受的,比那城還容易受(注1)。想想看,根據律法,這些是最公義的城市之一。他們甚至用石頭砸那些通姦的人們。然而,神說道,假如在他們中間所做的工作已經做在所多瑪身上,他們將悔改並保持到那一天的到來。藉此,祂所建立的是,決定審判的嚴重程度沒有比拒絕光還要邪惡的。美國被賜予了多少光?歷史上還有任何一個國家是被賜予了更多的光的嗎?

在這個聲明中主也確立了原則,即使是那些陷入所多瑪可怕的放蕩中的,比起那些自義的要來悔改還容易些。律法主義不是神對於無法無天的解答。祂的解答就是祂清楚陳述在聖經中的簡單的公義(Righteousness)和公正(Justice)。公義是做在神面前正確的事。公正是確保所有人都被公平的對待。挺身而出為未出生的說出公正的話,正如雷根曾經說過,“我注意到,支持墮胎的每一個人都是已經被誕生出來的。”

祝福或咒詛

在聖經中,具有神的光以及恩寵的國家會吸引其它的國家來就近它(參以賽亞書60:1-5)。美國一直都有敵人的存在,正如同現在這階段,但我們曾經是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人們都想要來,並與我們成為朋友的地方。現在,情勢逆轉。幾乎地球上的每一個國家都試圖與美國保持距離。想想看,現在在地球上還有沒有那一個國家,我們與它的關係是比五年前還更好的?

一些發展中的國家正因著你不會在媒體上讀到的一個原因在拒絕我們。這是因為我們的國務院已實施了威脅其他的國家的政策,如果他們想繼續從美國得到援助,就必須採取LGBT議程的外交政策。感謝神賜下那些在非洲的勇敢的領導人,他們告訴我們的領導人,就抱著他們自己的錢和他們的墮落離他們遠點吧。

在美國,性瘋狂被人高舉勝於公義。性變態被視為“英雄”,而展示聖經可能形成一種犯罪的行為。你不能在公眾面前奉耶穌的名禱告,但奉真主之名禱告一直沒有這樣的限制存在。這些人不正是那擊垮我們的高塔,在Fort Hood射殺我們的士兵,並轟炸了波士頓馬拉松賽的人們嗎?

為了證明我們國家精神錯亂的程度,美國國土安全部門再次推出了國內恐怖主義的潛在來源備忘錄。在名單最上方所列出來的是基督徒,退伍軍人,以及第二權利修正法案所適用的群體。你曾記得上述這些群體的人士曾實際行動或恐怖威脅過?有基督徒駕著飛機來撞樓嗎?然而,在過去的幾十年裡要為超過99%的恐怖主義襲擊負責的,伊斯蘭聖戰組織,沒有被我們的國土安全部門視為一個潛在的恐怖威脅而提到一絲一毫。

而這些是負責保護我們的人士。誰要來將我們從他們手中保護住呢?這就是那負責防衛我們邊界的部門,是那些ISIS領導人最近吹噓能夠隨心所欲自由跨越的邊界。非僅如此,他們要美國人放棄他們的槍枝繳械給他們,好讓他們可以來保護我們。大家自己盤算看看吧。

給所有人的公正

一般情況下,基督徒不會指望非信徒按照聖經的道德標準過活,並且他們希望所有美國公民的權利都能得到保障。有每個群體中都會有某些極端分子,但基督徒不會想要將道德標準強加給別人。同理而言,他們也不會想要將他們認為是不道德的強加在他們身上。然而最高法院最近對於同性婚姻的判決正是此例,即便如此,它最嚴重的違反美國法治的還更甚。這是一個違憲的決定,如果放任不管,這就帶出了我們是否仍然是一個憲政共和國,或還是一個法治國家的問題出來。

憲法明確指出任何未授權給聯邦政府的部分都應保留給各州和人民。沒有一個地方指出聯邦政府有權力強加這樣的社會議程。許多美國人似乎認為,由於聯邦政府比較大,它就擁有超過州政府的權力。而事實恰恰相反,如果我們仍然將我國的政府立足於憲法上。對于未明確在憲法中提及的每一件事,各州被賦予超越聯邦政府的權力。任何其他的授權並不具備法律上的合法性。

Thomas Jefferson曾發出的最響亮,最強烈的警告是關於“司法暴政”,他所警告的,正是最高法院和許多聯邦法院現在正強加在美國的。這些的裁定都是非法的並且違憲的。這些以投票做出這樣的事情而公然違犯了他們要捍衛憲法的誓言的法官是應該要被彈劾的。

加州在2008年舉辦的第8法案投票正是來處理這類問題的憲政方法 – 經由各州和人民百姓。一個州確實有權決定要贊同同性婚姻與否。加州本身,和它的州民,決定這個問題要如何在自己的州裏被定奪。他們投票決定不要有同性婚姻。而單是一位聯邦法院法官,在裁決時自己正是同性戀者,就推翻了加州千百萬居民的意願。這就是Jefferson所謂的“司法暴政”。這是非法的,並且違憲的。

這個法官絕對應該要為如此的違憲而被彈劾,然而並沒有人來做什麼事,因為我們沒有持守自己就職誓言的領導人在位。這些不做任何事的人們,如同不遵守自己的誓言來從國內外敵人的手中捍衛憲法的人一樣,都應該遭受被彈劾。

因此,總統和他以前的總檢察長應該為著他們說道將不會執行他們所不同意的法律,而因著他們曾宣誓要維護這土地的法律而被彈劾嗎?絕對如此。他們公然蔑視憲法和已依法由國會通過並總統簽署的法律,是公然違反他們的就職誓言的,所以他們應該被撤職。

不捍衛法律和憲法只是在這片土地上更深地將蔑視法律釋放出來。因此,那些面對此而一無所行的人們是罪有同等。如果總統不需要遵守他不同意的法律,那麼為什麼別人需要?

所以,我們能做些什麼?這是在於人民自己,這最終的權柄,來彈劾那些違反自己就職宣誓的,罷免他們,起訴那些如此背叛自己國家的人。

隨著同性婚姻的裁決,我們的最高法院已經在這片土地上釋放出那些持守著在歷史上被每一個國家,宗教,和文明所公認的道德標準的人們,可能被攻擊為“仇恨者”。我們已經看到實例,那些拒絕為他們認為是不道德的而不願意在違背自己的良心下提供服務的人們已經失去了生計。下一步將看到他們被以“仇恨罪”起訴,因為這已經在歐洲發生了。

誰是真正的仇恨者?

我並不恨惡同性戀者,也不知道有那一個基督徒是這樣的。事實上,唯一我親眼目睹的恨惡,並在今日這土地上所最不被容忍的,是來自屬於LGBT(同性,變性,雙性戀)團體的人們,他們加諸於那些膽敢不同意或是不來慶祝他們的變態的人們。

幾年前,我在在瑞士所參加的一場會議中等待發言。我從揚聲器裏聽到那位在我之前發言的,提及他和他的妻子所正在從事的。然後,他突然停下,並對他使用“妻子”這個詞彙而道歉,他說他真正的意思是指“夥伴”(partner)。當我被介紹時,我問他為什麼要為使用“妻子”這個詞彙來道歉。他回答說,“妻子”和“丈夫”不再是政治正確的詞彙。我能看到存在他裏面對於這脫口而出擔憂其後果的真實的恐懼。

我曾花了我生命中很大的一部分時間在不同的歐洲國家中講道,我一直將瑞士視為一種晴雨表。它一直是最穩定的,文明的,理智的,並值得尊榮的國家之一。我知道,如果這樣的瘋狂被滲透到這個偉大的國家的組織裏,那麼西方文明確實是生病了。我們真的病得很重。

但是我們仍然有希望。有確鑿的證據顯示,這樣的病是存在聯邦政府以及那些認為自己是唯一聰明的,並有能力來支配我們生活的精英人士中。大部分人還不是那麼被迷惑!人們當有機會時,會大聲地表達出自己相信不同於那些精英們所認為的政治正確的事。Dan Cathy,Chick-fil這個連鎖快餐店的老闆,以及Duck Dynasty 的Phil Robertson就是其中的例子。大多數人並沒有支持被強加給我們的瘋狂,而我們也不會忍受太久。

後果

先知以賽亞警告過我們,當一個國家墮落到稱惡為善,稱善為惡,尊榮那不配的,貶低那值得尊榮的,這樣的一種終極墮落中將會發生什麼。很難想像還有比現在於美國和大多數西方文明國家中所主導的腐敗和墮落還更具明確的定義的。我們正開始承擔以賽亞所警告絕對會在這些國家裏發生的後果 – 這些隸屬於不成熟的,反覆無常,並無能的領導人所領導的國家。

共和黨正被Donald Trump所造成的吸引力而迷惑,但對於那些沒有被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 ;PC)的疾病所掌控的人而言這是顯而易見的。他可能是粗魯的,具攻擊性並且無情的,但Trump似乎是少數剩餘的幾個公眾人物之一,沒有被PC這蠕動的瘋狂所掌控。他給了數以百萬的人民一些希望,有可能是在這個國家尚待被發掘的真正的領導。

無法無天增加的同時,我們的警察部隊也正在遭受我國歷史上最嚴重的攻擊。我們的邊界是大大敞開的,而我們的敵人正通過它們傾巢而出。我們的聯邦政府似乎更願意來幫助他們而不是出手制止。一個非法移民現在比起美國公民擁有更多的權利和利益。搶劫者被稱許為英雄,而那些每天冒著生命危險來保護我們的警方反倒被妖魔化 – 是藉著我們自己政府的手!


你沒法捏造這些東西出來。如果將之拍成一部電影,沒有人會想要去看它,因為它太牽強不合理。誰又能責怪我們的敵人失去對我們的尊重,並摑打我們的領導人如同在遊戲場上欺負懦弱的人一般?美國是正處於敵人內外夾攻的加增的危難中。 我們能做什麼?

我們能做什麼?

詩篇11:3提到,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做甚麼呢“ 。還有很多是我們可以做的。讓我們開始思考神正在做什麼,如同在詩篇2:1-4所提及的:

外邦為甚麼爭鬧?萬民為甚麼謀算虛妄的事?
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他的受膏者,
說:我們要掙開他們的捆綁,脫去他們的繩索。
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


如同主教Wellington Boone曾說過,“我們不需來擔憂主所發笑的”。有效的關注和擔憂之間是有差異的。關注導致積極的行動。擔憂遮蔽我們的視野。完美的行動計劃在此詩篇的其餘部分可看到:

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
那時,他要在怒中責備他們,在烈怒中驚嚇他們,
說: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
受膏者說: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
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
你必用鐵杖打破他們;你必將他們如同窯匠的瓦器摔碎

現在,你們君王應當省悟!你們世上的審判官該受管教!
當存畏懼事奉耶和華,又當存戰兢而快樂。
當以嘴親子,恐怕他發怒,你們便在道中滅亡,因為他的怒氣快要發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怒氣快要發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
。(詩24-12

我們不必擔心主捍衛自己的名字。祂很快就會對那些對祂蔑視的人們表現出祂的鄙視。那些傲慢地來對待祂的將會被擊打粉碎。我們的地位就是帶著祂所配得的敬畏來敬拜祂,毫不妥協或屈從於對人的懼怕。我們可以喜樂,祂的國度一定會臨到,而且對於我們所事奉的可畏的真神心存顫栗。如果我們生活在純潔和神聖的對主的敬畏中,我們不需懼怕任何人。祂祝福那些視祂為避難所的人們。     

我們該怎麼辦?

無論我們是故意棄甲或是無能所致,結局都是一樣的 - 我們的根基被摧毀。許多人已經離開了美國前往一個他們認為是更安全的地方。其他人則正打算要離開。俗話說道“老鼠是第一個離開沉船的”。我們應該要感到高興那些已不再關心自己國家的都消失不見了。主告訴我們要佔領直到祂來。我們被稱之為鹽和光。如果美國往下沉,我個人打算要跟著一起沉。我不會放棄我的崗位。

美國是在歷史上最獨特的一次革命運動中所成立的 – 由最成功和卓越的人士所領導的革命。當他們決定冒著生命危險,他們的財富,他們神聖的榮譽,他們是有東西可能會失去的。那些簽署獨立宣言的人們是屬於在殖民地裏最富有的群體 - 他們是那在前面百分之一的人。兩個簽署了宣言的人們知道當他們簽下的那一刻他們將失去這輩子辛苦奮鬥所擁有的一切,因為英軍正在他們的莊園旁邊紮營。不顧一切他們仍然簽署。

許多顯赫的靈魂失去了他們的生命和他們的財富,但他們並沒有失去自己的榮譽。神唯一附加應許的誡命是要尊榮我們的父親和母親。這個應許是,它會使我們得福,並且我們得以在主所賜與我們的地上得以長久。這個應許在舊約和新約都有(參出埃及記20:12;以弗所書6:2)。還有什麼比我們放棄開國元勳付出這樣多的代價所建立的而讓他們更為蒙羞呢?

我在我們陣亡士兵於法國諾曼地的墳墓當中行走。我決定要把我的眼睛定睛注視在每個墳墓上,以用我所知道的唯一途徑來感激並尊榮他們。那時我與我的三個孩子們一起。當時他們的平均年齡是十九歲,和那些埋葬在這墳墓裏的人們同樣的年紀。我向我的孩子們解釋,我們可以擁有一個家庭,以及所有享受到的祝福,都是因為這些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埋葬在那裡的年輕人。我們感謝他們的方法是不讓他們付出如此高昂的代價所換取的,在我們的看守中白白丟失掉。

在這些時刻裏唯一安全之處就是在神的旨意中。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做出拋棄我們的國家和產業這些不光榮的事情不會進入神的旨意中,或是所追尋的安全裏。由於大多數離開這個國家的都是些很有辦法的人們,你有沒有考慮過,你之所以被祝福你所擁有的是為了要來幫助拯救你的國家?(注3)許多這些人可能會被證明是貪婪和自私的只想要來占我們的便宜,但我認為我們將看到其他在我們這個時代的百分之一的人,會再次帶著反映著我們的開國元勳的高貴決心而興起。

我們可能會認為聖經中對於富人提到許多不好的東西,並且它做出邪惡的富有,然而我們的建國元老本是在他們的時代是一些最富有的人們。其他許多信心的偉人是以色列歷史中最富有昌盛的,比如像大衛王和約西亞王。美國本來就是一個例外,這也就是“美國例外論”之意。

這將需要如同建國時同樣的勇氣,榮譽,和犧牲以挽救這個國家。今天在哪裡會有偉大的靈魂帶著我們開國元勳們的勇氣而興起?他們將會興起。而唯一的問題是,我們是否是其中的一份子。      

後續的文章主題將是“我們將上升地多高”。   





注1:太10:15 我實在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和蛾摩拉所受的,比那城還容易受呢!」
太11:24 但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所受的,比你還容易受呢!」
路10:12 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所受的,比那城還容易受呢!」

注2:賽5:20 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

注3:斯4:13 末底改託人回覆以斯帖說:「你莫想在王宮裡強過一切猶大人,得免這禍。
斯4:14 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