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5 年九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5年九月/猶太曆5776年

 

耶路撒冷因阿拉伯暴力浪潮而受苦
根據《今日以色列》(Israel Today) 雜誌 ,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週四在東耶路撒冷對以色列的警車丟擲燃燒彈。車內的警察在車子著火前都及時逃脫,但吸入了濃煙。

 

在前一天,一名恐怖分子在耶路撒冷大馬士革城門附近持刀刺傷一名以色列警察。在被制服與逮捕前,他還試圖對其他幾個以色列人行刺。這名攻擊者在1989年殺害了以色列的猶太歷史學家「梅納赫姆‧斯特恩」(Menachem Stern)。2013年,這名現年56歲、住在希伯倫的刺客,在美國斡旋的一次極具爭議的釋放囚犯和平協議中獲釋。

 

在以色列首都不斷增加的暴力事件中,這只是最近幾起被當局鑑定為暴力大幅增加的攻擊事件。在過去的兩個月,耶路撒冷歷經了不只580件平民和安全部隊被攻擊的報導,477件對猶太駕駛人丟擲石塊,28件對猶太人的住家和車輛縱火。猶太人的墓地也一再被玷汙。

 

這些還不包括發生在外圍巴勒斯坦人的郊區—「書亞法特」(Shuafat)、「伯哈尼那」(Beit Hanina)、「伊薩威亞」(Isawiya)及「賈別‧牧卡伯」(JabelMukaber) 等更多起暴力的事件。耶路撒冷市議會右派的議員「亞利伊勒‧金」(Aryeh King)指責政府在處理這現象時,生怕政治反彈,而對安全部隊綁手綁腳。

 

由於這系列暴力事件而受苦的猶太百姓對於政府沒嚴肅處理這事感到絕望,於是發動一個「反恐電視節目」,決定用影音記錄每個可能的攻擊,來引起人注意惡化的情況。

 

阿巴斯為自己建造一個1300萬美元的宮殿
一座擁有直升機停機坪的龐大豪宅建造在「拉瑪拉」(Ramallah)外面,至少有一名阿拉伯裔的記者感嘆「巴勒斯坦人的權力機構的腐敗」(《以色列國家新聞》(Arutzsheva) 8月26日)。 一個官方的網站最近透露,巴勒斯坦人權力機構(以下簡稱PA) 的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在PA位於撒瑪利亞地區的政府所在地「拉馬拉」(Ramallah),正在為自己建造一座價值1300萬美元的宮殿。巴勒斯坦人的發展和重建經濟委員會(以下簡稱PECDAR)的官方網站上宣布了一個大型的建設案。

 

PECDAR是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巴解,以下簡稱PLO)恐怖集團在1993年建立的,為奧斯陸協定的一部分,PECDAR公布這個「在蘇爾達‧拉瑪拉的總統迎賓宮殿」的兩年的方案。「阿巴斯」常自稱為巴勒斯坦總統,因此無疑的這宮殿是為他的奢華而建的。這座宮殿占地超過27,000平方米,本體建築占4,700平方米,另外還有一棟4,000平方米的總統辦公及護衛大樓。

 

容納兩架直升機的停機坪也會根據網站上的建築草圖建造,無異是照王室的設計和規模。1300萬美金的花費會由PLO的預算支付,實際上PLO嚴重負債,且資金大部份靠美國的捐助。

 

根據PECDAR網站,捐助者的資金以有效率、高效能及且透明的方式支付。資金是按國家優先事項導向來運用。網站還補充說PECDAR是向一個由「阿巴斯」總統主領的董事會負責。

 

聽命於「阿巴斯」的 PEDCAR把用1300萬美元為「阿巴斯」建造宮殿列為國家優先事項的這個事實,進一步的顯示「阿巴斯」統治下的PA政府嚴重的腐敗,儘管他在2009年一月就任職期滿卻繼續在統治。

 

 

 

 

上週阿拉伯記者「哈立德‧阿布‧妥每」(Khaled Abu Toameh)在「基石」(Gatestone)研究院發表一篇文章,詳細記載了貪腐的情形。不久前PLO聯合政府的總理「拉米‧哈馬達拉」 (Rami Hamdallah)也告訴來訪的國會議員—美國眾議院多數黨的領袖「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 R-CA)說在過去的20年,美國投資了45億美元到巴勒斯坦的事由。

 

「阿布‧妥每」指出,這數字還不包括支付給PA政府的錢,又說「巴勒斯坦經濟分析師估計,PA自從應奧斯陸協議而成立後,在過去20年,已收到250億美元從美國及其他國家所收到的經濟援助。不需要是巴勒斯坦事務的專家,人們也可以看見,數十億的美元既沒有為巴勒斯坦人建立民主,也沒推動以巴的和平進程。」

 

記者寫說PA實際上是「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的個人秀,他和他的親信是美國和歐洲納稅人的錢主要的獲益人。…當時,美國、歐洲及其他國家假設,一個腐敗和鎮壓人民的「阿拉法特」有一天會為了與以色列的和平而廣泛的作讓步。

 

那些妄想在2000年的大衛營會談中破滅。「阿拉法特」拒絕了當時的以色列總理「巴拉克」(Ehud Barak)提議的史無前例的讓步,而繼續發動第二次起義的恐怖戰。

 

對建築宮殿案撰文而獲得響亮回響意見的「阿布‧妥每」在評論中寫道:「人們不需要問PA的官員他們如何使用美國援助的錢,因為在地上的事實太明顯了。PA取得數十億美元,繼續運作一個腐敗及不民主的政權。民主是巴勒斯坦人最不預期會從PA或哈馬斯看到的事。」

 

美國拉比反對伊朗的核協議
根據《以色列國土報》(Haaretz),數百名來自猶太教所有主流派的美國拉比, 連署了一封敦促國會議員抵制與伊朗核子協議的信,信中寫道:「對於能有一個好的協議的期望『尚未實現』。」

 

這封信是由南加州「雅各家」會堂的「卡爾曼‧托普」(Kalman Topp)拉比及洛杉磯「彼寇‧恕勒」會堂的「約拿‧布克斯坦」(Yonah Bookstein)拉比共同撰寫的,這封信這個月稍早被張貼在關懷二(Care2)請願網站。

 

「這個提出的協議令我們全都深感不安,相信這協議對美國和美國的盟友們,特別是以色列,將造成近期及遠期利益傷害。全體地,我們認為我們必須做的更好。」到週二早晨,已有超過840名拉比簽署,這請願書仍開放到九月七日,目標希望達到1000名。

 

信中批評這項協議的幾個關鍵點,包括對伊朗解除武器禁運,以及沒有「無懈可擊及周詳的檢查結構」就提供數十億的美元消除制裁。

 

在八月中旬,一份呼籲敦促支持與伊朗核協議的請願書被送到國會中,是由340名猶太教的一些主要教派的美國拉比連署,並由來自一個自由派的猶太復國主義組織:「我們的民」(Ameinu)贊助。

 

國會將投票決定是否同意該協議。在這項協議中,美國和世界的其他五個強國答應要在九月消除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來與伊朗緊縮其核子計畫作交換。「歐巴馬」總統誓言要否決任何試圖阻礙此協議的立法。

 

以色列的朋友越來越少及越來越孤單。猶太人被殺,除了其他的猶太人,沒有別的人在意。身為基督徒的我們,保衛以色列的惟一武器是禱告。讓我們好好使用這個武器,每天都祈求神看顧及保護以色列。

 

今年的猶太新年是從九月十三日開始。請特別在禱告中紀念在至聖日期期間—猶太新年、贖罪日,然後是住棚節,在這段時間以色列在安全上容易遭受攻擊。

 

「但祢─耶和華是我四圍的盾牌,是我的榮耀,又是叫我抬起頭來的。我用我的聲音求告耶和華,祂就從祂的聖山上應允我。」(詩篇三:3-4)


在彌賽亞裡,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CFI 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