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5 年六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5年六月/猶太曆5775年

ISIS:戲劇或未來的浪潮?
由於在最近將近一年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兩次大勝利,伊斯蘭國(以下稱為ISIS)增強其戰士的精力、把敵人的屍體丟在兩個城市的街上,迫使華盛頓重新審視其戰略(文章來自《耶路撒冷郵報》及《路透社》 )。


這個月,幾乎同時奪取巴格達西面的「拉馬迪」(Ramadi) 和大馬士革東北部的「帕爾米拉」(Palmyra),強化了自稱為所有穆斯林的哈里發在靠近伊斯蘭教的兩大歷史性首都城牆的控制。不過,儘管戰士在電子媒體上聽起來勝利及發誓要往巴格達和大馬士革推進,但似乎不太有空間能讓他們更進一步的擴張其版圖-至少在目前。


近幾個月在伊拉克和敘利亞,他們奪取了一些領域但也失去了一些。最弱的目標已經在他們的掌握中,當他們試圖進行猛攻的同時,他們將不得不付出同樣多的努力,以保有並管理已經控制的地區。當他們接手這個或那個領土,滿著勝利的士兵和黑旗的長排卡車車隊,一路揚起一大片黃土塵埃,也許是一幅很棒的戲劇影像,但這樣的場景不會持續太久。


在伊拉克,ISIS的戰士已經握有大部分其大多數遜尼派穆斯林阿拉伯同胞的土地。什葉派領導的政府因為失去在幼發拉底河流域的「拉馬迪」,就派遣伊朗所支持、才剛在底格里斯河谷打擊了ISIS戰士的什葉派義勇軍(多少有點像是一組巴格達的警察部隊)。


在敘利亞,相較於ISIS,一度被視為軟弱的競爭對手-遜尼派的阿拉伯叛亂團體,藉助阿拉伯國家的支持而發展較為壯大,犧牲「阿薩德」總統的政府而不斷擴大他們自己的領土。


在這兩個國家,ISIS也在庫爾德戰士的手中吃了敗仗。


但即使現在ISIS能擴大的領土範圍受限制,這個月的勝利,誠如已提到的,給了它關鍵的氣勢,這對維護公眾的普遍支持非常重要。 「ISIS的當務之急是要利用它這個獲得了『拉馬迪』和『巴爾米拉』的控制權而有的氣勢,因為這場戰爭是關於氣勢的轉移,」在華盛頓特區「和平在伊拉克」教育中心(Education for Peace in Iraq Center)的資深研究員「艾哈邁德‧阿里」 (Ahmed Ali)說道。


「當ISIS對『拉馬迪』採取控制權時,氣勢並不利於他們。現在,『拉馬迪』已落入其手中,對ISIS繼續推進是個黃金機會,因為它試圖重得其不可戰勝的力量之稱譽。」那意味著,正如筆者先前暗示的,我們所看到的部分東西是由某種似乎能急速成功而產生的戲劇性和興奮感。這也是吸引西方年輕人的-這使得它成為使徒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後書中描述的大迷惑主要的人選。到時候這會受上帝審判。

 

去年,伊拉克的軍隊崩潰而ISIS如閃電般迅速前進在該國奪取北部大部分地區之後,政府及其同盟的什葉派義勇軍集結在巴格達大門前阻擋了攻勢。ISIS戰士想要奪取北都「薩邁拉」 (Samarra)的目標受挫,那是最受尊敬的什葉派聖地之一,他們曾誓言要摧毀那景點。


「政府及其義勇軍同盟現在固守什葉派為主的首都,並在南部及西部邊陲遜尼派的農地強大的安全據點阻止ISIS。在2003-2011年美國佔領期間,那區域被稱為『死亡三角』。


今年三月,政府軍和義勇軍前進巴格達北部到底格里斯河谷,奪回了前獨裁者「海珊」 (Saddam Hussein)的故鄉「提克里特鎮」 (Tikrit)。擁有伊朗的資金、武器和顧問的什葉派義勇軍已被證明是戰場上特別能幹的軍隊,雖然華盛頓擔心他們的存在會加劇教派衝突。


到現在為止,政府保持不讓什葉派義勇軍進入不可抵抗的遜尼派幼發拉底河河谷西部的首都。但「拉馬迪」的失守已經迫使巴格達派遣他們進入,那意味ISIS會面對更厲害的敵人。
華盛頓擔心的是什葉派義勇軍的存在會促使當地部落擁抱ISIS。什葉派義勇軍以一個宗派口號作其前進的代號,美國國防部評述那是「沒幫助」的決定。


接獲《路透社》在伊拉克聯絡的ISIS戰士說,他們目前的主要任務是,打擊「覺醒」-就是遜尼派部落抵制其統治的人。他們在幼發拉底河流域殺害了數百名族長和當地部落首領。在過去那種暴力帶來的血仇,使他們的統治持續不久。


華盛頓研究院一位精通伊拉克的院士「麥可‧奈茲」(Michael Knights) 說由於奪得了「拉馬迪」,戰士們已抵達天然的邊界要統治這個遜尼派國家的領土。雖然他們本身仍然能對巴格達發動攻擊,但那些大概比較是零星的攻擊而不是攫取這城的戰役。

 

「在伊拉克,ISIL (另一個縮寫來稱呼這個團體)仍在節節敗退,而不是在贏得,無論有取得優勢的戰略開局棋法像是『拉馬迪』,」他說道。「ISIL只能夠鑄補它已經握有的那些地區的週邊。」這是抱有希望,甚至是癡心妄想,但時間會證明那是否是正確的。

 

在最近的幾個月,「阿薩德」政府一直處於防守,使在敘利亞的ISIS可能有更大的機會進一步的前進。不像在伊拉克,這整個國家大都是遜尼派的回教徒,所以一個試圖要統治遜尼派回教徒的團體要擴張時面對比較少天然的限制。

 

雖然華盛頓支持伊拉克,並在伊拉克與巴格達配合,用其空軍奮戰 ISIS,但在敘利亞華盛頓繼續反對「阿薩德」而且在地面沒有一些強大的同盟。「在敘利亞這方,乃是完全不同的動態,因為那裡的ISIS面前沒有利害的軍隊。」「阿里」說道。「它能夠攻擊敘利亞的政府軍,而到目前我們已經看見,面對 ISIS 的攻擊,敘利亞政府軍一直在撤退。所以也許目標其實比較是敘利亞,…而不是伊拉克。」

 

儘管如此,ISIS 依靠:1) 氣勢,誠如先前提到的;2) 受到阿拉伯世界高度欽佩的成功;3) 其相關的勢力。 阿拉伯人不欽佩懦弱。中東的人民一理解ISIS不是如其一切的吹捧,並理解將來它會在煙霧中落下,他們會像老鼠逃離著火的船。或者至少那是人們希望的事。目前以色列還不必對付ISIS,但她的軍隊已經有所準備,萬一她必須為自己奮戰或幫助其友善的鄰國像是約旦(《耶路撒冷郵報》及《路透社》)。

 

 

提供以色列的國防新組件
以色列正在跟美國商談關於協助以色列國防十年的方案,但這不是對於可能與伊朗簽署協定的一個「補償」,「納坦亞胡」總理在星期二(五月28日)說道。

 

在一個向以色列的外交記者作簡報的場合,「納坦亞胡」沒說以色列要求了多少。當前美國對 以色列的十年國防協助將在2017年到期,雙方正在為新的十年的協定條款進行協商,根據《國防新聞》(Defense News)最近的報導,這方案的金額可能高達4500億美元。



總理說這個國防組件不是達成與伊朗核武協定的「交換物」(quid pro quo),他說以色列會繼續堅決的反對那件事。

 

前一個國防協助的協議是在2007年的八月跟「布希」政府簽定的,內容概述了要求每年提高軍事協助金額的十年架構,今年的金額增加到31億美元。

 

根據《國防新聞》的報導,這不包括美國事先安置在以色列、供以色列緊急之用的戰爭庫存元件,以及每年將近五億美元、用於聯合研究與開發飛彈防禦系統如鐵穹反飛彈系統的錢。

 

美國總統「歐巴馬」不僅尊榮了那個協議,而且就如「納坦亞胡」所指出的,說「歐巴馬」在三月到訪以色列時說經過美國國會的批准,美國會委身繼續對以色列提供多年的軍事協助。

 

以色列現任的駐華盛頓大使「德爾梅爾」(Ron Dermer)是設計此軍事協助前一個架構主要的人之一,當時他是以色列駐華盛頓的經濟外交使節。那時他說「這個協議最重要的部份是它向以色列敵人傳達了這個信息:美國會繼續對以色列的安全全然的委身。」

 


根據《國防新聞》,這個國防組件跟若與伊朗簽署了協定,美國也許會對以色列增加軍事協助無關 (《耶路撒冷郵報》)。

 

最終,以色列的安全在於這位保護「祂眼中瞳仁」的神。當然,祂常常使用人類做這件事,而已有多年,以色列最好的友國—美國—提供了那項保護。也許美國還不沒完全結束其對以色列的保護措施,但似乎肯定朝著那個方向。那對美國也會有慘重的結果,因為誠如我們知道的,祝福以色列的,神必祝福他們,而反之亦然。

 


「因我為自己的緣故,又為我僕人大衛的緣故,必保護拯救這(地)。」(以賽亞書卅七:35)

 

在彌賽亞裡,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 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姊妹翻譯、CFI 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