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5 年五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5年五月/猶太曆5775年


以色列差遣了最大的救援隊到尼泊爾

周六規模7.8的地震摧殘了尼泊爾這個多山國家的一大片區域之後,包含了超過250名醫師與救援人員 的以色列國防軍代表團週四降落在尼泊爾的首都「加德滿都」。撰寫本文時,這個地震造成超過5千人死亡、8千人受傷及數以萬計的人尋求避難和食物。

 

以色列的醫療隊設立了一個具有60個床位的野戰醫院,從周三開始配合當地的陸軍醫院運作。尼泊爾的總理「蘇希爾‧柯伊拉臘」(Sushil Koirala)及陸軍參謀長拜訪了這個野戰醫院並參加了其開幕儀式。

 

外交部說周六當地震來襲時,有2000名以色列人在尼泊爾,目前只有名叫「沃爾‧阿斯拉夫」(Or Asraf)的這個人仍然下落不明。 周三下午【第二電視頻道】暗示說地震發生後一個小時,有人看到「阿斯拉夫」仍健在,但這是二手的資訊並未被證實。以色列的救援隊希望在周三晚上前能找到並拉出這位背包客 (譯註:後來已證實「阿斯拉夫」已經喪生)。

 

「阿斯拉夫」在去年夏天的迦薩戰役中中度受傷。傷勢恢復及服完兵役後,他到尼泊爾背包旅行並預計在七月回以色列。尼泊爾是許多以色列年輕人退伍後前往的熱門目的地。

 

這是以色列國防軍派遣到海外災區國家救援規模最大的救援隊伍。在最近幾年,當海地、菲律賓及日本發生了天災後,以色列都曾到那些國家設置野戰醫院。

 

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報導,以色列所派遣的官方救援代表總共260人 (那還不包括一些私人援助團體),比所有其他國家派遣的救援隊人數的…總和還多。第二多的救援隊來自英國,有68人;接著是中國62人、美國54人、南韓40人、台灣20人、義大利15人及法國11人。

 

有四架飛機及一些承租的直升機和吉普車,被派遣去把被困在這個山地國家的偏遠區域的以色列人民救離災難現場。搜救成員結合了以色列國防軍、保險公司提供的救援隊以及不同的志工協助團體。

 

對照之下,地震發生時有1400名法國公民在尼泊爾,目前仍有676人下落不明。在星期六,有550位澳大利亞公民在尼泊爾,超過300名仍未被找到。而4000名中國的公民,683人仍下落不明。( 《以色列時報》 ,2015年4月29日)

 

請持續在禱告中紀念來自全球的救援隊伍,他們仍繼續在瓦礫搜尋倖存者。

 

 

約旦倚靠以色列
雖然約旦官方支持兩國解決方案,但約旦的領導人也擔心未來建立巴勒斯坦國的各樣變數,因為他們希望能維護在其國王阿卜杜拉( King Abdullah)統治下的哈希姆王國 (Hashemite Kingdom)。(【耶路撒冷電視頻道】(JerusalemChannel.tv))

 

最近一位約旦的專欄作家報導了一個受爭議的事實,說事實上約旦的生存仰賴以色列,沒有阿拉伯國家是可信賴的。


在約旦日報《Al-Dustour》中,專欄作家「馬赫‧阿布‧泰珥」(Maher Abu Tair) 指控阿拉伯國家放棄約旦。根據「阿布‧泰珥」,一方面約旦被推到以色列的膝上,在經濟與政治上變成完全仰賴這個猶太國家,另一方面,「阿布‧泰珥」似乎是在說那是約旦人自己造成的。

 

中東媒體研究所 (MEMRI) 翻譯了他專欄的一部分如下:
「令人痛心的,約旦變得如此軟弱,把自己投在以色列的膝上,違反公眾情緒和並付上其榮譽為代價。這是不幸的事實,密切注意事情的人會看到約旦正急速奔向以色列,在政治和經濟利益上重疊,約旦似乎在說兩件事之一: 所有阿拉伯國家都拒絕它,或是說:以色列是其最安全的同盟及這地區惟一的避難處…。

 

(無論是哪個情況)「赤裸裸的真相是,約旦再也沒有任何阿拉伯的盟友,而唯一能和它一同對抗東阿拉伯的,只有以色列了。若是阿拉伯國家想要一個強大而不奔向以色列的約旦,就不會在經濟上放棄它並在政治上圍困它,使得它的外交政策變得為難。

 

「我們與我們阿拉伯及伊斯蘭鄰國們的關係已變成以變數為基礎,而與以色列的關係則以穩定為基礎。與以色列的關係是長期存在的,目前在經濟、農業及所有層次的協調上,都採取了一個新的及更友好的形式。約旦似呼在說,它知道誰是掌握著區域眾門戶秘密鑰匙的,而為了確保其自身的生存,它正在轉向那擁有這鑰匙的,就是以色列…

 

「自約旦有史以來,今天與以色列在各層面的關係是最公開的。這有許多的原因,但我們必須找到一個保護我們生存的不同的公式。即使一切環繞我們的方程式都是不穩定且危險的,而且即使約旦安曼的政權直覺的認為以色列是惟一的選項,我們仍必須找出別的解決方案確保我們持續生存,而不致到最後得付代價給以色列。」

 

最近聖經教師「藍培德」(Lance Lambert) 指出,神容許(透過ISIS伊斯蘭國及其他的動亂) 許多國界被重劃。那些偱著聖經時間表之人深信在即將到來的彌賽亞統治的千禧年間,以色列地將與埃及和亞述(實際上是敘利亞)連成一線。



「當那日,必有從埃及通亞述去的大道。亞述人要進入埃及,埃及人也進入亞述;埃及人要與亞述人一同敬拜耶和華。當那日,以色列必與埃及、亞述三國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因為萬軍之耶和華賜福給他們,說:埃及─我的百姓,亞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產業,都有福了!」 (以賽亞書十九章23-25節)



美國參議院要控制政府與伊朗的協議

美國參議院在努力一項法案,以賦予國會對於政府與伊朗之間包羅萬象的核能協議的監督權。

 

這個法案目前有超過三分之二的議員支持,需要總統立刻向國會提交協議的全部內容。接著立法團隊只有幾周的時間能審查交易,然後投票決定同不同意美國參與撤銷制裁。

 

更廣泛的說,參議院提出這法案的外交關係委員會的主席「鮑伯‧寇克」(Bob Corker,田納西共和黨)聲稱,對於協定的執行,這法案會提供國會一個監督架構。

 

近日他提出了一個微小的修正,而會需要重送英文及伊朗文版本的協議草書,表面上這會凌駕、限制、監視及部分的使德黑蘭的核子計畫退回一段時間。

 

白宮反駁,說美國總統歐巴馬會否決任何修法案,而那會削弱他的政府與美國國會議員之間所達成的一項協議,那協議提及美國與伊朗的核談判時國會扮演的角色。

 

白宮發言人「裘斯‧俄尼斯」(Josh Earnest)告訴記者說歐巴馬也不會支持任何干擾伊朗、美國及世界其他強權之間協商的法案。

 

四月二日一個政治平台在洛桑宣布了之後,白宮及伊朗外交部發布內容不一致的情況說明書。「寇克」尋求避免在最後協議發生類似的混亂。

 

但是在週二,參議院拒絕了提議把與伊朗的協議視為是條約的一項努力,若被視為條約,那會迫使任何協定必須獲得100席參議員中的三分之二同意才能生效。

 

目前,條款容許投反對票,也容許成員放棄投票。但是美國憲法要求條約的批准需要國會的同意。

 

歐巴馬政府反對稱呼這個正在成形的協定為條約,而稱它為多邊協議,或更正式的說法,一個行動包羅萬象的聯合計劃。

 

參議院以57對39的投票,拒絕了這個條款措施,需要60票的支持法案才能通過。

 

然而39位共和黨議員對這法案的支持,顯示國會要達到最後同意的立法版本,在未來幾天會有激烈的辯論。我們深切盼望,在這些關鍵日子,國會會繼續支持以色列。

 

「那時,必有許多國歸附耶和華,作我的子民。我要住在你中間,你就知道萬軍之耶和華差遣我到你那裡去了。耶和華必收回猶大作祂聖地的分,也必再揀選耶路撒冷。凡有血氣的都當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因為祂興起,從聖所出來了。」 (撒迦利亞書 二章11-13節)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 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姊妹翻譯、CFI 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