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5 年三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5年三月/猶太曆5775年

 

白宮對於納坦雅胡即將到來的演說魂不守舍 
在《華盛頓郵報》的一篇文章中,作者「珍妮弗‧盧賓」(Jennifer Rubin) 說:「乍看之下,白宮似乎對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在國會的聯合會議演說魂不守舍。經過幾天抱怨白宮不清楚「納坦雅胡」是否會來演說,美國的官員以匿名的方式,在報刊尖叫、抱怨、控告以色列的大使犧牲其與美國政府的關係以增進總理的利益。(這是濃烈、考量總統對以麥克風對「納坦雅胡」激烈的評論,以及一位高階官員最近用了一個極粗俗的俚語批評「納坦雅胡」)。

在《紐約時報》的另一篇文章寫說…「納坦雅胡」的演說被描繪成幫助圍捕白宮的反對派對抗「梅南德斯-克爾克」(Menendez-Kirk ) 法案(建議解除對伊朗的制裁)。這是惡名昭彰的反以色列的J Street的主席引用了總統所說的話(當初《泰晤士報》錯謬的將J Street稱為「一個與民主對齊而親以色列的團體」),後來周三晚上在推特社群網站大量的被吐槽(舉出這團體反「納坦雅胡」的一大堆批評…)之後,才改稱它是「以色列的擁護團體」,後者乃是可笑的。「梅南德斯-克爾克」法案本周剛被提出,很快地就會被標記在參議院銀行委員會。首次,十位民主黨的議員已承諾在特定的時間(三月24日後)為這個有條件的制裁進行投票。

白宮對這件事的怨言極不對稱,並且極自我防禦(總統對於國會也許能聽到美國在中東最佳的同盟國令人信服的演說如此麻木不仁? )而令人納悶其目的是甚麼? 附帶一提,若是這十位民主黨的議員沒被要求延到三月24日之後再投票,「納坦雅胡」在三月初的到訪及演說就會沒那麼不重要,而可以在選舉之後再來造訪。也許總統在抱怨的是民主黨的議員而不是以色列人。

在特別親以色列政府的喬治布希總統任內時擔任副國家安全顧問的「埃利奧特‧艾布拉姆斯」 (Elliott Abrams) 評論說:「伊朗的核計畫是我們所面對的最重要的國家安全議題之一,對以色列則更嚴重;而以色列是美國最親近的盟友之一。「歐巴馬」和「納坦雅胡」之間的交惡,包括白宮幕僚對「納坦雅胡」的人身攻擊,不應該容許對演說者做的事有偏見。我認為「歐巴馬」是能夠勿在距離以色列大選這麼近的時間會見「納坦雅胡」而避免美國干預其他國家選舉的推斷,這是好的習慣作法。(當然,在這件事,以色列凡是五歲以上的人都可能對「歐巴馬」希望「納坦雅胡」落選不會置疑。)此外,這避免了痛苦的揣測-是否「歐巴馬」和「納坦雅胡」彼此欣賞並樂於再見面。」

「但白宮對於『博納』(Boehner) 邀請以色列總理的抱怨乃是不靈巧,基於這個原因,『華德‧拉賽珥‧麥德』(Walter Russell Mead)解釋說這會說服少數的美國人,甚於對環狀公路這件事。鑑於在中東的情勢以及與伊朗核武談判的狀況(美國幾乎已經放棄其一切設立的危險底線,難怪『歐巴馬』想叫『納坦雅胡』安靜,也難怪『納坦雅胡』要談論伊朗),而議長要聽他演說。



其他的以色列觀察家推測,透過對「納坦雅胡」的對手(他們爭辯說他跟美國處不來)提供一臂之力,其實是干預以色列選舉笨拙的做法。對於一個竭力想使以色列政府垮台的政權,這會是意料中的事。「納坦雅胡」罪過何在?他不過是拒絕向欺凌人的政權屈服或是悄悄的去,既然美國在安撫伊朗。伊朗對猶太國家是個存在的威脅。



諷刺地,這樣的格鬥就發生在伊朗所支持的真主黨恐怖分子殺害了兩名以色列士兵的事件之後,提醒了我們伊朗正在這整個地區前進,而「歐巴馬」希望與這個致力要毀滅以色列的伊朗政府達成盛大的和解。

總而言之,美國政府使用德黑蘭的談話要點,譴責一個會付諸實施的制裁法案的通過,除非伊朗拒絕遵循美國政府本身概述的路線在六月前做成交易。它攻擊我們的民主盟友以色列的領導階層(透過採用在迦薩戰爭後的停火協談時,贊助哈瑪斯的卡達政權試圖削弱以色列政權而提的計劃),並在以色列的領導者去造訪美國時,拒絕跟他見面。為了踢他一腳,當國會邀請他來演說時,美國政府大發雷霆~一切乃為了幫助「納坦雅胡」在家鄉的競選對手能獲勝。至少,無庸置疑的是,這是有史以來最反以色列及不成熟的白宮。



附帶一提,「希拉蕊‧科林頓」支持美國政府對伊朗的作法。她是否也同意這一切都是個「聰明」的外交政策?至少那些頑強親以色列的美國人在2016會有個選擇:選擇歐巴馬的第三屆任期或是強勁親以色列的共和黨候選人(因為在這壓倒性親以色列的政黨中,不可能別類的候選人)。

總理說:「世界的列強已經放棄」
雖然是極尖銳的批評,總理「納坦雅胡」說,世界列強在持續的談判上「已經放棄」阻止伊朗發展核武。「納坦雅胡」週三晚間在耶路撒冷城外舉行的利庫黨會議中發表這個評論。他們是為總理計畫下周到美國國會就核武的談判之事致詞而開會。「納坦雅胡」說,以色列所面對最大的挑戰是,伊朗在以核武武裝自己,聲明其目標是要消滅我們的這個威脅。

「從正在成形的協議,似乎世界列強已經放棄致力阻止伊朗,而正在接受伊朗會在幾年內,漸漸發展製造許多核武材料的能力。納坦雅胡說:「他們也許接受它但我不願意接受。」

西方國家怕伊朗可能試圖以其核方案建造原子彈,而伊朗說其計畫是為了和平的目的。(雖然西方國家怕伊朗製造炸彈,但他們顯然已經放棄阻止他,這完全不合情理。)

「納坦雅胡」即將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惹惱了歐巴馬政府和美國國會議員(白宮、一些民主黨議員及美國的猶太社區許多的人公開的反對)。他們指責國會的這個邀請的演說漠視外交禮節,又說總理試圖使美國居中斡旋的伊朗核武談判脫軌,這談判是「歐巴馬」簽字的外交政策目標。

「納坦雅胡」的演說具爭議性,因為那將以色列放在與「歐巴馬」政府衝突的路線,因為「歐巴馬」正在就伊朗的核方案在談判。「納坦雅胡」警告說目前會談的形式可能會導致一個會對以色列具有存在風險的交易。因此,他打算在三月三日在美國國會面前爭論說國際社會應該對伊朗增加施壓,而不是在新出現的核能交易的報導條件下緩和制裁。

這演說正好也就在總理面對選舉前的兩周,而以色列及美國都抓住這件事在控告「納坦雅胡」利用這次的演說極力爭取對他於所屬的利庫黨的支持。

英國、中國、法國、俄國、美國及德國-所謂的五強加一,正在尋求一個防止德黑蘭發展核彈的全方位的協議,而因應的緩和制裁。打算成為技術細節的這樣一個協議會在六月30日截止。

「連我知己的朋友,我所倚靠、吃過我飯的也用腳踢我。」( 詩篇四十一:9


在彌賽亞裡,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